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26  86  85  84  83  82  8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尾聲
「……好痛。」
醒來第一句話就是這個聽起來很窩囊,但胸口的確是痛死了。我掙扎著坐起來,這才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而我剛剛正躺在這房間唯一的床上。床邊有張小几,加百列就放在上頭,一閃一閃的光芒表示它正在待命中。
我怎麼會在這裡?我給天柱插了一箭,然後還聽他講了一堆有的沒的──諸如什麼加百列裡面有副祭司權能之類的、聽起來非常不可思議的話。

 還有什麼『黑星』……讓人好在意的名詞,但我卻覺得非常陌生。
門鎖轉動的聲音傳來。我很自然的將目光轉向門口,阿燈火紅的腦袋探了進來。
「呦!栗栗!你醒啦!」
鳥人輕手輕腳的將門關上,然後三兩步走到我床前,「還會痛嗎?」
「有一點……嗚啊!」
我低頭看著被包裹起來的胸口,輕輕試著戳了一下,然後自己痛到捲成一團。
「你幹嘛啊!笨啊!幹嘛自己去碰嘛……」
阿燈連忙扶著我躺下去,我雖然痛的齜牙咧嘴,但還沒忘記最在意的那件事。
「阿燈,現在斷流怎麼樣了?」
「早就好了!前天晚上就忽然好囉,你睡了兩天啦。」阿燈拉了張椅子在床邊坐下,「到是你,快把人給嚇死啦。忽然間胸口就開了個洞還一直流血,是魔王抱著你直接瞬間出現在醫院門口的耶。不過我都沒看到啦,是蜜塔波說的。」
「……」
我低頭看著因為剛剛手賤戳了一下於是又稍微滲出血來的傷口。天柱的傑作嘛,不過他都說要放我回來了,就不能順手把傷治好嗎?真是小心眼的軸耶。
兩聲禮貌性的叩門聲傳進我耳中,下一秒門就打開了。出現在門口的是魔王,他拎著一籃水果,輕輕地把門給帶上。
「醒啦,栗栗。」
「是啊。傷口還是會痛。」我點點頭。
「你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
「因為剛剛阿燈問過了。」
三人大笑起來,我一笑又扯到胸口的傷,痛的齜牙咧嘴的又倒了下去。魔王跟阿燈七手八腳的把棉被拉到我脖子蓋好,叫我多休息不要說話,然後魔王也拉了把椅子,在另一邊坐下來。
「魔王、那個……」
我想問他詳細的情況,但忽然想到那是不可以說的內容,於是問到一半又忽然噤聲。阿燈疑惑的看看我再看看魔王,像是瞭解了什麼似的笑了起來。
「我先出去一下,你們慢慢聊~」
鳥人果然非常善於觀察情況,用某個語言的俗話來說,就是個「很會讀空氣」的孩子。在確定阿燈走出門之後,我才轉頭看著魔王:「蜜塔波跟法蘭怎麼樣了?我好像給天柱射了一箭……」
「是啊。」魔王點點頭。「那時候我跟法蘭原本要衝上去,但是卻被天柱威嚇──它在我們面前釘下一排光柵欄,擺明了就是不讓我們過去。蜜塔波的祈禱也因為天柱發怒而中斷了,就在大家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天柱卻忽然……自己就變成金色了。用比剛剛祈禱時還要快的速度、唰──的整棵樹都恢復成金色。你真該看看那時候法蘭和蜜塔波的表情。」
「那表示之後就修復了嘛……」
想到這我就想起天柱說的那句話──『雙祭司傳統並未改變的原因,是因為在蜜琪諾公主死亡時,我就將權能轉到令一位皇室成員身上了』……
也就是說還有另一個皇室成員在自己可能不知道的情況下擁有副祭司權能囉。真是的,那傢伙到底是誰快給我出來呀,搞的大家烏煙瘴氣的。
「是啊。精靈議會馬上發佈斷流解除的消息,並且加派人手幫忙回國的旅客,以及處理在這段時間內損失的資源運輸等等事情。斷流的傷口不是這麼簡單就能撫平,但接下來都沒有我們的事情了。」
魔王笑了笑,摸摸我的頭,「辛苦你了。」
「……說到這,我有機會一定要把鴉給宰了……」
一想到那個錯誤我就咬牙切齒的想把那隻鳥給煮來吃。沒問題個鬼!居然還真的給我測試版!氣死我了,害我一條小命差點就給賠上了!
「鴉?」
「沒事沒事,我一個朋友,就是他給我那程式的。」
「……這樣啊。」
魔王的眼神忽然間變得有點奇怪,但就在我想要開口問的時候,他就又恢復了以往的神情,甚至還有點困擾。
「唉,不過雖然說『之後就沒有我們的事了』,但實際上還是有受到點懲罰呢。唉,畢竟也是我跟言的失誤,才會引起這一連串的事件……」
「懲、懲罰?」
雖然知道這是當然的,但聽見這兩個字的時候,我還是擔心了一下。
「間壁狹縫的進出申請變得很麻煩,而且……我們的經費一口氣被砍掉三分之二呢。」
魔王搔搔頭,露出『哈哈哈真糟糕呢』的表情。
「也砍太多了吧!」
我震驚的從床上彈起來,但馬上又因為傷口痛到不行而捲回被子裡。
「你別亂動啊,這樣扯下去永遠都不會好的,把縫線扯掉又要重新縫一次啦……」
魔王連忙告誡我。我痛的臉色發白,全身力氣都沒了。這下真的只能乖乖躺著了。
「跟斷流的損失比起來,我們那三分之二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啊。還算是挺划算的啦。」
「言那邊也被砍了啊……」
我想到那頭金龍,好一陣子沒看到他了,應該也因為幻之海球跟斷流忙得亂七八糟吧。
「而且不只這樣,法蘭皇子的俸錄也砍了,全都拿去補斷流的漏洞啦,哈哈哈。」
「這不是笑的時候吧……」
雖然嘴裡這樣說,但我也忍不住在不扯到傷口的程度下,輕輕笑起來。
 
