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25  24  23  22  21  20  19  18  17  16  15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H有,奶油Play橋段有,慎入

「嗯──。」
草間薰臂彎掛著超市的提籃,在超市的水果區緩步前進。
當綾川一提出希望他去做點心的要求時,他花不了多少時間就決定要做與草莓相關的甜點。現在這個季節正好是草莓的產期,各種產地的草莓放在架上,可愛的紅色果實散發出甜美的香氣。
草間不自覺的微笑起來。他喜歡巧克力,也很喜歡草莓。酸甜的果子無論在味道或是香氣上都相當美妙,那香氣彷彿可以趕走所有的鬱悶。
在擺滿草莓的架子前駐足了好一陣子,草間終於拿起其中的一盒。考慮到是用來搭配甜點的草莓,他捨棄了甜度較高的章姬,而選擇相比起來稍微酸一些的とよのか。
不知道老師喜不喜歡草莓?
他一邊將那盒草莓小心的放入籃子裡,一邊不經意的想著。

『嗯,我的確有很多事情不知道。關於薰的。』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薰能夠把想法說出來。』

腦海裡閃過前些日子在學生會室時發生的事情,草間無法控制的燒紅了臉。
自己的個性一直都算不上坦率,這他是知道的。老師的這個要求,自己能夠做的到嗎?
「在想什麼?」
「哇啊啊!」
熟悉的聲音忽然從肩後傳來,草間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正是也被他嚇到的綾川。發現自己失態的尖叫引來旁邊其他客人的側目,草間狼狽的機下頭假裝繼續挑選物品,然後壓低了聲音道:「老、老師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我有薰的偵測天線。」
造成這種尷尬場面的綾川司笑得一臉無辜。
「哪有那種東西…」
草間雖然嘴裡這麼說,但原本就有點紅的臉已經不爭氣的紅到耳根。
「開玩笑的。我是猜想薰應該會在這裡。」綾川笑了笑,然後揚起手中的物品:「而且我也有點東西要買。」
「喔…」望著師長手上那六罐包裝在一起的啤酒,草間推了推眼鏡,道:「酒喝太多不好。」
「我會節制的。」
隨口的應答不知道到底是有沒有把學生會長的勸告聽進去,綾川伸手將酒瓶放進草間手上的籃子裡──很小心的不撞到脆弱的草莓──,然後將那籃東西接過來。
「這個我可以自己拿…」
黑髮少年半是疑惑半是慌張的望著師長,但後者只是摸摸他的頭,說:「既然你都答應來我家做甜點了,東西怎麼能還讓你提呢?就讓我來吧。都挑完了嗎?」
「…好吧。」
草間知道綾川在某些地方是很堅持的,是故也只能任由他去。清點了下籃子裡的東西,他點點頭:「可以去結帳了。」
「那走吧。」
綾川大步的往結帳櫃臺的方向走去。草間望著老師的背影,邁開腳步跟上。
那個背影讓他覺得好安心。
即使只是這樣望著,心裡都會有暖暖的感覺,跟一絲甜蜜…那種感覺在心底融化成跟草莓一樣的甜美味道,讓他覺得這瞬間幸福無比。
自己真的是…
病入膏肓了吧。
草間低著頭,露出走在前方的綾川看不見的淺淺微笑。

「打擾了…」
