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22  21  20  19  18  17  16  15  14  13  1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H有,慎入



澤田綱吉總是喜歡在這樣的晚上走到窗邊,任帶著水氣的晚風吹拂自己。
有點冷。
但是很舒服。
外面的霧氣囂張的佔滿一切事物,白茫茫的、輕柔卻霸道的。
綱瞇起眼睛看著窗外繾捲浮動的白色水霧。風將他的長髮吹起,但卻吹不散那愈加濃重的霧氣。

  彭哥列年輕的首領笑了笑,閉上眼假寐。
鼻間嗅得到水的味道。
髮梢在水氣滲入後的些許潮濕。
涼的差一點就能讓人瑟縮的風。
眼前濃重的白露明明讓他連自己的手指都看不清楚,但是想抓住時掌中理所當然的空無一物。
什麼都沒有。
看的見,卻摸不到…
就跟那個人一樣。
一陣特別強大的風將水氣全吹了進來,褐色髮絲在綱眼前翻飛,他不禁微微瞇起眼以抵擋那吹的他眼睛發疼的風。
「在這種時候開著窗吹風不會著涼麼?公主殿下。」
伴隨著霧出現的是有著扭曲笑容的男子。髮尾留的比以前要長,藍髮的顏色在風中顯的亦發詭譎。紅藍異色的眸子是詛咒亦即力量的象徵,彭哥列最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守護者在首領面前微微欠身,在手中攢了一縷綱的髮,放在唇前慎重的輕吻。
「那也要看是什麼人硬要挑這種時間出現,害我著涼了…不是麼?」
十代首領微微的笑著。從前見到六道時總會害怕發抖的那個綱吉已經隨著單純的日子一同被埋在心底最深的地方,僅供片刻閒暇時稍稍緬懷。
「也許我該改口叫你女王大人?」六道沒有放下手中的那縷髮,他更加往前直到綱的唇與自己的連體溫傳遞的距離都嫌太近,低沈嗓音發聲的些微震動一同震顫撩撥二人許久不見的難耐情緒。
綱輕輕伸出舌,觸碰到骸冰冷嘴唇的瞬間,自己立即被吻住──佔有的霸道的如蛇般咬住不放,如此貪婪的男人竟讓他將心給的乾脆。
「好、好了…停…」綱輕輕的推開他。這人該不會連自己的氣息也想奪去吧──他邊喘邊想。
「停這種事情不是你在喊的。」骸瞇起眼睛笑的很愉悅,「先挑逗人的沒有那種資格。」
「輕易被挑逗的人不也有錯。」不甘示弱的挑起眉毛,綱倨傲的表情如同血統高貴的貓。
骸晒然輕笑。
「你真的是…長大不少。」要是以前那個綱大約連說話都會發抖吧,更遑論跟自己挑釁。
「我是被迫的。」首領衝著自己的守護者微笑。下一秒,骸便傾身堵住他的唇,再一次奪去綱好不容易平復的呼息──
「!」
這吻來的又快又急。像是要探索每一處般的深吻,交換的津液與氣息沁入二人的情緒、氤氳出些許情慾的陶然。
「骸…!」
「Boss。」
骸這聲叫喚讓綱倏地紅了臉。那聲音勾起了許多最私密的回憶,包括在同樣天氣的這種夜晚、自己那張很大的床上、交雜著他聲聲壓抑的呻吟及哭泣,骸總是這樣叫他。
不帶一絲尊敬、反而稍有嘲弄、卻又故意用呼喊王者般的聲音──
──Boss…我這樣的服務、您還滿意麼?──
綱老是想要他別這樣稱呼自己。不知道是被屬下侵犯的罪惡感亦或是什麼詭異的情趣,當骸這樣叫他時,已經被逗弄到在情慾顛峰上浮沈自己總是變的更加敏感。
「你很喜歡這稱呼吧,Boss。」骸微笑著用手指撫過他唇前,綱抗議似的張口咬下。
六道瞇起眼睛,沒有將手指抽出來。像貓似的,首領輕咬住後過了一會就放開,然後伸出舌輕舔骸修長的手指。
