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21  20  19  18  17  16  15  14  13  12  1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的確是個不知道該說是好還是不好的方法…。」
帕斯蘭跟安理兩人走在熙嚷的街上,魔導師認真的思考著,任安理牽著他的手,以免在人群中被擠散。
「您別再提了…」安理嘆了口氣,「那種方法可以不用考慮吧?」

安理只要一想到那兩個字,就會覺得熱意爬上臉頰跟耳朵。
「做出那種事的人講這種話是犯規哦,安理。」帕斯蘭的口氣中不難聽出揶揄的促狹。
騎士楞了楞,然後像是要反駁似地開口:「如果、如果您不做那種事…我才不會…」
「做了就是做了沒什麼好狡辯的。」
孩子朝他做了個鬼臉,然後將注意力轉向旁邊攤販賣的香料,「哇,這裡的乾燥紫丁香好便宜…」
安理望著父親小小的背影嘆氣。他回想起神官交代的話,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帕斯蘭還能那麼悠哉。
如果不想點辦法處理過剩的魔力,可是會出很嚴重的問題啊…
難道是已經想到辦法了嗎…或是…?
「安理、」
嗯,該不會真的要用神官說的…
「安…」
不對不對,應該是自己想太多…
「安理!」
帕斯蘭扯住兒子的領子大吼。
「啊、對、對不起,」安理終於意識到帕斯蘭在叫他,那張總會讓自己失控的臉就在眼前放大,他眨眨眼,疑惑的回應:「怎麼了嗎?」
「付帳。」
拎著不知何時已經裝袋好的一堆香料,帕斯蘭雙手插腰,神氣地指使著。
「是…」
安理乖乖的掏出錢包。
像這樣一起悠閒地逛街的時間,還能剩下多少…?
在掏出銀幣的同時,騎士不禁想著這個讓他感到無比恐懼的問題。

「父親…」
「嗯?」
香料、魔法礦石、魔法材料等等物品,大包小包地掛在安理手上。騎士望著走在前頭的父親,出聲將他喚停。
聽見兒子的叫喚,帕斯蘭疑惑的回頭。
兩人正走在熙來攘往的海港城的商店街上。兩旁吆喝喊價的老闆與停下來比價討論的顧客交織成一種屬於平民的熱絡。帶著些許鹹味的溫暖海風吹來,魔導師的絲袍下擺隨風翻飛。
「很重嗎?我幫你拿香料。」
「不,是還好…」
居然馬上就挑最輕的幫忙…安理邊想著邊回答:「您現在…準備要做什麼?」
「做什麼…我的魔法材料都被海水沖光光了,當然是要補貨。不愧是海港城市,東西多樣又便宜,跟王城就是差很多…」
似乎是想到了自己家,帕斯蘭臉上露出一抹懷念的神色。
「不是…您以前並不會買這麼多…」
魔法礦石的重量沈甸甸地壓在肩頭。剛剛帕斯蘭路過礦石專賣店,居然一口氣買了十幾單位的各類礦石,先不提那付出去的銀幣數量了,光是重量就有些讓人吃不消。對長期接受騎士訓練的安理來說是還好,但若是帕斯蘭一人來,大概就搬不回去了。
「喔,因為我要煉魔法武器。」
用一句話解釋了兒子的疑惑,魔導師又繼續往前走。他攤開剛剛從神殿拿到的地圖,確認下一個目標店面的方向。
「魔法武器…可是神官不是說,魔法物品消耗的魔力並不足以…」
「我不是為了那個做的,」帕斯蘭打斷他,「雖然說這一個武器應該會消耗不少力量啦。算是一舉兩得囉。」
「啊?」
安理望著帕斯蘭發楞。
一舉兩得?
魔法武器的價錢是挺高的,更何況是帕斯蘭這種二星級魔導師製作的魔法武器,拿去武器店一定可以賣到相當不錯的價錢,如果拿去黑市競標的話,價格可能更可觀。
難道是旅費快不夠了?
安理掏出錢包確認裡面的餘額。
「你做什麼?」帕斯蘭疑惑的回頭看他。
「您是打算作出來籌旅費嗎?」
魔導師像是看見什麼怪東西似的眨眨眼,道:「拜託,錢那種東西我多的是啊…哦,你還在想魔法武器啊。那是做給你的啊。」
安理呆了呆。
做給我?
