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72  71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6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四章
我已經連續第四天在下課時拎著蛋糕跑去空中庭園了。
雖然聽起來很笨,但我真的希望那頭龍能再出現一次,即使我心中也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果然又不在啊。」
從一樣的小徑中探出頭來,迎接我的是一如往常的廣場風景。我呆呆的看著廣場好一會,又望望天空,希望能忽然看見一頭金色的大龍降落──結果當然是沒有,我至少盯著藍天二十分鐘,被明亮的天空照的眼睛發酸,藍色還是藍色,沒有閃出金光。
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跟蜜塔波提過這件事,阿燈也被我警告不准說。總覺得如果『自己的真身被朋友的朋友看到』這種事情傳進那頭龍耳中的話,牠就死都不會再用那種樣貌到花園來了。
但是在法蘭皇子的事情上,我們則不遺餘力甚至加油添醋的跟蜜塔波用力抱怨──不過我目前為止還沒被找過麻煩,這表示法蘭皇子跟本沒注意自己找錯人。對於這件事,少女驚訝的表示歉意,並說她會好好的跟皇兄溝通──在講到溝通二字時,一向美麗的精靈公主,看起來不知為何有點恐怖。
 


 枝葉摩擦的沙沙聲傳進我耳中。似乎是有人來了?在這種時間?而且今天還熱到不行……我疑惑的轉頭,一個高大的傢伙從主幹道走來,而我心中砰咚地敲了一下。
金色的──長髮,一直拖到地,但是髮尾卻沒有接觸地板,而是捲起來靠在腳邊。我看著那人朝我的方向走來,他的眼睛也是金色,而蒼白的臉上有紅色的印紋,耳朵雖然尖但是不長,身高應該超過一百九十公分。
是龍族嗎?我疑惑的看著他。雖然龍界的旅行者不少,但因為他們變畫成雙足形體之後與人類精靈幾乎無異,所以龍族還挺難辨認的。唯一共通的特徵是身高,因為龍本來就體型龐大,所以變成雙足之後會比其他的種族要高出許多。精靈已經算是高的了,但是龍族輕易就能超過兩百公分,依照這個標準,我面前的這位如果是龍的話只能算普通而已。
他走到我附近站定,直直地盯著我,而我只是疑惑地回望這個忽然冒出來的陌生人。這個區域只有我們兩個,他很顯然不是來看花,而是……來找我的。
找我做什麼?
啊,難道……!
我馬上往後退了一大步。
如果這傢伙不是龍的話,的確有可能是蜜塔波他那難纏的皇兄,可惡,在空中庭園這種偏僻的地方的話,就算他宰了我也沒人會知道的,所以我現在應該要抱著犯法的覺悟準備瞬間移動的魔法嗎?
不明人物望了我好一會,然後朝我點頭致意。不明就理的我也只能點頭作為回應,但是心裡已經跑過好幾個臨機應變的對策。
「前幾天……」
金色的高大青年把視線轉向廣場,「這邊有一頭龍出現,你知道嗎?」
「……呃,龍嗎。」
原本抱著『可能會被找麻煩』的心理準備的我,在聽見他實際說出來的話的時候,忽然不知該作何反應,只能呆呆的重複關鍵字。
龍?所以他是想要跟我討論龍的事嗎?那天他也在場嗎?啊也不是不可能,說真的廣場這麼大,如果他是在哪條其他的小徑看到的,我也不會知道。
「是、是啊,金龍,好大一隻。」我點點頭。
「……嗯。」
聽見答案之後青年給了我奇妙的沈默,他轉頭看著廣場,沒有繼續說話,而我看著他的態度,態度從之前的的戒備轉為莫名其妙。
這人真是個怪人,他到底想做什麼?
