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41  40  39  38  37  36  35  34  33  32  3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五集,雲頂天宮一開始的部分衍生
※我家的悶哥很熱情(?)
※考慮太多就做不下去所以請不要挑我毛病,我只是想開葷(咦

莫名的在意。

吳邪轉頭望望走在自己身後的悶油瓶,後者抬頭正好對上小三爺那雙怨懟中還帶著些許認命的眸,在張起靈來得及疑惑之前,吳邪頭一撇,望著面前遮住大片雪景的胖子的的背影,一腳高一腳低的繼續前進。

爬雪山除了注意腳下外,就是跟緊前頭的人,真要說起來,是件無聊的活。更何況風雪紛飛,開口馬上就是寒氣凍人,連聊天的力氣都省了。雖然得吃力地迎著寒風往上爬,但因為沒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其實到也是個思考的好時間──如果腦子還有力氣轉的話。所以即便吳邪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踩著鬆軟雪地的腳每爬一步就發著連自己都覺得很沒用的顫,卻也無法阻止腦中不時冒出的,很多無關緊要的念頭。

除了三叔現在人到底在哪、除了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雲頂天宮、更近的,更近的,就是…


身後那幾乎不開口的悶油瓶子、渾身謎團的張起靈。

見面也沒多少次,真要算起來他們不過一起下了一個魯王墓一個海斗,然後自己就被那可以說是冒牌貨的童年玩伴給拐到了毛的要命的秦嶺,還差點成了燭龍的點心。而現下、再見面時,他們正在爬長白山。

 

不能否認自己在火車臥舖看見悶油瓶時,那心臟一瞬間劇烈的鼓動,讓他差點以為自己這一向沒什麼大問題的身體是不是忽然得了個急性心肌耿塞什麼的…並不只是因為對自己而言,悶油瓶算是倒斗的老伙伴了;也並不只是因為,有這什麼都會的傢伙在,自己只要乖乖躲他後頭就好。

無法阻止這名字充斥在腦中的那契機,是那雙黑色的眸子──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在眼神對上的瞬間,燃起了一瞬即逝的火花。

 

──莫名其妙!

想到這,要不是在爬山,吳邪想到這還真想抬手巴自己一掌。寒風凜凜的情況下他竟然能想到臉紅,熱燙對上冷風更加刺骨,再加上人在高山空氣稀薄,瞬間暈眩讓他恍神了不到半秒,但就在這短暫的分神,他腳下猛地一滑──

糟!!

跳到喉嚨口的心臟硬生生給塞了回去。心裡那聲不好都還沒喊完呢,他就給一雙有力的手給扯住了。

「小心點。」

悶油瓶的聲音跟他的人一樣淡漠,隨手抓住他讓他穩住身形後,隨即輕輕推了一下,讓他繼續往前走,別落下了。

吳邪望了他一眼,瞬間不知道該不該說聲謝謝。隔著防雪地反光的風鏡,他實在看不清悶油瓶臉上的表情。咬咬牙決定總而言之先撐過這段路再說,他悶著頭繼續跟上胖子。

但腦子裡,卻再也停不下張起靈的身形面貌。

 

 

終於在雪地上紮了營。知道至少今天的旅程已經告一段落,心情輕鬆下來後,似乎疲累也減輕了些許。胖子說要去找溫泉,順子說能看冰葬處,他都還有心情跟。

最疑惑的是,那悶油瓶竟然也跟著他們一起去了。明明是沒有必要的路、以這傢伙停下來就是睡的個性,大可待在營地跟陳皮阿四那死老頭在一起的,卻跟著他們來了。冰葬的山谷有著陰森卻壯觀的景色,他卻瞄了一眼後便無心繼續細看,眼神時不時地飄向身旁的悶油瓶。

「…怎麼?」

後者不知何時發現了他的眼神,淡淡的吐出兩個字的詢問。

沒心思注意這種現象出現在一向對萬事都很冷漠的悶油瓶子身上是不是正常,吳邪只覺得自己像個作弊被老師抓到的學生,他馬上把眼神移開,移到冰谷裡移到雪地上哪都好,就是不想再望著那對沈黑的眸。

「沒、沒事。」

心虛至極的小生嘟囔。

自己這一路到底是怎麼了?像個青春期的女高中生似的!

