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嗯…」安理雖然覺得父親有些奇怪,但也只是點點頭作為回應。
「小姐您回來了。」
一位貌似管家的人出現在他們面前。看起來是個有相當年紀的老先生,穿著相當正式的衣服。
「管家,幫這兩位客人安排房間!今天這位先生在餐廳幫我解圍,務必要好好的招待他們!」

艾絲笑得相當開心,她親暱地勾住老管家的手,雨其說是主僕,看起來還比較像是父女。
管家抬頭望了望安理,後者朝他微微鞠躬;帕斯蘭已經從剛才的懊惱中恢復正常,他向老管家露出可愛的笑容,然後用(自以為)最可愛的臉和聲音跟他問好。
「兩位貴客辛苦了…既然您們是小姐的恩人,那不好好款待真的不行…」管家輕拍拍手喚來其餘的僕人拎起魔導師跟騎士的行李,然後轉身道:「請隨我來。」
兩人道了聲謝後就跟了上去。
走上在前廳旁邊的樓梯後,二樓一部份是供主人及客人休息的房間,另一部分則是僕人們的房間。領著兩人到了某間房門口,管家掏出鑰匙來開了門。
「哦──真豪華。」帕斯蘭差點又要吹起口哨,但是一瞥見安裡的臉,他趕忙將這個反射動作硬生生打住。
「感謝您。我們不會叨擾太久的。」安理朝老管家點點頭。僕人們將行李放下後,管家用眼神示意他們出去。
帕斯蘭看著男僕們把門帶上,然後又將視線移回眼前的老人身上。老人的眼神雖然並不凌厲,但是卻相當的嚴肅。
「管家先生…」安理覺得有一些不對勁,剛開口卻被老人的話打斷:「請稱呼我梅爾就可以了。」管家微笑著道。
「梅爾先生…您有什麼事情嗎?」
「我只是必須確認進到這座宅邸來的客人的身份。小姐不經世事,所以我必須做把關的工作,請原諒。」梅爾依然微笑著,「您…的確是皇家騎士。但是您與這位…並不是主僕關係。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您能對我說實話。」
安理怔了怔。難道他有不小心喊錯帕斯蘭的稱謂嗎?印象裡…應該是沒有吧?
「…再說,這一位也不是個孩子。」
望著帕斯蘭,梅爾微瞇起眼睛。
後者只是無謂的與他對望著,然後露出了不會出現在孩子臉上的奸巧笑容。

這是平靜的夜。
帆船在夜裡滑過平靜的海面,緩緩的在無垠海上航行。海面上沒什麼風,但是這艘船的速度卻相當的快。
「快要到賽茵了吧?」
船艙裡,貌似船長的人開口對旁邊的男子道。船長手上掌著舵,而旁邊的男子手中則握著一顆正在發光的藍色水晶球。
這正是船之所以能航行的這麼快的原因。有風的時候靠著風力,沒有風的時候靠魔法;當然也有靠人力的,但是大一點的商船通常會配備有魔法師,除了能加快行進速度,遇到海盜時也多一些保障。
「是快到了…」那名魔法師微微促起眉頭。船長見狀,關心的道:「怎麼了?太累就休息一下。」
「不,我沒事。」男子搖搖頭。
從進入賽茵海域開始,他就一直覺得有什麼東西跟著他們…
但如果真的有什麼,瞭望台的人應該會通知才是。
難道是錯覺?
魔法師決定不將自己的疑慮說出口。畢竟也只是自己的猜測而以──他想。
「好像很久沒有回到賽茵來了。」法師笑了笑,隨口對船長道。
「是啊,真的很久沒回來了…這次帶的寶石及香料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到時候請你吃紅!」
「哈哈,那就先謝過了。」男子笑了笑。但忽然間他的笑容僵住了。
「瑟斯?」
「…唔…」
叫做瑟斯的魔法師皺起眉頭,手上原本持續發著光的水晶開始不穩定地一亮一滅。
在同時,船身也晃動了起來。
「怎、怎麼回事!?」船長吃驚的緊抓住舵,船的搖晃越來越厲害,魔法師一把將放在旁邊照明的油燈提起來,以免它掉下去引發火災。
「船長!有、有怪物!」船員慌張的敲著船長室的門。外面一片混亂,叫喊聲、碰撞聲此起彼落。
「怪物!?」
「對、黑、黑色的不知道什麼東西!」
「瞭望台的在幹什麼!為什麼沒有通知!?」緊急將舵交到魔法師手中,船長踏著重重的步子往上頭的甲板去了。
瑟斯擔憂的看著船長室那扇沒關上的門。手中的水晶早已經熄滅,他提的油燈是整個船長室裡唯一的光源。
所以剛剛的並不是錯覺…?
