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18  17  16  15  14  13  12  11  10  9  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安理無法否認自己心情很好的這件事。雖然臉上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來,但是他從來沒有心情這麼好過。騎士甚至覺得,今天的太陽比平常還要耀眼。
那麼朝思暮想的人同意自己的觸碰擁抱親吻…
當他親吻帕斯蘭,而後者沒有躲開時,安理的心其實已經開始狂跳,而且到現在都還沒有停止那種興奮的躁動。
不行…自己要冷靜一點。

這樣怎麼查探情報呢──安理在路邊站了一會,慢慢的平復自己的心情。
只有那人能讓自己失態成這樣呢。
騎士又走到港口。為了不要讓自己看起來很奇怪,他向路邊的攤販買了勉強算是早餐的食物後,坐在碼頭邊,邊嚼著那對他而言有點乾硬無味的烤麵包,邊仔細地聽著各處人們的談話。
在這樣的港口城市,港邊跟酒館具有一樣的效果──只是港口的範圍更大,所以注意力也必須加倍。
不 同於他們剛到時那種歡欣活力的景象,港口邊很明顯地多了惶惶不安的氣氛。無論是商人還是船夫,水手或是工人,全都交頭接耳地談論著昨天漂來的殘骸。原本應 該存在的熱絡上貨、卸貨情景已經不復見,沒有船進來,也沒有船出去,雖然還是有相當數量的人聚在這裡,但也僅止於交換──或是像安理一樣,收集情報而已。
船上有配置魔法師還會被弄成那付模樣──船身破碎成碎片、屍體像是被撕咬啃食過一般的殘缺不全──這讓很多船主商人們全都慌了手腳,也同時讓更多魔法師拒絕上船。
「法師工會在搞什麼,為什麼到現在還沒解析出那什麼鬼水晶理的訊息?」
「出航日期又要延了啊。」
「貨物都快被老鼠啃光了…」
安理仔細地收集整理這些訊息。
看來短時間內要出航是不可能了,發生這種大事,上面應該很快就會派皇家海軍來處理吧?不過依照那公文往返的效率,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等到處理完畢…
將手中的麵包撕成小塊往海裡丟,與其說是撕不如說是硬扳開來,手指用力壓過的地方立即掉落點點粉狀碎屑。安理望著波光粼粼的海面,麵包一落下去就有很小的魚群游上海面爭食。
這種乾的要命的烤麵包也只有魚想吃了…他默想著。
天氣很晴,海水映著天色,澄澈的藍。看現在的情景,還真無法讓人聯想,昨天曾經在這片海上發生讓人無法理解的殺戮。
海面上的怪物…
聽說,在殘骸飄來的前一個晚上,有人看見遠方的海面上頭有一團莫名其妙的黑色物體…但因為是晚上,也看不清楚模樣,燈塔的光芒也照不到,只是依稀在那深藍的天色裡,看見比夜晚更深的一塊濃黑。
黑色…