小三爺在心裡罵了自己不下千遍,但在順子領著大家在雪山上四處轉悠尋找溫泉時,眼睛卻很老實的、繼續望著張起靈。

為什麼眼神離不開他?吳邪思考著。

除了那莫名的情愫外,他發現自己竟然有點害怕。這傢伙一向來無影去無蹤,連在古墓裡都能瞬間消失,會不會自己要是眼神移開,下一秒,他就隨著雪片冰霧一起不見在這茫茫長白山上?

想到這就沒來得心頭一緊。

不知道從哪裡來,也不知道之後要去哪,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在尋找些什麼;但要問他在找什麼,這傢伙抵死不講,閉嘴了事。怕是,連他自己都不清楚。

只能跟這雪片一樣,冷漠又無根的四處飄零。

 

「溫泉!前面有溫泉!」

胖子的歡呼打斷了吳邪的思緒,前方雪地中出現一個冒著裊裊白煙的,小小的溫泉。小得不得了,淺淺的一個,底下黃色的硫磺都能看見,要讓他們下去泡跟本是沒可能的事。不過能在雪山裡找到溫泉,就已經是菩薩保佑了,凍的嘴唇發紫的幾個人興奮的全都往那溫泉跑了過去。

小心的跪在溫泉旁滑溜的冰雪上頭,吳邪脫下手套,迫不及待的將手放進泉水裡頭。冰冷的指尖埋進溫熱泉水的瞬間,除了爬升的暖意外還有些許刺痛,吳邪舒服的輕嘆一聲,然後掬起泉水洗了把臉。

「真他娘的舒服!還好有找到這溫泉,不然真悶了。」

胖子也在一邊坐了下來,望著溫泉的樣子簡直想要整頭栽進裡面去。吳邪哈哈的笑了幾聲,陰影籠罩下來時,他才發現悶油瓶也在他旁邊蹲了下來。

一時不知道怎麼搭話的吳邪望著悶油瓶跟大家一樣掬了熱水洗手洗臉,那張沒什麼表情的面孔上露出了不意察覺的一絲放鬆。

「溫泉很不錯吧,小哥。」

沒什麼話好講,只能隨口擠出這句來。這話笨到剛講完吳邪就想打自己巴掌,但悶油瓶還是那張冷臉,沒給他什麼回應,只是自顧自的站到一邊去休息。

熱臉貼了冷屁股,吳邪卻沒有不悅的感覺。一來是這早事習慣的事了,而來是,要是悶油瓶回他個什麼話,他可不能保證自己那最近只要遇到他就不大好使的腦袋,還能想得出話接下去。

依依不捨的離開美好的溫泉,一群人回到營地,開始準備晚餐、休息、一時間鬧烘烘的,有種光是人聲就能把雪山寒氣吹走的錯覺。

吳邪窩在帳棚一角,這種時候他這種沒什麼經驗的最好別去亂,連幫忙都不用,免得等下自己一個笨手笨腳搞出更多麻煩。雖然這種想法實在是很不中用,但生手還是鼻子摸摸,乖乖待著好。

一碗掛麵熱呼呼下肚之後人就犯睏。決定完輪值的班表之後,一群明天還要跟雪山搏鬥的盜墓者早早裹著毛毯睡袋,就睡下了。悶油瓶躺在吳邪旁邊,一如往常的,一躺下閉上眼很快的就發出了均勻細微的呼吸聲。

到哪都能這麼快睡…吳邪心想。一路上匆匆忙忙,此時躺下,他才發現自己沒什麼機會細看悶油瓶的臉。以男人來說相當細緻俊俏的一張臉龐,看起來也只比自己大上個幾歲,不說跟本不可能想到,這裡頭裝著一個不知活了多久了靈魂。

張起靈,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身上的秘密,我是否能有摸透的一天?

一點點也好,如果能更接近…

吳邪想著,不自覺地朝著悶油瓶的方向稍微靠過去,然後閉上眼睛。

 

***********************************************************

跟順子聊過天之後吳邪再回到帳棚裡睡下。轟隆鼾聲依舊,他半睡半醒不知道躺了多久,忽然被誰搖了幾下。睜開還有點迷濛的眼睛,對上那黑色眸子的瞬間,吳邪瞬間就清醒了。

做什麼?這天還沒怎麼亮的時候?發生什麼事了嗎?

