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75  74  73  72  71  70  69  68  67  66  65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五章
「哈~啊~。」
在高級魔力與科技應用論的課上,我毫不掩飾的大大的打著呵欠。在前面授課的中年精靈教師已經很習慣我這種樣子了,所以直接選擇無視,雖然偶爾會叫我起來回答問題以找我麻煩,但好在這還算是我的專長,即使遇上過幾次危機,我到目前為止還是活的好好的。
今天這堂是我特別修的專門課,選修的人原本就少,整個教室只坐了不到一半的人──而且這些人裡面,還少了阿燈跟蜜塔波。
沒有親友作陪提神、再加上一大早又被鳥人聒噪的挖起來去研究室接應魔王,已經作息不正常很久的我,在被強迫早起的現在,實在是很想要就這樣趴下去睡死。
附帶一題,『早上無意識的按掉鬧鐘繼續睡』什麼的,實在是太恐怖了。我原本以為起的來的……想到這就不禁暗暗佩服魔王對我的瞭解度──如果他沒有囑咐阿燈要注意我的情況,今天他可能就會被我放鴿子。
「那麼請大家以講義上的範例為題目,下週交一個概念設計圖以及相關報告來,報告五千字左右,今天就上到這邊。」說到這精靈教授還刻意瞄了我一眼,我已經快要停止運作的大腦則是在三秒之後才消化完那句話的意思──
「概念設計圖……!?五千字報告……!?」
 

 我嘖了聲,剛考完大考居然出這麼重的作業,這教授實在是壞心眼。不管,總之下課了,什麼作業都等到我睡飽再說。
我拎著背包打著呵欠走出教室,三兩步下了樓,往太陽與龍膽塔群走去。午餐的話研究室裡應該還有之前買的泡麵,中午隨便吃一吃就好……現在睡覺最重要,一到研究室就往休息區的床前進吧。啊不過在那之前還是要看一下資料傳輸的情況……
我一邊在心裡盤算著接下來要做的事一邊低著頭快步走,在快要到達塔群門口時,卻看見了兩個熟悉且不太想看到的身影──
金髮青年跟少年,還有三四個不認識的人,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在塔周邊來回移動。
是龍跟麻煩皇子……
我輕輕的嘖了聲,放慢腳步停在某根柱子後面,想等他們進去再說。這種昏沈的時候,我實在是沒有多餘的力氣應付皇子的神經質。不過他們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很快要離開的打算──發現這點的時候,非常想睡覺的我焦躁到在柱子後面扭來扭去,並且用無聲的中文髒話開始問候兩人的祖宗十八代。
「找到了嗎?」
是法蘭的聲音。我探頭,看見皇子再跟那三個侍衛一樣的精靈說話,而他們紛紛搖頭。少年眉頭緊鎖,嘆了口氣,然後道:「可以了,你們先回去吧。辛苦了。」
「也,也許還有地方沒翻到,可以再找一下……」
其中一個人還想說什麼,卻被法蘭用手勢制止。
「已經從昨天晚上找到現在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不在這裡……說真的,要是掉在這的話,『它』應該早就回來了。」皇子露出苦笑,然後伸手碰觸自己被頭髮遮住的尖耳。那三名可能是侍衛的精靈有點不知所措的的對望,站在皇子後方的言什麼話都沒說,只是跟皇子一樣皺著眉頭。
「那……那我們就告退了,殿下。」
「辛苦了,謝謝。」法蘭點點頭,交給他們一人一張紙,不知道是不是什麼出勤證明……三人收下後對法蘭行了禮,掉頭朝我的方向走來。我閃到柱子的陰影裡看著三名侍衛從走道經過,在確定他們走遠後,才又悄悄地偷聽龍跟皇子的對話。
那個溫和有禮到像是被打到頭一樣的法蘭勾起了我的好奇心。那真的是法蘭皇子嗎?還是他雙胞胎哥哥?跟昨天我遇到的版本一點都不像啊,其實是亞種吧?雖然魔王也說過法蘭平時很正常,不過親眼看到時,還是會懷疑這跟之前對我大吼大叫的皇子跟本不是同一個人。
「……我確定在出門前還看見你掛在耳朵上。」
言煩躁的抓了抓頭髮,然後繞到皇子側面,撥開他耳際的金髮,瞇起眼睛看著法蘭耳朵上的不知道什麼物事,「這種鍊子,這麼容易斷嗎……」
「可能是接扣鬆脫……最近我才剛想著要把那個看起來不太牢靠的扣環換掉,結果……算了,現在我只希望他快點回來……」皇子縮起肩膀稍微躲開龍的手,然後抬頭望著天空,「追蹤回歸魔法應該會發揮作用吧……」
「會回來的,玉石這種東西天生有靈性,再加上追蹤回歸魔法……沒問題的,放心吧。」
