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1  2  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污染不記的自己是什麼時候出生的。

唯一可以確認的是,在天啟四騎士裡面,他的確是最年輕的一個。死亡從人類初生便跟著一起誕生,飢荒稍晚,戰爭緊追其後,而自己…稍微晚了一些。

也許沒那麼晚也說不定,污染想著。

不是什麼核廢料或是砷啊鈽啊鈾啊這種很炫的東西,真要說起來的話,其實在第一道人類生出的穢物流進潔淨的河裡時,他應該就出生了吧?


PR

吳邪坐在西冷印社的內堂,望著眼前的物事發楞。

一枚拳頭大的六角銅鈴放在他那堆滿帳單與資料的工作桌上。看了半天,吳邪終於伸手抓住那鈴鐺,小心翼翼地拿起來。銅鈴個頭不小,拿起來到還挺輕,吳邪輕輕晃了晃,鈴鐺完全沒發出聲響,靜得像裡頭沒東西一樣。

吳邪把那鈴鐺湊到鼻子前聞聞,然後露出了明白的表情。跟老癢那個一樣,裡頭灌了東西,發不出聲音了。

知道沒聲音,膽子也大了,吳邪把那鈴鐺往燈下放,瞇起眼睛瞧。鈴鐺上無數細小的孔洞凝結著什麼東西,大概是松香松脂一類的。

雪色(下)。H有,慎入。

 

※第五集,雲頂天宮一開始的部分衍生
※我家的悶哥很熱情(?)
※考慮太多就做不下去所以請不要挑我毛病,我只是想開葷(咦

莫名的在意。

吳邪轉頭望望走在自己身後的悶油瓶,後者抬頭正好對上小三爺那雙怨懟中還帶著些許認命的眸,在張起靈來得及疑惑之前,吳邪頭一撇,望著面前遮住大片雪景的胖子的的背影,一腳高一腳低的繼續前進。

爬雪山除了注意腳下外,就是跟緊前頭的人,真要說起來,是件無聊的活。更何況風雪紛飛,開口馬上就是寒氣凍人,連聊天的力氣都省了。雖然得吃力地迎著寒風往上爬,但因為沒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其實到也是個思考的好時間──如果腦子還有力氣轉的話。所以即便吳邪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踩著鬆軟雪地的腳每爬一步就發著連自己都覺得很沒用的顫,卻也無法阻止腦中不時冒出的,很多無關緊要的念頭。

除了三叔現在人到底在哪、除了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雲頂天宮、更近的,更近的,就是…

我家的曲識是白癡兼天然黑。

我家的雙識也同樣是個白癡,而且是三兩句會被拐走(家族限定)的類型。

閃光、笨蛋情侶、砂糖注意XD

*******************************************

因為很寂寞。

因為很痛苦。

因為不想一個人。

因為不想承受孤獨。

想要自己得不到的東西、

想要那對「人類」來說普通到再也無法更普通的東西、

想要自己無論如何伸長手都碰不到的東西。

 

所以我們聚在一起互相取暖互舔傷口彼此安慰,填補破敗的心靈、讓自己成為支柱,稱起這異端的一族。

 

由血連結在一起的家族。

 

そして

 

零崎

 

始めました。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