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62  61  6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三章
陽光明媚。春夏交際之際的精靈界,有著相當舒適的氣溫,非常適合出來散步──尤其是這種大家都在上課,廣闊的校園裡人很少的時候。
「啊哈,啊哈哈哈~」
手上拎著一個像是放大了五六倍的冰淇淋桶一樣的圓桶(上面還用緞帶打著蝴蝶結方便提起來),我傻笑著哼著歌,用輕快的小跳步從空中庭園的方向往太陽與龍膽塔群,也就是魔王研究室所在處走去。
原本以為只不過是個考完期中考還買到好吃蛋糕的愉快的普通的一天,但是,我在空中庭園看到了很不得了的東西呢。真的是相當得不得了啊--
一回想起剛才的話面我就無法克制的像變態一樣揚起嘴角,如果心情可以具現化的話,我身邊應該像少女漫畫一樣開滿了花吧,還多到會打到經過的路人的程度。
轉上通往三樓的階梯,我走到研究室門前,輕輕敲了兩下後隨即推門進入──
「午安~~魔王~~」
然後很有精神的邊往內室走邊大聲的對正在看書的維塔人打招呼。
「午安。怎麼看起來這麼開心?」
魔王從卷軸裡抬起頭對我笑了笑。他坐在內室的窗邊,外頭射進來的陽光被半透明的簾子過濾成適合看書的亮度;屁股底下坐著的、看起來很舒服的寬大椅子四周,堆滿一落一落的書跟捲軸。窗前那部份是魔王的領域,我進門時,十次有八次會看到他窩在那張椅子上頭看書,而剩下的兩次、一是準備實驗中所以在書櫃前,二是實驗結束後的隔天,在窗子對面的,屬於我的電腦桌前。而這時候他通常會看著進門的我苦笑──因為這整個實驗室裡大概只有我會用那玩意,魔王雖然好幾次想要自己試試看,但不知道是魔法師天生跟科技犯衝還是怎的,再複雜的咒文都能隨便唱出來的維塔人,竟連開機的程序都記不住。
「呵呵,開心當然是有理由的。」
我把手中的紙桶放在內室中間的長桌上,然後從書櫃底下的用具櫃裡頭拿出兩個盤子,哼著歌開始拆桶子。
 
 

 「這是……噢,是你之前說很好吃的那個點心?」
「是戚風蛋糕!雖然只是最基本的蛋糕,但是這家的真-的-好好吃。我今天一考完試就馬上跑到大學區第六層的店面去排隊才買到的呢。」
「難怪我覺得今天你來的有點晚……唔,第六層離這裡不是有兩大階嗎?比宿舍還遠吧……?」
聽見平常討厭運動的我竟然跑到第六層去買蛋糕,魔王似乎有點驚訝。不過這對我來說沒什麼的,我在台灣的時候還曾經為了想喝的奶茶舖在家裡附近沒有分店,而跳上火車奔往台北呢。
「為了食物的話沒問題的!」我用動畫裡會出現的熱血主角口氣回應。美食、電腦跟魔法就是我的一切,為了這些而悠閒的活著是我的終極目標。
「你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謝謝誇獎。」
我一邊嘿嘿笑著一邊將裝在盤子上的蛋糕遞給魔王,最基本的香草口味蛋糕加入精靈界特有的花糖,甜甜的飄出了香氣。維塔人一隻手接過,用小叉子切了一塊送進嘴裡,然後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好軟。」
「對吧!而且很香對不對!又不會很甜!」
我一邊說一邊又跑到櫃子前面挖出我請母親從家裡頭寄來的奶茶即溶包,打算來個剛考完期中考的悠閒下午茶,「最妙的是它還低熱量,店前面全部都是女生在排隊,女人真是聽到減肥馬上就會戰鬥力全開,只有我一個男生在排隊怎麼想都覺得好像很奇怪。」
「不,你的話應該完全沒問題……」
「魔王你說什麼?」
「什麼都沒有哦。」
很自動的拿走其中一杯奶茶,魔王笑得像春天的陽光一樣燦爛,「蛋糕真的很好吃,留一點給阿燈吧?」
「才不要,我要把他的份也吃掉。」我自己切了下好大的一塊,還拿出冰箱裡面的鮮奶油製作器擠了一圈奶油花在旁邊,「下次用鮮奶油整個裹起來做成波士頓派也不錯!」