雖然知道主人就走在自己前面,但是踏進綾川家玄關時,教養良好的草間依舊禮貌性的說了慣常的招呼句。
「快進來吧,外頭很冷。」綾川順手將門關上。屋子裡開了暖氣,草間拉下脖子上的圍巾,然後脫掉羽絨外套。綾川將衣物接過後隨手掛在門前的衣架上,招招手示意戀人進來。
草間好奇的四處張望。印象裡,這還是他第一次真的進到綾川家裡。雖說之前好像也有來過一次,但…不提也罷。
「怎麼了?薰的臉好紅。」
「沒、沒事!」草間像是要遮掩自己的羞赧般高聲回應,「這裡是廚房對吧?好乾淨啊,老師你平常都不做料理嗎…」
快步走向開放式的小廚房,草間將自己肩上的背包放在一邊,然後拿出超市提袋裡的物品。
「來,圍裙。」
在草間還沒意識到的時候,綾川不知何時已經將圍裙掛到他身上,並打起裙繫帶的結了。男人的氣息噴在他頸後,有些麻癢。
「謝、謝謝。」他持續著將物品拿出來的動作,臉上的熱燙又燒了起來。
望著僅因為這一點點小動作就害羞起來的青澀戀人,綾川忽然有種想要惡作劇的衝動。他俯下身貼近草間,道:「薰好可愛。」
師長帶著笑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的下一秒,草間就感覺到耳廓上被輕咬了一口──
「老師!」
像受驚的兔子般往旁邊彈開,平時伶俐的學生會長快要連話都講不清楚了,「請、請不要這樣!」
「薰真的好可愛哦──」
「老──師!」
笑著欺進卻被草間一路給推到廚房的入口,雖然沒有門可以關,但黑髮少年依舊下了禁止令:「你這樣會打擾我做事!在我沒有說可以之前,都不准進來!」
綾川抓抓頭,他知道草間有多喜歡甜點,也知道在製作的過程中,如果自己敢做些什麼不軌的事,戀人的怒火可不是一個吻就可以打發掉的。
「好、好,我會乖乖的待在客廳。」舉起手做出投降的樣子,老師陪著笑。他可不想在自己生日這天打壞兩人甜甜蜜蜜的氣氛。
「嗯。」似乎也是被自己剛剛的大反應嚇到,草間頓了頓,轉頭走回流理台前,「那…就稍等我一下吧。要做派皮,可能會稍微久一點,可是只有這個麻煩而已。」
「哦?薰要自己做派皮?」
靠在分隔廚房與客廳的長矮櫃上,綾川有些驚訝的提高了音調。
「用買的…就少了那麼點味道。」草間邊說邊從背包裡將自己慣用的器具拿出來,「而且…我挑的點心其實很簡單…如果連派皮都用買的…那…就看不到我做甜點的樣子了。」
接下來是一陣綾川聽不清楚的「你不是想看嗎所以…」之類的咕噥。
「…」師長瞪大了眼睛。
若是草間現在回頭,他就能看見綾川那與平常充滿餘欲的模樣完全不同的、像笨蛋一樣的表情。其實綾川沒想過自己那句話會被草間放在心底這麼久,他以為那句話會被忽略的…
無法控制的高高揚起唇角,心裡的狂喜讓綾川很想要衝上去直接把戀人往房間裡扛──
不行、不行,薰正在做事。
努力的壓下會被草間斥為禽獸的衝動,綾川為了避免自己真的幹出這種事,連忙將視線從學生會長身上移開,往客廳的沙發走去。
糟了,一直笑不停的自己真的像個白癡…
打開電視將音量轉小,老師在沙發上坐下。學生會長打開麵粉袋的聲音他能聽的見,敲破蛋殼的聲音他也聽的見,這小小的空間,充滿著與自己單獨存在時不同的空氣。
啊啊。
為什麼總是可以這麼可愛、這麼輕易的讓他忘記這孩子是自己的學生,這麼輕易的讓他越過師生關係的防線…
就某種定義來說,草間薰其實根本是魔性少年吧?
