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43  42  41  40  39  38  37  36  35  34  3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吳邪坐在西冷印社的內堂,望著眼前的物事發楞。

一枚拳頭大的六角銅鈴放在他那堆滿帳單與資料的工作桌上。看了半天,吳邪終於伸手抓住那鈴鐺,小心翼翼地拿起來。銅鈴個頭不小,拿起來到還挺輕,吳邪輕輕晃了晃,鈴鐺完全沒發出聲響,靜得像裡頭沒東西一樣。

吳邪把那鈴鐺湊到鼻子前聞聞,然後露出了明白的表情。跟老癢那個一樣,裡頭灌了東西,發不出聲音了。

知道沒聲音,膽子也大了,吳邪把那鈴鐺往燈下放,瞇起眼睛瞧。鈴鐺上無數細小的孔洞凝結著什麼東西,大概是松香松脂一類的。


又抓著把完了陣子,小三爺才放下那顆鈴鐺。看到這東西,就有無數回憶湧上心頭。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見這銅鈴了,但每次都沒機會帶出來(會響的他倒也沒種帶就是),今天有人上門來問價錢,布一攤開,銅鈴映入眼簾時,吳邪簡直要發抖。心頭一熱,西冷印社精明的小老闆開了個現在想起來都想抽自己的價錢,收了下來。

「…真是白癡。」他自嘲的笑了笑。

外頭傳來開門的聲音。這時已經打烊,王盟早回去了,吳邪不用想都知道是誰進了門。他壓抑不下的心臟一陣狂跳,有想衝出去的衝動,但卻又硬生生把這衝動給壓下來。

一個禮拜以來除了最開始那通電話以外啥音訊都沒有,這傢伙還知道回這的路怎麼走啊?

不知道為什麼冒出小媳婦一樣的火氣,雖然明明想念得要命,但卻不想這麼窩囊的一見人回來馬上就撲上去,吳邪心頭一陣抽緊疼痛瘋狂思念全撞成一團,最後他彆扭的決定什麼都不做,逕自盯著那鈴猛瞧,想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進店的人在內堂門外停了下來,站了會又往前走去。

還真的是他,吳邪心想。

大老遠就能聞到那熟悉到有點悲哀的味道。吳邪覺得自己當初真不該盧著三叔一起下斗,明明就是爛泥巴屍水蟲液的味道,難聞的要命,他卻覺得很熟悉、很懷念。

另一個開門聲,然後是關門聲。稍微有點不清楚,但是響起了水聲。

直接去洗澡了嗎…

吳邪將視線從銅鈴上移開,反射檯燈光芒的銅鈴讓他盯著眼睛有些刺痛。站起身走到窗旁,小三爺抬頭望著頭頂的月亮。這年頭城市燈光太亮,月亮掛在夜空,被旁邊的光害逼得縮成一個白色的勾子,什麼光彩全都褪去,看起來莫名的可憐。

吳邪此時覺得自己就跟那月亮一樣可憐。想一週前他起床睜開眼睛發現那傢伙消失了,四處打聽找不著都快急死,然後忽然他手機就來了通電話,殺千刀的只說了要去一趟山西,約莫一個禮拜會回來,然後就啥狗屁消息都沒了。

你乾脆永遠待在墓裡頭跟粽子作伴算了!吳邪接到電話時真想爆出這句來,但咬牙了半天始終說不出口。即使身手再好,這到斗也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活,能少講些不吉利的,吳邪就不會去故意觸那霉頭。到最後小媳婦般的嗯唔幾聲掛上電話後,他真悶到想去撞牆了。

但也還好,真的,一個禮拜就回來了。

至少這傢伙還守信用…。

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依賴性這麼重了?吳邪完全不敢去思考。一想就會翻出很多事情,好的壞的甜的苦的…雖然現在他們住一起、睡一起、生活在一起,但是他依舊沒有放棄找尋記憶的線索,萬一哪天那遺失的東西忽然間跳出來,他們的日常是不是也會跟著一起崩壞?

這是小三爺始終不願意去想的事,但他倒也不能更沒理由阻止那人將所有可能有線索的墓全給踏過一回。

「…你今天收的?」

想的太過入神,沒發現那傢伙已經從浴室裡出來了。吳邪回頭,見悶油瓶站在書桌前盯著那放在檯燈下的鈴鐺瞧。他赤裸著精壯的上半身,底下套著條乾淨的牛仔褲,剛洗好的髮梢還滴著水,一塊毛巾隨意的蓋在頭上。

吳邪你悠著點別看到人就想衝上去!

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小三爺深吸口氣,「是啊。怎麼?」

「…」

悶油瓶也不說話,他拿起那鈴,仔細的端詳,臉上難得的浮起疑惑的表情。

吳邪看他那樣子,忽然心頭一跳──

對這銅鈴悶油瓶也不算是陌生,難道能因為這東西想起什麼?