「噯、別那種吃驚的表情,你的劍不是也被大海吞掉了嗎?」帕斯蘭嘻笑著道:「剛好,做一柄魔法劍給你吧。」
「這、這樣不是很花時間嗎?」
安理對帕斯蘭的答案感到有些不解、有些驚訝、有些…窩心。
魔法物品與魔法武器,雖然都是屬於附加魔法的物品系統,但是在製作上卻有相當的差異。
如果僅僅是魔法物品,三或四星階、甚至優秀一點的未授階學徒都有辦法製作,只是品質精良與否的問題;但是魔法武器則必須要配合武器本身的屬性來建構內建魔法迴路的結構,只要稍有差池,就會影響到成品。
想當然,帕斯蘭這種說好聽是懂得享受生活、說難聽就是好逸惡勞的貴族,若沒有必要,根本不會想要做這種麻煩事。安理就見過幾個想拜託他做魔法武器,卻在家門口被法術給轟走的人,包括位階相當高的騎士、貴族子弟、富商之流。
而現在,帕斯蘭竟然主動說要做一柄魔法劍給自己…
「嗯──光是寫架構,我猜就要個三天吧。」很認真的沈思著,帕斯蘭似乎已經開始在想那複雜的迴路圖。
「我使用一般的劍就行了…」
「別這樣,安理。」
魔導師僅用一句話就讓兒子噤聲。他露出讓安理心頭一緊的微笑,認真的說:「我很少給你什麼東西。即使不是以父親的身份…送你一柄劍並不為過吧?更何況…」
帕斯蘭繼續邁開步子,朝著目標商店區域走去。
「我們已經…不只是養父子的關係了啊。」
騎士呆立在原地。
完全地…
他美麗的父親已經完全地接受自己的感情了。
不會再發生像在上一個城鎮時的那種事情了…
對吧?
抬頭仰望著清朗的藍色天空,安理覺得胸口的情緒漲滿得有些悶痛,如果再多一點,就會逼出眼淚。
像夢一樣,以為伸手絕對無法觸及的那個光芒,現在就正在掌心中閃亮。
「安理,快點啦!」
「啊,是!」
邁開步子跟上去,騎士淺淺地露出了不常見的幸福微笑。


由於要進行魔法武器的製作,兩人搬離了旅館,向當地的魔法師支部借了個研究室進駐。這種會有大量魔力充斥的工作還是在建有「保險」──也就是防魔力暴走結界的地方處理比較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帕斯蘭這樣主張。
安理沒有什麼意見。雖然研究室裡的床又小又硬,整間屋子也算不上舒適更有股奇怪的霉味,但因為只有一張床,所以晚上時,騎士理所當然的跟魔法師睡在一起,這點讓他感到很高興。
事實上,感到不開心還三不五時抱怨的,是提出這意見、租了這研究室的帕斯蘭。因為相比起來,他還是喜歡輕軟的羽絨被勝過帶著濕氣的厚重棉被。但為了避免自己下一次出差錯就是被變回到出娘胎之前,這一切也都只能嘟囔著忍下來。
「安理,幫我拿那個。」
「哪一個?」
「紅色的,拿兩支。」
將製作魔法武器專用的基礎法陣紙鋪開在地上,帕斯蘭小心的依照方位將之用元素礦石作的釘針固定。代表四個基礎元素的四色釘針在四方邊角上以被計算過的精確角度插下。對魔法師來說,誤差僅能在0.3度之內,若是超過了,製作出來的成品就會不符期望。
經過兩三天的草稿修改(其中不乏跟未來的使用者的打情罵俏),今天的工作進度終於是正式的開始第一步,也就是魔法迴路的製作。
白色的平滑紙面用純銀墨繪著最基本的陣型,三個同心圓以及十角星構成複雜的圖形。帕斯蘭取出同樣的銀墨水以及由雪鷹第三根飛羽製成的羽毛筆,毫不猶豫的開始在法陣上面書寫起來。
安理靠在一旁的牆邊望著父親工作。即使在帕斯蘭還沒有因魔法失敗而變小之前,他也很少有機會能看見散漫的魔導師這種專注的樣子,也因此覺得很新鮮。
孩子纖細的指尖操控羽毛筆的方向,筆尖流洩出銀色的魔法之言。每一個古老的字都蘊含著不同的力量,串連在一起就構成讓魔力流通的渠道。
「安理。」
「?」
「出去逛逛,把門鎖好,在晚飯之前不要回來。」帕斯蘭頭都沒抬,隨口下了逐客令。
「呃?」安理呆了呆。
「你在這裡我會分心。」
「那午餐…」
