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73  72  71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真是辛苦你了。」
從我剛進門就開始接收我的情緒垃圾的魔王摸摸我的頭以示安撫,而一旁的阿燈則是一邊聽一邊點頭,「沒錯,法蘭皇子完全不聽人說話,上次他來找我時也是這樣,我說什麼都沒用,他連『你找錯人了』都聽不下去。」
「蜜塔波明明就很正常,為什麼會有這種難纏的哥哥……」
我無力的趴在桌子上。蛋糕一拎回來就被阿燈給吃完了──雖然說他不吃鳥類的肉,但是蛋就沒問題,據他所言是因為「反正那些都是孵不出雞的啞蛋」。說是這樣說沒錯啦,不過聽他這樣講的同時,我想到了某個叫做「鴨仔蛋」的地方名菜,要是讓阿燈看到,他可能會當場昏過去。
 

 「該做正事了。」
魔王用力的揉亂我的頭髮然後站起身來,我一邊整理自己被弄得亂翹的髮一邊道:「咦,出發時間……啊,到了耶。」我看看腕錶,「東西昨天我已經打包好放在你外出用的收納袋裡了。」
「謝了。」維塔人點點頭,「系統連結也沒問題吧?」
「沒問題的。」
我蹦跳的跑到電腦前面,把維持著低能量運轉的機器叫醒,「從你設置、開啟觀察迴路開始,資料就會輸入進來並且自動開始做基礎分類。」
我在螢幕上點了幾下,打開幫魔王做的觀察程式,目前還是一片空白的平靜狀態。這個程式會跟我幫魔王打包好的那些偵測器(魔法機械)連線,而偵測器放置的位置是在絕對力場的某幾個特定點──而放置那玩意,就是魔王接下來幾天要進行的工作。
「老大,所以這幾天你都不會回來嗎?」
阿燈看著魔王整理裝束,好奇的問。
「晚上會回來,早上就會出門。雖然是用空間移動,但是每個地方都要放一些也不容易,大概得花上一週吧。啊,栗栗也要負責每天早上跟我一起確定下一個放置點的位置。」
「沒問題。」我比出拇指。
「別睡過頭。阿燈,晚上督促他睡覺的工作就麻煩你了。」完全不信任我的魔王微笑著轉頭向阿燈交代他的工作,而鳥人則是拍拍胸脯露出「就包在我身上」的表情。可惡,看來我最近只要想晚點睡就會飽受騷擾。
「那麼……」
魔王拎起該帶的東西,然後站定,朝我們揮揮手,「這段時間研究室麻煩你們了。別燒掉就好。」
「才不會呢。」我笑著回應。維塔人轉身踏出步伐,藍色的身影倏地消失在我們的視線裡。
原本三人卻一下變成兩人的空間,瞬間少了什麼似的安靜下來。我越過電腦螢幕看著前方,,魔王平常坐的那個擺滿書的位置空出來了,陽光灑在上頭,明明應該是很暖的午後,卻不知為何有種奇怪的冷清感。
「唔──接下來應該就沒事了吧?」
阿燈伸伸懶腰,拍拍翅膀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音,幾片紅色羽毛飛落。「我在想要不要早點回宿舍……今天得跟『巢』裡聯絡才行,聽說我家又有人生蛋了。」
「等一下你家不是上上個月才有人生過蛋……」
「翼人家族是很龐大的,我堂姐堂妹表姊表妹姪女外甥女一大堆啊。」
說到這,阿燈鼻孔朝天的擺出一副得意的姿態。這種事有什麼好驕傲……不對,好像還挺值得驕傲的,要是人界的大家也有這樣的動力生小孩的話,就不怕什麼少子化了嘛。
在這種時候,敲門聲忽然響起。我跟阿燈對望了一眼,同時露出疑惑的表情──誰會來魔王的研究室?在這裡待了幾個月,我還沒看過除了我們三個以外的人在研究室裡頭。
試探性的兩下間隔很短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阿燈三兩步跑去開門:「來了來了……咦?蜜塔波?」
蜜塔波?
