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27  25  24  23  22  21  20  19  18  17  1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此篇為本人給星少女2008年12月號的短漫同人(怨念產物),少爺x管家,H文,慎入。

華麗的宅邸靜靜佇立在黑夜中。即使佔地不偌本家廣大,但在普通人的眼中,依然是個相當豪華且舒適的居所。從華麗雕飾的大門直通建築物正門的筆直走道上鋪著石磚,兩邊延展開的,是經過園丁細心整理的庭院──在夜風中隱約聞得到玫瑰盛開的香氣。
這宅邸的主人只有一位──哈爾瑟特家的長子,理所當然將來要繼承伯爵職位的萊因斯‧哈爾瑟特。雖然是被寄予厚望的長男,但是萊因斯除了不喜歡待在家裡、不喜歡去貴族的聚會場所,還喜歡往平民酒館跑,風流韻事也一天到晚讓哈爾瑟特伯爵大傷腦筋。
為了讓這兒子能稍微收斂點,也為了照顧這嬌生慣養的少爺的日常生活,老是被搞到頭痛的哈爾瑟特伯爵,趁著將家裡服務已久的管家的兒子從管家學院畢業的同時,將他給指派到長子的府邸裡去。
里希特‧撒加斯在管家學院時時就表現優異,而且還是個相當認真的人。再加上他跟萊因斯從小認識,比起自己,年紀相近的里希特應該能起點管束的作用吧?哈爾瑟特伯爵是這樣打算的。
這似乎管用。
里希特去了之後,兒子的花邊新聞的確少了,也不再一天到晚往外跑,偶爾也會去去他以前嫌的要命的貴族聚會。
欣慰於兒子的改變,但是哈爾瑟特伯爵對於自己指派里希特的這個決定感到相當慶幸。
不過,讓萊因斯變得乖順的理由雖然真的是那年輕的管家沒錯,但哈爾瑟特伯爵大概怎麼樣也想不到,真正的情況,是這樣的…

***************************************************

「唔…」
萊因斯將某個人壓在自己房間門口那厚重的門版上。喘息與唇舌交接的聲音在靜謐的夜晚顯得特別刺耳。被壓住的人雖然極力地想掙脫,但受限於體型與年紀,黑髮少年的掙扎一點用處都沒有。
「不、今晚不…少爺、啊!」
眼鏡被萊因斯隨手扯掉扔在鋪著昂貴地毯的地板上,視線雖然有些模糊,但是里希特依然能分辨出萊因斯帶著邪氣微笑的臉龐。哈爾瑟特家遺傳的美麗藍眸中染著張狂的慾望色彩,里希特不禁往後瑟縮了下。
「為什麼?」
舔吻到他耳後,萊因斯咬著他耳廓,像呢喃般地故意輕聲詢問。知道自己的管家根本無法承受這種調情般的聲調,他惡意的繼續壓低嗓音,一句話落下一個帶著囁咬的吻。
「說啊、沒有理由的話,當然就是陪我到最後…」
「不…」
里希特臉上的熱度早就燒到耳朵去了,這莫名地讓萊因斯在他耳旁的吻變得更加明顯。少年已經渾身發軟,只能顫巍巍地靠著背後的門版跟萊因斯攬住自己腰際的健壯手臂支撐──後者的成分大概多些。
「明、天,我…啊、不、不要再…」
說話老是被打斷,里希特除了怨恨那不停在自己身上亂摸的少爺,也同時怨恨著自己這莫名敏感的身體。
「嗯?怎麼樣?」
扯開西裝外套的扣子、拉下那打得工整的領帶,一絲不苟的白色襯衫下是萊因斯渴望的優美頸子。他毫不猶豫的沿著里希特的耳垂往下舔咬,在平時被襯衫領口蓋住的地方用力地吸吮──這舉動勾起被蹂躪的少年一聲帶著些許哭音的哀喘,萊因斯滿意的在自己的傑作上又舔了下以示安撫。
「我…早上…要打理很多…啊!事、情…不、不要摸…」