想到這,他三兩步衝過去,抓著悶油瓶道:「怎麼樣?看到這銅鈴,有想起什麼東西嗎?」

男人奇怪的看看他,然後再看看那銅鈴,搖了搖頭,「沒有…這鈴,跟我有關係嗎?」

「…這樣啊…。」

悶油瓶的反應雖說是在意料之內,但吳邪還是難掩失望。果然…他真是想太多了,只憑個鈴怎麼能想起什麼…

悶油瓶持續瞇起眼睛望著那鈴,然後道:「…我只是奇怪,你收這種東西作什麼。」

這種東西?

小三爺皺起眉,一陣不滿,「怎樣,大爺收鈴鐺,礙著你了?」

 

什麼都忘光的人說的那麼輕鬆!

悶油瓶看看他,道:「這鈴…沒什麼特別。」

「沒什麼特別,響起來能要命!」

「它不大會響的。」

「廢話,這個被封住啦!」

「不是…」

搖搖頭,悶油瓶轉身從旁邊的桌上拿了個打火機,拿了隻筆鉤住銅鈴上頭的環,打火機啪擦一聲點燃,就在底下烤了起來。

「喂,你要是把這松脂烤溶了…」吳邪想到這鈴鐺一響起來可是能奪人心魄,還真有點緊張。但悶油瓶沒理他,只見松脂開始溶解,兩三滴滴在桌上,空氣中充滿松脂特有的味道,而且還些因為不知道放了幾百年,有點過期的感覺。

吳邪這時才發現,他原本以為的花紋,有些是松脂被壓出來的印子。一溶掉什麼都看清楚了──這鈴雖然很像那六角鈴鐺,但孔洞卻大的多,裡頭一樣有個小球,黏住的松脂一溶,小球滾了下來,發出一聲暗響。

悶油瓶左看右看,確定都溶光了之後,小心的把那還很燙的六角鈴放到桌上,裡面的小球滾動著撞擊鈴壁,發出很輕的聲音。

「等…等一下…」

吳邪伸手就要抓那鈴鐺,卻燙的縮回手。他想也不想就扯下悶油瓶頭上的那毛巾,包住那鈴拿起來仔細端詳。

鈴鐺本身有拳頭那麼大,裡面那顆球的直徑大概有個五公分,但是沒有之前他們看過的蜂巢模樣,只是個普通的銅球。上頭不知為何有著一個一個小洞,看來裡面大概是空心的。

「大概是個掛在窗口的薰香鈴。裡面那球,就是裝薰香的。不大會響。」

伸手將那鈴拿起來,隨便拿了條橡皮筋,悶油瓶走到落地窗前,一伸手就把鈴給掛在窗簾桿子上。

吳邪三兩步跑過去,緊張的捧住那鈴:「大爺你行行好拿下來吧,看的我都要嚇死了。」

雖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個神物,但好歹也花了錢,他可不希望這玩意因為一個不牢靠的橡皮筋砸在地上。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收這個,但…似乎不是你想找的東西。」

吳邪望望他,又低頭看看這鈴,心裡悶到一個無處發洩。

有道是人衰的時候喝水都會嗆死,他這向來挺精明的古董商,居然花了大錢買了個掛在小姐閨房的風鈴…

望著那很明顯寫著悶的表情,悶油瓶不由得露出了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淺笑。他摸摸吳邪的頭,道:「你就找地方掛起來吧。」

說完,他轉身去拿被甩在桌上的毛巾擦濕漉漉的頭髮,然後走出房門。

你個殺千刀的悶油瓶!!!!!一回來就跟我說收到假東西!!!!

吳邪在心裡罵了他不下千百次,滿肚子委屈不願意,卻也還是挖出了條牢固的繩子將風鈴吊在窗簾桿上頭。晚風吹過,鈴隨著搖了起來,果然沒什麼聲音。

吳邪一屁股往藤椅上坐了下去,初秋時候的氣溫最舒服,他打了個呵欠,享受涼涼的晚風。不知道哪來的曇花開了,甜甜的香味隨著晚風飄進來。

悶油瓶出去的這一週他都睡的不怎麼安穩,要不是嚇醒就是因為身邊少了那熟悉的溫度而失眠。雖說講起來窩囊的要命,但悶油瓶一回來,他就覺得好像哪根繃緊的絃一下給放鬆了一樣,連眼皮都沈了起來。吳邪瞇起眼睛,覺得意識像泡在溫水裡頭一樣搖來晃去的。

後頭傳來了聲響,悶油瓶又走進來了。然後是開拉鍊開扣子的聲音,大概在整理這次帶出來的東西。平常的話,吳邪一定跟著過去看,然後開始打算這些能賣出麼價錢。但連續幾天的睡眠不足讓他懶洋洋的不太想動。

反正這悶油瓶對古物也沒什麼興趣,頂多就是拿出來堆在旁邊,他等下在看也得了…

又打了個呵欠,他轉身靠在藤椅背上,眼神迷離的望著悶油瓶的身影。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的?