自己也無法從他清純的誘惑中逃脫…
又想到剛才草間的回應,綾川的臉上再次樣起混著喜悅與暖意的微笑。

「好了沒?」
「快了。」
「那我可以進去了嗎?」
「不行。」
「薰~」
「去坐好。」
這男人平常成熟風趣得讓人傾心,為什麼在這種時候就像個孩子?草間無奈的想著。不過派皮的作法本來就麻煩,綾川也的確是安分了好長一段時間,一思及此,草間就不由得加快手上打發鮮奶油的速度。
草莓已經洗乾淨、擦乾,並且切好了,鮮奶油在自己手上正在打,香草慕斯也已經做好了放在一邊…
長長的叮聲響起,在這個同時,草間手上的鮮奶油也已經打到適當的程度。拿出已經準備好的玻璃容器,他將鮮奶油及香草慕斯以刮刀舀起刮進裡面,放到同樣在玻璃容器中的草莓旁。
綾川趴在矮櫃上看著戀人忙碌的身影。看起來好像是快好了。
那自己也可以開始準備了。
身後原本安靜的綾川開始發出悉悉窣窣的聲音,草間疑惑的回頭,看見師長從櫃子裡拿出一包鋁箔包裝的茶葉,與一套茶具。
哦?原來老師不只會泡咖啡?草間暗忖。
看起來應該是紅茶…應該是要拿來配甜點的吧。他邊這樣想著,邊回頭繼續手上的工作。
烤好的長方形派皮上面擠上一層奶油,放上切好的新鮮草莓後,再疊一層派皮上去,擠上香草慕斯,最後在最上面的派皮上擠上一朵奶油花,使用切半的草莓做裝飾。
簡單的甜點卻能同時享受到酥脆的派皮、甜美的鮮奶油以及香草慕斯,和酸甜的新鮮草莓。到別人家來,畢竟沒辦法像在自己家一樣做些手法太複雜的點心,草間考慮了好久,才決定作這個雖然作法不複雜,但卻很好看也很好吃的甜點。
不只是裝飾得很可愛的那兩個主要點心,多烤的派皮以及多準備的材料都被放在漂亮的玻璃碗裡面,由於作法簡單,這也是一道可以讓吃的人DIY的甜點。比起原本僅由製作者準備萬全的點心,這樣的作法更增添了在甜美之外的趣味。
紅茶的香味,以及一些草莓的味道飄了進來。
「那是…」草間訝異的回頭看,師長已經客廳桌上擺好了茶具,正在往杯子裡倒茶。
「俄羅斯紅茶。不會太甜,我想配點心正合適。」
綾川朝他微笑。
「哇啊…」
「我泡茶也是很有一套的哦。如何,好了嗎?」
「嗯。」草間點點頭,然後將放在長拖盤上的點心端出來。
「哇──薰真的很厲害呢!」綾川望著甜點,臉上漾起大大的幸福笑容。
將拖盤放到桌上,草間與綾川面對面坐下。雙手端起裝著其中一份草莓奶油千層派的盤子,草間將它慎重地遞給綾川,道:「老師,生日快樂。」
「謝謝。」接過盤子,綾川笑著道:「其實我本來以為你不會答應的。」
草間搔了搔臉頰,不好意思的將眼神轉開:「這不是什麼太麻煩的事情,我沒有不答應的理由…」
「薰今天來,我好高興。」
「好、好啦,快點吃。」
低下頭拿起自己面前的那一份,止不住的紅潮再次爬上草間的臉。他用叉子先將最上面的草莓送入口裡,沾著鮮奶油甜味的微酸草莓香氣沁入鼻中。
「真好吃。薰也喝喝看紅茶嘛。味道很搭哦。」
冒著熱氣的茶杯被推到他眼前,橙紅色的茶湯有著溫暖的色澤,與高雅迷人的香氣。端起來輕啜一口,紅茶以及草莓的香味立即盈滿整個口腔。
「好好喝!」他驚訝的道。