慌張地阻止青年探進自己腰際的大掌,但這點反抗自然也不可能對萊因斯的進犯產生任何作用。微笑著封住少年的唇,很快的,里希特平時整齊的西裝已經凌亂不堪。
「呼、嗯…」
幾乎是被鎖在門板跟主子的狹窄空隙之間,年輕的管家暈頭轉向的只能感受到在自己胸口肆意玩弄的手指。胸前的兩朵蓓蕾早已落入侵犯者的手中,熟悉的揉捏撫弄所牽起的莫名酥麻,讓經驗尚少的少年即使咬住下唇,也不能控制那一聲聲不堪的呻吟。
「每次都這樣說不是嗎?而且我也答應只有週末碰你啊。」
「騙、人、平常…明明…也…啊!」
「那是你的錯,誰叫你一天到晚在我前面晃來晃去?」
「強詞…唔、嗯…」
專制地又用吻讓里希特噤聲,萊因斯在一吻結束後稍稍退開,藉著月光欣賞自己貼身管家的模樣。
沒了眼鏡的臉龐褪去平時精明幹練的形象,被吻得有些紅腫的唇沾著唾液的水光,與那酡紅的臉頰搭配起來更顯誘人;已經被扯下肩頭的凌亂襯衫大開,白晰的頸子與鎖骨到處是野獸所留下的斑斑紅痕,隨著喘息起伏的胸口上,被蹂躪得腫脹的乳尖豔紅挺立著。
「你…」
里希特喘了半天才發現主子之所以沒動作是因為正看著自己狼狽淫亂的模樣,他咬著唇皺起眉頭,想將襯衫拉上的那瞬間,雙腕又被萊因斯眼明手快的壓在後頭。
「你已經起來了呢。」萊因斯惡意的在他耳邊說著,然後輕輕放開那雙細瘦的手腕,繼續在自己愛不釋手的身軀上游走。
「唔!」
里希特一瞬間羞窘得想找地方躲起來。
「真淫亂的身體,你想想,如果是一週一次的話,你根本沒辦法滿足吧?」
「別、別說…」
「我只是說出實話而已。」
「不要…」
「每次都這樣講,但是最後還不是坐在我身上扭腰?」
不停地故意說著下流的言語,這是萊因斯一點點小小的嗜好。他很喜歡看里希特被自己欺負到哭出來的樣子,那會讓他非常愉快。
並不是討厭,而是想看那只有自己會看見的,里希特從不可能在外人面前露出的表情。
放在管家腰上的手往下移動,萊因斯探進少年被半脫的西裝褲,隔著已經被頂起的薄薄布料,握住他賁張的幼芽。里希特發出聲細微的哀鳴,原想抬起手遮住嘴巴,但半抬起的手卻停在半空中,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停住了動作。
萊因斯輕笑。
「乖孩子,還記得嘛…我喜歡聽你叫的聲音,所以不准摀住嘴巴。」
聽見這話,里希特細細地顫抖著。他知道如果自己違反了這命令會發生什麼事情,那是第一次,而那時候他幾乎要告假三天無法工作。
「別露出這種表情…我不會再那麼粗暴了,看…不是很舒服嗎?」
有些心疼的輕吻少年簇起的眉心,萊因斯猛地拉下已經被里希特自己的體液濡濕的底褲。
「啊!」
體溫與體溫直接的觸碰讓少年管家猛地顫抖了下,他緊抓著萊因斯的上衣,隨著主子技巧的撩動發出破碎的嗚咽。
「瞧你…很開心不是嗎?」愉快的感受著里希特因自己的動作而微顫呻吟,青年的手指在少年滾燙的柱身上來回滑動,不時揉捏著底下鼓漲的兩顆小球,軟嫩的頂端哭泣似地淌著汁液。
將蜜液抹在柱身上,折磨人的手指有意無意的往後滑到緊閉的穴口,輕觸邊緣的同時,里希特又是一個哆嗦,瑟縮地想往後退。
「少…爺…」他咬著唇,閃著水光的灰眸中混雜的情慾與害怕的矛盾情緒,「不要、那裡…」
「為什麼?上次我沒有弄痛你不是嗎?」
雖說獵物的抗議永遠不算是抗議,但萊因斯還是很想知道,這小子對自己的技巧到底是有什麼不滿。
「不、不是…」
里希特搖頭,然後將眼神轉開,不願意望著萊因斯,「痛是…還好…」
