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23  22  21  20  19  18  17  16  15  14  1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雷斯林踏著小步,在茂林中緩慢的前進。他不時低頭細看角邊的植物,然後瞇起金色的眸,思考,決定摘…或是不摘。他用馬濟斯在草叢中翻攪,這柄只有龍焰 能摧毀的法杖──據雷斯林的說法──有時候真的是相當好用的多功能道具。伴隨著偶一為之的咳嗽聲,是瘦弱法師調節呼吸的喘息。

這個身體真是麻煩透頂,他心想。

 


身後傳來了沙沙聲。雷斯林機警的回頭,發現史東在他身後。他不悅的瞇起眼睛。「回去,騎士。還是說,你們準備出發了?」

「還沒有。但是我很想知道你在搞什麼把戲。」史東看著他的眼神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陰天的樹林吹起風,陰冷的讓法師瑟縮了下,不自覺的扯緊了身上的天鵝絨紅袍。他無助的嗆咳起來,激烈的咳嗽讓他挺不起腰桿。從口袋中扯出手帕,史東可以 從他摀住的嘴角看見一絲血沫…騎士心裡有一種想走過去幫忙的衝動,但是當他腦袋裡回憶起同伴過去的種種惡劣行徑,那隻腳始終是踏不出去。

法師總算捱過了那陣發作。他喘息著用手帕抹掉唇邊的血,白色的手絹中央染著大塊的紅色血漬。「不要煩我。」他瞪著騎士。「走開,我待會就會回去了…」眼神中出現的是慣常的輕蔑,法師轉身不再搭理同伴。「而且可以在你們準備出發之前好端端的出現。」

「在這之前,你會死在森林裡面吧。」

「除非你想殺我,否則那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雷斯林自顧自的走著。他倚著法杖,渾身發抖。趕快找到自己需要的草藥、然後回去隊伍中,坐下來休息──或者是倚靠著卡拉蒙休息,怎麼樣都好,那個笨哥哥雖然老是讓他不悅,但總不會想殺他。

「雷──」騎士追上去,然後看見了什麼似的一把抓住雷斯林瘦削的肩膀往後拉。法師被這動作搞的一陣踉蹌、本想發作但抬頭卻看見一條巨蟒拖著沾血的尾巴嘶聲逃竄回他棲息的大樹上。

「死不了嗎?」騎士拭去古老大劍上的血跡,回頭露出得意的笑容,那彎起的嘴角在法師眼中刺目極了。「死了也不干你事。」粗魯的推開史東,雷斯林惱怒的往前走。「你一直都等待著我的死亡,騎士。你我都很清楚。」

史東皺起眉。「誰不希望法師死呢。」他講話刺人,尖銳的連自己都覺得惡毒。

「是啊,即使我救過你們那麼多次的命。」雷斯林冷笑。

「你是救過我們,但你更多次想要害死我們。」

「是嗎?如果我想殺你的話,你不會活到現在,史東‧布萊特布雷徳。你看過我的法術,你知道當危急的時候,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宰了你,然後詭稱是敵人或 怪物,管他是哪一隻幹的好事。」雷斯林回頭朝他逼近,沙漏瞳孔的金眸中不斷看見的是眼前俊美騎士的衰老與死亡。他冷笑著,瞇起眼。「你跟我都很清楚我說的 是事實…對嗎,騎士?」法師放緩了聲調,柔柔的嘶聲。

史東無言的看著面前比自己矮一截的法師。他心裡怒火中燒,但是就如同法師所說的,他知道那是事實。即使被包裹在厚重的紅袍底下,騎士依然可以看的出來雷斯林瘦削的如同落葉,他甚至覺得法師殘疾的發作每一次都會削減這個年輕人所剩不多的壽命。