「聽管理員說最近常常看到你,你是來這邊……等龍的嗎?」
看了廣場好一會後,在我開始覺得有點不耐煩時,他忽然回頭問我。
「你對龍的問題好執著喔……」
我乾脆在圍籬邊找塊乾淨的地方坐下來,打開手中的蛋糕桶,捧著桶子遞給那金色的怪人:「要吃嗎?」
他看看我手中的桶子,又看了看我,默默的跟著坐下,然後盯著紙桶裡完整的蛋糕,似乎不知道該怎麼下手。我從背包裡面挖出之前買布丁時給的、沒拆封的塑膠免洗叉子遞給他,金髮青年點點頭小聲的說了謝謝,才用叉子挖起一塊蛋糕來,沈默的吃著。
「雖然知道再看見的機率很小,但是我還是好想再看一次喔,那條龍。」
望著眼前空盪盪的廣場,我又回想起那金色的龐然大物。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的,真正的龍耶……金色的,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紅色的條紋也好神秘,可以的話真的很想再看一次啊……」
這是我的肺腑之言。如果不想再跟那條龍遇到的話,我也不會每天都跑到這地方來。雖然的確是在打算著,如果這次也沒看到的話就放棄了……
「金色的龍,即使是在龍界也是很少見的顏色……」青年的聲音很沈,穩穩的,不像魔王那樣帶著春日明朗的色彩,但是卻有與外表不符的威嚴感。他自言自語般的說完那句話之後,轉頭看我,話鋒一轉,道:「你很喜歡龍嗎?」
「喜歡啊!」我毫不猶豫的回答,「一直都很想看看真正的龍!而且上次那頭龍真的好美!尾巴好長翅膀也好大好漂亮……我可是第一次看一樣東西看到呆住,連話都說不出來呢。」
「這樣啊。」
青年笑了。雖然只是淺淺的微笑,但光是這個微笑就稍稍化解了我對陌生人的戒備,於是我又補了一句……
「可以的話真希望在我家院子裡也養一條。」
「誰要讓你養在院子裡啊!」
金髮青年忽然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對我怒吼,長髮尾端抬高到腰際,活物似的微微晃動。這嚇了我好大一跳,但我腦中瞬間有什麼東西接起來了──
「──原來你就是那條龍啊。」我恍然大悟的點頭。
「唔!」
一瞬間,青年──也就是那條叫做「言‧哈斯提」的金龍的臉上出現了「糟,被識破了!」的羞窘表情,長髮還明顯的震動了下。那該不會其實是尾巴吧。
「……」
「……」
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多說多錯,還是還沒從自己把自己身份給爆料的震驚中恢復過來,龍沈默的望著我,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看起來一半是生氣、一半是不知所措。而老實說我也差不多,其實剛剛那句「在院子裡養一條」是開玩笑的(好吧有一半是認真的),誰知道面前這人就是龍啊,而且還是被我看見的那頭,對於自己的失禮,我還真不知道是應該要乾脆的跟他道歉還是打哈哈混過去。
啊,但是,這樣說來的話……我忽然想到一個很實際的問題。
這樣說來,他不就是犯法然後當場被我抓到嗎──法律規定,在沒有特殊需求的情況下,在精靈界都要以雙足型態來活動的啊。
「言大人,你在這裡啊……」
忽然從另一邊傳來的枝葉摩擦聲跟腳步聲,把我和龍的注意力都吸了過去。我們同時朝那個方向看,從小徑中鑽出來的,是一名有著淺淺香檳金髮色的精靈少年……而且還是個美少年。
「哇。」
我無意識的發出了讚嘆。精靈的確是都很美,但是剛走出來的這名精靈跟其他的精靈有著明顯的差異。他全身散發出高雅甚至眩目的氣質,再加上精緻的五官,美的就像散發著高貴氣息的名貴陶瓷娃娃一樣。最奇怪的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種在哪看過他的感覺──但是這種臉蛋我看過一定會記得的,這種既視感到底……
「法蘭。」
龍看到精靈少年,表情瞬間緩和下來,「怎麼了?研究室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只是怕你忘記今天晚上預定要直接到幻之海上方去進行現場記錄跟觀察……嗯?那個人類是哪來的?」
叫做法蘭的美少年側頭望向在龍身後的我。我剛把蛋糕重新打包好,抬頭就對上他的目光,然後終於想起來這三者的連結──
言、法蘭、高貴的美少年、研究室──
所以剛冒出來的這個美少年才是找過阿燈麻煩的法蘭皇子!蜜塔波的表皇兄!那個既視感源自於他跟蜜塔波都有的皇族氣息!