 

有鑑於這傢伙平常不主動行動、一有動靜肯定出事的前例,吳邪差點就要伸手搖醒睡在隔壁的胖子。但悶油瓶抓住他搖搖頭,然後做了個眼神要他衣服穿好跟自己出去。

悶油瓶反常的舉動讓吳邪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完全不明所以,但還是輕手輕腳的穿好厚重的雪衣,不驚醒任何人的跟了出去。

第三班輪值的是潘子,他見吳邪也從帳棚裡鑽了出來,疑惑的道:「小三爺,不多睡點?明天還要趕路呢。」

吳邪被這一問瞬間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求救似地望著把自己找出來的悶油瓶,後者淡淡的道:「生理需求。」

還沒等潘子搞清楚生理需求為什麼要兩個人一起去,悶油瓶已經往前走了。吳邪連忙轉頭跟潘子說沒關係待會就會回來,也沒來得及理會潘子帶著很多疑問的表情,就迅速地跟在悶油瓶身後走進了黎明前的雪山。

 

事後想起來,吳邪覺得自己真是鬼迷了心竅。他居然在這種有可能一去不回的地方,跟個不熟雪山的人,在只有微光的情況下一起走進雪地裡…

雖說沒什麼風,但溫度依舊低得叫人直打顫,剛從被窩裡面出來更是冷的要命。前方的悶油瓶無論他怎麼問都不說話,吳邪不滿的踩著雪地,想著沒事把人叫出來又不說話到底這位大爺是想幹什麼,心裡還在抱怨時,就看見前方的悶油瓶身影一閃,不見了。

吳邪一瞬間覺得心臟要停了。原本就很涼的四肢更像是有股寒氣鑽進去般的涼得透徹。

不對、這種地方、怎麼可能…他深呼吸兩下,定神後才發現悶油瓶是拐進了一個藏在石縫後頭的小道。後者在那裡停下望著他,等他跟過來。

沒有細想為什麼會冒出條路來,吳邪三步並兩步跑過去踉蹌得幾乎要跌倒,在到達悶油瓶身邊後,他發暈的腦袋什麼都沒想,就反射性的伸手抓住悶油瓶的雪衣下擺。

時間彷彿靜止。原本要往前走的悶油瓶望著那隻抓著自己衣服的手,微挑起眉,看不出示疑惑或是不悅。吳邪被那雙黑眸一看,腦中瞬間閃過這個蠢動作的千百種解釋,但是卻擠出了最笨、但也最真實的那個。

「不、不要、」他咬著牙,低溫凍得他直打哆嗦,「在我面前、消失。」

瞬間兩人無語。

這答案似乎出乎悶油瓶的意料。他跟那抓著自己一臉無辜似乎還有些泫然欲泣的青年對望了幾秒,然後露出了後者從沒看過的表情──

一抹無可奈何,寵溺萬分,但又有點哀傷的淺笑。

吳邪瞪大眼睛,看呆了。但那表情只在悶油瓶臉上出現了不到一秒,青年馬上又換回了那付冷漠的撲克臉。轉身繼續往前走,不知道是不是為了不甩掉那隻抓著自己的手,吳邪可以感覺到,他腳步放得比之前要慢。

小三爺紅著臉,像怕走失的孩子抓著母親的衣擺,一步一步跟著。明明覺得丟臉的要命、卻無論如何不想放開。

萬一放開了他就不見了呢?

萬一、自己被這傢伙丟下?

萬一不見了之後、再也不出現呢…?

這些不安的思緒即使在他抓著悶油瓶衣服時也都不時冒出來,他無法控制。在恍神的當下,不知走了多久,迎面一陣硫磺味道跟熱氣撲來。悶油瓶停下腳步回頭看他,吳邪這才發現他們走到了一個隱蔽的溫泉處。這泉眼比之前他們找到的還要大,靠過去看,大約到腰部的深度,直徑夠大,坐下去搞不好都能泡到頸子,而且至少可以讓兩個人下去泡沒有問題。

「喔、喔喔…!」

感動得只能發出無意義的聲音,所有不安暫時被拋到腦後,吳邪望著這冒著水蒸氣的溫泉,再看看悶油瓶,後者點點頭,道:「走回營地時,猜想這裡面可能有。」

猜想有你也不講!