「這樣就失去低熱量的意義了吧……」魔王的聲音帶著笑意,而我則是一臉幸福的把澎鬆柔軟的蛋糕沾上打得很紮實的鮮奶油,大口塞到嘴裡。
距離第一次遇到魔王時的研究室試驗,大約過了四個多月──精靈的時間單位跟人類差不多,所以可以這樣大概推估。如果我是去龍界的話可能就要個時差換算器了。說起來精靈界的學制、一學年是兩年,所以上學期就是一年,以人類學制來說的話四個月過去差不多就要放假了,精靈界的話還早得很呢。
在那個讓人緊張的要命、可以算是測驗的實驗之後,我跟阿燈一如我預料中的順利地進了維塔人的研究室,而且我還用研究經費組了一台新的電腦放在研究室裡,買零件不需要考慮價錢的感覺真是爽快到不行。不過雖然我們進來了,卻對研究內容幾乎是一無所知。魔王一直都是自己在處理自己的研究,我們只是做周邊的技術支援。這樣也很好,反正魔王也不喜歡有人不懂裝懂得多嘴。只是就跟他當初說過的一樣,偶爾我跟鳥人還真的會半夜被維塔人從被窩裡面轟醒,叫到研究室來幫他作資料收集。
附帶一題,因為我一直都念不出他名字的正確發音,所以到最後就直接用『魔王』來稱呼他了。阿燈一開始說這樣不好啦好歹維塔人也是我們的頂頭上司,現在還不是跟我一起叫得很歡。明確的兩個音節總是比滑來滑去的轉音好念多了。
當然魔王第一次聽到我這樣叫他時也好奇的問我這什麼意思(畢竟我是用中文叫的),一來是不能真的跟他說這兩個字的含意,二來不知為何想要欺負他,所以我回答了「這在中文裡是『好帥的大哥』的意思」。
聽完之後這傢伙居然露出緬靦又天真的笑容說「真的啊」,害我那一瞬間心裡有罪惡感湧出。
「不但考完期中考,而且還買到喜歡的點心,難怪你今天一進門就朝氣十足……平常應該是一進來就窩到休息室去睡的啊。」
魔王一邊用像溫水一樣輕柔和緩的聲音調侃我,一邊伸手用刀子又切了一塊蛋糕到自己盤子裡。這種聲音吐槽起來讓人連想戳回去都沒力,不過現在的我也完全不在意那內容就是了──跟剛剛的經歷比起來,這種調侃完全不會影響我的心情。
「才不是呢,我是因為剛剛看到了很不得了的東西才這麼高興的!沒想到能看見,一直以來除了在電視上以外都沒看過的啊~可以的話真想再看一次!如果能讓我摸一把就更好了~」
「能讓你這麼開心,難道是新款的電腦還是什麼叫做處理器的玩意……」
「不是!」我打斷魔王的話,然後用興奮的表情看著他道:「是龍!我剛剛看到龍了!」
 
那是我拎著蛋糕好不容易爬回塔斯塔木主幹上通往最高層──聖伊大校區的寬廣階梯的事。大概是因為心情好的關係,這段平常爬起來有點辛苦的路程,今天走來卻格外的愉快。我一邊哼著歌一邊想著等下就可以進研究室放空打混一邊爬著樓梯,原本是打算直接過去的,但是腦中忽然閃過昨天跟妹妹用網路及時通訊軟體聊天時的對話。
的確是答應要幫那小妮子拍些好照片給他讓他去跟同學炫耀的……我想起了跟妹妹的約定,再看看今日萬里無雲的好天氣,決定在去研究室之前先繞到聖伊大的空中庭園去。
空中庭園是在聖伊大校區右方長出來的一塊塔斯塔木分枝,據說是在三十年前巨木忽然生出來的一塊平台,因為不用白不用,所以都市規劃學系的傢伙們就把那一塊地方當作那一屆的畢業題目,用觀賞植物與各種材料,配合魔法陣,建出了有名的聖伊大空中庭園。
「這種時候不知道人多不多呢……」
我進了學校之後朝著空中庭園的方向走去。現在正是精靈界季節交替的時候,不是空中庭園最漂亮的時期,該開的花都還沒開,而前一批正在凋謝。這種時間人潮應該還好才是……我暗忖。反正我去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拍庭園,而是打算在它的邊緣往下拍點俯瞰照。說起來,塔斯塔木這種精靈界特有的巨大植物,與依它而生的特別城市景觀,也是非常有看頭的。
平常熱鬧的聖伊大,今天反常的相當冷清。但是想想也不奇怪,每個學科的考試時間不同,我是早早就考完的一批,現在應該還有一堆人都在寫題目吧。
連接空中庭園的階梯盡頭,就是華美的庭園大門。我跟在門口的管理人點點頭打了招呼,亮出聖伊大的學生證,順利的走進庭園。
「啊,還是有一些沒有謝掉嘛。」