不過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能擾亂自己的魔法運行…
就在魔法師思考這個事情的時候,砰咚咚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聽起來好像是什麼滾下來的聲音,而且很重。
他這下再也管不著舵了,瑟斯舉著油燈,從打開的門衝了出去。當他跑到連接上方的樓梯口時,映入眼簾的是在油燈下反射著殷紅的血灘,以及躺在地上的船長。
瑟斯臉色發白的發現有什麼黑色的氣息從樓梯上方下來。
要逃走嗎?還是要正面迎擊?他慌張的思考著。
要逃走,自己的逃脫法術不知道能不能產生用處;要打,怕是也打不過。
就在瑟斯心慌意亂的舉棋不定時,黑暗完全籠罩了整個船艙。

安理看著聊得很高興的梅爾跟帕斯蘭,有一種自己被阻隔於其外的感覺。
原 來。梅爾之所以能一眼看出帕斯蘭不是小孩,原來不是因為安理說溜了嘴,也不是因為察覺到兩人的互動有異,而是因為梅爾是從皇家魔法學院離職的皇家魔導師, 而且等級還比帕斯蘭高上一星──帕斯蘭在梅爾提問時也察覺到對方不是普通人,所以很自動的將自己變成這樣的原委說了出來。
而確認兩人沒有惡意的梅爾,也好像遇到校友一般,愉快的跟帕斯蘭聊起魔法學院及魔法──反正就是些安理聽不懂也插不上話的東西。
「所以你們兩位沒有血緣關係囉?」梅爾和藹的笑著,轉頭望向安理,眼神裡少了當初的嚴肅。
騎士朝他點點頭。
「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這小子可是跟我一樣優秀呢。」帕斯蘭得意的道。
安理一瞬間有種想吐槽的衝動,但是在別人面前這樣實在是不大禮貌,所以他決定維持面無表情的狀態,並且分神思考著還有什麼東西沒有準備,或者在等船的這幾日該怎麼過。
也許去練練劍是不錯的選擇?
「我看得出來…他是相當優秀的皇家騎士。相信不久以後必定能立下功勳,升格為玫瑰騎士吧?」梅爾呵呵笑著。
「唉,跟我回去這一趟就可以三級跳啦!」帕斯蘭很開心的在高椅子上晃著兩條腿,「到時候一定會有一大堆貴族的郡主們想要倒貼!然後我就可以提早退休享福囉!」
你還得先要變回來吧…安理無力的想著。
「哦…還沒有婚約?這真是稀奇。」梅爾若有所思的看了安理一眼,「你沒有幫他物色未婚妻?」
「嗯…」帕斯蘭抓抓頭,「因為我並不是很喜歡去王宮,所以認識的貴族也很少啦…再說,這種事情當然讓他自己選比較好啊!對吧,安理?」
「…是。」
安理不禁暗暗的嘆氣。
我已經做了選擇啊…而且是個不應該有的選擇…
父親…
「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年紀大了,一聊起以前的事情就沒完。」梅爾帶著些歉意,起身朝兩人鞠躬,「兩位應該已經很累了吧?請好好的休息,我也該去作我的工作了。」
「不會啦,常來找我聊天喔!這小子不太說話,搞的我悶死了。」帕斯蘭整個人趴在椅背上朝梅爾狡黠的笑,「你去忙吧!」
梅爾笑了笑,然後彎身帶上兩人的房門。
「…父親,您不使用敬稱可以嗎…?」待梅爾離開後,安理緩緩的道。
「啥敬稱?」帕斯蘭跳下椅子,朝很大的床奔去,然後砰的一聲跳上柔軟的被褥,「唔哇──好棒的床────」
「就是,梅爾先生是三星魔導師…理論上應該比您高一階吧?」安理道。他起身開始默默的將行李打開,將該拿出來的東西放置好。
「免啦。也許對騎士而言。只要是自己的長官,就需要畢恭畢敬;但是在魔法學院裡,這種階級意識其實很淺薄啦!頂多看到院長會打個招呼罷了…啊,不過那只是指同為魔導師而言喔!學徒或法師級的如果敢這樣講話一定會被惡整!」
