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50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到達那片原野之前,兩人又遇到了幾次沙兔。一、沒命的跑;二、.種族技使用 ──不外乎這兩個選擇。

「嗚啊啊啊!這些死兔子───」雷斯特邊尖叫著邊往前衝。雖然說有種族技能用,但是在剛出生HP跟本沒多少的情況下,還是能逃就逃的好。

「可惡,要不是今天這個笨蛋咒技使點錯技能、你們早就完蛋了!」即使是在逃跑的狀態下,凱亞也有心情回頭向沙兔們挑釁。

「嘿、那也不是我願意的…誰叫你那時候一直催我…」雷斯特抗議著。

「我怎麼知道你會白癡到沒看技能說明就…啊、快到了!快!跑上去就沒事了!」

鬆軟的沙質土地,到稍微堅硬並有些許小草生長的地面,再來是布滿青草的茵茵草地。當兩人踏上草地的時候,原本緊追不捨的沙兔忽然在草的前方停了下來,牠放下抬起的前腳,恢復看起來像普通兔子的姿態,歪頭望著喘個不停的兩人。



「咦?沒有過來。」咒祭使跌坐在草地上大口喘著氣。要命,在遊戲裡奔跑也會累啊!

「嗯, 因為沙兔只能生長在沙堆裡,這種有草的地方他就上不來了。去死吧──兔子!」邊對轉身遁入沙裡的兔子比中指,凱亞邊解釋道:「所以也有的咒文使去打沙兔時 會拖一整群,然後回頭放一個結界型魔法,主要是放水結界,就會看到沙兔煞車不及全部衝進水裡,就…哇~瞬間死光光。」

身為速度型的妖精,急速奔跑這種事情跟本就跟吃飯一樣簡單,所以跟喘得像條狗一樣的雷斯特比起來,凱亞一點事都沒有,呼吸平順得讓雷斯特覺得不公平。

「結界型…那個要點多久啊…」

被沙兔折騰了好一會兒,咒祭使實在有種想好好報復的衝動。

「三、 四十等左右吧。而且我也搞不清楚你這職業的技能到底如何,搞不好沒有也說不定…」妖精起身四處張望著剛剛到達的這個原野。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小片草地,旁 邊有口小小的泉,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危險;而再往前望,可以看見一片似乎面積不小的茂林。這情景跟眼前那黃沙滾滾的沙漠,看起來完全是兩個世界。

「實在是很奇怪的地方…不愧是奇怪的特殊職業,連NPC給的練功地圖都很奇怪~」

「不要抽不到就說人家的職業奇怪,我可是百萬人裡面只有一個的咒祭使。」

妖精的話聽在雷斯特耳中實在有那麼點酸葡萄的味道,他不滿的開口反擊。

「對啦對啦,而且還是點技能的時候連說明都不看…」

「凱亞──你不要忘記你還欠我上次去唱KTV的錢──跟你收利息喔!」

「啊~啊~聽不見聽不見。」

像是要轉移話題似的,妖精指著那森林:「要進去看看嗎?」

「呃…現在幾點了?」原本想要爽快的回答「好」的雷斯特,忽然意識到自己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個大學生。他上線多久了?在虛擬狀態下看不到房間的鐘,一開始上線的時間也沒記,連判斷的依據都沒。

「一兩點吧…?目前為止的遊戲時間是…」凱亞看了下自己的狀態表,「一小時五十分,我大約是十二點上線的,所以應該是快兩點沒錯。」

「哇!這麼晚了?天啊我明天第一堂有課!」咒祭使嚇了一大跳,「我要在這裡登出嗎?還是回到城裡?」

「就在這裡登出吧,明天你要上的時候叫我一聲,我們一起上線…不然我怕你在這種地圖一下子就掛了。」

伸伸懶腰,從腰間抽出雙刀匕首,凱亞望著眼前的森林,神情有著躍躍欲試的興奮。

「我去裡頭探路。先晚安囉。」

「嗯,晚安。」雷斯特點點頭,然後執行了登出的指令。

 

「嗶──」

訊息──已經登出。可取下視覺模擬器。

程穎揚噓了口氣,往後靠在椅背上。他終於知道爲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喜歡玩網路遊戲了。

