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46  45  44  43  42  41  40  39  38  37  3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安理走到海景大街上,不用多費神就找到了那間叫歐提卡的酒館。

「…神官大人沒提到它在樹上…」騎士抬頭望著那間建在樹上的酒館,張口結舌。不停的有人踩著梯子上去或下來,以致於樹底下跟上頭都有點擁擠。

「超炫的…!」

帕斯蘭看起來則是相當興奮。



支撐著酒館的,是一棵巨大的、說不出名字的樹。即使有間館子在上頭,但大樹枝葉鬱鬱蔥蔥,生氣勃勃,似乎依舊長得很好。而歐提卡就在在主幹巨大的三支分岔中間,看起來相當笨重的石盤穩穩地卡在樹上頭。

巨樹佔據了寬闊的海景大街至少三分之一的寬度,旁邊有圍欄圍起,沿著樹身旋轉而上的木梯雖然看起來陳舊,卻泛著紅棕的光澤,看來當初就是用上相當好的木頭來建造的。

看到這樹安理就想起來了。以前曾經聽同學聊到過,在海的對岸的港口城市,有個非常有名的樹上酒館名叫歐提卡。已經擁有非常久遠的歷史的歐提卡似乎在港口城市出現之前就在了,是什麼時候開業的、已經開了多久時間,實在不可考。

「安理還楞著幹什麼?」

帕斯蘭已經咚咚咚地爬上階梯,見兒子沒跟上來,他回頭催促,「快點上來啊~肚子餓死了!」

「是、是。您小心點不要跌倒了…」

安理苦笑著跟著爬上沿著大樹搭建的旋轉樓梯。由於正值晚餐時間,上去下來的人都很多,他得不時看好帕斯蘭別從梯子邊邊往外頭掉。這個任務讓安理覺得自己好像死了很多次,尤其是那小小的身軀半個騰空在外頭的時候,他就很想抱怨為什麼樹底下沒結張網子。

「您好~啊?小朋友?」

有著紅捲短髮的女侍看到帕斯蘭從梯子下方探出頭來,疑惑的發出小聲的驚呼。魔導師踏上門前的平台,對著女侍微笑。安理隨即從後方跟上,對女侍點點頭,道:「兩名。」

「唔,好,這邊請。」

雖然一開始是有點驚訝,但是她馬上就恢復了招待客人的微笑,並朝裡面喊著:「弄兩個位置出來!」

「要來的是巨魔就沒辦法啦蒂卡!」渾厚的男聲從裡面傳出,被稱呼作蒂卡的少女吼道:「放心啦!兩個加起來都沒你寬!」對裡頭喊完之後,她對帕斯蘭及安理做出了『請進』的手勢。

對女侍點頭致意後,帕斯蘭踏上歐提卡店內斑駁的木頭地板。裡頭就像是任何一個酒館一樣吵雜,食物與酒的味道充斥在空氣中,散發暖暖明亮光芒的水晶掛在頭頂的橫樑上;大漢們聲如洪鐘的大笑著將麥酒杯撞得鏗鏘響,談笑聲不絕於耳。

「您好!剛才兩位的客人吧?請到這邊!」

接待的男侍讓安理瞪大了眼睛。

非常高大的傢伙,的確是他跟帕斯蘭加起來都沒他寬,肩膀上的肌肉線條分明,像小山似的堆疊。爽朗的笑容看起來還有點憨,他引著兩人走過重重人牆,在角落一張小圓桌停下。

「抱歉,這種時候很擠,兩位應該擠的下這個位置吧?」

露出帶著歉意的笑容,他看著安理。

「凱拉莫──三位!」

「擠不下了啦!」男侍朝門外喊。

見帕斯蘭已經毫不在意的跳上椅子,安理也沒什麼好特別抗議的,他點點頭坐了下來,凱拉莫似乎鬆了口氣,問了下兩人要點什麼。

「我們是旅人,第一次來,有什麼有名的菜嗎?」安理道。雖然是被神官推薦而來,但他除了辣馬鈴薯這玩意以外還真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好吃。

「哦!這裡的麥酒是頂尖的啦!當然最有名的還是歐提卡老爹的辣馬鈴薯。今天港口進了不錯的貨,也有烤魚排,用各種香料跟胡椒料理的,會有點辣,小朋友敢吃嗎?」凱拉莫望著帕斯蘭。

「沒問題。」魔導師點點頭。雖然也很想嚐嚐麥酒,但是他這種連十六歲都不到的外表,點酒實在奇怪。

「那就各嚐一點吧。」安理對他道,「一份辣馬鈴薯,兩份魚排,一杯麥酒,一杯牛奶。」

「為什麼是牛奶!?」

帕斯蘭馬上抗議了。即使自己現在看起來像個奶娃也不該這樣對他啊!好歹來個葡萄酒嘛!