「…這樣啊…」看來魔法學院裡面也不是很好待…。
帕斯蘭在大床上滾來滾去,然後忽然停了下來。「啊,對了。」
「?」安理不解的望著他。
「我要去找梅爾問他這裡哪裡好玩!不然難得能待一週還能住免錢,豈不是浪費!」
「父──」
安理才想要阻止,帕斯蘭就一溜煙衝出門去了。騎士嘆了口氣,然後認命的繼續自己手邊的工作。
魔導師才踏出門不到幾步,就看見了從另一邊的走廊走來的艾絲。女孩已經換上了平日穿的衣服,看起來到還真有那麼點大家閨秀的氣息。
「啊,你好!房間還舒服嗎?」艾絲向他微笑。
「嗯!謝謝姐姐!」帕斯蘭露出天真的笑容回應著。梅爾雖然已經知道帕斯蘭的狀況,但是只要身為法師,都知道這種事情算是相當嚴重,帕斯估計他不會把這消息透露給小姐知道,所以依舊用原來的態度去應對。
「呵呵。」艾絲走向他時經過了半掩的房間門口,女孩停頓了下朝裡面望去,看了一會後才走到帕斯蘭面前,「你要去哪啊?」
「嗯~我想要去找梅爾先生,因為人家很無聊嘛~不知道這裡有什麼有趣的地方~」
魔導師軟軟的童音任誰聽了都會直呼可愛。
「可是梅爾現在好像在忙呢。」艾絲微笑著彎腰摸摸帕斯蘭的頭,「這樣好了,其實對這座城,我比他還要熟喲!我帶你去玩怎麼樣?反正我剛好也要出去~」
「真的嗎?好哇──我最喜歡姐姐了~」
雖然只是一起逛街,但好歹算約會──也還不錯啦!帕斯蘭在心裡暗想。
但是正當他為了跟女孩子約會而得意的時候,腦中卻浮現腦中卻浮現了安理那雙帶著些無奈的綠眸。
…不對,安理憑什麼管他呀?…慢著,好像也有那麼點不太對勁,應該說他愛跟誰出去就跟誰出去,幹嘛管安理是不是會生氣?
就算安理生氣好了…
…安理幹嘛生氣啊?
「帕斯?」
一晃神,艾絲已經先走到樓梯下了。她回頭望見帕斯蘭正發呆沒跟上,奇怪的喚了他一聲。
「啊,我來了~」魔導師回過神來,蹦蹦跳跳的跑下樓梯,拉著女孩的手,兩人就出門去了。
安理…
不關安理會不會生氣,自己都沒有必要理會吧?帕斯蘭不懂自己為何會如此在乎安理的情緒。而且還是…有些不安的不斷揣測。
到地是從什麼時候自己變的這麼不乾脆啦!振作點啊,帕斯蘭!他在心裡頭對自己做精神喊話。
「帕斯喜歡些什麼東西呢?」女孩牽著她的手微笑著。
「呃…」帕斯蘭瞬間為之語塞。
喜歡什麼?自己活這麼大把年紀該有的都有了,真要說喜歡,一時間到也…
「紅、紅茶!我們家都喝很好的紅茶喲。」想到早晨時安理都會幫自己準備的飲料,帕斯蘭隨口這樣說著。
「真的啊?」
「嗯!每天早上安理都會幫我泡奶茶,他很厲害喲!」帕斯蘭笑著說。
艾絲對這件事很顯然相當驚訝。「安理?那個跟在你旁邊的騎士嗎?」
「對啊。」
「會泡紅茶嗎…」艾絲自言自語著,然後又微微紅了臉。
唉呀…。
帕斯蘭看出些什麼來了。
他們走在賽茵擁擠吵嚷的大路上,商人們的談笑聲跟論價聲此起彼落。時值傍晚,橘紅豔麗的夕陽在美麗的港口城市灑上一層玫瑰金色的光芒。
才出來還不到一個月就開始懷念悠閒的日子了…帕斯蘭望著這城市,偷偷的嘆息著。
真是,自己為什麼這麼倒楣,就偏偏得變成這個模樣…
「那~既然你喜歡紅茶的話,要不要帶一些走呢?我知道很棒的店喔!我們家的茶也都是在那裡買的呢!」艾絲對他說。
「好啊!不過,姊姊你不先辦自己的事情嗎?」帕斯蘭想起艾絲說過她剛好也要出門,疑惑的問道。
「沒關係,我只是要去買東西,兩家店就在附近而以~」艾絲笑了笑,「走吧!」
「嗯!」
少女跟孩子往高級商店林立的街上走去。一路上,艾絲總是有意無意的提到安理,而且還是帶點旁敲側擊的問法。
帕斯蘭這下更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這女孩果然被自己的兒子煞到啦!