「呵呵。」一貫的輕笑聲顯示霧之守護者的極度愉悅,「Boss你在這方面也越來越熟練了…這難道是里包恩的附帶課程麼?」
綱怔了怔,隨即不悅地簇起眉頭──「你說什麼?」
「沒什麼,親愛的首領。」骸微笑著扯開他的上衣,手指撫上上司的胸膛。
綱輕輕掙脫他的騷擾,「要做回房間…」
「我想在這裡。」雖然被逃了,但是六道依然輕而易舉的將他拖回來繼續自己準備要做的事情。
綱漲紅了臉,「別鬧…!這是窗邊…」
「你不要叫太大聲就好了。」
「並不是這樣的問題!」
草食動物的抗議一向不算是抗議。骸俐落的將他壓在窗台邊,手放肆地探入他上衣內。如同膜拜極致雕刻般的輕撫往下,配合耳後敏感帶到脖子後背的親吻,兔子公主一時間除了喘息發軟以外竟無事可做。
「Boss。」
「嗚…」
盪人心魄的低沈呼喚又震動起鼓膜。綱皺起眉想閃躲,但是那震動直接傳到心底觸動無人能撩起的波濤,就像是暗語似地昭告即將發生的情事。
骸靈巧地解開他的褲頭,隔著底褲揉握綱腿間的男性象徵──而且順利地聽見他的首領發出壓抑的嗚咽。
「好輕易就繳械了呢。」骸輕笑著含住綱的耳垂。後者沒有答話,這麼乾脆地就放棄掙扎,僅僅只有一個原因罷了。
──你不是要我的身體麼?
那我用它跟你交換你的忠誠。──
當初自己的確是這麼說的…
但誰又知道提出這種條件的真正原因、竟只是因為自己想要被這個如霧般難以捉摸的男人掠奪?
「啊…!」
似乎是察覺到他的不專心,骸稍稍用力地握了一下手中已經挺起的昂揚,逼出綱帶著哭音的喘息。底褲的布料早已經被尖端溢出的液體濡濕,但這種不乾脆的撫觸讓綱稍稍有些不滿。
「骸…」
他回頭望著自己身後的男人,瞇起的眸中漾著水氣。
骸露出一貫簇起眉的微妙笑容,扯下那包覆著慾望的薄薄布料,體溫與體溫觸碰交換,並立時宣洩的瞬間,乾著嗓子呻吟出聲的綱竟有種自己快要昏過去的錯覺。
「我說Boss你…真是不持久。」
「囉唆…!」
這算是男人之間的吐槽嗎?
「沒關係,我持久就好了。」骸邊說著下流的笑話,邊脫下綱的長褲。後者還在喘息,趴伏在窗台邊,明明天氣微涼卻因剛才的動作而汗濕的肩背隨著他的呼吸緩緩起伏。反射著些微光澤的長髮散亂地因水氣黏在背上。
襯衫被脫到掛在肘部。以下全裸。
骸對自己親手打理的這風景感到滿意。他伸手輕輕在綱的背上畫過,首領敏感地縮了縮,悶哼了聲以示抗議。
「淫亂的公主殿下…」骸的手指沿著他優雅的腰線往下一直滑到雙丘間的密所,然後輕輕地推入。綱皺起眉頭,咬著唇忍受那種被侵入的不適感。
「看起來很乖…沒有跟別人做,我該獎賞你嗎…?」六道輕笑著在他耳邊道。
「混漲…!」綱惱怒的奮力掙扎,卻被重新壓住。情事雖然暫時被打斷,但他依然渾身無力,輕易地就被抓住雙手壓在窗台上。他仰望著骸微笑的臉,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難看至極。
「你、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他低吼著。
「知道啊,不就是在羞辱我偉大的Boss麼?」
「你…」綱想說些什麼,卻又停住了。
雖然是自己說出那種話、提出那種條件沒錯,但不代表誰都可以…談這種條件。
他只要這個人。但是卻說不出口。
察覺首領微妙的表情,骸笑著輕吻他的唇──「我知道你愛死我了。」
「去死…」綱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動加強吻的深度。
這該死的傢伙明明擁有讀心的能力、卻總是喜歡用這種話語讓自己發怒──該死的!