經過了一個禮拜,我像沒事人一樣的去上課了。託精靈界進步醫術的福,我胸口的傷好得很快,現在幾乎連個疤都沒留下來。蜜塔波也正常的來上課了,少女看起來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但我們都有共同的秘密,而這秘密無法對人說出口;光是這點,不知為何就讓我有種跟這精靈公主更加親近的錯覺。
 
「可惡,明明知道我住院,那死老頭卻還是不肯延報告時間!讓一個傷口剛好的人熬夜是對的嗎!是對的嗎!我一定要跟學校投訴!投訴投訴投訴……」
拎著晚餐從學校外面走回宿舍,我一邊走一邊苦惱著之前高級魔力與科技應用論的作業該怎麼寫,一邊在寬闊的階梯上疾走著。
「這不是羅栗嗎。」
「?」
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疑惑的抬起頭,看見法蘭跟言向我走來。我朝他們點點頭,雖然關係已經沒有以前那樣緊繃了,但離能夠閒話家常的交情,可能還是有點距離。
「傷口好了吧?」龍上上下下審視著我,「看起來很不錯,說的也是,看見過我的真身的人,是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被打倒的。」
「感謝你的關心啦,我已經沒事了。」
沒想到我受傷的事竟然也傳到他耳中了……不過似乎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蜜塔波一定會跟他說的嘛,只是不知道用什麼理由去解釋我為何會在那種地方受傷就是了。
「對了,法蘭,你不是要拿東西給羅栗嗎?這樣也不用去宿舍找他了,就直接給他吧。」
「!」
龍回頭這樣對站在自己身後的皇子說,法蘭聞言嚇了一跳,那稍微彈了一下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像受驚的貓。我疑惑的看著皇子,皇子脹紅著臉看了我很久,然後終於把左手往前伸,遞給我一個盒子。
「聽、聽說你喜歡吃……甜食。」
在說這句話時他完全不敢看我,眼神一直往旁邊飄,不知道是在跟空氣說話還是在跟我說話;我訥訥地接過那盒子,一時間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法蘭幹嘛拿這個給我?
「這是我請、請宮廷甜點師做的、我我我是在想也許你會、想吃吃看皇家御用的師傅做的點心……」
天啊,這種這麼單純的彆扭個性,我已經好久沒看到了──終於意識到他是在給我禮物的時候,我不禁噗嗤的笑了出來。
「笑笑笑什麼!」
法蘭躲到言身後,龍嘆了口氣,然後用長髮模樣的尾巴捲住精靈少年的腰,把他拎出來放到旁邊。
「言、言大人!」
皇子嚇了一跳,在想要掙扎時就被放了下來。
「好好的把話說完。」
他拍拍法蘭的肩膀,少年這才正眼望著我,哽了半晌才冒出一句:「……各方面都謝謝你。」
「沒、沒什麼啦……」
看到法蘭這樣連我都跟著臉紅了,我哈哈乾笑著搔搔臉頰,然後跟兩人揮揮手,「不好意思啦,我要先回去趕報告了,謝謝你的蛋糕!我就不客氣的拿來當宵夜啦!」
「下次見。」
龍對我微笑,我點點頭,也回了一句:「下次見。」
 
