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9  8  7  6  5  4  3  2  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二章
「呀~好可愛喲~」
「好可愛~」
在通過花之街要往皇宮去的路上,那尖叫聲招呼聲一如帕斯蘭還正常時一樣熱絡。安理牽著帕斯蘭小小的手,臉色相當陰沈。
又是這些女人…父親每天到底要經過多少次這些向餓狼一般的女人堆?騎士不滿的想著。
「姊姊你也很可愛喲~」

帕斯蘭一點都沒有身為十二歲兒童的自覺,依舊利用著先天上外貌的優勢跟女孩們打招呼拋飛吻。雖然不像平常還可以靠過去吃個豆腐,但是帕斯蘭只要看見這些充滿活力的女子就心情愉快。
「安理,帕斯又領養了一個呀?是弟弟嗎?這一個跟他長的還真像呢~」
「該不會真的是偷生偷養的吧~?」
「安理~告訴我們他的名字嘛~」
「為什麼焦點轉到我身上來了…」安理眉間的黑氣更盛。
「因為你牽著我呀。」帕斯蘭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得意。
「…」騎士不自覺的加快腳步。
「慢、慢一點啦,安理!」
變成小孩所以腿短的帕斯蘭根本無法跟上腿長的安理,安理跨一步他大概要跑三步,孩子有些踉蹌的被拖在後頭,不滿的大叫:「我叫你慢──嗚哇!」
話還沒說完,安理就直接將嬌小的帕斯蘭抱起來。
「這樣比較快。」
「哇啊啊~安理好酷喔~」此舉又引來了一群女孩的尖叫與笑鬧。
單手抱著帕斯蘭,安理因為自己稍微有吃到一點豆腐而感到小小的滿足。
「…腿長了不起啊!」魔導師心理不平衡的踢了兒子一腳,但卻對安理完全沒有任何作用,騎士甚至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是滿了不起的。」安理用言語反擊。
「啊啊我討厭你!氣死我了!」
帕斯蘭火大的用力搥著安理寬厚的背。不過雖然很不爽,但是魔導師卻沒有掙扎著要安理放他下來。
開玩笑,出門不用自己走,這種好康的事去哪找。況且自己現在是小孩子,就算被安理抱著,看起來也很自然。
也許變小還不賴?帕斯蘭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有這種想法。
到了皇宮大門口,安理將帕斯蘭放下,然後對守衛行了個禮,「我是皇冠騎士安理‧卡薩諾特。」
守衛似乎對安理的身份沒有太多的質疑,但他們的視線全盯著帕斯蘭看。後者不太舒服的反瞪回去。
「這孩子是…?」
「這位是我父親,也就是殿下的舊識,二星魔導師帕斯蘭‧卡薩諾特的孩子。有任何疑問嗎?」
「是…」雖然還是覺得有些奇怪,但興許是覺得這麼小的孩子沒什麼破壞性,再加上安理都把父親的名字搬出來了,守衛也就乖乖的讓開了路。
「真是的,看不起小孩子啊!」帕斯蘭嘟囔。
「請小聲一點,父親。」安理嘆了口氣。

經過了必要的通報程序,兩人進入了皇子的接待室等待。帕斯蘭坐在椅子上,不安分的把腳晃來晃去。
「父親…請規矩的坐好吧。」安理無奈的道。
「我已經過了需要被人說『請規矩坐好』的年紀。」魔導師皺著眉。
「不,您現在正值這年紀。」
「我討厭腳踏不到地板的感覺。」帕斯蘭嘟囔。
「這不是理由。」
「安理,你什麼時候這麼嚴格了。」
「我一向都是這樣的,父親。您會知道的──如果您多花一些時間瞭解我。」安理沒有看他,只是緩緩的閉上眼睛。
帕斯蘭沈默的看著兒子年輕的側臉。
當初收養這孩子只是一時興起…
好吧,也許自己真的沒有好好的做好父親的角色…想到這,孩子不禁稍微升起了一點點的愧疚。
「卡薩諾特。」皇子打開門走了進來,「聽說你還帶了個孩子…噢,長的真像…帕斯。」
在望見帕斯蘭的時候,皇子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殿下。」安理連忙起身行禮。
「諾薩。」帕斯蘭朝皇子眨了眨眼睛,「你今天有吃完黑棗布丁嗎?」
皇子聞言,挑起了眉。
「大膽!你這小鬼怎可直呼皇子名諱──」後面的侍衛按耐不住的想拔出劍,卻被諾薩一揮手制止了。
「殿下!」
「囉唆。出去。我有事情要跟卡薩諾特談,出去把守,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事情。」皇子瞪著侍衛,後者瞬間知道這兩人對王子而言並不是普通的訪客,連忙答應了聲後就退出門去。
「放了奶油跟麥片的黑棗布丁嗎,皇宮裡沒有那種東西。」皇子笑了笑,然後走到帕斯蘭面前低頭看他,瞇著眼睛道:「帕斯…你變得跟以前一樣矮了呢。」