骸的手指重新回到愛撫到一半的嫩穴。他邊狂吻著綱邊讓沾上綱自身體液的手指在裡頭放肆地戳刺進出、年輕首領破碎的呻吟、喘息及嗚咽全被封在唇舌交接的縫隙裡頭。
「不…不夠!」綱在吻的空隙中低聲喊著,「骸…!」
手指與實際的慾望根本不能比,雖然是必經的潤滑過程,但是綱知道自己無法只滿足於這樣的愛撫。
這個人太飄渺了。即使這樣被他擁抱撫摸著,但只有自己被填滿的那個瞬間,綱才能放心的覺得,他是存在的。
「你只讓我看見這種模樣…對吧,Boss?」六道輕笑著說。
連載這種時候都要確認自己的主權…這沒安全感的傢伙!
雖然綱在心裡頭這樣想著,但他依然粗暴的扯住骸的藍髮,給了他一個不似小兔子會做出的凶猛的吻,「如果有第二個人看見,你就殺了他吧!」
「我會的。」
骸扯下自己褲頭的拉鍊,拉開綱的雙腿,往那白玉似的頸子咬下的瞬間也立即用力的挺進他熾熱的身體──
「啊……!!」雙重的痛楚讓被進入的人喊出尖聲哀鳴。
「Boss…對我還滿意嗎?」骸笑著道,「你也很喜歡這樣有點痛的感覺吧?」
「啊…可…惡…輕一點…嗯啊!」
「不,你不想要我輕一點的,你不是喜歡我粗暴點麼?」
熾熱的昂揚退到入口時又深且猛的往裡頭撞擊,小穴興奮的緊緊咬著不放,每一次深撞就會更加將熱楔往裡頭絞入。綱扭著腰迎合,修長的腿勾住六道的腰,的確是在索求更殘忍的進犯。
這個人總是把自己摸的好透徹…
「骸…」
他終於哭了。緊摟住守護者的肩,綱低聲喊著:「再…殘暴一點…拜託你、再…哈啊、啊…!」
只有這樣參雜著疼痛的快感才能讓他放心的感受到骸的存在。
「壞掉也無所謂…!」
「…」
六道露出難得一見的苦笑。他邊往最裡面頂入,邊輕輕地、溫柔地舔著首領的耳垂。
「我現在就在這裡。Boss。你的身體真的非常渴望我呢…緊到都快出不來了…」
「嗚…啊…!」
這是多麼糟糕的關係。
只能在這種時候需索著對方、用這最直接的方式感受著對方的存在、可悲的用這種方式互相安慰,僅只因為骸在平日根本無法見到他年輕首領的身影。
火燙的體溫驅不散的是水牢中的冰冷、即使他已經用自己的力量暫時離開那牢籠,寒冷卻如鬼魅般揮之不去。
如此痛苦,卻又無法放下的殘缺的愛情。
「Boss…」
「拜託你…叫我的名字、骸…!」
那哭喊聲震的他發疼。
「綱…」
擁緊了那美麗的軀體,骸低喘著在綱體內射出自己的體液;後者顫抖著迎接高潮,瘖啞著聲音喘息但手卻始終沒有鬆開。
「…真要命的激烈運動。」骸輕笑著在綱頰邊落下一吻。
「…?」
「跟以前一樣…庫洛姆麻煩你了。」
「骸!」
綱還來不及捉住他,眼前的男人立即變成了女孩。庫洛姆往前倒下,綱反射地接住她,與骸長相極為神似的臉上是平靜的睡容,身上乾乾淨淨的連睡衣都如此整齊,完全沒有剛才激情的痕跡。
綱沈默了一會,然後苦澀的笑了出來。
只有自己這麼狼狽…

隔天,綱相當晚起。里包恩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遞給他已經變成中餐的早餐。
「…這什麼?」綱看著面前冒著熱氣的食物。
明明看也知道,卻不由自主的想問…如此奇妙的時材搭配到底是那個天才想出來的?
「特製夏威夷披薩,鳳梨鮪魚。」里包恩只是面無表情的道。
「…」
好樣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