「對吧?雖然比起薰的甜點稍微遜色一些,但我對泡茶也是很有自信的哦。」不知何時已經快速的將自己那一份點心吃完了,綾川端起茶杯微笑。
「沒…沒那回事。很好喝。」草間又喝了口紅茶,完全沒有泡過頭的苦澀味,馥郁的茶湯裡混合著草莓醬的微甜,不會讓剛嚐過甜點的舌頭覺得太過甜膩,但也不會讓喜歡甜食的草間覺的茶沒有甜味。除了紅茶以及草莓香味外,還有一股特別的香氣,這讓他又多啜了幾口。
「你還有加什麼其他的東西嗎?」他疑惑的問。
「還加了一些伏特加。」指指放在草莓醬旁邊的一小杯透明液體,「很香吧?」
「嗯,沒想到會是這種香味。真不錯。」草間點點頭。
輕笑了笑,綾川熟練的將戀人已經喝乾的茶杯拿過來,添入伏特加以及草莓醬後,再沖入溫熱的紅茶。
「謝謝…」
接過紅茶,草間拿起多餘的派皮,做了一份較簡單的派遞給綾川。
這樣平靜且溫暖的週末,好像也不壞…他想著。看著拿起派皮,卻在鮮奶油那一關因為失誤所以將奶油沾的到處都是的師長,草間不由得笑了起來。
「唉唉,我真是笨拙。不過可以吃就好,薰做的怎麼樣都很好吃。」聳聳肩,咬下酥脆的派,綾川微笑著。
「真是…老是…說這種話。」
草間往後靠在沙發上。奇怪?是老師的暖氣開太強了嗎?為什麼覺得有點熱?輕輕拉著長袖羊毛衫的領口讓自己透點氣,學生會長無語想著。
「薰?不舒服嗎?」
「不是…」呼吸有些淺的草間望著老師,露出迷濛的微笑,「只是覺得…嗯…有點暈…」
「啊?」綾川將最後一塊派塞到嘴裡。他疑惑的望著戀人奇怪的模樣,草間臉色微紅,眼睛還半瞇著像是快要睡著的樣子,說話有點斷續,呼吸有點急促…
不會吧?他將眼神轉向草莓醬旁邊的那一小杯伏特加。
「薰,你之前有喝過酒嗎?」
「嗯?沒有,我從來沒喝過。」
「連清酒都沒有?」
「我又不像老師是酒鬼…」輕輕的笑起來,草間靠在沙發上將領口稍微往下拉:「好熱喔…老師…」
好誘人的模樣…綾川望著那杯伏特加,忽然起了些壞心眼。他又倒了一杯俄羅斯紅茶給草間,偷偷的加重伏特加的量。完全沒起疑心的少年輕啜著紅茶,沒發現那香氣中,某個味道莫名的倍增。
「嗯…。」
「很熱嗎,薰?」
不知道什麼時候,老師已經在學生會長身邊坐下。少年軟軟的靠著年長的戀人,瞇著眼睛輕輕點點頭。
「我…好喜歡老師哦…。」
整個人趴在他身上,草間的笑容純真的刺眼。比平常更加無防備的模樣在在挑逗著綾川的底線,而少年則是變本加厲的往他身上爬。纖瘦的手臂環上他的頸子,草間熾熱的氣息靠在戀人唇邊,「老師…」
「薰…你呀,真是個惹人犯罪的傢伙…」
到嘴邊的肉如果讓他飛走,自己就不叫綾川司。綾川摟著草間的腰讓他更貼近自己,然後輕舔著那讓他永遠都吻不夠的柔軟唇瓣。
「嗯…我做了…唔、嗯…什麼嗎…」草間的疑惑一直被斷斷續續的舔吻打斷,綾川發現平時總是閃躲的戀人此時會笨拙的跟著他的節奏回應,不禁愉悅的加深這個綿長的吻。
「嗯…唔…哈啊、老…嗯、老師…」
被固定住後腦杓,少年渾身發顫的接受戀人掠奪般的吻。不像那天在學生會室一樣的緩慢,這個吻稍微霸道了些,探索的更大膽些,被靈活舌尖舔吻的地方泛起麻癢的快感傳遍全身。