「不舒服嗎?」
「也、也不是…」
「那當然可以。」
「不、不要!」里希特像是要哭出來似的壓住萊因斯繼續往那禁地前進的手,「那、那種感覺…完全失去理智一樣的…我、我不要…」
「…」萊因斯愕然地望著年輕管家眼神中的驚慌,一瞬間覺得自己差一點就要把持不住。
這傢伙、居然說出這種話,到底知不知道男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別說這種理由。」
他俯在里希特耳邊,壓抑著慾望般的沙啞的嗓音讓後者不解的眨著眼,沾上淚水的睫毛讓里希特眼前瞬間有些模糊。萊因斯用另一隻手抓起他的,然後往自己胯下按去。少年在觸碰到那巨物的瞬間嚇了一跳,猛力想抽回手的同時,卻又聽見威脅在耳邊響起。
「要是再用這種理由拒絕我,等下你就會知道什麼叫做真的失去理智。」
「什…啊──!」
還沒能把疑問問出口,里希特就因強硬地探進自己體內的手指而失聲尖叫。尖銳的痛楚瞬間席來,他嗚咽著掉下淚,放在萊因斯肩上的手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只能曖昧地握緊拳頭,低聲啜泣。
「嘖…對不起,很痛嗎?」
不 捨地親吻著里希特的臉頰,光看那白了的臉色就知道他很痛。雖然平常自己的確是會得寸近尺的不時對里希特性騷擾,但顧及到他還是要早起領導府邸內的僕人們工 作,萊因斯頂多摸到讓小管家高潮就結束;兩人真的從頭做到尾的次數,連第一次算起來,這也僅是第三次,也難怪里希特還無法習慣。
嘆了口氣,再看看用委屈眼神望著自己的里希特,萊因斯即使快要被這沒神經的小管家搞的理智斷線,都無法真的一口氣做下去。他安撫的親吻著少年的額角,輕聲道:「好吧,你等一下,我們到床上去…」
將手指抽出來,萊因斯將里希特抱到自己那張附有帷幕的大床上輕輕放下,然後粗魯地拉開旁邊的櫃子抽屜,喀拉喀拉的物體碰撞聲傳進黑髮少年耳中,他疑惑的朝那方向望去,正好看見萊因斯從裡頭撈出一個瓶子。
「果然放在這。」
找到這瓶子似乎讓萊因斯很高興。他咬下軟木塞,隨手將瓶子放倒在床上,裡頭的液體緩緩流出。
「床單會弄髒…」
里希特伸手想將瓶子拿起來,但卻被萊因斯抓住,「有什麼關係,等下還是會髒的,別管那東西了。」
「少爺…!」
聽出那話裡的含意,里希特原本因痛楚而發白的臉色再次脹紅。霸道的吻再次壓了上去,萊因斯同時用手指裹滿了那有些黏稠的液體,然後順勢扯掉他礙事的褲子,扳開小管家的腿,往後頭的小穴抹去。
「唔!」
冰涼的感覺讓里希特想縮起身子躲開,但卻因為萊因斯的壓制而無法得逞。將那液體緩緩抹在小穴周圍,青年的手指耐心地按壓著,緩慢的將潤滑用的液體往小穴裡頭慢慢抹入,加上親吻的分神,放鬆的身體很快地就迎入了他的一根手指。
「唔…哈…」
大口喘著氣,前方被冷落的嫩芽顫抖著滴下汁液,雖然希望萊因斯能在愛撫後面的同時也照顧一下自己前面垂淚的慾望,但這種要求里希特怎麼樣也不可能說出口。少年輕輕的扭動著腰,大腿不安分的晃動,想靠這些徒勞無功的動作稍稍緩解前方不上不下的折磨。
「唉呀…」似乎是察覺了里希特的目的,萊因斯笑著扳開那雙嫩白的腿,「忍不住?真抱歉,只顧著後面…乖孩子,馬上讓你舒服…」
「少…啊!」
濕熱唇舌纏上慾望的瞬間讓里希特無法控制的驚聲尖喘,「不、啊…討、厭,嗯、少爺,嗚嗚…」
「不喜歡嗎?」邊開口問,靈活的舌頭邊在柱身上遊走,萊因斯沒有閒下擴張的動作,在里希特因為前方與後方同時愛撫而暈頭轉向時,滑入小穴的手指也增加到兩根。