聽見是公主殿下來了,我好奇的從內室走出去。蜜塔波一看到我就露出苦笑:「啊,栗栗。聽說皇兄今天又……」
「咦,你怎麼知道……」
我好奇的問。我都還沒去找她吐苦水呢,她就自己跑過來了。
「剛剛覺得哥哥回來時的表情不太對,所以稍微問了下言大人──啊,就是我們研究室的負責人,龍族的言‧哈斯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連言大人都眼神閃爍,但我想皇兄的問題可能比較大……真是的,總是這麼保護過頭。啊,我帶了玫瑰果派來,是栗栗你喜歡的那家店噢。」
說著少女揚起手上的紙袋,咖啡色跟粉紅色的設計,的確是那家很有名的店沒錯……這小妮子用甜點就想收買我!很好,她成功了。
「謝謝!我去泡茶,一起喝下午茶吧。啊,阿燈你還要先回去嗎?」
我邊接過蜜塔波手上的紙袋邊回頭問鳥人,他給了我非常複雜的表情──在食慾跟責任之間掙扎的表情。不過他今天已經吃掉我一桶蛋糕了耶,其實真的可以回宿舍了,快點回去,我要一個人吃掉半個派……我朝著鳥人散發怨恨的電波。
「既、既然蜜塔波都拎來了,我怎麼能就這樣回去呢,當然是要至少留個十分鐘嘛。」
怨恨電波傳達失敗。阿燈很有義氣似的做出了這樣的回應,單純的蜜塔波連忙跟他說有事的話就先去做吧,阿燈笑嘻嘻的回答說不是什麼大事,他至少要吃完點心再走……
我說你的目標其實是點心吧虛偽的傢伙──即使在心裡吐槽,我卻還是乖乖的去準備了三個杯子,然後暖壺準備泡茶。
「不過蜜塔波你怎麼會跑過來啊?我從來沒看你來過,你們研究室不是也很忙嗎?」
阿燈幫少女把包包掛到一邊的衣帽架上,然後拉開椅子讓她坐下。蜜塔波道:「嗯,因為今天言大人跟皇兄都出差去了,才剛走……對了,怎麼沒看到艾勒許?」
「哈?啊……魔王嗎。」
我楞了下才意識到精靈公主是在講維塔人,外號叫久了本名都不記得了,更何況那個名字我本來就不太會唸。「真巧,他今天也是出差,一個人。」
「耶,真不湊巧,想說很久沒來打招呼了,趁今天偷到假日可以順便……」
蜜塔波露出惋惜的表情,我將茶壺放在桌上,倒滿三杯茶,另一邊的阿燈早就迫不及待的把派給捧出來了。以改良過供食用的玫瑰果為主、襯上各種莓果類的派,一捧出來就飄出美好的酸甜香氣;豔紅的餡料表面澆上一層透明的糖膜,用精靈界特產的金色小果點綴在各處,看起來既華麗又迷人。
「這家還是一樣漂亮耶……嗚喔,摸起來就跟真的一樣的玫瑰!」阿燈看著中央裝飾的小朵白色玫瑰讚嘆的道。看起來像、摸起來像、口感也很像真正的玫瑰,但的確是用糖做成的,入口即化。雖然只是蛋糕裝飾,但從小地方就看得出店家的用心。阿燈用包裝裡附贈的切派刀和盤子將派分到我們面前,配合著剛泡好的玫瑰紅茶,實在是個讓人幸福到想融化的下午。當然,如果沒發生前幾小時那種事情的話會更加美好。
「不過蜜塔波,我覺得你明明就很正常,為什麼你哥哥會是那種個性啊……我沒有要批評他的意思啦,只是覺得有點困擾。」
我問了在我心中盤旋已久的疑問。皇子其實全身都散發出菁英的氣息,而看看蜜塔波也能知道他皇兄不會是笨蛋,但為何總是做出些笨蛋事?例如找錯人麻煩還後知後覺之類的。
「嗯……」
蜜塔波口中含著一小塊派,她緩緩的嚼了很久才吞下去,又喝了口茶。「皇兄他只有在對我或是言大人的事情上才會這樣的,處理其他事情時既明快又果決,而且判斷精準,他的能力其實比我還要強的……附帶一題,雖然他才一百三十歲,剛進入第三成年期,但卻已經取得很多學位或是證照了。啊,他也擁有魔法導師資格,只是他還不想去當教授。不過哪天要是看到他在幫人代課,也不需要意外。」
「真的假的,魔法導師嗎?」我不可思議的嘖了聲。也就是說法蘭皇子不是散發出菁英的味道,而是跟本就是個菁英──我聽說過,魔法導師的職位,以精靈來說,至少要到第四成年期──相當於人類年紀的三~四十歲,擁有大約三百年份的魔力量以及使用經驗後才有可能考得上的,而且錄取率還很低。
「真是看不出來耶,萬一他的學生跟妳剛好是朋友,我相信法蘭皇子一定會當掉他。」阿燈邊吃派邊搖頭。
「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情的話……」蜜塔波沒有把話說完,但是卻給了我們燦爛無比的微笑,而我跟鳥人都瞬間抖了一下。
真恐怖,雖然蜜塔波平常看起來很溫和,但是似乎還是不要惹她生氣比較好。
「不過我也無法因為這點對他真的生氣。」
蜜塔波用叉子又切了一塊派送進嘴裡,表情染上一抹奇妙的陰霾,像是原本燦亮的陽光忽然被飄過的雲給蓋住一樣,「自從那件事情之後──他似乎就覺得,不努力保住我的話,我就會像還沒成熟卻被鳥啄斷了莖的果子一樣,從名為皇族的樹上落下,然後腐爛在泥土裡──就像她一樣。」
「……?」
我跟阿燈交換了疑惑的眼神。好像發生過什麼事情的樣子,蜜塔波說『她』的時候用的是精靈語中女性的代名詞,似乎跟另一個人有關。而精靈公主這種低落的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似乎不是什麼太愉快的事。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