那是一種夢想的實現。無論你在現實世界是怎麼樣的人,都可以在遊戲裡扮演保護同伴的英勇劍士、掌控自然元素的華麗魔法師、使用祈禱力量助人的祭士…

程穎揚笑了笑,然後準備去洗澡睡覺。

但是遊戲總有登出的一天,實際上生活的地方,畢竟才是現實。

 

「嗚哇!該死,要遲到了…」雖然教授明明就很晚才會到,但是他必須要準備麥克風和器材,所以必須要比一般學生早到學校。

「早知道就不要玩這麼晚了…」一邊抱怨一邊從外宿的地方飛奔而出,程穎揚只希望能夠趕得上。

「嘿,阿揚~難得你遲到耶~」

「早啊阿揚~」

一路上熟識的人跟他打著招呼。平常自己還會停下來抬個槓什麼的,但是今天絕對沒有這樣的時間。

「睡過頭啦!抱歉~我先走囉~」他這樣回應著,然後沒有停下奔跑的腳步。

真是的,如果現在有速度激發的話一定很棒…唔,不對,我是龍族不會用那個…討厭啦如果是妖精的話…

當人危急的時候就會亂想些奇怪的東西。這個理論或許可以用在現在的程穎揚身上。

「助教!我要借Note Book!」安全上壘,上課鍾還沒響。程穎揚靠在系辦門口,氣喘噓噓。

「是阿揚啊~真難得你會遲到~」助教調侃他,「不過沒關係啦,副班代已經拿過去囉。他還要我跟你說,他連麥克風都拿好了,叫你去教室等著就行了。」

「啊?」

還在喘的程穎揚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不會吧?又來了?

「你們副班代很不錯耶,常常幫你拿東西。你們感情很好?」助教走到影印機前將要影印的資料放上去,蓋下蓋子按下影印鍵然後跟他閒話家常。

「呃…」程穎揚搔搔臉頰,「還、還好啦…」

事實上,他跟那個人交談的次數,10根手指都算的出來。沒忘記對方名字就很不錯了,更遑論是什麼「感情好」…

「啊?」

「不,沒什麼!那我先去教室了!」看看錶,離上課只剩下三分鐘,他朝助教微微欠身,然後又轉身朝這門課的教室方向飛奔而去。

副 班代──雷宏,已經幫過他很多次了。但是那個人跟自己的交情…不,他們跟本稱不上有交情,僅止於有交集而已。對話僅止於是班級幹部的交談,私底下更是根本 就沒有說過什麼話。他只記得雷宏每次都是一張沒什麼表情的臉,然後默默的做事…比起每天只想要辦聯誼的班代,那個人還比較像是幫班上做事的代表。

教室裡的人稀稀落落。這是正常的,畢竟是早上的第一節,光選課的人就很少了。程穎揚走進教室,跟幾個比較要好的同學打了聲招呼,然後把背包放在椅子上。抬起眼,他看見了今天幫他拿教材的那人。

雷宏坐在靠窗邊的角落,手上拿著這堂課的課本正在翻閱,安靜得像是跟白色牆壁溶為一體。

「那個…」程穎楊朝他走過去,「今天,謝謝你了。不好意思麻煩你…」無論如何,總該道個謝吧。雖然可以的話他希望對方能打個電話跟他說啦,不然全速奔跑到係辦的自己好像白癡。

雷宏抬起頭來,沉默了一會。程穎揚可以在那鏡片下的灰眸中看到一絲驚訝,但是他不確定那到底代表著什麼。

「沒什麼…舉手之勞罷了。我應該先打個電話跟你說,這樣你就不用跑這麼快…」輕輕的說著這些話,副班代又把視線移回書上,「不過我不會裝線材,所以還是要麻煩你去接單槍。」

嗚哇…他最不會應付這種人了。程穎揚在心裡哀嚎著。

「好…我知道了,總之還是謝謝你。」

算了算了,有講就好…正當程穎陽這樣安慰自己,轉身要去弄Note Book時,他身後的雷宏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抬起頭想要叫他。但是在聲音出口的那瞬間,副班代又把手放下了。盯著他的背影發呆了好一會,雷宏才又繼續把目光移到教科書上。

這些小動作,程穎揚自然是不會知道…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