「啊、哈啊、嗚嗯…」
年輕管家緊抓著床單,身體明明才嚐過一、兩次由後方進犯的愉悅,卻在主子耐心的撫弄下開始興奮。為了不讓他太早高潮,萊因斯舔弄他前端的唇舌開始有一下沒一下的離開,里希特寂寞得想哭,但手指在小穴裡頭戳刺的感覺卻越來越鮮明。
「嗚、嗚嗯…啊!哈、唔嗯、少爺…」
手指進出的動作伴隨著淋漓水聲,里希特不停發出破碎的嚶嚀,從被入侵的那裡往身體四處擴散的酥麻快感,隨著萊因斯一次又一次的進入拔出而愈加強烈,他忍不住曲起腿想制止這讓自己快要瘋狂的折磨。
「少…爺…」
「我好喜歡看你這種模樣,里希特…」
愛憐地輕吻他輕顫的眼睫,伸舌舐去尚未流下的淚水,萊因斯往下輕輕啃咬著少年柔軟的唇瓣,像是在嚐味道似的又舔又咬。
「嗚…嗯!啊!!不要!不、那裡…啊!」
塞進體內的手指靈活的搔著掏弄著柔軟的內壁,在戳刺到某個點的瞬間里希特尖叫著弓起身子,緊扯住床單的手指緊握到關節泛白,然後像是力氣被淘空了似的,少年大口喘著氣,無力地軟倒在柔軟的被褥裡。
萊因斯低頭望著自己手臂上沾上的濁白體液,然後挑起眉,輕聲在里希特耳邊道:「你已經能夠光靠後面就高潮了啊…我剛剛可是沒碰哦…」
聽見這種話,里希特羞恥得快要哭出來。他將臉埋在枕頭中,不願意將目光對上萊因斯的臉。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自己的身體竟變成這副淫亂的模樣…?
「不行哦,想逃走嗎?」
輕吻他的耳朵,青年再次開始在小穴裡頭戳刺的動作,另一隻手則揉捏著里希特胸前挺立的蓓蕾。後者即使再不願意也只能發出悶聲嗚咽,然後被主子從枕頭裡挖出來,給予熾熱而濃烈的親吻。
「沒什麼好害羞的,這種樣子只會有我看到,所以…」
更加為我瘋狂吧──
明明是霸道得不留一絲餘地的話語,卻能夠勾起里希特最不想被喚起的本能情慾。全身的細胞都像是在期待什麼似的興奮著,他無助的望著蹂躪自己的男人,張開嘴想要說些什麼卻說不出口。
啊啊、萊因斯…少爺…。
「可以了,你裡面…已經很習慣了,怎麼樣?想要我嗎?」
抽 出手指的同時帶出咕啾的水聲,在感覺到害羞的同時,更加強烈的卻是寂寞的空虛。前方剛剛才發洩過一次的分身再次顫抖著挺立,里希特絕望得看著停下一切動作 的萊因斯,後者輕笑著抱起他,兩人的位置對換,萊因斯一派悠閒地躺在床上,而里希特身上只剩下被拖到手肘的白襯衫,雙腿大開的跨坐在主子腰上。
「少…爺…?」
後面的嫩穴顫抖收縮著,哭喊著想要更加強烈的入侵,但是卻什麼都得不到。里希特因為情慾不上不下的折磨而輕顫,挑起所有禍端的男人卻不在進行任何安撫的舉動。
「這次不能這麼便宜的給你。」
在他頰上印下一吻,萊因斯道:「你來脫我的衣服吧。」
聞言,里希特不滿的咬了咬唇。雖然已經想要到快要死掉,但是他依舊輕顫著伸出手,解開萊因斯上衣的鈕釦。
外套、背心,然後襯衫…
雖然這些事情平常都已經做到熟練了,但在這種情況下,顫抖的手指老是不聽使喚,是故花了比里希特想像中更久的時間。上衣全部脫完之後,管家將目光移向褲子,然後不禁吞了口唾沫。
「怎麼了?繼續啊。」
萊因斯饒富興味地看著里希特稍稍往後移,然後用比剛剛脫襯衫還要抖得更加厲害的手指拉下他褲襠的拉鍊。
脫下長褲之後,囂張地昭示著自身存在的凶器映入里希特眼簾。管家不禁有些發暈,這麼大的東西,真的能夠進入自己的身體嗎?