草間顫抖著回應著。自己的舌頭被輕輕的纏住、吸吮,另外一個人的氣息遊走過他上顎、齒列、然後繼續挑逗他發顫的舌頭,這都讓草間渾身發軟,只能渾身發軟的靠在綾川身上,任由他隨意擺布。
「呼…哈…」
顫抖的舌尖在老師好不容易放開時牽出引人遐想的銀絲。雖然放過了他的唇舌,但是綾川的唇並沒有閒著。他在草間柔軟的臉頰上印上細碎的吻,逐漸蔓延到耳後;雙手不知何時已經由腰際潛入毛衣裡,手掌底下是少年發燙的體溫以及細緻柔軟的肌膚觸感。
「老、老師…」
學生會長年無助的喊著他對戀人的稱謂。綾川輕咬著他敏感的頸際,讓孩子微微縮了下,「不要,那邊…會被發現…」
「不會的,我會讓他剛好在襯衫領子可以遮住的地方…」舔吻著戀人的頸窩,綾川知道,草間已經被他挑逗到沒什麼反抗能力了。他輕輕的吮咬,同時聽見了孩子傳來悶聲嚶嚀,細嫩偏白的肌膚上馬上留下了嫩紅的吻痕。
在這個時候,綾川的手已經往上游移到可愛的粉色乳尖處。他順手脫掉草間的上衣,膜拜似的用大拇指輕輕按壓那柔軟的蓓蕾,吻也一路往下。
「不…老師…啊!」
在胸前敏感的小點被含入戀人口中時,草間不由得驚喘。綾川輕輕咬著已經挺立起來的小果,用唇舌給予刺激,不時輕輕吸吮著。
「老…師…嗯、啊、不…行…」
雖然說著這樣的話,但那可愛的呻吟聽起來完全沒有拒絕的意思。草間的眼鏡已經被拿掉放在一旁,他視線模糊,卻更敏感的感受到胸前傳來的濕熱。
「薰…可愛到犯罪…」
將原本柔軟的淡粉色乳尖折磨到微微腫脹挺立且泛出豔麗的色澤,綾川依依不捨的在離開前又多親了一下。此時,他越過草間的身體,望見桌上剩下的鮮奶油。
啊,還有那玩意…
綾川惡質的笑起來。
「哪,薰很喜歡甜點吧?」重新舔吻著戀人的唇,老師不懷好意的道。
「嗯…很喜歡…」
「也很喜歡鮮奶油吧?」
「嗯…」草間順從的點點頭。
用指尖撈了一大塊鮮奶油,綾川將它塗在草間赤裸的胸膛上。這個動作讓孩子不滿的尖聲抗議:「好、好冰…老師!」
「待會就會熱起來的。」
純白的鮮奶油襯著豔紅挺立的朱果,完全就是一道等待綾川品嚐的珍饈。他不斷舔咬著草間發顫的敏感小點,另隻手扯開少年褲頭的扣子與拉鍊。
薄薄的底褲已經被挺立幼芽尖端溢出的液體濡濕,並且頂了起來。綾川扯下他的內褲,順手將奶油抹在草間微顫的分身上。
「老…師!」意識到戀人要做什麼,草間不由得驚喘,「不、不可以,那是…嗚!」
「不是很喜歡鮮奶油嗎?」
咬著少年柔韌的肌膚,綾川愉快的笑著。他將奶油在少年發燙的柱身上抹開,然後上下輕輕滑動,不時刺激著殷紅的頂端。草間的喘息越趨淫媚,間或夾雜著一兩聲當事人沒有自覺的,帶著撒嬌意味的鼻音嚶嚀。
「哈嗯、啊、老、老師,不要、不要了,討厭、那個、那個是食物…」
「所以你不是正在吃嗎?」只是不是用嘴巴而已,綾川惡意的在心裡補了句。不知道是羞恥還是快感的關係,或者也是因為醉了,草間酡紅的臉看起來比平常還要嬌豔。
「不、嗯、老、老師、不要再…我、我快要…」
難耐的扭動著腰,這是草間絕不可能在別人面前露出的放蕩模樣──就連以前跟綾川做的時候也不曾有過。
