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77  76  75  74  73  72  71  70  69  68  67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栗栗,有你的包裹……快起床啦栗栗~!栗栗──────
我美好的早晨就從阿燈的尖叫聲裡開始……才不!一點都不美好!我把自己整個捲到棉被裡面去,還混沌的腦袋甚至無法判讀什麼是「包裹」,那是什麼?可以吃的東西嗎?不了,我剛起床時一向都很沒食慾的,至少等三個小時再……
「栗栗,有你的包裹……快起床啦栗栗~!栗栗──────」
 
我美好的早晨就從阿燈的尖叫聲裡開始……才不!一點都不美好!我把自己整個捲到棉被裡面去,還混沌的腦袋甚至無法判讀什麼是「包裹」,那是什麼?可以吃的東西嗎?不了,我剛起床時一向都很沒食慾的,至少等三個小時再……
趴噠,碰。
開冰箱的聲音嗎……真的是吃的啊……
───
咒文……
在我瞬間意識到那是冰結術的時候,被子就一把給拉開來,然後下一個感覺是──
「嘰呀啊啊啊!阿燈你幹什麼!」

 一大堆混著碎冰的冰水就從我敞開的睡衣衣領倒進來,我尖叫著抓住衣服想把那些鬼玩意抖出去,轉頭就看見鳥人手上拿著我昨天買的牛奶──而且他是倒著拿的,裡頭一滴都不剩。
靠!這居然是牛奶冰!我低頭就看到身上沾滿已經融化的牛奶,火大的一把抓起阿燈的衣領大吼:「一大早你發什麼神經──」
「有空對我發脾氣不如趕快去簽你的到貨單。」
阿燈聳聳肩,我朝門口望去,似乎是被我們的互動給嚇到的精靈郵差對上我殺人的目光,不禁往後縮了一下,用有點顫抖的聲音道:「羅、羅栗先生,有您的包裹……」
 
「還不都是最近栗栗你太難叫了。」
摸著頭上被我揍出來的包,阿燈委屈的回嘴。
「你知道要一個夜貓子一整個禮拜早上七點起床是多痛苦的事嗎!我還想說魔王昨天終於把他那個鬼探測器給設置完,我今天終於不用早起跟他確認位置,而且還是假日可以睡到自然醒,結果你居然給我來這一套!混漲阿燈!」
「那你買東西就不要搞那種一定要壓指紋才能簽收的東西嘛!我是鳥哪來的指紋我只有爪子上有紋啦!」
「那也不要用這種方法叫醒我啊,害我一大早就得趕快把睡衣丟去洗,為了把床上沾到的牛奶弄掉也搞了我快半小時!」
「我知道了那下次倒冰水……」
「問題不是那個!你就沒有正常一點的叫人方法嗎!可惡害我到現在連包裹都還沒拆……」
我嘟囔著瞄到躺在桌上的元兇,瞇起眼睛開始思考我到底買了什麼。這幾天的確是在等包裹沒錯,而且好像是個很重要的東西,到底……
「……啊!」
我忽然看著包裹發出尖叫,阿燈用無奈的聲音問:「又怎麼了……」
「阿燈你幹的真是太好了!」
「哇啊啊?喔喔喔栗栗你幹嘛────會倒下去會倒下去───嘎啊!」
我忽然往鳥人身上撲過去抱住他的臉用力的親了兩下,阿燈被我這樣一撲,重心不穩的直接往後摔到地板上。
「好痛!撞到翅膀了啦……你幹嘛啦!耍什麼白癡!」
氣壞了的鳥人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而我則是早就蹦跳的回到桌子前面,俐落的從桌上的筆筒裡撈出美工刀準備開始拆包裹,「沒有,我只是想說我不生氣了,阿燈你幹的好!要是你沒叫我起來,這東西我就得週一才拿的到了!阿燈我最喜歡你了!Bravo!」
「……你高興就好……」
阿燈的聲音聽起來很累。但他還是湊到我旁邊看著我小心地撕下封口的膠帶:「到底買了什麼……一般來說,郵差來的時候你跟本爬不起來,所以也很少用非本人以外不能收的寄件方式嘛……」
「女朋友。」
我想也沒想就這樣回答。
「……」
鳥人似乎往旁邊退了一步,但我忙著把裡面的盒子拖出來,沒注意到他到底怎麼了。只聽見阿燈幽幽的說:「栗栗,你終於也……人矮也沒關係啊,應該會有很多姊姊喜歡你的嘛,幹嘛去買充氣娃……」
「誰買那玩意了啊,還有不要一天到晚說我矮。」
我回這兩句話的時候完全沒有看他,只是把盒子擺到桌上,然後深吸了口氣,像是要揭開從未見面過的新娘的喜帕的男人一樣,戰戰兢兢的打開盒蓋。
躺在一大堆嚴密的防撞材質裡的,就是我費了番力氣才拿到的電腦──第一代短杖型電腦『加百列』。黑色但卻閃耀的材質,優美的外型,用女孩子來形容的話,就是文靜的黑長髮美少女吧,可能還有點日本娃娃的味道。