安理想起了他們在路上不斷遇到的奇怪魔獸。
他們的身邊,也都固定會圍繞著黑色的霧氣…雖然沒有再遇見過像他們剛出皇城時的那種強大魔獸,但實際上也不是非常好對付。有時候安理一個人就可以搞定,但有時候還是非得要帕斯蘭出手幫忙。
自己是不是有進步了呢?
一想到戰鬥方面,安理開始不安起來。
父親是那麼強大的二星魔導師,而反觀自己,僅是個剛取得稱號的皇冠騎士;他的無能,會不會成為拖累帕斯蘭的絆腳石?
就在安理思考著這些問題的時候,他的眼角餘光描到了一個小小的身影。那是個孩子,他鬼鬼祟祟地跟在某個商人身後,安理一瞬間明白──那孩子是個扒手。
騎士不動聲色的起身,若無其事地經過商人背後,然後一把拎住孩子的領子──後者嚇了一跳,隨即放聲尖叫,安理一點不意外的看見他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攢了個錢包。
商人這時才發現自己被揩了油,他張著嘴巴,任安理將錢包放回他手中。
「小心點。」騎士短短的說了句,然後在他來得及反應之前,拖著不停掙扎的小扒手迅速地鑽進暗巷裡。
「放手…叫你放開啦!可惡!」男孩奮力掙扎著。安理確定後面沒有人跟過來後,才放開了他的後領。
在重獲自由的瞬間,小扒手生氣的抬腳想踹騎士;但安理的速度比他更快,三兩下就又擒住了他的雙手。
「下次要是再被我抓到,就送你到侍衛隊。」騎士冷冷的恫嚇,然後再次放開他。
那孩子這次不逃了。他水靈的眼睛直盯著安理瞧,騎士不明所以的跟他對望了很久,直到安理想要轉頭離去,那孩子才慢慢的開口。
「你…很強嗎?」
「?」
安理不明白這問題的意思。為什麼忽然問他強不強?
「我不是故意要當扒手的。」那孩子像是要解釋什麼似的道,「可是,可是我知道,如果不敢快存足旅費,暫時離開這裡的話,一定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不好的事情?」
騎士敏感地聞到了情報的味道。
也許這孩子知道些什麼。雖然一般人總認為小孩子說的話沒有根據,但是安理知道,有時候,孩子所見到的事情,會比大人要多。
更何況是這種生活在中下階層的孩子。
當然,是假情報的風險也不低;但是這種時候,無論什麼消息,無論對錯,只要不是太離譜,都有收集的價值。
「我有看見。」孩子認真的看著他,眼睛裡有著恐懼,「昨天…昨天晚上,那個船的殘骸漂過來的時候,我有看見…那個不是漂來的,是被送來的。」
「送來的?」
安理覺得越來越奇怪了。送來的?殘骸是早上才被發現,難道這小孩真的在晚上看見了些什麼比「一團黑影」更加清晰的東西?
「…我不能再說了。」孩子忽然打住了這個話題。
安理怔了怔,但他隨即知道這小鬼要的是什麼。騎士從錢袋中掏出一枚銀幣,少年的眼神一瞬間給吸引住了,安理將銀幣在手指間滾動,然後道:
「交換吧。」
孩子希望聽見的就是這句話。