我的角度看不到龍的表情,只看到法蘭對他的BOSS扯出一個勉強的微笑,然後道:「我們回研究室去吧,昨天拿到的資料,還有很多要處理呢……抱歉,因為這種小事耽擱太多時間了……」
「別這樣說。回去吧。」
言點點頭,兩人這才一前一後地往塔裡面走去。
我沒有馬上從柱子後面出來,而是站在原地,稍微想了下剛剛看見的場景。
看法蘭跟言的動作,好像是掉了個耳環,而且還是蠻重要的耳環,不然法蘭的表情應該不會緊張成那樣……
在經過大門時我特意在門口四處張望了下,不過他們五個人都找不到的東西我當然也不可能找到,不管是低矮的灌木叢還是光滑的輕石磚縫裡,都沒有看見類似的物品。
算了,反正也不干我的事……大大的打了個呵欠,我疲憊的爬上樓梯,回到魔王的研究室去。
 
我就這樣從接近中午一口氣睡到晚上。因為終於睡夠了而迷迷糊糊的起床時,一眼瞄到時鐘,我還被那數字嚇了一跳。
「呀……這樣我晚上跟本不用睡了,又要撐到明天早上嗎……」
午睡或補眠總是睡過頭似乎是人生的常態。我很快的把這些事情忘記,洗了把臉,然後走到外面打開內室的電腦。
一切似乎沒有大問題,魔王的進度很順利,目前已經有好幾個紅點在閃爍,輸入進來的資料量也越來越大,不過空間還是綽綽有餘。唉,我以前才不會對容量這麼神經質,上次那事件真是造成了我的陰影,實驗結束之後我馬上又跑去買了兩顆大容量的外接硬碟回來放著備用。
「對了,來看一下那個電腦……」
我忽然想到這件事。昨天回家重新打開網頁,好不容易找到下單鈕,卻發現它沒有現貨而且訂單已經排到一年後──這件事讓我相當衝擊,一年後再拿絕對是來不及的,我馬上轉移目標到拍賣以及論壇上找,但要不是有人開了恐怖的天價,就是沒有消息。這件事搞的我昨天晚上失眠,所以今天才會爬不起來。
「不知道今天有沒有什麼新的進展……」
我懷抱著希望打開拍賣跟論壇,但全部掃過一遍之後,卻很絕望的發現沒有任何新的東西,都是我昨天就看過的──也就是說,除非我去當凱子,或是乖乖等半年,不然是買不到那台電腦的。
──討厭死啦!
想要一個東西卻拿不到的時候,人會變的非常暴躁。我在椅子上轉了幾圈,又不死心地回頭打開能找的所有地方,卻只是再次失望。
真的非找他不行嗎……但是我之前有幫過他忙,應該沒問題吧……
我掙扎了半天,最終還是打開了某個程式──那是聯絡我某位惡友的特殊程式,只有用那個才找的到他。
他的話一定會有貨的。只是這人有點難纏,除非必要,不然我實在不想欠他人情。但這種時候也沒辦法了。
我先丟了幾句問候,但平常回話都很快的他,這次卻完全沒有回應。
看來可能是不在……我煩躁的抓抓頭,決定留下那電腦的行號以及名稱,然後等他回覆。
但即使這樣我還是很煩燥。我跳下椅子,像被關太久的老虎一樣不停走來走去,而且還三秒就探頭看一下『那傢伙』有沒有回覆。想當然爾這只是讓自己更煩,我抓抓頭,決定出門走走。現在這種時間也只有全日商店能去了,但好歹出去吹個風,看會不會冷靜一點。
好,就這麼做吧。我伸手把皮夾撈起來塞進口袋,正想要拉開研究室的外門時,裡頭忽然傳來了細微的聲響──
「?」
我疑惑的回頭,正好看見維塔人藍色的身影出現在內室,轉移魔法的光芒剛剛從他身旁消失……
「魔王!你回來囉──」
「是啊,今天出門早所以也很快就結束了。我還想說這時間研究室應該沒人了呢……你怎麼還在?還是剛要走?」
魔王露出一冠溫和的笑容,我則是不好意思的說我上完課之後就在休息室睡到剛剛才起床,現在想要出門散個步買點東西。
「散步嗎,那就一起去吧,我也有點餓了……這時間只有全日商店還開著了吧?」
「是啊,不過精靈界的全日商店可以當餐廳了啦,那些簡單的料理其實還挺好吃的。」
我們一邊閒話家常一邊走出研究室的門。經過走廊時,燈還亮著的研究室沒幾間,整個空間比平常還要安靜。
走出塔門,鑲鑽絨布般的夜空灑下星光以及藍白兩色的月光。這種奇異的場景,在我老家可是看不到的。夜晚的聖伊大少了平常的喧囂,染上幾分靜謐的沈穩,能開出夜明花或是果實的樹植栽成一整排,成為天然的路燈。
「欸,魔王,你昨天到間壁狹縫時,是不是剛好遇到言跟法蘭皇子?」
我想到昨天探測器上看見的情況,隨口問道。
「你怎麼知道?」魔王好像有點驚訝。
「你裝上探測器時,我看到有三個能量體在附近,蜜塔波又提到說他們也要去間壁狹縫,所以我在想你們是不是有遇上……不過我看到的時候,好像已經離得很遠了的樣子。」
維塔人露出了然的表情點點頭,「是啊,的確是有遇見……實在是個讓人哭笑不得的情況。」
「哭笑不得?」
「法蘭皇子落下的座標跟我當時所在的地方重疊,我們摔成一團,差點全掉到幻之海裡去。」
「咦────!」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