邊想著酒精真是好偉大的東西,也同時想著戀人這附模樣真是可愛絕頂,綾川輕笑著道:「先射一次吧?」他重新回到草間被吻得有些腫脹的唇瓣,在吮咬的同時,手也沒有閒著,持續的逗弄手中不停顫抖且已經快要到極限的青澀。「你啊,應該也忍很久了吧?」
「誰…一天到晚…發…呼啊、嗯…」
發情這兩字老是說不完整,草間的呻吟由於戀人加快的動作開始有些變調。
「不要、啊啊、嗚嗯、嗚…」纖長的手指抓緊綾川的上衣,少年柔軟的黑髮因額頭沁出的薄汗而有些微濕。學生會長用足以勾起人嗜虐欲的、與以往冷淡形象截然不同的甜膩聲音喊著:「老、老師!要去…要去、了、…嗯啊…!!」
白濁溫熱的液體斷續地射在綾川手上。草間像是虛脫了一般整個人軟下來,靠在師長懷裡不斷喘著。輕輕地在他額上印下一吻,綾川笑道:「薰實在是可愛到讓人想吃掉…」
草間沒有回話,他還在高潮的餘韻中,思緒被情慾攪成一團無法釐清。
輕輕讓戀人上半身趴在沙發上,綾川跪在地板上,抬高草間的腰,然後又挖了一塊鮮奶油,往少年臀縫間的密所抹去。
「老師!」沒料到他會有這個舉動,草間微微掙扎著,「不要…!那個…」
「現在只有這個可以潤滑了,乖一點…」傾身給予戀人安撫的吻,綾川稍稍將他的腿拉得更開,在穴口處輕輕地塗抹奶油,並按壓著,爾後緩緩滑入一個指結。
「嗚…」
兩人能做這種事的時機少的可憐,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在綾川推入一個指節的時候,草間也皺著眉頭悶哼了聲痛。輕吻他的額角作為安撫,師長持續耐心地幫戀人放鬆緊繃的身體。
綾川將奶油緩慢的塗抹在花徑內部,然後抽出,再進入的同時帶進更多奶油。緩緩適應的小穴彷彿憶起了之前交合時的快感,在綾川輕曲起手指搔括時,隨著主人壓抑不住的呻吟,內壁也愉悅地收縮咬住入侵的物體。
「啊、唔…老、師…」草間顫抖著、淚眼朦朧地望著正緩緩侵犯自己的男人。
「這種時候就別喊老師了,」綾川一下一下地輕輕吻著草間的唇,低音帶著男人成熟的誘惑,「該叫什麼,我之前教過你…」
「…司…嗯…!」
「乖孩子。」
聽見滿意的答案,綾川在戀人頰上親了下,笑意更深。
擴張鬆弛的手指增加到兩根。按壓著興奮地收縮的內壁,他不時以各種角度在裡頭攪動,手指的轉動扯出些微的酥麻,草間顫抖著發出悶哼,才剛發洩過的分身又顫嵬嵬地挺起,前端溢出喜悅的汁液。
「薰真的很喜歡鮮奶油…看你吃得多開心…」
一下一下地親吻著戀人的臉頰,綾川緩慢且耐心的做著潤滑的動作。但是草間對這樣刻意緩慢的動作顯的有些不滿與急躁,他輕輕扭動著腰,啞著聲音道:「唔嗯…司…為什麼…」
「嗯?什麼為什麼?」綾川輕笑著抽出手指,然後再推進。這次是三根。少年的秘所已經滿滿的都是乳白色的奶油,花穴顫抖著歡迎手指的入侵,在被進入時興奮的緊咬著不放,柔軟濕潤的內壁纏繞上去,草間彷彿可以意識到綾川手指的形狀。
少年一邊發抖一邊喘息,下意識地跟著手指的進出扭動自己的腰,但是總覺得不夠──
還不夠、那裡還沒有碰到,為什麼…
已經被挑起的快感總是差那麼一點點,體內最敏感的那一點老師始終不去觸碰,總是在快要到的時候就將手指抽回。這樣的折磨讓學生會長雙眼泛起無助的淚光,他咬著唇,委屈的望著綾川:「裡…面…」