而且、還能將自己逼迫到失去理智,完全臣服在慾望下的程度…
「接下來…用你的嘴巴好好安撫它?這可是等下能讓你快樂的東西啊,里希特…」
用手指托起少年細緻的臉蛋,萊因斯欣賞著里希特羞窘的表情。猶豫了半晌,年輕的管家終於趴扶下身子,緩緩地張開口,含住巨大肉柱的頂端。
萊因斯微微僵了僵,劍眉稍稍促起。
里希特其實不太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他只能緩緩地將那熱燙的物體再吞的更深,然後吐出,重複著這樣的動作。管家學校不可能教這種事情,所以他心中其實相當不安。
要怎麼做…
到底該…
「乖孩子…含深一些。」
直起身,萊因斯的手從那纖細的脖子線條,沿著肩甲中間往下,經過凌亂不堪的襯衫,然後輕輕劃過腰部。里希特震了下,但仍盡力地依照主子的要求服侍著。
「很好…」
聲音中帶著情慾的沙啞,萊因斯微喘著道:「用類似吞嚥的方法…對、喔…你這壞孩子…學的真快…」
得到稱讚讓里希特稍稍放了心,他遵照著指示,小舌劃過柱身,用兩隻手握住賁張的肉柱,唇舌移到下方舔咬漲滿的囊袋…
「啊!少、爺…!」
原本專心地愛撫著眼前的男根,里希特卻因為後蕾沒有預料的戳刺而一下軟了身體。
「嗯?我沒有叫你停,繼續。」
手指才剛剛探進菊蕾就被貪婪的咬住,惡意地用兩隻手指撐開寂寞的小穴,在入口逗留撫弄的指頭非但沒有讓那空虛的渴望舒緩,反倒帶來了更加強烈的反效果。
「唔、嗯嗯…」
里希特覺得自己快要被情慾折磨得昏過去了,但也只能乖乖地繼續服侍主子。熾熱的大掌不停在自己身上來回逡尋,已經連跪都快要跪不住的里希特,終於忍不住抬起沾著萊因斯體液以及自己淚痕的臉,用帶著哽咽的委屈聲音哀求道:

「不要再…玩弄我了…少爺…」

萊因斯愉快的笑了起來。
「忍不住了?」
「嗯…」
原本整齊地在腦後束成一束馬尾的柔順黑髮,此時凌亂地散落在肩上。里希特咬著唇點點頭。
「想要我做什麼?」
「進來…」
「什麼進去?說清楚點。」
對於主人的惡質,里希特除了將之滿足以外,一點其他的辦法都沒有。
「這個…」輕輕握住男人張狂的慾望,年輕的管家咬著唇,輕聲道:「進來…我的身體裡…」
「好孩子…」輕吻了下里希特汗濕的額角,萊因斯低沈性感的聲音震動著少年的鼓膜:「自己放進去。」
驚訝的張大眼睛望著萊因斯,里希特這時多希望,下一秒他的少爺就會輕笑著說「開玩笑的」然後給予自己企求已久的快感…
但是萊因斯看起來並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里希特有種想哭的衝動。
為什麼要這樣…
將手放在萊因斯肩上穩住,少年深吸了口氣,立起微微發顫的膝蓋,將身子移到適當的位置。
幾乎無法正視那即將侵犯自己的肉柱,里希特的眼淚不聽使喚的掉下,然後閉上眼睛,緩緩地往下坐──
「唔…」
咬著下唇,即使再怎麼被慾望支配,緊張的身體讓萊因斯之前的撫弄幾乎全部失效,粗大的頂端根本無法滑入。慌張的試了好幾次,里希特終於無助地啜泣起來。
「少爺…」
被那雙帶著哀求跟怨懟的濕潤灰眸望著,萊因斯總算知道自己玩過頭了。他連忙將愛人摟進懷裡,輕聲安撫著:「好了、好了、別哭,對不起…」
「我…」
「別說了,真是的,你明明還沒幾次經驗…」
