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37  36  35  34  33  32  31  30  29  28  2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四大張法陣紙攤平在地上。雖然研究室是為了魔法師的研究而設計的,當然也有考慮到需要放置無法折疊及捲曲的的法陣紙時的狀況,但整整四大張排在一起,依然把地板佔滿到幾乎沒有走路的空間。

帕斯蘭小心地走在紙張與紙張間狹窄的地板上,在不踏到圖形的狀況下審視並進行最後的修正。每一條線都是一個力量的迴路,必須保證流通時可以無阻礙的運行,且達到想要的大小及效果。

四個部分的魔法圖形代表魔法劍所擁有的四個能力:屬性附加、魔法抵抗、物理防禦、以及最重要的自我行動機能。這劍不只要成為一個強大的攻擊力量,還必須要能在主人疏忽的情況下保護主人。



「應該是差不多了吧。」

蓋上銀墨瓶的蓋子,帕斯蘭退出法陣紙放置的位置,舒了口氣審視起魔法陣。

他很久沒有這麼認真的畫過這種附加在武器上面的法陣了。這種使用在魔法武器上面的長期性魔法陣比短期性的瞬間魔法要來的更加嚴謹,畫起來就是修正再修正,要修正到無破綻無衝突為止,不然後果可不是鬧著玩的。

滿 意的望了自己的傑作一會後,魔法師走到窗前,將為了作業而拉下的窗簾捲起,透透風之外也順便察看外面的天色。在畫法陣時為了避免日燼(太陽)的光芒對未乾 的銀墨造成其他的影響,所以會將特製的窗簾拉下,隔絕外面的亮光。至於作業時需要的光芒則由發光植物製作的冷光燈來提供照明。

「時間還挺早嘛。」帕斯蘭掂著腳尖看著塔下的人來人往,吹著風稍做休息。

距他們離開王城也過了一個半月。這一個半月裡,帕斯蘭覺得自己簡直是將二十八年的人生全給翻過來了一樣的驚濤駭浪。

「如果諾薩知道現在居然變成這種情況,他應該會先傻掉,然後…呃。」

想到自己好友的個性,他不禁擔心起安理回皇城之後的下場。

嗯,這事情大概真的誰都不能說,說出來就糟了…

可是如果在王城的話這種事情跟本也瞞不了多久,要不要乾脆搬家呢…

啊。

思緒隨意飄到這裡,帕斯蘭呼地漲紅著臉,有想打自己一掌的衝動。

什麼時候腦袋裡全是那小子了!

洩憤似地拉下窗簾,帕斯蘭的視線重新回到研究室,地上四大張魔法陣的銀墨微微反射著冷光燈的光芒。魔導師深吸口氣,卻沒辦法平復意識到安理時瞬間開始的心臟忙亂跳動。

「真是害死人…難怪魔法學校裡嚴禁學生談戀愛,這東西真是害人…」

一邊嘟囔著爬上被自己嫌的要命的硬梆梆的床,帕斯蘭抱著不很軟的枕頭,瞇起眼睛看著自己為了兒子而畫的法陣。

雖然嘴裡抱怨得很凶,但是還是莫名其妙的有甜蜜溢出來漲滿心口。

安理還沒回來。

帕斯蘭打了個呵欠。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魔力失衡,他總覺得最近特別想睡。安理在的話還能跟騎士說說話來轉移注意力,可是現在這種時候,他只覺得意志力越來越薄弱。

「算了,反正今天的進度差不多了,定不下心也不能繼續下一個步驟…」

決定拿這個當作說服自己的藉口,帕斯蘭閉上眼睛,意識再次沈入黑暗中。

 

湖水平靜無波。

夢又來了。帕斯蘭意識到自己正在夢中,望著水面,他看見的是小時候的自己。

並不特別驚訝──因為跟他平常從鏡子裡看見的沒什麼兩樣,剛被變小時當然會不習慣,但是過了幾天之後也就隨便了。

位於森林中間的湖。他記得曾經問過老師,為什麼要在森林中間放個湖,以魔法的平衡來說,水元素不是應該要在東方的嗎?

他的老師沒有回答他,只是摸摸他的頭,然後苦笑。

老師。帕斯蘭回想著大賢者的面孔。

不知道為什麼,普雷托對他笑的時候,總是帶著一抹奇妙的憂傷。小時候並不特別注意,但是現在想起來,帕斯蘭覺得很奇怪。

青草踩在腳下有著濕潤的水氣。帕斯蘭走在森林中,哪裡有苔蘚、哪裡有石頭、前方樹木長得是斜的,然後會經過一條像是故意被開出來的綠色通道…等下經過的樹木上方第三根主幹上會有個鳥巢,裡面永遠有三隻幼鳥,而鳥父母總在牠們叫第十三聲時回來餵食…

跟記憶中完全一模一樣的森林。

這 森林中所有的生物都是為了延續這個大型的魔法陣而存在。雖然看起來一片欣欣向榮,但是在這森林中的所有一切就像是脫離了世界規範似的,不會有任何改變。沒 有生、沒有死、像是機械一樣的重複所有動作。小鳥不會長大、毛蟲不會結蛹、種子不會發芽、花朵不會凋落。地上的落葉甚至不曾變動過,露水也不曾消失。即使 孩子小小的腳掌踩碎了片葉子,回頭看,那葉子依舊會完整地躺在剛剛他經過的路上。

這就是大賢者普雷托的森林,有幸來過的人都會驚異於這森林的不變與永恆,更有些人非常怕這個森林,覺得這森林就代表著一種莫名的巨大絕望。

這森林名為沈睡之森。

又稱做時間凍結之森。

這夢不會是隨便出現的。帕斯蘭在林中走著,想要尋找這夢境出現的目的。他走到了與普雷托生活了十幾年的小屋,在這座森林裡,只有他與普雷托生活的地方,是唯一允許改變發生的場所。

伸出手推開木門,帕斯蘭走進屋內。擺在門口地上的是柔軟的羊毛踏墊,以原木拼砌成的地板總是光亮潔淨,客廳裡有著沿牆壁擺放的大書櫃,中間有張桌子,旁邊放著兩張沙發。

穿過起居室,他走到通往普雷托書房的走道上,眼前的門是關閉著的。魔導師低下頭,看見門縫中透出橘黃色的光芒。

在裡面…他暗忖。

這門該不該開?他思考著。在夢境中所做的一切都會影響到夢本身,這原不是件好事,因為夢是該被觀察而不是被干擾的。但是普雷托很顯然的在裡面,而這夢的關鍵八成就是這位好久不見的大賢者──思及此,帕斯蘭便伸出手敲了敲老師的房門。

「帕斯嗎?進來。」

十幾年沒有聽過的聲音了。

伸出手推開房門,帕斯蘭看見自己的師父站在窗邊,長髮在頸後隨意地用繩子綁起,望著窗外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這場景似乎…曾經看過。

帕斯蘭疑惑的皺起眉頭。

「師父。」他開口喚道。

普雷托轉過頭。一如帕斯蘭印象中的臉龐。他對孩子露出笑容,招招手要他過來。魔導師朝著師父走過去,大賢者摸摸他的頭,微笑著道:

 

「你果然還是用了時間魔法…」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