「不用,我今天要把這玩意搞定。」
雖然覺得有點寂寞,但是安理知道這一階段的工作是最重要也最出不得錯的,所以也只能聳聳肩準備出門。
「啊,對了。」
終於有空抬眼瞄了下騎士,帕斯蘭道:「這幾天,你出門就順便找找看核石吧。」
「核石…?」
「嗯。那東西一定要你自己找才行。」魔導師沾了沾墨,繼續在紙上振筆疾書,「你應該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吧?需要我解釋嗎?」
「不,不用。我知道了。」安理點點頭。
「只要在全部結束前拿給我就行了,你就慢慢找吧。這要做完估計還要個三四天呢。」
不再多說什麼,帕斯蘭揮揮手,示意騎士離開。安理苦笑了下,便轉身出了研究室的門。
核石呀…。
雖說知道那是什麼,但現在一時要他找,安理到也漫無頭緒。
走下青石砌成的階梯,騎士跟好幾名法師擦身而過。他們大多低著頭,手上抱著的要不是成堆的書,就是散發著好幾種氣味混合在一起的麻布袋,每個人都像是趕赴快要遲到的約會般匆忙。
安理停下下樓的步伐看著另外幾名法師踏著達達的腳步聲從他面前跑過。想當初他曾經問過帕斯蘭,為什麼這些法師總是這麼緊張?魔導師笑著道:「他們在追逐知識的盡頭。」
「可是同樣是魔法師,您卻很悠閒。」安理也想起了自己的疑惑。當時的帕斯蘭露出了像是疑惑卻又恍然的表情,沈默了會後道:「魔法會自己來找我。從以前就是這樣,彷彿我並不是在追逐它,而是他會來追逐我似的。」
這個話題在負責排定研究室空位的接待員來通知他們申請結果時被打斷了,但安理還可以回想起帕斯蘭的奇怪態度。
那對法師而言,是正常的嗎?自己的雙手並不是握著玫瑰花瓣而是握著劍柄,所以安理實在無法確定。
但如果是正常的,為什麼帕斯蘭看起來會那麼遲疑呢?
「咦,這不是騎士大人嗎?」
就在安理沈浸在思緒中時,一個聲音插入了他的思考。騎士抬起頭,望見一個穿著白袍的青年朝自己微笑。
誰…
臉相當眼熟,但是安理卻一時無法想起名字。
「帕斯蘭先生現在身體好些了嗎?」青年朝他走過來,「您怎麼看起來很疑惑的樣子?」
安理終於想起來他是誰了。
「您是…之前日燼神殿的…神官大人?」
好像有說名字,叫什麼來著?好像是跟什麼白色有關的…
越想要回想起來,記憶中的那幾個字就越像是在跟他捉迷藏似的跑得不見蹤影。望見安理困窘的表情,年輕神官覺得很有趣的笑了。
「是。普萊帝納,我叫普萊帝納。」
原來是白金(Platina)…安理朝他行了騎士禮,而神官將手放在胸前的聖徽上彎身回應。
「我打聽了下,才知道您們退了旅館,然後租了研究室。」神官道,「因為我還滿擔心帕斯蘭先生的狀況,所以想來看看。」
「他還很好。不過現在不是打擾他的好時機,可能得請您晚上再過來。」安理稍微挪動腳步,將自己從主要動線上移開,免得擋住法師們的路,「他正在進行魔法武器的迴路繪製。」
「啊,原來如此。看來還是選擇製作魔法物品來消耗魔力嗎?」神官露出『太好了』的表情,然後笑著補上一句:「還好他沒有將我說的那個建議當真呢,哈哈哈。」
其實不久之後搞不好就會認真的看待那個建議了…
知道說出來絕對會把神官給嚇死,騎士很好心的決定想想就好。
「對了,您現在要出去嗎?」
「嗯,他說我在裡面會打擾到他工作。」安理點點頭,「我現在要出門找點事情做,他說要我找個核石來,我可能去大街上逛一趟看看。」
「這樣啊…」普萊帝納頓了頓,像是在考慮什麼。「您現在的位階是皇冠騎士嗎?」
「?」雖然對這問題覺得疑惑,騎士還是點頭回應:「是的。」
「那,如果不麻煩的話,能請您幫個忙嗎?」
普萊帝納朝他鞠躬。
「就當作是來自日燼神殿的委託。我會給您足夠當作魔法武器『核石』的謝禮。」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