「小加你果然貌美如花~
我開心的轉了一圈之後才小心翼翼的把那些防撞材質都拿掉,然後把加百列給捧出來。拿起來並不輕,有點份量,一如我當初在論壇上看到的照片一樣美──不,應該是更美。
讓我能夠買到這台電腦的關鍵人物,就是我之前找的那位惡友。但他回我訊息時則是笑嘻嘻的跟我說他已經扔到拍賣上了,起標價很低你標看看……以下經過實在太讓人火大所以不再贅述。好在他雖然被我歸類在惡友裡頭,畢竟多多少少還算是親友,雖然沒給我打折(真是鐵公雞啊),但是卻幫我把一切的OS和軟體都搞定之後才交貨給我。
「哇,這什麼,好像我待在你家時,你妹看的動畫裡的小魔女變身魔杖。」
「閉嘴,才不是那種東西!」
這鳥人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我不滿的瞪了他一眼,然後又回頭用愛憐的眼神看著剛拿到的新電腦。外型實在很漂亮,真是沒得挑,不過最重要的不是這個。
「好啦,來開機看看吧──說明書在哪……」
想起之前翻資料時曾經看到過這電腦的開機與一般電腦的開機不同,我翻開說明書,照著上面的步驟將短杖打橫,左右手同時按住設置在前方以及後方、共四顆的聲控開機鈕──「relife.
我看見坐在對面的阿燈張大眼睛還發出「哇」的一聲,而我自己也是暗暗的在心底發出驚嘆。金色的細線從我手指按住的地方往中間延伸,然後繞出華麗的符號,中間迅速的變換著英文以及各種數值──最後顯示花俏的「Good day , My Master」後歸於靜止。手杖尖端的黑色珠子喀的一聲了彈出來,以它為中心,四周咻地繞出一圈約有五公分寬的紅色立體投影──那些是是已經灌進去的軟體符號。看來這就是最基本的顯示了。
「──果然是小魔女變身的……」
「就說不是了!」
我忍住想拿電腦敲阿燈頭的衝動,稍微試著揮動了下──忽然所有的程式圖樣都收了起來,我眼前瞬間打開了投影屏幕。雖然嚇了一跳,但是仔細看過上面的說明之後,我點點頭,稍微移動了短杖的方向──細細的透明的紅色光線射從頂端射出來,從我的頭開始往下緩慢移動。
「你做了什麼?現在要幹嘛?這玩意好有趣喔。」阿燈湊了過來,我一把將鳥人往後推:「不要靠近,他在掃瞄。」
「掃瞄?」被我推回椅子上的阿燈疑惑的歪頭。
「嗯,掃瞄未來身為主人的我的身體特徵。我想可能跟他的AI系統有關連……這台電腦的特色不只是第一個短杖型筆電而已,還搭載最新的智慧型OS,可以用操控者細微的動作來判定要執行什麼指令……可惡,應該自己安裝OS的,我好像錯過什麼有趣的東西。」
掃描的時間並不長,很快的電腦就顯示已經完成最基本的資料讀取,投影屏幕收了回去,恢復成之前有軟體圖樣在短杖尖端繞一圈的模樣。我將短杖往『LOCK』的符號方向輕輕點了一下,圍在旁邊的圖樣立刻消失,只有黑色珠子的半球還發著金色的光。
「這樣就可以帶走不怕隨便亂開到什麼東西了……」我轉頭正對上阿燈期待的眼神,我們對望了幾秒,我才心不干情不願的將電腦交給他:「握住底下,盡量不要碰上面,那邊很多隱藏的手動按鍵。」
「耶~」阿燈開心的接過來,小心翼翼的端詳,「不過這東西看起來真的好像玩具……是說你剛剛那樣揮,他不會判定成移動嗎?怎麼知道你是要鎖起來。」
「這就是智慧型OS的機能了,據說連思考方式都能判定呢,而且還會學習,所以跟著同一個主人越久越能同步。」趁阿燈在把玩加百列的時候,我拿起厚厚的說明書大略的翻了一下,「真的是全新的系統……不把說明書看完好像不行,不過有時間再說吧。好啦阿燈,把他還給我,我要開始灌常用的軟體進去了。」
「吶──」
鳥人將加百列遞還給我,我接過後從底端拉出它內藏的傳輸線,接上原本的那台電腦。加百列杖身上代表系統執行狀況的金色線段符號閃了幾下,然後跳出是否要複製常用程式的視窗。我一邊看說明書一邊進行操作,將程式與檔案複製並安裝到新的電腦裡面去。
「啊,對了,魔王不是說今天就算不用早起,也是要去研究室報到嗎?」阿燈忽然道,「都十點了……你弄好我們就過去吧,幻之海的那個不明物體讓人挺擔心的。」
「再十分鐘就可以了。」我一邊操控著兩台電腦一邊道,「幻之海那個,軍方那裡跟言的實驗室都還沒給分析和回應呢,的確是讓人很在意。」
