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36  35  34  33  32  31  30  29  28  27  25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家的曲識是白癡兼天然黑。

我家的雙識也同樣是個白癡,而且是三兩句會被拐走(家族限定)的類型。

閃光、笨蛋情侶、砂糖注意XD

*******************************************

因為很寂寞。

因為很痛苦。

因為不想一個人。

因為不想承受孤獨。

想要自己得不到的東西、

想要那對「人類」來說普通到再也無法更普通的東西、

想要自己無論如何伸長手都碰不到的東西。

 

所以我們聚在一起互相取暖互舔傷口彼此安慰,填補破敗的心靈、讓自己成為支柱,稱起這異端的一族。

 

由血連結在一起的家族。

 

そして

 

零崎

 

始めました。

 



「雙識さん、雙識、」

「嗯嗯?怎麼了怎麼了、唉呀,曲識君?」

半夜。

零崎曲識跌跌撞撞地爬上零崎雙識的床。

「雙識さん、…」

沒有回答兄長的問話,零崎曲識只是緊緊地抱住他,然後將頭埋在他的肩窩,沒有繼續說什麼。

零崎雙識/20歲。

零崎曲識/15歲。

成為了殺人鬼卻還沒有真正長大的年紀。特別是對零崎曲識而言。

「呣,做惡夢了嗎?」

被緊緊抱住到有點喘不過氣的零崎雙識試探的問著,然後將手輕輕地放上曲識的後腦杓。

在發抖呢、他想著。

「我、不要、一個人。」

少年清脆的聲音中還帶著點沙啞,像是要抓住什麼快要消失的東西一樣,零崎曲識緊緊抱住零崎家的長男。

「不要一個人。」

 

手上的血還溫熱。

旁邊躺著倒下的屍體。

 

都是認的出來的。父母、手足、師長、鄰居、同校同學、甚至剛剛擦肩而過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都是自己殺的。

 

但他害怕的並不是殺人這一點,不是有人死去這一點,而是在這空間中,沒有活著的人。

自己、是、

 

什麼?

 

血味與很多無以名狀的味道混合在一起。

 

零崎…

 

 

那、『零崎』呢?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零崎雙識笑著安撫他。擁著那還在發抖的身軀,手撫上的背還有些溫熱的濡濕感,是被嚇醒的冷汗嗎?

「你不會是一個人的。你已經成為零崎了不是嗎?我們就是為了這個而存在的。我就是、為了這個而存在的。」

 

因為想要家人、因為想要朋友、因為想要能跟身為殺人鬼的自己在一起的人,所以殺人鬼們集結成家族。

 

稱做零崎。

 

「會一直跟曲識君在一起的。」

「一直嗎。」

「嗯──在還沒被殺掉以前吧。」

 

身為殺人鬼什麼事都說不準的。

 

「那、死掉以後呢?」

抬起臉望著跟自己相差五歲的兄長,零崎曲識問,「還會在一起嗎?」

 

零崎雙識挑起眉毛。

這小子真是貪心呢。

 

「你這樣希望的話,那我就會在你身邊。」

少女漫畫好像都是這樣講的嘛?

這謊話,二十人目地獄說的很心虛。

死去的事情誰也不知道,但如果能讓人安心的話,即使是謊話那也是很好的。

 

「雙識さん,能保證嗎?」

「呃。」

沒想到這孩子會這樣回應,在零崎雙識還沒有想到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的那個呆滯的空檔,柔軟的唇就朝自己的壓了上來。

 

唔唔?

唔唔唔唔???

 

零崎雙識的腦筋一瞬間空白。

 

「這樣就發誓了。」

零崎曲識在唇離開之前,還輕輕的舔了一下──那麻癢抓回了自殺志願的神智,但是他依舊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能呆呆的望著眼前尚嫌稚氣的少年。

「雙識さん、不可以違背誓言喔。

說著,少年爬到兄長旁邊鑽進他的被窩,扯著他的衣角,調了個舒適的姿勢,過不久就沈沈睡去。

 

慢、慢著、

慢著。

這傢伙,就這樣睡了?

 

零崎雙識反應很慢的漲紅了臉,手指撫上自己的唇,剛剛被零崎曲識親過舔過的地方。

 

發誓、什、什麼跟什麼…

 

誓約之吻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的啊曲識君!!!!!!

哭笑不得的零崎雙識看著身邊的弟弟,外面的路燈光芒映在他臉上照出一片偏藍的慘白。

心裡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在鼓動。

從沒感覺過的鼓動。

 

「你這樣希望的話。」

雙識苦笑著也鑽進被窩。單人床塞上兩個人之後明顯的變得很小,即使曲識只是個15歲的少年,但畢竟還是個男孩子,這一躺佔去了不少位置。為了避免自己睡著睡著摔到床下,雙識只能朝弟弟緊靠過去。

 

「晚安,曲識君。」

 

這輩子除了殺人以外大概什麼都很少經歷的二十人目地獄/自殺志願,零崎雙識(20),第一次的親吻就給了同樣是零崎一賊的少年,零崎曲識(15)。

 

喜歡就是這麼一回事,但對殺人鬼來說,這種感覺陌生的讓人不知該如何是好。雙識也罷、曲識也罷,只能笨拙的緊靠著,在彼此的氣息中沈入難得平靜的睡夢中。

 

(從此血與血交換的羈絆、更加濃烈。)

*******************************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純情。

話說回來雖然我是雙識受,但還真想不到雙識滾床單的情景....||||||

也許哪天我開關打開了就會想到了....(何

啊啊我覺得好像聽到了自殺志願刀刃相合的聲音=////////////////=(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如。
哇/超帥的雙識大哥,原來是在右邊吶。
第一次看到零崎的同人我好高興XDD
人識也很帥對不?WWW
2010.06.11(Fri)22:34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