完全想不起來了…

這悶聲不響的張起靈到底哪點好連他自己都想不透──好吧,免費有古物進貢這點可能算是個優點…

晚風依舊很涼,吹著很舒服。身體的熱氣都像要被帶走似的。但是晚風沒吹的時候,就覺得衣服覆蓋住的地方,都熱得讓人有點煩躁。

果然,雖說是初秋了,但氣溫還是有點高嘛…吳邪拉開領子想透透氣,但手指碰到自己的鎖骨時,卻一陣電流般竄過很不正常的麻癢。

「唔…?」

雖然疑惑但還是拉了拉T恤的領口透風。清涼的晚風又吹了進來,舒服的他直想癱著都不要動;但風這時候又停了,而身體裡的熱度卻更遽…

「好熱…。小哥、幫我開個冷氣…」

吳邪軟軟的喊著。正在看這次帶出來的文物的悶油瓶疑惑的回頭望他,這天氣怎麼會熱?要是不穿外套出門還會有點涼呢。他放下手上的一個象牙雕,走到吳邪身邊。

「吳邪?」

「不是叫你去開冷氣…」

吳邪整個人掛在在藤椅上,抬手擦著額上沁出的薄汗,眼神有點迷離。

悶油瓶皺起眉頭,他伸手摸摸了下吳邪的臉,的確是有點發燙。

「你發燒了?」

「見鬼啦,老子昨天還好好的今天怎麼會發燒。真的很熱…」

吳邪邊說著邊扯領口,仰頭輕輕的喘起來。

一陣曇花香跟著晚風一起竄進來,悶油瓶一驚,發現這香味不對。

曇花香不會這麼濃,而且還參雜了什麼似的…

特別大的一陣風吹得頭上一陣叮鈴聲響,悶油瓶一個機靈,他立即伸手握住那銅鈴扯下來,拿遠遠的,然後輕輕往自己的方向搧了下。

濃烈的香味。

果然是這鈴!他連忙將風鈴用毛巾包好放在旁邊,然後彎下身子審視吳邪的情況。

「小哥?」吳邪眨眨眼,望著自己面前臉色有些難看的悶油瓶,「怎麼?」

「你除了熱,還有什麼感覺嗎?」

「什麼…不知道…」

吳邪邊說邊扭動著起身,然後抓住他的手,把臉靠上去,發出輕聲嚶嚀:「你的手好涼,小哥…」

…不會是他想的那個吧。

悶油瓶瞄了一眼那被毛巾包起來放在一邊的鈴,想著怎麼會有人用這玩意當這種用途…

「小哥?」

「很涼是嗎?」

悶油瓶說著,另一隻手從吳邪T恤底下潛入。

「嗚嗯…!」

吳邪往後縮了一下,而悶油瓶的目光審視到他跨間,不意外的看見長褲的那一塊已經微微被頂起。

 

那風鈴…

居然是個春藥鈴…!

 

八成是因為外頭的松脂保存了裡面的藥物,但能夠放這麼久也真是考古上的奇蹟。悶油瓶這念頭還沒轉完,吳邪就整個人靠了上去。

「很舒服…」吳邪輕聲說,水潤的舌尖閃動。

張起靈瞇起眼睛。

「再多摸摸我…」

 

****************************************

非常對不住這次又是沒營養內容哈哈哈!!!!(拖走

反正等下會發生什麼事都知道就不用期待(ry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饅頭
我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啊呼呼呼呼-///-
思思念念著悶哥的小三爺好可愛啊~*
2009.10.12(Mon)06:44
無題 by 玹月
好萌呀> <
親有沒有考慮發到單行道去
2010.01.01(Fri)02:06
無題 by Vishnu
我想看下集啊Q口Q~~~
那古董是好物~悶哥快上XD
2010.05.26(Wed)22:53
無題 by 無月 URL
雖然知道會發生甚麼事,但還是期待啊XDDDDD
放這麼久還能用肯定藥效不錯吧~嘻嘻//////
2011.02.21(Mon)16:49
無題 by 桑
雖然......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可是隔好久了都看不到悶哥下手還是超寂寞的QDO
2011.06.18(Sat)02:04
無題 by NONAME
沒沒沒下集嘛qwqwqwqwq???
2011.07.09(Sat)15:2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