吳邪心裡吐槽的要死,但卻忙不迭地找了塊石頭迅速的把衣服拖了之後跳進泉裡。什麼都不重要泡溫泉最重要,一踏下去他還差點給底下濕滑的石頭給滑了一跤,要不是悶油瓶眼明手快拉住他的手臂,怕就要丟臉的嗆水了。

「謝、謝謝…」

不知道該不該抽回手的時候,悶油瓶就放開了他。吳邪調了個好姿勢整個人窩在泉裡,暖意瞬間傳遍全身。

啊、真是該死的、天堂…

在他閉上眼睛享受溫泉時,旁邊傳來了衣物摩擦的悉簌聲,然後是自己旁邊的噗通水聲。

轉頭就望見悶油瓶跟他一樣下了水,吳邪還楞想了下這傢伙也會想泡溫泉啊,隨後馬上覺得自己白癡,人家也是人啊。

應該算吧。

兩人窩在溫泉裡默默無語,吳邪望著天上明燦的星斗,心裡直想著是不是該找些什麼話題,不然這種莫名的沈默真讓人無比心焦。

話題、話…

「那、那個,小哥。」

「…」

「你跟著來這趟,有什麼…目的嗎?」

雖知道問了也是白問,但有話說總比沒話說好。

悶油瓶望了他一眼,然後開口:「這是你一直盯著我的原因嗎?」

咦?

咦咦?

吳邪一瞬間腦內轟的一聲炸開名為羞恥的爆彈,他張大嘴不知該如何回應。

一直?

說、說的也是,好像真的…

等一下,真的是一直嗎?一直看著他嗎?

悶油瓶見他那痴呆的樣子,嘆了口氣,靠到他身邊。面對面距離很近,雖然天色尚未明朗,但仍看得出小三爺臉都紅到耳根去了。

絕不只是溫泉的關係。

「不要讓我有期待。」

吳邪在他眼裡看見滿滿的惆悵、哀傷與…那種情緒,該算是絕望嗎?

為什麼?

期待?什麼?

「那也未嘗不是件好事…不是嗎?」

吳邪訥訥的回應。

總是這麼冷漠、這麼孤獨的一個人,如果能讓他對什麼東西產生些什麼「期待」──雖說自己不太懂他到底想表達什麼啦,不過,那樣的話,會讓他覺得,這悶油瓶…更像「人」一點。

不這麼飄零、不這麼不確定、像「人」一樣,有想要的東西、有在意的東西…

那很不錯啊。

「吳邪。你知道你在說些什麼嗎?」

不知為何變得有些惡狠狠的口氣,張起靈靠的更近了。

「我說了什…唔?」

話說到一半就硬生生給截斷,吳邪怎麼想破頭都想不到,這話題引來了讓他無法控制的後果。

比自己體溫稍低的唇堵了上來,舌劃過唇縫,一陣麻癢電流般傳到尾椎,吳邪打了個哆嗦、不知是本能還是被凍壞了腦袋,牙關微啟,舌頭才剛碰到對方的,這無言邀請馬上讓侵犯者進一步的登堂入室。

「嗯、呼…」

跟主人那驕傲的手指一樣靈活的舌頭在吳邪嘴裡四處探詢,不時纏上他的,吻亦發濃烈。

大概是因為這實在太過衝擊,直到因呼吸不順有點缺氧,吳邪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他、年方二十五的好青年吳邪、現在、在長白山脈的小聖峰、的雪地裡的某個隱蔽的溫泉裡,被這不苟言笑的悶油瓶…

吻了?

「小、嗯…」

想先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情況,但自己的力氣跟本推不開這光用兩根手指就能把古墓磚石給拔出來的怪物,而且悶油瓶執拗的超乎他想像,一直到吳邪覺得自己都快灘成一團爛泥了,嘴裡能被舔的地方都給嚴嚴實實舔過不只一遍,舌頭也開始微微發麻,悶油瓶才好不容易放開他的唇。

一時間吳邪除了喘氣以外全部無能。他發暈的腦袋混沌的試圖想要組合些有意義的問句,至少問清楚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最後卻也只能瞇著眼睛看面前無語的悶油瓶子。

「小哥…?」

要是吳邪清醒之後知道自己這聲叫喚有多溫軟,他大概會想要把自己給埋在雲頂天宮那原本關萬奴王的棺材裡,管他多髒,死都不出來。

「…你知道的,我的名字。」

悶油瓶──張起靈,整個人壓在吳邪上方。那句話聽起來像是懇求,又像是命令,吳邪像被蠱惑了似的開口,壓下最後不能碰觸的開關。

「張、起靈…」

 

****************************************

悶哥,溫泉都幫你挖好了,請賣力的做吧。(喂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少女P by NONAME
我…我果然看不懂~~~~!(哭著跑走)
2009.08.21(Fri)21:24
無題 by 123
寫的好喔!!
2010.10.04(Mon)14:44
無題 by 臉紅路人
寫得真好不過別停阿(羞
2011.05.08(Sun)18:2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