帕斯蘭睡了個無夢的覺。像是提醒他一般的夢境再沒出現,雖然讓他有好好休息的機會,但是法師也隱約覺得不安。
帕斯蘭躺在床上不知道現在該作什麼。他想要下床,但是才一翻身,那腰跟身後他死也不會說出口的地方就一陣抗議。魔導師只能齜牙咧嘴的慢慢把姿勢調回去,然後開始怨懟安理為什麼那麼「賣力」。
真是的。
雖然腰痛是屬於肌肉酸痛他真的沒辦法,但是後面那個…無論怎麼想都是撕裂傷。自己的治癒魔法,或是強效型的藥膏,應該可以搞定吧?
正當帕斯蘭胡思亂想著要怎麼讓自己真的能下床走動時,敲門聲響起了。
「帕斯蘭先生,您在休息嗎?」
是梅爾?帕斯蘭呆了呆。
他一瞬間不確定該不該讓老管家進門。這精明的老管家會不會發現自己跟安理的事情?
「…不,我醒著。」
這個考慮並沒有花費他太久的時間。最後他還是決定讓管家進來。
就算真有什麼事情,他應該也可以應對吧。
「那麼我就冒昧的打擾了。」
梅爾輕輕地將門打開。他手上拿著個拖盤,上頭放著一壺熱水,一個空杯子,跟一個看起來像是藥草茶的茶包。
帕斯蘭心裡頭七上八下。
希望他只是單純的覺得自己是身體不適才好…
「您好些了嗎?小姐說,早上他有遇到安理先生,聽說您受了風寒。」梅爾和藹的將拖盤放在桌上,然後對帕斯蘭微笑。
「唔、嗯,退燒了,我想應該沒有大礙了吧。」
基於禮貌,帕斯蘭坐直身體。尖銳的疼痛立即傳來,但是他卻無法做出適當的表情以反應那種痛楚。
真要命…!
小小的拳頭藏在梅爾看不見的角度握的死緊。
「聽說…」梅爾將茶包放進杯子裡,然後注入熱水,「昨天晚上,安理先生臨時離開了小姐邀請的茶會。」
呃啊,真是馬上就進入重點了…帕斯蘭惶惶不安的想著。但是以吊兒郎噹跟滑頭出名的二星魔導師帕斯蘭‧卡薩諾特,對這種程度的溫和詰問還沒有放在眼裡。
「是的,我有聽說。看到那孩子跑回來,我也嚇了一跳。」他露出苦笑,「破壞了小姐的雅興,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安理他似乎很少跟女孩子這樣相處,若有失裡之處,還請艾絲小姐能寬宏大量的原諒他。」
「這樣啊…」梅爾將茶遞給帕斯蘭。
他知道帕斯蘭沒有說出全部的實情。
在安理走了之後,失望的艾絲又待了一會兒,然後吩咐下人們將東西撤下。在僕人們收拾物品時,發現少了那個裝著砂糖的糖罐。
而那個糖罐,聽說在送到桌子上之前,曾經被帕斯蘭給攔下來…
梅爾不願意去想到底是怎麼樣的情況。他只覺得,這樁親事,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令人愉快了。
「帕斯蘭先生。」
「嗯?」
藥草茶飄散著好聞的香氣,帕斯蘭知道那是驅熱、消炎功效的茶,他啜了口那帶著藥草芳香的液體,香氣在口中瀰漫。
「小姐是我們塔斯家最珍貴的寶物。」老管家緩緩的道。
帕斯蘭一怔。
他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
法師們總是把話說的隱諱。這正是魔法的特性,有很多東西必須要意會、必須用時間去熟練,而不能明白的點出。只要同為法師,就會理解這樣的表達方式。
僅僅只是一句話,但是他已經瞭解那意思。
「我明白了。」帕斯蘭朝他點點頭,然後說:「等到一有船,我們就會離開。」
老管家朝他深深的鞠躬,「感謝您的體諒。」
「不,是我沒把小鬼教好。」帕斯蘭苦笑著道。他也很想下床,但無奈的是,光是坐直就已經耗掉他不少耐力。
「現在不會有人出船的。」梅爾輕聲說,「但是,以我的權利,可以派船給兩位。如果您只是要到海峽對岸的帕洛恩公國,我想不會有問題的。」
「咦,可是這樣…真的可以嗎?」帕斯蘭呆了呆。
「是的,畢竟您與安理曾經幫小姐解圍,這點服務,我還是辦的到的。兩位的出入境資格,也可以經由塔斯家的名義取得。」
帕斯蘭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這算是因禍得福嗎?他跟安理原本就預計只要一有船就馬上離開這令人尷尬的地方,結果現在對方自動送來了這個機會…
「真的是非常感謝您。」
對於這樣的機會,帕斯蘭感動的無以復加──當然,這種彷彿是想儘速逃離艾絲身邊的想法,是不可能對著老管家說出來的。
梅爾只是微微的欠身,然後輕輕地走出房門並帶上。
房間裡又恢復了寂靜。
帕斯蘭緩緩的啜著藥草茶,往後靠在彈性剛好的大羽絨枕上。
看來,等安理回來,他們就可以開始整理行李了…魔導師暗忖。
他不是沒想到梅爾會出面解決這件事情,但是這種速度到真的讓他始料未及。老管家剛剛的來訪又讓他想起,之前自己想湊合安理跟艾絲而作的蠢事。
現在想起來,真是蠢到他想要把整個人給縮進棉被理的程度…。帕斯蘭微微勾起唇角露出苦笑。
但是他怎麼會知道,那個木訥又不多話的小鬼,竟然是喜歡自己呢?一般人都不會去聯想的吧?
對啊…我可是他的父親呢…。邊喝著茶,帕斯蘭邊想。
雖然只是名義上的、雖然自己也不過比騎士大了十歲,但安理依舊該稱呼他為「父親」的──