「啊──好煩喔!」
我往後靠在椅子上。螢幕上面是球狀的魔法機械設計概念圖,畫到一半,還有一些細項沒有處理。
「小聲點,栗栗,現在都幾點啦。」
阿燈掛在吊床上看他的書,頭也沒回。
「很煩嘛!我不要交作業不要交作業啦!」
「乖、乖,反正你就算這樣說,明天早上還是會趕出來嘛。OK,我要先睡啦,你繼續~」
打了個大大的呵欠,鳥人伸手將書放在床下的矮几上,然後在吊床上翻了個身,隨手關了他那邊的燈,「晚安啦,栗栗。」
「晚安。」
我嘴裡咬著今天法蘭給的點心。那是一盒條狀的餅乾,不愧是皇家御用廚師做的,好吃到我舌頭都要融化了。明明就是單純的花糖做成的東西為什麼能那麼好吃!皇家點心師都有魔法!
「暫時不想看這畫面了……」
我自言自語著將設計程式拉到底下去,然後隨意地開啟檔案。描到桌面上那個存檔時,我猶豫了下,點了兩下把它打開來。
那是蜜琪諾的立體投影檔。金髮公主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閉著眼睛,長髮微微飄動,像是浮在水中似的。我盯著看了好一會,笑了笑,然後把檔案丟到垃圾桶刪掉。
好好的休息吧,蜜琪諾公主。應該不會再打擾你的長眠了。
當時掃瞄法蘭耳環的那個辨識檔還在。我想到這耳環曾經掉落到幻之海裡頭去過,忽然起了好奇心,打開了魔力分析的程式,然後把那個掃瞄檔丟到裡頭去。搞不好能找出什麼有趣的東西也不一定,法蘭跟言似乎還找不出這耳環能聚集幻之海水的裡由,如果用電腦跑跑分析的話……
結果很快就出來了。耳環上面的確有魔法,但就像之前法蘭說的一樣,那是他下的回歸魔法;然後就是我的,反解式的部份。
「……這是?」
我忽然在最底下看見一條破碎的資訊。那條訊息很奇怪,看起來有點像亂碼,但是這程式理論上不會出現亂碼的。我仔細的辨認,發現那正是被我的反解式反循環掉的魔法式剩下的殘渣。
「應該是那耳環本身的魔法式吧……」
仔細看了看,我沒有再發現其他的線索。算了,如果龍跟皇子那種專家都找不出原因,憑什麼我就找的到原因呀。我訕笑了下自己的白癡,搖搖頭關掉程式──
嗯?
在我關掉的瞬間,分析機好像又跑出了一條訊息來,而那條訊息我好像很熟悉。是關於那個殘留的魔法式的?
我連忙再把程式重新打開,又等了十分鐘,卻什麼都沒發生。為了等那資訊出來,我還乖乖的把他放置在底下先去做我的作業,想說看放久一點能不能等到那條奇怪的分析。結果我連五千字的報告都寫完還印出來了,程式卻依舊一動也不動。
……算了。我伸伸懶腰,關掉所有的程式,然後把電腦關機,將報告放在桌上,準備去洗臉刷牙睡覺去。
應該是程式錯誤或是亂跳到其他的分析去了吧……我一邊刷牙一邊想著。不然這無法解釋我的看到的東西。
應該是亂跳沒錯。
──不然那破碎的魔法式分析裡,怎麼會出現『那個人』的波動呢……
 
 
魔法師留學日記‧全文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奇
恩.... 我果然很喜歡栗栗他們 (茶 ((這啥鬼結論?
相處時間雖然短 可是 我會繼續回憶你們的 (揮手帕 (你是要跟誰分離阿..
而...第一級都結束了,為何留下一個很吊胃口的結局阿OAQ..((打滾
ps:冒昧問一下,請問...這有打算會打後續嗎...?
2011.07.13(Wed)00:01
無題 by 重花
這其實是一個大長篇裡面的第一集....預定啦。
這本小說的魅力其實都在最後面幾集,但沒寫出來都是假的XD。
行有餘力會修,主要是看能不能出吧…
2011.07.13(Wed)00:03
無題 by 小姿
沒有了~~~~那之後該怎麼辦>"<
重花大大~~~期待你的下一篇>"<
2011.07.13(Wed)19:3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