大約在四天前,也就是魔王出差的第三天,我在監控程式上面發現了不明物體。一開始非常小,混在幻之海與絕對立場的接縫處,我只是覺得那一塊似乎有奇妙的違和感;但是兩天過後,那個我很在意的點竟然稍微變大了,而且還離開了原本位置,開始小範圍的四處移動。
這實在是很詭異的情況。那東西居然是從擁有強大的中和之力的幻之海裡頭出來的,怎麼想都覺得有點不舒服。
「魔王說稍安勿躁,再觀察看看,他昨天已經告知學校了,我想學校應該會通知騎士團吧……而且龍那裡似乎也知道了,正在密切觀察。啊說到這裡……開來看一下好了。」
我暫時把穩定傳輸著檔案的加百列放在一邊,輕觸桌機的螢幕打開了跟魔王監控程式的連線系統。阿燈也好奇的湊過來。
系統很快的開了出來,但是看到那畫面,我們卻呆住了。
代表幻之海的海平面規則的曲線上,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
「啊……?」阿燈發出了混雜不解與驚愕的聲音,我皺著眉頭將整個系統重新連線,但結果還是一樣──幻之海上什麼都沒有,一如往常。
「……等一下,這怎麼可能……昨天的確有的啊,而且昨天還快到達精靈界內膜了,所以魔王才去告知學校有這件事的啊!」
「栗栗,這個監控程式主要是觀察絕對力場的變化對吧?所以主要的作用對象是在絕對力場上啊,我想那東西應該是出了監控範圍吧。」阿燈試著解釋這樣的情況,但我搖搖頭,並指著代表界內膜的水平線道:「雖然越靠近內膜探測力越弱,但是昨天他的確是停在這前面啊,也就是說到這裡為只都是觀察的有效範圍!所以……」
我跟阿燈對望了一眼,鳥人用緊張的表情說:「現在只有兩個可能……」
阿燈沒有接下去,但我知道他想說什麼。
「一個是它消失,另一個就是它……進來了?所以測不到?」
這個可能性實在太恐怖了,我覺得全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站了起來,鳥人看起來似乎也沒有好多少。他催促道:「你還要多久?我們馬上去找魔王。」
「快了快了……」我緊張的看著傳輸程式的百分比數,這件事把我收到新電腦的興奮感給沖的蕩然無存,我現在只想趕快把檔案傳完之後收拾收拾去找魔王報告這件事,「再三分鐘……」
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忽然響了起來。剛剛那件事實在太讓人發毛了,所以這忽然的敲門聲把我跟阿燈都嚇了一大跳。我用眼神暗示正撫著胸口露出「真要命」的表情的阿燈去開門,鳥人乖乖站起身來三兩步走向門口。
「哪位……咦?魔王?」
魔王?我探頭朝門口望去,真的是魔王,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出現在這裡。
「栗栗起床了嗎……啊,看來是起床了。」
魔王看起來很焦急,跟平常閒散的樣子完全不同。就在我開口想問一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的時候,魔王搶先了一步,道:「快跟我過來,出事了。」
出事了!
我跟阿燈對望了一眼,看來我們想到了同樣的東西──消失的幻之海上的不明物體。
「怎麼了?啊我是隨時可以出去完全沒問題哦……」阿燈說完馬上回頭對我大叫:「欸,栗栗你好了沒啦,你那電腦──」
「好了啦好了啦,等我一下我換個衣服……」
確定傳輸完畢之後,我拔下電腦的連接線並將它收回握柄裡,挖出同包裝的外出袋將短杖扔進去,隨手撈了件衣服套上,一邊換上牛仔褲一邊跳到門口:「是怎麼了啊?發生什麼事了?」
魔王露出讓我覺得非常不安的表情。能讓這個強者露出焦急神情的事件,到底是什麼?
「法蘭皇子被襲擊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緋
你好我是潛水很久的路人XD
這種題材好特殊喔,第一次看到,看起來很有趣,
還有栗栗超可愛的!!好喜歡他!!(心)
期待更新:)
2011.07.02(Sat)19:14
無題 by 重花
您好:D
謝謝!這篇最大的賣點是題材無誤XD。
我自己也很喜歡栗栗!小不點一個XD
2011.07.02(Sat)20:29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