「所以,你跟安理相處的時間也沒有很久囉?」
「對啊,因為…要出來旅行,所以父親才派到我身邊的…啊,但是安理他真的是個很優秀的人喔!」
瞎掰算是魔導師的絕學了,能瞬間掰出這些話,大概也不是一般人辦的到的?
「嗯,我也覺得…他很優秀…而且很穩重…尤其是他幫我解圍的時候,看起來好帥氣哦。」艾絲笑得一臉緬靦。
「對、對啊。」帕斯蘭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自己的笑容有點僵。
他應該要為安理高興啊。這可是船王的女兒,這樁姻緣要是能談成,這小子就走運了!
明明自己應該要高興的…
可是為什麼心裡頭這麼酸澀…
「到了哦,帕斯。」
「呃?喔!」
聽見艾絲的提醒,帕斯才發現他們已經站在一家相當大的店的門口了。這間店看起來已經有點年代感了,但卻給人相當高級的感覺。對藝術品略有涉獵的帕斯蘭一眼就可以看出,墊裡面的擺飾及畫像都是些相當有來頭的東西,可見這家店的商品也一定相當高級。
「歡迎光臨──啊,塔斯小姐!真難得您會親自到這來!」
出來開門迎接他們的女子一看見艾絲就眉開眼笑,「來來,我們剛好正在泡茶呢,一起來吧!」
「不了,蘿拉夫人,我只是帶這孩子過來的。」艾絲笑了笑,「他現在正在我家作客,聽說他喜歡紅茶,所以我帶他過來。」
「好可愛的孩子!小朋友,我該怎麼稱呼你呢?」女子彎腰看著帕斯蘭,溫和的微笑著。
「我是帕斯蘭‧卡薩諾特Jr.。夫人,請叫我帕斯就行了。」帕斯蘭朝他行了個禮。在首都之外,知道他名號的人就比較少了,所以帕斯蘭才敢把自己的姓名一起報出來;反正如果真的被問起來,說是同名同姓就得了,沒人會相信磨法師把自己變小這種怪事的。
「你好,帕斯,我是這家店的主人蘿拉。」蘿拉夫人摸摸他的頭。雖然已經過了女人最美麗的時刻,但是蘿拉身上散發出來沈穩高貴的氣息依舊相當迷人。
帕斯蘭嗅到剛泡好的紅茶的香味。似乎是從主店面旁的小房間傳過來的,淡雅迷人,帶著些果香的味道。
「現在在泡的是霍斯特島的『紅玉』嗎?」魔導師認出了那個味道,掩不住興奮,「好棒啊,這個在首都也是高級品呢!」
蘿拉夫人與艾絲面面相覷。「對,正是紅玉…你好厲害啊!」女子驚奇的看著帕斯蘭。
忽然發現自己表現的太過於精明,帕斯蘭趕緊繼續使出自己的裝可愛伎倆:「嗯~因為,因為人家很喜歡茶嘛,所以有特別去記…我還很怕我記錯了呢…」
孩子說完還偷偷吐了吐舌。這模樣俏皮可愛到讓人不禁想要好好抱抱他。
「那要不要進來喝茶呢?剛好,我的幾個小朋友過來玩了…雖然他們年紀也都比你大一些啦。」蘿拉夫人看起來完全被他擄獲了,一下子摸摸頭,一下子捏捏他的臉,很顯然是相當喜歡帕斯蘭。
「那,帕斯你就在這裡等我囉?我等會就回來。」艾絲朝著帕斯蘭笑笑。
「嗯!姊姊再見~」帕斯蘭朝艾絲揮揮手,蘿拉跟女孩聊了兩句,就帶著帕斯蘭走進裡面的小房間了。
「蘿拉夫人~你好慢喲,茶都要涼了!」