「不准在我面前提身高!」魔導師尖叫。
「嗚喔喔…小孩子專用的音波攻擊…」諾薩誇張的塞住耳朵,「好啦,你要不要跟我說說,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皇子笑著對帕斯蘭這樣說著。
「就我手賤…」帕斯蘭心不甘情不願的把過程說了一遍。
「…這樣啊,那真的很麻煩。」諾薩忍住想笑的衝動,故做正經的道:「那你希望我怎麼幫你?你會直接來找我,應該就代表你不想跟魔法學院有牽扯吧。」
「你還是很瞭解我嘛。」帕斯蘭狡黠的眨眨眼,「我實在沒興趣變成魔法實驗對象啊。」
「嗯。那你打算?」
「現在能夠解開我的這個回溯魔法的人,大概只有一個了吧…」帕斯蘭想到這就頭痛,「我好久不見的老師…大賢者普雷托…。」
「大賢者…?」安理忍不住開口問:「我沒聽您提起過…」
「誰會沒事提起那個臭老頭。」帕斯蘭迅速的回答,而且臉上表情還寫著不屑。
看來是一對感情並不好的師徒。
「消失很久的大賢者普雷托?」諾薩有些狐疑,「我已經整整五年沒聽過他的消息了。」
「正確而言,是我跟他拍桌走人的時候,他就跟他鍾愛的那片森林一起消失在這個大陸上了。」帕斯蘭沒好氣的道,「哼,他要是知道我現在不得不去找他的話,應該會偷笑到從床上滾下來吧。」
「您很討厭大賢者嗎…?」安理疑惑的問。
「…我只是不喜歡他老愛挑我生活習慣的毛病。」魔導師在微妙的沈默後,說了個讓人不太信服的理由。
安理很識趣的沒有繼續問下去。
「你打算去哪找?既然都消失了的話。」皇子換了個姿勢。
「我大概知道他會在哪。反正他喜歡的,也一直都只有那幾個地方,再說,他也需要補充食物啊什麼的…只要知道他什麼時候在哪裡出現過,我就可以推出他大約跑到哪去了。」
「我該說什麼呢,不愧是師徒?」
「那只是因為我以前也跟他一起這樣生活的關係。」帕斯蘭就是不想承認他很瞭解自己的老師。
「既然你都決定好了…那過來找我一定沒什麼好事。」諾薩有些困擾的必上眼睛,「說吧,你要什麼。」
「錢。」帕斯蘭很直接的道,「給我一本簽好名,蓋上王室章的空白票卷吧。」
「你要東西的方式還真是直接…」諾薩苦笑著,「我待會讓人拿給你。你要出去旅行的話,應該還需要一名侍衛吧?外面很危險的,即使你已經擁有魔導師之位,但是魔法師的弱勢你依然是有的…更別提你現在這附模樣了。」
「說的也是。」帕斯蘭點點頭,「那挑個騎士給我吧。」
「父親…!」
安理完全沒有多想,身體比腦袋更快,他呼喚著自己對帕斯蘭的稱謂。
「安理?」
「抱…抱歉,我失態了,打擾了您與殿下的對話…」
安理回過神來之後,連忙先低頭道歉。
父親要離開?
帕斯蘭要離開他獨自去旅行嗎?
「我…能不能讓我去?」安理用祈求的眼神望著望著皇子,「我已經取得騎士的稱號了!」
諾薩挑了挑眉,「你是皇冠騎士吧?那還僅是最低階的騎士而已。帕斯蘭身為二星魔導師,是魔法學院中上層的魔法導師,依照規定,你是沒有資格隨行的。」
「…」年輕的騎士挫敗的低下頭。
聽見這樣的回答,安理的心中相當慌張,也相當失望。
他不想…他不希望帕斯蘭跟別人一起…
魔導師抬頭看著安理的臉,不禁皺起眉頭。
這孩子從來沒有露出過這種表情。雖然自己的確沒有相當瞭解他,但是畢竟兩人也相處了八年…安理一直都相當的優秀、冷靜、從不讓他擔心。
當然,也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展露過脆弱的一面。
「…那要是我答應呢,諾薩?」
「帕斯?」皇子有些驚訝的望著老友。
「我很清楚安理的實力。」根本沒注意過兒子何時練劍的帕斯蘭隨口胡扯,「而且,他也很清楚我的生活習慣。在說…我這個樣子,不能被太多人發現,安理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還有,安理現在剛得到皇冠騎士的頭銜,如果跟我去旅行,不也可以順便磨練他嗎?」
「…帕斯…你知道,這對你沒什麼好處。」諾薩皺著眉頭,「但是如果你答應,那我不會多說什麼。」
帕斯蘭知道諾薩指的是什麼。
皇冠騎士不過是騎士之道的開端罷了。而安理就算在學校裡表現得再優秀,也強不過真正已經經過磨練的騎士…
但是…
他不希望安理…
有那種慌張的表情…
也許是我的父愛覺醒的太晚?帕斯蘭暗忖。
真是,看到兒子那種神情,心好酸…。
「我說了算。」
帕斯蘭在短暫的思考之後,用堅定的語氣對諾薩說出自己的決定。

「謝謝你…父親。」
父子兩走在皇宮外的熱鬧大街上,安理緊緊牽著帕斯蘭的手,以防嬌小的他被人群擠散。