「再裡面一點?」惡意的詢問著,同時手指的進出忽然幅度大了起來。
「啊啊!」
最能帶來快感的點被粗暴的動作刺激,草間不由得失聲尖叫。因為劇烈的進出而牽扯出的淋漓汁水聲也同時擴大,一瞬間過於強烈的快感讓少年下腹蓄積已久的幼苗又洩了一次。
「薰真是個淫亂的孩子,光靠後面跟指頭就能高潮呢…」
總是教授著優美國文知識的薄唇此時在草間耳邊低喃著下流的話語,這樣的反差不知為何讓草間變得更敏感。
「但是手指還不夠吧?嗯?」綾川抽出被緊咬住不放的手指,拉下褲頭的拉鍊。自己的慾望早已經勃發碩大。
亟待被貫穿的花穴寂寞的收縮著,草間轉身摟住老師的脖子,主動地送上自己的唇,「司…」
「薰還想要更強烈的東西對吧?」輕輕啄吻著他的唇,調整兩人的姿勢讓草間跨坐在自己身上,綾川微笑著。
「…好過份…」
「真的嗎?那不要了?」見綾川作勢要起身,草間連忙緊抓住他的肩膀,用快要哭出來的音調喊著:「不、不要、司!」
「開玩笑的。」咬了下草間紅嫩的耳垂,綾川低聲道:「馬上就滿足你──」
同時,他扶著少年纖細的腰,火燙的碩大抵著不斷收縮且沾滿融化的奶油的穴口,用力壓下去。
「啊──!!」
一瞬間被侵犯的感覺讓草間尖聲哭泣。他驀地僵了身體,緊抓著綾川,嗚咽著道:「太…快了…司…!」
「放鬆點…」用吻安撫著草間,綾川也皺起眉頭。戀人的身體緊張的夾住自己,兩個人都不好受。
「還不都是…你…這麼粗魯…!」
草間埋怨著。大概是剛剛的衝擊讓他的酒稍微醒了,語氣中的撒嬌成分一下子驟減。
「抱歉…但是我是因為看某人快要欲求不滿…」
「那不是你害的嗎…啊!」
因為分神而稍稍放鬆的身體被抓住機會的綾川又一個用力挺入,草間驚喘出聲,而元兇輕輕在他耳邊道:「全部…進去了哦…」
「你…嗚…」
灼燙的另一個質量埋在身體裡,學生會長緊摟著師長的脖子顫抖著。調整自己的呼吸,草間給自己一些時間適應這種原本就違背常理的行為。
「薰…」
舔著他嫩紅熱燙的耳朵,綾川的手沒有忘記在他身上不斷的揉捏撫摸。身下暫時停止的動作讓不上不下的慾望得不到滿足,草間忍不住地將臉埋在綾川頸窩,輕聲道:「可以…動了…」
綾川淺淺微笑,然後扶著他的腰用力地挺動起來。
「啊!」
巨大的熱楔用力的往身體裡面撞擊,頂上自己最敏感的地方,草間發出帶著泣音的呻吟。快感從結合處往身體各處蔓延,好不容易稍微回覆的理智又再次溢失。
吻住戀人的唇,綾川將那失控的嬌吟全封在自己的嘴裡。他更用力且深入的往裡面頂入,果不其然聽見草間一陣模糊不清的嗚咽。
「呼哈──啊!哈啊、嗚嗯、不要、那麼深、老師…!」
好不容易被放開的草間哭泣著哀求。前方的敏感在師長的上衣上摩擦著,溢出的液體將襯衫布料濡濕,帶出一片濕透的水痕。
「因為薰總是讓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欺負…」咬了下草間汗水淋漓的頸窩,綾川將他用力壓倒在地上。
「嗚!老、師…!?」草間嚇了一跳,因為角度轉換的關係、男人埋在自己體內的分身有著微妙角度的摩擦,除了快感外,草間不敢肯定的想著──好像又大了一圈…?