一走近裡頭,幾個明顯是上流社會小姐的女孩坐在一起,朝著蘿拉招呼。四個女孩,加上蘿拉就有五人了,帕斯蘭原本應該要有自己身在天國的感覺,但是他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以前那般的心情了。
雖然還是會覺得高興,但是…一想到這些美麗的花兒也有可能像艾絲一樣迷戀上安理,他就無法像以前那樣單純的高興著。
「真是的,這麼吵像什麼話。」蘿拉苦笑著輕叱,「這位是帕斯。他剛剛只聞味道就辨認出紅玉了哦!相當厲害呢。」
「咦?真的啊?」
「好厲害喔!哇~你好可愛~」
幾個女孩子半推半拉的把帕斯蘭給拱到中間來,魔導師瞬間覺得自己好像身在花園裡一樣。
啊、花一般的女孩們。
女孩子的茶會其實還滿吵嚷的。帕斯蘭輕啜著香氣美妙的名茶紅玉,聽著蘿絲與女孩們談笑聊天,然後偶爾插上一句。由於跟女孩子談天本來就也是帕斯蘭的拿手絕活,所以這些小姐們對這可愛的孩子看來相當的有好感。
「欸,對了,我好困擾喔。」
不知道轉換了多少個話題後,坐在帕斯蘭旁邊的A小姐這樣說著。
「困擾?」
「就是啊…我最近覺得身體好像有點怪怪的。」
「啊?」
「有沒有去看醫生?」
其餘女孩們露出擔憂的表情。
「這,也沒有那麼嚴重啦!只是有時候心會跳得很快,然後…會覺得胸口好像悶悶的,有時候還會痛…」
「那不就是生病了嗎!」
同意。帕斯蘭咬著餅乾,偷偷的點點頭。
「不、不是啦!平常不會喲!只是…在我看見雷斯那的時候,偶爾…」女孩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聲。
「雷斯那?」
「你的未婚夫嗎?」
A小姐點點頭。
蘿拉夫人笑了笑,然後道:「這的確不是什麼生病…」
女孩們全都看著她。
「你光看見他,就會覺得心跳的很快嗎?」
「呃,嗯,是的。」
「那,你覺得胸口悶悶的,是什麼時候?」
「嗯…想起…他來的時候吧,像現在…」
「痛的時候呢?是不是也跟他有關?例如他跟別的女孩子說話?」
「蘿拉夫人,為什麼你會知道?」A小姐的臉已經紅到不行了,「我、我都沒有跟別人說過呢…今天是第一次提…」
「那,你現在是不是,會不時的想起他來?」蘿拉夫人笑著替每個人的杯子裡都斟上茶。
帕斯蘭越聽越覺得有哪裡不太對。
心悸、胸悶、心痛,不時想起。
雖然沒有全部都一樣,但是…
總覺得…自己好像…
「那是你喜歡他喲。你們原本是父母指定的婚約吧?」
「咦?」A小姐這下驚訝的叫出聲了,「嗯,對…我,我是三個月前才見到他的…之後他就常常過來…」
「這是好事呢,雖然一開始是婚約,但如果真的喜歡上對方,那以後一定會很幸福的。」
女子笑得相當溫和。
女孩子們接下來的歡呼調侃當然是免不了的,帕斯蘭雖然也有稍微跟著玩,但卻無法真正將心思完全放在上面。
他還在想剛剛那一席對話。
可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魔導師光想到那個情況,就覺得心裡一陣慌張。
他對安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