「你的確是該謝謝我,要是這一趟旅行回來,搞不好你的地位就三級跳了呢。」魔導師笑著說。
「不…地位什麼的,我並不是那麼在意…」安理小聲的道。
「?」
「我只是想要跟父親在一起…。」
騎士默默的道。說給帕斯蘭聽,也說給自己聽。
濃烈到心都痛了的,說不出口的愛意,僅能藉著這雲淡風輕的三兩字嗅出些端倪。
「安理,你還沒斷奶啊。」
而帕斯蘭很顯然不解風情──或者該說,他對兒子,少了平時的戒備。他只當作是安理還小,離不開自己。
雖然要是仔細想想,帕斯蘭就會發現,安理並沒有待在自己這個不負責任的父親身邊的理由…
「如果父親覺得是、那就是這樣吧。」
年輕騎士對帕斯蘭露出了非常少見的微笑。不知怎的,帕斯蘭竟然呆了。
自己的兒子長的真是帥啊,笑起來更帥…他默想著。自己真是養的好啊…放著不管都能養成這樣…
「父親,要不要買一點旅行要用的物品?」
經過了販賣皮甲及武器的店,安理出聲提醒已經有點恍神了的帕斯蘭。
「啊,好!」後者連忙從自己的妄想裡回神,「啊,等一下,這些東西家裡…」
「家裡沒有。所有的東西都要重買,您忘記自己現在的體型了嗎?」安理小小聲的提醒帕斯蘭。
「嘖…。」後者皺著眉頭,不甘願的看著兒子挑選小孩子用的魔法師護甲。
說的也是…還有自己以前常用的、有魔法保護的法袍,全部都要重買!而且法袍這種東西只能訂做…真是的…
一想到之後繁瑣的準備,帕斯蘭就哀怨的嘆氣。
要是自己當初沒有答應莉莉亞就好了──他後悔的想著。
「父親,走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安理已經買好了所需的物品。
「哦、好…啊,你過來一下,安理,我有事情要說。」
雖然安理那聲「父親」叫的並不大聲,但是聽見的人都刻意的回過頭看了他們一眼。帕斯蘭將兒子拉到較少人經過的小巷口,要安理蹲下,與自己齊平。
「父親?」
「你以後在外面別叫我父親。」帕斯蘭皺著眉頭,「一個十八歲的騎士喊十二歲的小孩父親…這種事情,無論在哪都會被人側目的!」
「那您希望我怎麼叫?」安理道。
他其實很希望直接喊帕斯蘭的名字,他也正期待著帕斯蘭給他這樣的許可。
但魔導師很顯然並不這麼想。
「叫我大人。」
「呃?」安理有些無法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要是叫大人的話,就沒什麼問題了。頂多就是貴族跟他的侍從的關係。懂了吧?」帕斯蘭看起來相當得意於這個稱呼。
「…是。」
而安理則是洩氣的點頭答應。
看來,距離他直呼帕斯蘭名諱的日子,還相當遙遠。
「快點,叫聲大人來聽聽!」孩子催促著。
「…。」
安理不是故意的。但他有時候會懷疑,父親的精神年齡…真的已經二十八歲了嗎?

攜帶了最簡便的行李,帕斯蘭跟安理的旅程在清晨拉開序幕。
帕斯蘭披著新的斗蓬,背著輕便的背包,鎖上門時,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
「父親。」安理輕喚著。
「唉,這是我第一次離開這裡這麼久…」帕斯蘭輕笑,「有點不太捨得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嗯。走吧。」帕斯蘭逕自往前走,斗蓬下擺在後頭甩動。安理迅速得跟了上去。
平時熱鬧的花街,在這種連太陽都還沒醒過來,有些清冷的早晨,顯的特別沈默。
「還真沒看過這條街這麼安靜。」帕斯蘭望著空蕩蕩的,一個個的店面跟攤位,輕聲道。走在後面的安理默默無語,帕斯蘭也沒有在接下去說話。這樣的沈默一直持續到兩人走到城門口。
「那是…」帕斯蘭看見了個熟悉的身影,「諾薩?」
「唷。我就知道你會挑早上出門。」皇子微笑著揮揮手,身邊僅帶著兩名侍衛。
「來送行嗎?快回去睡吧你。」帕斯蘭笑著對老友道。
「當然要送。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皇子微笑著摸摸魔導師的頭。
「欸、別仗著自己高就欺負我。」帕斯蘭不滿的拍掉他的手。皇子笑了笑,然後抬起頭看著站在帕斯蘭身後的安理。「皇冠騎士安理。」
「是。」安理站得筆直,身形挺拔。
「好好照顧你父親。帕斯就拜託你了。」皇子望著安理清澄的綠眸。
「這是我應該做的事。」年輕的騎士朝皇子深深地鞠了躬。
「那,去吧,帕斯。回來的時候,記得過來看我。」
帕斯蘭點點頭,然後跟安理一起通過城門,走入清晨的薄霧裡。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