「父…」差點咬到舌頭,安理急忙改口,「大人,您今天不是還有事要做?」他暗指還放在研究室的魔法圖。

「那個當然是明天啦!」

「唔~。」望著帕斯蘭生氣的臉,凱拉莫想了想,道,「今天似乎沒進牛奶。這樣吧,奶酒怎麼樣?不會喝醉啦,也很好喝喔!」

「奶酒?」帕斯蘭完全沒聽過這玩意,安理也疑惑的望著男侍。後者解釋這是由鮮奶油與威士忌調成的酒類,甜的,在女士間很受歡迎。

「沒喝過…」帕斯蘭低頭想了下,「好,那我要奶酒。」

甜酒啊…安理心中盤算著。應該不至於會喝醉吧。

侍者答應了之後就往櫃臺走去了,期間還繞到好幾桌去收了酒杯,看起來似乎跟客人們都很熟,還差點被灌麥酒。

「總覺得好像比我們之前去的酒館都還要吵。」安理望著店內的人群。

「很熱鬧啊,王都的就沒這麼熱鬧,去喝酒的也都是些騎兵。」帕斯蘭有趣地看著吵嚷的人群。有人離開了,又有新的客人走進來,店裡始終維持著幾乎客滿的情況。

安理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一直盯著帕斯蘭看,看到後者因為那一直鎖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而不自在的回望他:「幹、幹什麼…」

安理搖搖頭,但是依舊沒有把視線移開。

帕斯蘭被看得莫名其妙,他歪著頭疑惑的道:「…我臉上有東西嗎?」

「沒有。」

「那幹嘛一直看我。」

「因為看別的地方也一樣。」

「…不懂。」他覺得自己都快給那雙眼睛盯出洞來了。

「我的視界,一直都是被您佔滿的,所以看別的地方也一樣。」

說著,安理微微的笑了。

帕斯蘭從沒看過這冷漠的孩子露出如此溫柔的笑臉,一瞬間腦中像是什麼東西炸開鍋一樣的空白一片,臉上的熱意也燒燙了耳垂。

這、這、

「犯…你犯規…安理…」

帕斯蘭掩住自己的臉,想藉著遮掩視線來平息忽然狂亂起來的心跳;但是安理拉下他的雙手,直直的望著魔導師映著鵝黃燈光的澄澈眼睛;騎士開口,無聲的說了三個字。

我愛你。

然後、重複一次。

我愛你。

老得不能在老卻總不退流行的這句話,從安理口中說出來,不知道為什麼讓帕斯蘭覺得有種極端色情的意味。

大概是因為這孩子從沒露出過這種性格吧…?跟平常的淡漠不一樣的時候,把對自己的情感表現出來的時候,還有這種犯規的時候,總會讓他不小心想起那個晚上──

安理像是另一個人一樣的邪氣微笑,薄唇吐出的命令、氣息…

「好了、好了好了好了!你故意的嗎!」

壓低聲音吼著,可以的話,帕斯蘭現在只想要鑽到桌子底下去。

自己平常明明就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講肉麻話,安理不過一句我愛你而已,為什麼就能讓他羞到想要鑽個洞躲起來!?都快不知道要害羞還是要生氣還是要高興了!

看著帕斯蘭的反應,安理覺得很有趣。一直以來都是他被帕斯蘭無意間的什麼動作給玩得欲哭無淚神魂顛倒,現在稍微反過來作弄他一下應該不為過吧?

「久等了──!」

厚底啤酒杯放在木桌上發出厚實的鏗聲,帕斯蘭抬頭就看見笑得爽朗的服務生手上端著菜過來了。

看見安理馬上收起剛才的微笑換上平時的表情,帕斯蘭更能肯定他是故意的。好在侍者上菜無意間順便解救了自己,不然不知道還要被這狡猾的小子給玩多久──魔導師這樣想著,心底泛起些許裹著大量糖蜜的不滿。

可惡,今天晚上一定要玩到他叫不敢…

…不對,自己現在這種五短身材有辦法嗎…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