走在像迷宮一樣的矮籬與矮籬間,映入我眼簾的是開著絢爛重瓣花朵的,有點像茶樹的樹木。精靈界有很多非常美的觀賞植物,但是因為我不是修這個的,所以完全叫不出口,頂多就是看看拍拍照,當個一般的觀光客。我打開隨身錶型電腦的拍照系統,開始拍些還沒凋謝的花朵,隨意的往前走。陽光很強,但是因為這裡植物很多,並不覺得悶熱,吹過來的風也帶著淡淡的花香味,實在是很舒服的一個庭園──尤其是在這種人不多的時候。
「唔……要到觀景台的話,的確是……這裡吧?」
我繞過薔薇的籬笆拐近某條以月桂夾道的小徑,打算抄近路到後方的觀景台去。空中庭園裡面的籬笆配置雖然相當複雜,一不小心就會迷路,但對魔法師──或是說對魔法有一定認識的人來說,辨別哪條路通往哪裡並非難事。甚至,聖伊大的入學考,有一項就是在一定的時間內到達空中庭園的某處去取得物品,以證明自己對魔法陣基本概念的熟稔。
「從這裡出去應該會到後方的廣場,然後再過兩個火系符文就能到觀景台……」我在心裡盤算著,往第三個岔路繞過去。不是主幹道的小徑很窄,枝葉就在我耳邊摩擦,但是我知道前方是……
咦。
從樹叢裡頭出來的我,眼前出現的並非預計中的廣場景象。
不是我走錯路,而是廣場整個被擋住了。
我楞在原地,眼前的景象實在太讓人震驚了,一時間我連要拍照什麼的念頭都忘得一乾二淨,只是怔怔地看著廣場上的龐然大物。
那是一頭金色的龍。金色的鱗片,全身布滿深紅色的美麗斑文──這時我想起了以前曾經看過的資料……龍界的龍,一出生就擁有胎記,每個家族有不同的特徵。一般的魔法師用寶石或金屬製作的魔法物品來增加魔力,但是龍族光是胎記就能讓他們的魔力增幅,而那斑紋就是胎記。
為了魔法而生的美麗、強大的種族。
我一直都非常喜歡龍。我跟本是玩RPG長大的,雖然知道現實中的龍跟RPG裡的龍完全是兩回事,但還是覺得牠們非常有魅力。雖然界航讓龍族也會在人類的世界出沒,但是因為界際旅遊法的關係,他們從不在外面顯露出自己真正的樣貌。我沒有去過龍界,但知道龍界開放給其他種族遊玩的地方並不是他們主要的生活區,因為照法律,要去龍界的話,就得成為一頭龍──先不論其他種族有沒有辦法適應那樣的身軀,據說龍族對於「怎麼可以讓不是龍的人擁有龍的形體!」這種事情非常在意,所以乾脆就把觀光區跟龍族的生活區劃分開來,反正對他們而言,變成其他的形體不是難事,而他們更不希望其他種族的傢伙成為假的龍。
因為上述種種原因,我從親眼沒看過龍形的龍。頂多只看過照片,電視就更不用說了,因為跟本不可能採訪到。龍是不輕易讓外族看見真身的,他們擁有驕傲的本錢,也的確非常驕傲。
但現在就有一頭金龍在我前面。牠佔據了整個廣場,瞇起眼睛收起翅膀趴在那,像是在享受陽光似的。風吹過牠背上的不知道是骨板還是鬃毛的部份,一片一片的微微搖晃著。似乎是想要換個姿勢,牠稍稍伸展了下巨大翅膀,陽光穿過金色的皮膜,鱗片在太陽下閃閃發光。長尾謹慎的捲在身旁,明明就是那麼長的尾巴,卻沒有打到任何旁邊的植物。牠很小心的轉身,啪的一聲──金翅往天空中展開,那其實跟阿燈搧翅膀動作差不多,但氣勢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眼前的美景閃得我眼睛都要睜不開了,因為太過激動,反而讓我就那樣釘在原地,無法做出任何反應。我就這樣一直看著那頭龍,直到牠似乎忽然發現有人在看牠,轉頭跟我的視線對上為止──
「啊。」
不,牠沒有開口,但是表情很明顯的是那樣。我跟那顆大頭對望,瞬間不知道該躲起來還是裝作沒看見的往前走(即使我剛才已經死盯著牠不放很久)。大龍跟鱗片一樣金色透明的眼睛裡充滿著驚愕,牠可能覺得這種時候不會有人來吧──緊接著,龍像是被電擊一樣整頭跳起來(原來龍也是這麼敏捷的,明明就好大一隻),搧動翅膀,發出吼聲──在我因為嚇了一跳而往後退的瞬間,牠就在我眼前失去了蹤影。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