──啊…

魔導師差一點將手上的茶杯摔落在床褥上。

不對。

這樣一點都不正常。

帕斯蘭一瞬間又覺得不安起來。那不安像是漣漪緩緩擴散,變大,然後加強,從原本的一點點,變成讓他心臟狂跳的極度擔憂。
他就這樣接受了安理,這樣真的可以嗎?等到事情解決,他們回到皇城,那時候又該怎麼辦呢?
安理一定是各個貴族亟欲籠絡的對象,更何況,這一趟回去,安理在騎士團裡的位階,搞不好高到都能擔任團長了…
自己是可以待在家裡不用出門,只要定期繳給皇家魔法學院研究結果之類的東西,表示自己還有再工作就成,大不了在接到召喚時進皇城聽候指示──
因為自己是魔法師。對於魔法師,皇城是不會管太多的。
但是安理是個騎士。
他一定得在皇城裡面工作。
也許安理會覺得,那些人際關係什麼的,他並不想要去理會;但是,如果一名騎士跟自己的義父有曖昧關係這種事情傳出去…
安理該怎麼辦?
他是個騎士。
那些榮耀,那些教條,那些耳語。
帕斯蘭一想到這些就覺得恐慌。
也許他應該裝傻的,昨天晚上他不該就這樣讓自己在藥力下臣服的,他應該反抗,然後…
「父親?」
安理開門的聲音讓帕斯蘭一驚,孩子抬頭望著站在門口的兒子,後者對他被嚇一跳的反應跟驚恐又哀傷的表情感到不解。
「…您怎麼了?」安理向他走去,但是在他伸手想碰觸帕斯蘭的時候,魔導師卻往後躲開。
安理僵住了。
帕斯蘭則是用悲傷的表情看他。
「別…碰我。」
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困難字句。
「父親?」
安理一瞬間覺得世界彷彿倒轉了。今天早上才跟他說喜歡,且乖順地讓自己親吻的魔導師,竟然在只不過隔了幾小時的現在,拒絕自己的碰觸。
是怎麼了?
難道早上的一切,真的都是夢境而已?
「我,我剛剛…我剛剛想過了,你不該喜歡我的,這一點都不正常,安理。」帕斯蘭抱著微弱的希望想對安理進行勸說。
「…」
安理沒有回話。他只是用受騙的眼神看著帕斯蘭,而帕斯蘭覺得那眼神狠狠地刺傷了自己。
對不起。
對不起。
可是…
可是這樣真的…
「安理,你聽我說──」
就在帕斯蘭想要進一步跟兒子解釋這事情裡的利弊時,轟然的巨響打斷了他的話──門外隨即傳來了人聲與腳步聲,塔斯家的僕人們似乎因為這個巨響而慌亂了手腳。
「什、什麼東西?」
帕斯蘭有點慌張的移動身體想下床,但是卻一動就痛的皺起眉頭。
「…您怎麼了?」安理對帕斯蘭露出痛苦的表情這件事感到奇怪。
魔導師忿忿的瞪他,「你還敢問我!還不都是──哇啊!」
又一聲巨響。這次連房子都微微搖動起來,帕斯蘭緊抓著床邊穩住身體,很認真的開始思考是不是該馬上下床穿衣服。
「帕斯蘭先生!」
門外的哄亂持續了好一陣子後,他們的房門被人一把推開。
是梅爾。老管家看起來已經沒有平常那種從容穩重的樣子,他手中握著一柄黑色的平頭柺杖,眼尖的帕斯蘭一眼就認出那是柄蘊含著強大魔力的法術媒介。
他暗暗的感到不妙。
「梅爾先生,外面是怎麼了?」
帕斯蘭決定跳下床著裝。雖然後面還是很痛,但是他也管不了那麼多,只能忍忍了。
「魔獸。」梅爾臉色凝重的道,「黑色的魔獸。」
「!」
帕斯蘭覺得自己的直覺真是準的讓人討厭,而安理則微微地皺起眉頭。
「兩位請盡快收拾好行李,我會派出最快的船,從另一方的小港口出港,把兩位用最快的速度送到帕洛恩公國。」
「等一下,梅爾,你不會想要我們就這樣離開吧?現在很危險不是嗎?我們應該也算的上是一份戰力啊──」
帕斯蘭不滿的抗議,但是老管家卻打斷了他。
「我不能讓客人冒這種危險。現在,駐紮的騎士團還在前面擋著,再不快點就會來不及的。」
梅爾堅毅的神色上看不出任何讓步的可能性。安理回頭看著他那眼神帕斯蘭完全能明白──
我跟隨您──大概是這樣的意思。
又一個巨響傳來。雖然這次沒有波及到大宅,但是帕斯蘭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再多加思考的餘地;他皺著眉,考慮了一會之後終於妥協。
「一切僅遵您的吩咐。」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NONAME
哇~~~真好看
可是我想看第5章下都不行
可請大大教一下ㄇ
2010.08.25(Wed)17:27
無題 by 磨紀
留言請勿使用注音文,然後關於密碼錯誤的問題,首頁置頂公告上有寫喔。
2010.08.25(Wed)20:05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