但,雖然瘦弱,但他的體溫還是透過紅袍傳遞到騎士的身上。

高溫的近乎炙燙…

「滾回去吧,蠢蛋。」總算是說夠了,雷斯林繼續尋找他所要的東西。

騎士杵在原地沒動。法師完全不想管這個讓他煩心的傢伙,他知道自己的體力不被容許在這種濕冷的地方呆的太久。幸好自己所需要的草藥已經找的差不多了,他可以──

雷聲轟地打在他前面。天上漫布的烏雲終於承載不住水氣的重量,豆大的雨滴直直地落下,在泥土地上敲出坑洞,與樹葉合奏出氣勢磅礡的樂章。

雷斯林沈默了,無論是嘴巴還是心裡的抱怨。他無言的看著眼前一片模糊的景象,水珠很快浸透他的衣袍,白髮濕透的滑下水珠。

「嘖!」騎士抓住他的手把他往回拖。大雨讓他看不清楚視線,只能照著印象走。

「放開我!」雷斯林掙脫他的箝制。「在這種大雨裡面你還想去哪,騎士?想回去嗎?不想死最好別這麼做,你會迷路。」他拄著馬濟斯,朝另一個方向走。「不 管你要不要跟來,我寧願在樹林裡等到大雨小一些。他們不會在我們還沒回來時就離開,就我所知,我們的行程並沒有這麼趕。」

「那你幹什麼朝那裡走?」史東無計可施,只好忿忿的跟過去。

「我在樹林裡晃都晃假的嗎?那裡有個野獸棲息的山洞,大小足夠讓我避雨。」

史東怔了怔,然後無奈的聳肩。

是啊,能讓「你」避雨。

 

 

山洞不太深,潮濕的帶著股野獸的些微臭味。法師彎下身躲進去,袍子下擺沾滿了泥漿,整件濡濕的紅袍染上暗沈的顏色。

「施拉克。」他輕聲念。馬濟斯頂端的水晶球放出慘白的光,照亮晦暗的空間。騎士考慮了下,不知道該不該進去。冰冷雨水滲入厚重鎧甲縫隙中,,濡濕的令人相當不舒服。

雷斯林沈默的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只是自顧自的在角落坐下,拉下兜帽微微地顫抖著。騎士終於決定進入山洞,鎧甲摩擦碰撞金石之聲。

山洞隔絕了雨水,但是擋不住因下雨而降低的氣溫。雷斯林嘆了口氣,身上厚重的天鵝絨紅袍裡面還沒有濕,他拉緊了袍子,雙手環抱住自己,希望至少可以攬住一些溫暖。一陣痙攣,他又咳了起來,劇烈的讓他只能無助地撐著山壁。

一直沈默的史東終於開口。

「你到底交換了什麼?」

五年前他們分開的時候,法師的身體就不是很好。五年後他們再度重聚,他已經變成這付模樣。

到底什麼這麼值得他追求?權力?力量?還是?

雷斯林沒有回答。他忙著平順自己的呼吸,剛剛的一陣劇烈咳嗽讓他虛軟的靠在山壁上不住喘息。濕透的白髮在額前滴著水。「你不會懂的,沒有人懂。」他嘶啞的低聲說。「總是用那種眼光看我的你們,到底懂些什麼?」他搖著頭,表情斂去平時的憤世嫉俗。

「我是不懂,不懂你為何可以如此自私、自大、陰沈,你遲早會走上黑暗的道路。」他盯著法師因浸潤水氣而變成暗紅色的袍子。「遲早會穿上黑袍。」

雷斯林抬起眼看他。那眼神中明擺著不屑。「那又如何?你忽然間關心起我的前途來了,騎士。」

「我真想殺了你…」

「你可以試試看。我想應該很容易吧。就像捏死小蟲一樣…索蘭尼亞騎士。」法師訕笑著,然後又咳起來。

那名詞在史東心上很狠的撞了一下。

光榮的、古老的、索蘭尼亞騎士…

「你們永遠都是用自己的眼光評斷著我。驕傲的自大的、同情的、甚或之類。如果有一天,你跟我一樣…」雷斯林忽然靠過去,只差沒有趴在騎士身上 ;史東不自覺得往後退,這個瘦削的法師從裡而外散發著強大的力量,雖然現在的他是如此孱弱、以致於那力量跟軀體有一種無法協調的感覺。

「虛弱…無助…」雷斯林冰冷的手指碰觸到他的手,往上。「拿不起劍、扛不起鎧甲、總是被冷落、被欺侮、被當成拖油瓶…」到肩甲,往中間靠。「沒有人在意你的存在,你沒有必要存在。」在翠鳥與玫瑰的雕刻上,停住。「如何?騎士?」

雷斯林的眼睛帶著瘋狂的神色。

你將會願意用一切換取力量。史東在那受詛咒的金眸中讀到這樣的訊息。

無論付出任何代價!

