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40  39  38  37  36  35  34  33  32  31  3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越往上層,守衛也越來越多。制服的方法本身並不難,最難的是在人很多的情況下,一個一個的使之失去動力這件事。再加上普萊帝納不動手,僅偶爾施放法術支援,全部的守衛都要由安理一個人搞定,騎士打得越來越勉強。

「呼、呼…」

已經不知道是哪一層了。安理沒有細數,但是至少有十幾層了吧。

用劍支撐著身體,汗珠沿著他的鼻尖滴落在半透明的石磚上。

面前還有三個戰士。他們拿著長槍緩緩逼近,而安理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沒有繼續戰鬥下去的精力了。



這無止盡的戰鬥要打到什麼時候…?

說是下午能回去,但是現在、怕已經過了五六個鐘頭…

「!!」

沒有讓騎士休息的時間,槍尖在他分神時送到他眼前,安理狼狽地在千鈞一髮之際轉身閃過,再差一點點就要少一隻眼睛。

「當初日燼也是舉著巨劍面對夜邢的不死大軍。」

似乎是看出騎士的疲憊,普萊帝納忽然冒出這句話。神官唱著禱歌治癒他身上的傷口,然後幾簇巨大的冰劍從地上倏地冒出,稍微阻擋了戰士的去路。

「當初日燼神、有魔法之神做後盾…!」

平常一貫少言的安理不知道是因為煩躁還是累昏了頭,一邊勉強的格開攻擊,一邊說出平常不會出口的回應。

「找藉口是不行的哦,況且現在你也只剩下三隻要處理,跟日燼面對的百萬大軍不成正比呢。」

「…」

安理不想再搭理他,在閃躲攻擊的同時抓到欺近對方身邊的縫隙,抓著匕首用力在敵人額上一劃,守衛登時軟倒在地;然後巨劍一揮、後方原本想要攻擊的另一名戰士立即少了一條手臂、在瞬間停頓的同時、安理衝上去在他額上劃了一刀。

兩名守衛倒地。

很好、剩下一個──

騎士迅速地轉身尋找最後一名敵人的身影。但當他回過頭,拍著雙翼的守衛並不在他前一秒看見的那個地方。在騎士驚訝的同時、耳邊──後方、傳來了振翅聲。

太大意了──

「唔…!」

匡郎的金屬落地聲。

 

抓著匕首的手鬆開了。騎士側腹穿出的銀色槍尖閃著腥紅色的反光。

 

最後一名守衛從後方朝騎士刺出一槍、而他沒來得及閃過──

鮮血滴在地上。

糟糕。

劇痛蔓延整個半身,安理咬牙用力往後退,強迫自己靠近敵人,鮮血隨著穿出的長槍飛濺──然後,騎士用沾滿血污的手,用力往身後的守衛額上拍下。

鮮血模糊了真實的誓言、轉變成死亡的咒語讓守衛瞬間失去動力攤倒在地上。

敵人全數倒地。但是騎士已經無法再站起身來。

「嗚、哈啊…」

安理抓著槍尖跪倒,發抖的手握不住白色的大劍,由神官手中接過的劍沾染著腥紅血色掉落在地上。

父親…

安理腦中冒出帕斯蘭的樣貌。

不會因為這種該死的失誤、該死的委託、就死在這種地方吧?

安理不禁思考著。

「辛苦你了。」

普萊帝納站在他面前。騎士視線模糊的抬頭望著神官,驚訝的發現他露出微笑。

「就是這一層…我想要取得的東西,就在這裡。」

安理朝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原本空無一物的空間裡,不知何時出現了──

巨大的、金色的棺木。

「日燼沈睡的聖棺,果然是放在這種地方…」

普萊帝納望著那棺木緩緩道。他口氣中有著哀傷、不捨、還有一絲…愛憐。

非常非常詭異。安理不禁要這樣想著。普萊帝納的表情就像在看逝去愛人的棺廓,而他剛剛說、那是日燼的聖棺。

日燼?

日燼神?

日燼神沈睡、的聖棺?

跟本不可能的事情啊…他到底在說什麼…

在安理一團混亂時,普萊帝納蹲下身子,將手放在貫穿騎士腹側的銀槍上,喃喃念了些什麼──銀槍瞬間消失,而失去充當拴塞的槍桿的傷口立即湧出鮮血。

「嗚…!」

安理用力想壓住傷口,但是卻無法完全抑制鮮血流出的速度。

「神官…大人…!」

「放心。你不會死。」普萊帝納輕聲道,「在『天梯』上,不容許發生生命流逝的事情。」

「你、到底…」安理喘著,因為失血過多,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

「感謝你的幫忙,騎士。你的任務就到這裡了。安心的閉上眼睛吧。」

在安理失去意識的同時、眼前的普萊帝納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白金色的眩目。

 

「你再睜開眼睛的同時,就什麼都結束了。」

 

祈禱室。

「…!」

安理恍然回神,一時還不知道自己在哪。白色的牆面、白色的地磚、日燼的圖騰、明亮的、日燼的光芒。

是祈禱室…?

「怎麼了?」

不屬於自己的聲音傳入耳中,他朝著聲音來源望去,普萊帝納對他微笑。

「神官大人…?」

「是?」

安理原想問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但是想仔細回想的同時,卻發現自己居然只記得模糊片段。

剛剛、到底…?

無意碰觸到腰間,安理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把那柄白色大劍掛到腰上了。只有這個最真實,自己唯一能確定的,是他真的從神官手中接過了這柄不該出現在日燼神殿內的劍。

「差點忘了。」

普萊帝納想起什麼似的在袍子的口袋裡東翻西找。安理疑惑的看著他從內袋中翻出一樣物事。

那是一塊石片。看起來有點像是未經琢磨的礦石,在表面上有著奇妙的、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光彩。但由於不是魔法師,所以騎士無法感覺出那上面有沒有魔力,對他而言,這不過是塊有點奇怪的石頭而已。

「這是?」

「你的任務回禮。」

任務…!

安理一驚。

所以自己剛才真的…

但是、什麼都無法想起。在什麼畫面要躍出來的時候,就會硬生生地被截斷,彷彿是有人刻意地在他的記憶裡設了屏障一樣。

「請拿去吧。然後、務必、以之作為核石。」

不知道為什麼,普萊帝納特別強調了這句話。

安理呆了會,然後點點頭,從神官手中接過那塊石片。他抬頭望了望祈禱室頂上為了讓日燼光芒流洩進來而開的天窗,以日光來判斷,現在也頂多是下午四點。

下午茶的時間…他回想起神官說過的話。

 

「你該走了,我想卡薩諾特先生的魔法陣,也處裡的差不多了。」神官笑著道,「晚上如果想出去吃飯的話,在海景大街上,有間叫歐提卡的店,裡面的辣馬鈴薯很不錯喔。」

騎士沒有笨到聽不出普萊帝納在送客。他點點頭,簡單的道了聲謝,然後在神官的引領下走出日燼的神殿。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皇聿
意思是說日燼和普萊帝納有#情?
我想看安理和帕斯蘭的H啦~(歐)
2009.10.24(Sat)17:33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