「不對、叫名字。」俯身吮吻戀人的唇舌,綾川抬起他的腿掛在自己腰上,「薰…」
伴隨著親暱的呼喚,綾川開始猛力地挺動腰身──
「啊、啊啊啊!不要、這樣、…啊…!」
如風暴般席來的粗暴動作讓草間一瞬間拱起了腰。一波波快感幾乎將他滅頂,每一下都狠狠地撞在最深處,學生會長幾乎有自己的身體要散架的錯覺。
「太、快了…會壞掉、嗯、要壞掉了,老師…!」
「說了叫名字…」
沒有停下那攻勢,綾川吻住那甜美的唇,而草間失神地回應著。身體裡面的熱度隨著劇烈的摩擦亦發攀升,綾川可以感覺到那緊箍著自己的內壁開始如哭泣般抽搐著。
「要去了嗎?」他在戀人汗濕的額上愛憐地印下一吻。
「你、這麼…啊!」每說一句話就會被呻吟打斷,草間不停喘著,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只能隨著男人的進入而晃動,「司、司…我、快要…」
「不准偷跑哦…」握住戀人漲滿的分身根部,綾川加重了頂入的力道。
「討、討厭、會痛…」少年哭泣著扭動腰卻被師長抓住,像是要逼出所有快感的動作讓他只能無力地接受箝制,前方蓄積的疼痛帶動後方的收縮,他可以感受到體內的硬挺些微顫抖──
「要…去…啊、啊啊、司…!」
在感覺到內部灑落下濁燙體液的同時,前方的桎梏也在同時鬆開,草間顫抖的迎接重疊的兩個高潮,然後無力的攤在地上喘著。
綾川也一樣氣息紊亂。他微笑著撥開因汗水而黏在草間臉上的黑髮,輕聲道:「感謝你的生日禮物。」
「…你、我就知道…你要我到你家來、絕對…沒什麼…好事…」
儼然是酒醒了,草間一邊喘一邊斷續地抱怨。
「你這樣說就太讓我傷心了,我很久都沒碰薰了呢…忍的好辛苦…」
俯身在少年耳邊輕喃著,綾川濕熱的喘息讓草間輕輕地瑟縮了下,然後縮起頸子往旁邊躲:「不要…在我耳朵旁邊…」
「真的不要嗎?」
這話帶著笑意,綾川舔著戀人耳後的敏感處,草間皺起眉頭,扭動著想躲開那騷擾,「說了別…嗚?」
「唉呀。都是你亂動的關係。」
望著草間驚愕的表情,綾川只是聳聳肩。
「你根本…啊!不要…!不要再動、不能再一次…了…啊、啊嗯…」
沒有理會草間的抗議,綾川像是決定要把沒做的份全補完一樣再次開始,不忘記吻住戀人抗議呻吟的嘴唇。

* * * *

「唉呀…」
拿著溫度計,綾川苦笑著。躺在床上的苦主想也知道是草間,他雖然看起來有點虛弱,但依然能用帶著埋怨的眼神瞪著站在床邊的師長。
「如果明天沒退燒的話,就不能去學校了。」
「誰害的…你倒是說說看這是誰害的…」
草間翻了個身背對綾川。熱度燒得他有點昏沈,而且還全身酸痛。皺起眉頭,學生會長嘆了口氣。
他其實不太擔心明天去不了學校,這種情況以前也不是沒有過,自己雖然缺乏運動,但好歹也是健康的高中男生,即使這次有點做過頭,但休息一晚就好了…
不過下次是不是要定期餵食這傢伙…
不然每次都這樣好像也不太行…
「不要生氣嘛──」
把草間的沈默認定成是在生氣,綾川從背後摟住他,軟言安撫。
「我沒有在生氣。只是在想是不是要定期…」
講到這草間忽然停頓了。
「薰?」
「你、我想起來了、你居然還拿奶油…!」
一瞬間想起那不堪回首的過程,草間炸紅了一張臉,然後將自己往棉被裡面埋。
剛剛全都忘了!因為做到第二次時他已經沒什麼清醒的意識,所以就連被抱進浴室清洗、放上床之類的,都是昏昏沈沈的,直到被餵了退燒藥,意識才開始慢慢回籠…
「你不用想再碰我了!你這傢伙居然拿鮮奶油來幹這種事!走開!我不要跟你睡同一張床!」
「啊…」
居然現在才想起來…綾川苦笑著搔搔臉頰,死皮賴臉的繼續賴在草間身上:「可是,這張床是我的耶…薰…」
「我不管!我說出去就是…綾川司!不要鑽到被子裡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