有一天你們會對我俯首稱臣!

對你們曾經恥笑摒棄的對象!

 

那是一種近乎病態的、對力量的執著。

 

騎士語塞。他無法認同,但也想不出話語反駁。

雷斯林冷笑,然後往後退開。法師似乎為了自己在言語上佔上風而有一絲絲優越感,他繼續瑟縮回角落,抱著馬濟斯閉上眼休息。

史東的手碰觸到自己的古老大劍。他心底忽然有種衝動,沒有人知道的,如果在這裡把法師殺掉…

這厭頭僅僅閃過腦袋就讓他嚇出一身冷汗。他的驕傲不容許他這麼做、即使他多麼的痛恨雷斯林,但對一個弱者下手並不是騎士信條所容許的。

弱者…

但另一個角度來看,雷斯林真能稱作「弱者」嗎?

他看著法師的臉。後者平靜的臉龐讓他彷彿看見了卡拉蒙的影子。他們是雙胞胎、卻像是光與影的對比。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命運作弄?

雨聲沙沙的讓靜默更顯靜默。

雷斯林呼吸難得地沈穩。看不出他是睡著了還僅僅是假寐,史東又坐了會,然後站起身來望著外面的雨景。

他的驕傲讓他無法理解法師,而他不知道法師對自己是不是有著同樣的感想。他們曾經一起生活在同一個地方,但卻依舊陌生。

他想起了雷斯林年幼的模樣,以及他們的母親過世時,他沒有表情的側臉。

像是偽裝成堅強的脆弱,偽裝成冷漠的熱情。

雨聲中出現了另一種不同的聲音。,史東警戒地將手放在腰間的劍柄上,但卻在下一秒就鬆懈下來──

「小雷!」

是卡拉蒙。

「卡拉蒙!在這裡!」

史東走出外頭扯開嗓子喊。同時他也聽見細微的聲響,回頭就看見法師拄著瑪濟斯站起來。

「史東!你跟小雷在一起啊!」

卡拉蒙三步作兩步的跑到山洞口。雷斯林抬眼望了渾身濕透的哥哥一眼,然後朝他走過去。

「你來作什麼。」

「我擔心你啊,忽然下大雨耶,要是不趕快找到你你又會感冒了…」

「我有那麼笨嗎?」打斷哥哥的話,雷斯林哼了聲,「馬上就會停了。」

卡拉蒙不解的歪著頭。而就在這個時候,雨勢彷彿是順應雷斯林的話似的,開始漸漸的趨緩。法師走出山洞,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卡拉蒙連忙攙扶住他,而史東在法師掩住嘴的手帕上看見血跡。

「走吧,哥哥。」

調了調氣息,雷斯林輕聲道。

卡拉蒙二話不說打橫將弟弟抱起,往大夥紮營的方向走去。史東望著兩人的背影,然後搖搖頭跟上。他的角度正好能看見雷斯林覆蓋在兜帽下的臉,法師什麼都沒說,只是跟他四目相接,然後拉緊兜帽,更往哥哥的懷裡縮去。

在法師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模樣?史東不知為什麼忽然有這樣的疑惑。

雷斯林說過,他的眼睛在經過法師試煉後,只看的見毀滅。

那法師會看著自己毀滅嗎?

在最終的那一天…

也許不只自己。雷斯林會看著所有人,然後等待著最公平的結束。然後…也許到那個時候,他才能夠稍微觸碰到真正的雷斯林。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