輕輕吻著里希特的唇,萊因斯柔聲道:「我會負起一切責任…讓你舒服到哭出來…」
「什…啊!唔、嗚嗯…」
稍稍冷卻的慾望再次被挑起,少年摟著主子的脖子,在他耳邊哼著甜膩的呻吟。萊因斯靈活的手指愛撫著他空虛的小穴,軟嫩濕熱的內壁愉悅地咬緊進入的手指,抽出時瑟瑟顫抖。
抱起里希特的腰,將迫不及待的花穴壓在自己的慾望上頭,萊因斯將自己的唇貼在他的唇上,輕聲道:「親愛的…」
「別那樣叫…啊啊!!!」
一瞬間被粗大的慾望貫穿,里希特不禁尖叫起來。過於期待的花穴被入侵時產生的快感近似痛楚,逼出無助的淚水。
「少爺、少爺…嗯嗯…」
「無論做幾次,你的身體總是這麼…」緩緩抽出之後再次奮力頂入,享受著那熱燙柔軟的內壁纏繞上來的快感以及里希特淫亂的媚叫,萊因斯滿足的舔唇:「讓人失控…」
「哈、啊…嗚…」
「好了,真正的現在才要開始…」
「啊!?少、少爺…嗚啊!!」
像是昭示般的吻了下里希特的唇,萊因斯轉身將他壓在身下,拖起他的膝彎,用力地挺動起精悍的腰身。
「哈啊、啊啊、不…太、快了,拜託、慢、慢一點,啊啊!不要,不要一直…那裡…啊啊!」
一波波從結合處蔓延的強烈快感已經將里希特的理智給沖刷殆盡,他邊哭叫著邊隨著萊因斯的節奏扭動纖瘦的腰,從口中溢出的一聲聲呻吟越來越膩人。
「別叫少爺,叫我的名字,里希特。」
滿意的吻著戀人的唇,青年愉快的感受著緊箍住自己慾望的內壁哭泣般的簌簌抖動,抽搐著不停咬著侵犯它的,另一個男人的性器。
「萊…因斯…嗚嗚、萊因斯…啊啊、好、好燙、嗯…嗚啊!」
「舒服嗎,里希特?」
「嗯、嗯…」
無意識的點頭,里希特用甜膩的聲音哭喊著:「不、不要、停下來…」
「我怎麼捨得停?你的身體這麼貪婪,我比較擔心餵不飽你…」
調侃著平時正經八百的管家,萊因斯更加用力地往深處頂入──
「嗯啊!啊啊、萊因斯、嗚嗚…」
「我要射在裡面喔?」
粗嘎的低喘著,萊因斯咬住里希特白晰的脖子,那柔軟肌膚下是躍動的脈搏,此時正因為自己而狂烈的鼓動。
「嗯、嗯嗯、給我、全部…」
嗚咽著摟住萊因斯的肩膀,里希特已經無法意識到自己說出的話是多麼具有挑逗性。對少年自然的魔性咋舌,萊因斯靠在他耳邊道:
「貪心的孩子…當然會全部給你…」
特別用力的幾個頂入讓里希特顫抖著在主子背後抓出幾道紅痕,他喘息著哭喊:「萊因斯…啊啊、啊、要、要去了、萊因斯…不行了──啊啊!!」
火燙的液體燒灼著體內,同時前方蓄積的慾望也噴濺在自己以及萊因斯的小腹上。里希特抽搐著迎接渴望的高潮,一瞬間覺得自己似乎快要斷氣。
萊因斯喘著吻他的唇。
「你真是棒透了…」
「哈…哈啊…」
里希特已經沒什麼力氣再做出反應,他軟在床鋪上,努力地大口補充著氧氣。男人的吻輕輕地落在他額角,少年朦朧的看見主子的臉,錯亂的思考到地事情為什麼會變呈這種情況、而自己卻…無法抵抗。
「在想什麼?」
「並、沒有…少爺?!」
里希特被身體裡再次充盈的感覺嚇了一跳,他脹紅著臉望著萊因斯,後者只是給了他一個邪美的笑容後,再次用力的挺動起來。
「不、不行…啊!」
他知道原因了。
因為、自己根本沒辦法違抗、他喊少爺的這個男人…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