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39  38  37  36  35  34  33  32  31  30  2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白色的羽翼拍動著發出震動空氣的聲響。

「唔!!」

安理迅速地往右邊滾開,他原本站的地方在他離開的瞬間轟地崩碎。騎士喘著氣,手中握著新取得的大劍,勉強再次站穩。

他眼前站著──不,該說是浮著──三個手持長槍的戰士。身上披著白金色的盔甲、背後有著白色的羽翼,手持純銀長槍的戰士。他們沒有表情地將槍尖再次指向騎士,鼓動雙翼朝安理飛衝過來──

「!」安理揮劍檔下攻擊,抓緊動作交換的瞬間壓低身子、迅速地欺進長槍槍尖傷害不到的範圍,然後伸手在離他最近的天使額頭上用力的擦過──

像是忽然間斷了絲線的玩偶似的,天使手中的長槍匡郎落地,整個人往前倒下,關節扭曲成奇妙的形狀,癱在地上像是壞掉的玩具一般,再也不動了。


解決一個──安理還沒來得及喘氣,剩下的兩名戰士已經迅速的調整好距離,再次朝騎士衝過來。在這瞬間,隨著咒語吟唱聲響起,安理與兩名攻擊者中間瞬間升起一道烈火之牆,兩名天使閃避不及,一頭就撞了上去。燃燒的霹啪聲瞬間爆響,安理以敏捷的速度取出袖中暗藏的短匕首,不顧火焰的灼燙,朝著兩名天使額上各劃了一刀。

兩隻長槍落地。與同伴一樣,兩名攻擊者立即癱垮在地上不再動作。

安理收起劍,擦去臉上的血痕,調整著紊亂的呼吸。

「辛苦了──你越來越上手了嘛。」

原本躲在他身後施法的普萊帝納走到他身前,微笑著將手放上騎士的額頭,進行神官的祝導。痛楚與疲憊在禱詞從神官口中流洩的同時,也緩緩地從安理身上消失。但雖然身體上的緊繃消除了,但精神上,安理卻無法輕鬆下來。

「…還有多遠…?」他轉頭望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往上層的階梯,聲音冷淡的問著。

「不知道耶,這個地方不是我蓋的。」普萊帝納給了他非常不負責任的回答,「沒關係,因為有你在,所以真的到了的時後,我們會知道的。」

「…」

安理決定不再問些什麼。他嘆了口氣,邁開步子往樓梯走去。

 

這任務完全出乎他意料。

該死的一點都不輕鬆!

 

 

 

「看來這把劍還挺喜歡你的。」

在安理握住劍的同時,普萊帝納笑著道,「運氣真好,安理先生。」

「…為什麼?」安理望著劍,然後又轉頭看著神官。這三個字包含了太多問題,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希望聽到幾個答案。

「這個我不能回答你。」神官保持著一貫的笑容,轉身道:「該走了,真正要拜託你的事情,從這裡開始。」

騎士隨著他踏出日燼的祈禱室。在他的腳接觸到門外的地板的瞬間,安理發現自己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一片天藍;腳下踏的也不再是日燼神殿裡面的乳白色大理石地板,取而代之的是他從沒看過的白色半透明石磚,砌成廣闊的一片空間,盡頭在他眼中與身邊的天藍糊成一塊。

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僅能由朝臉上吹拂而來的風,大約判斷是在室外。很明顯的──他們瞬間轉換了空間。

「神官大人!?」安理轉頭看著站在自己身旁的普萊帝納,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裡是諸神的無限天梯。」神官道,「我需要你陪我到某一層──準確的來說,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層,大約是在天梯的中段──去取得某樣東西。」

 

 

 

安理與普萊帝納一同在白色半透明石磚砌成的樓梯上走著。彷彿看不到盡頭的巨大迴旋階梯。

「神官大人。」

「嗯?問我身份的話我不會回答你的。」

「不,我是想問,那些守衛…到底是什麼東西?」

安理知道只要一問到普萊帝納的身份他就會馬上拒絕回答,所以也放棄詢問了;但是他對那些守衛──那些有著羽翼的戰士,到底是什麼?

而且普萊帝納還告訴他,那些戰士上不會因為任何理由停下攻擊──他們感受不到痛楚與害怕,無論被破壞多少次都能再生、無論被打到多少次都會再爬起來,只要侵入的一方還能繼續行動,他們就會重新站起。

但是要制服他們的方式異常簡單。每個戰士的額頭上都寫著Emeth──也就是代表真實的古文。只要破壞最前面的E,戰士就會停止行動。

跟泥像一樣…

「那是亡靈。」普萊帝納道。

「亡靈…?」

「由信仰諸神的死去的人們裡面選出來的亡靈。重新賦予身體,但卻不給與意志。他們唯一接收到的信息,就是守衛天梯。他們已經死過一次了,所以沒有理由再死一次,與其花時間纏鬥,不如讓他們停止行動就好。」

「…嗯。」

亡靈。

安理望著終於出現盡頭的天梯。那上面又是一個平台,可以想見,上頭應該又有守衛。將劍抽出,騎士默想著;

『諸神的無限天梯』

在神話學中,的確有提到這東西。這是連接人所在的地方,與神所在的地方唯一的道路。但那僅是在古神話中被提起的傳說,跟本不曾有人把它當真。傳說中還提到,無限天梯上面有著諸神的寶物、以及殺不死的守衛,只要到達天梯真正的盡頭,就能到達諸神所在的地方。

 

『這裡是諸神的無限天梯。』

 

騎士實在無法打從相信這句話,卻也無法從普萊帝納口中問出所以然,只能順著神官的意志前進。雖然不相信,但一路上打倒的守衛、無垠的藍色空間,與和無盡的樓梯,他心裡的某部分都快要被說服了──即使自己認為很可笑。

想到這裡,安理不禁回頭望了一下跟在身後的普萊帝納。

 

這神官,到底…

是什麼來頭…?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