哇,這下我該怎麼辦呢。法蘭瞇起眼睛一直盯著我看,我則是開始往後退。言結束跟法蘭的對話後也恢復原本的姿勢,這下兩個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了。
「……那個,我還有事要先走了,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再見面啊……」
我努力的擺出天真的傻笑,揮揮手轉頭想走,但是卻──
「走之前至少報上你的名字吧,人類。會想要把龍養在後院的傢伙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言的聲音恢復原本的威嚴跟低沈,我心裡則是暗暗叫苦。龍是這麼會記恨的種族嗎!以前怎麼沒聽說啊!
「養在後院!」
法蘭不可置信的高聲重複。他兩大步走到我面前,低頭瞪著我:「這是多失禮的話啊!你怎麼會有這種可怕的想法!龍是多麼高貴的種族,你居然想把他養在後院!」
「我開玩笑而已嘛不要這麼認真啦……」
我冷汗直冒,皇子殿下什麼時候會發現我其實就是他原本要找的那個羅栗啊?我可以不要報上名字嗎?啊啊,其實我現在應該用一下短程空間轉換魔法逃走的吧……不對!如果這樣逃走的話,一來違反校規,二來我也就是說錯話而已,為什麼一定要把自己搞的像是畏罪潛逃呢?
「這種事情是可以開玩笑的嗎,真是無禮的傢伙!」
「我在講的時候又不知道他是頭龍,」我委屈的辯駁,「而且前幾天看到龍這件事明明就是他自己心虛提起來的。」
「你……」
聽到這句話的言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看起來一副想掐死我的樣子。
「看到龍?你在開什麼玩笑,這跟本是不可能的事,不要說龍不可能在人類面前化成真身了,這跟本也是違法的,我看你是妄想症發作吧?該不會你還嗑藥……」法蘭邊說著邊皺起眉頭。
「誰嗑藥了啊!你自己問他,四天前他是不是在下午兩點的時候在這邊趴著曬太陽!紅條紋的金龍!」
就算我玩笑開過頭也無法忍受這種指控,我指著言不高興的把球丟回去。龍嚇了一跳,他應該沒想到我會把目標轉到他身上吧。
「不需要,言大人怎麼可能會違反規定!」
「喂喂喂,你現在偏袒他偏袒得很明顯喔!」
這個法蘭皇子到底想怎麼樣?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不講理的傢伙,整個火氣都上來了,「不管,我要走了,可惡,魔王還在研究室等我呢。」
「在走之前給我報上你研究室的負責人名字!」
法蘭往前拉住我的手,我雖然嚇了一跳,但是立即用力的想要掙脫,兩個人就這樣拉扯起來。言似乎是看不下去了,他上前制止皇子:「法蘭,夠了,我知道他是開玩笑的,他沒有惡意。」
「但是我不能接受他指控你犯法的這種事情!」
「那、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
言看起來有點心虛,他把我跟皇子拉開,而皇子不滿的瞪著我,然後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張大祖母綠般美麗的眼睛。
「等一下,研究室?你是特殊生?特殊生的人類而且還這麼矮……」
「喂喂,劈頭就說人矮你也太失禮了吧!」
「閉嘴!你就是羅栗對吧!」皇子尖叫,「那個一天到晚黏在緹旁邊,心懷不軌的人類!」
啊……他終於想起來了嗎……我揉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緹』這個稱呼雖然很少聽到,但是我知道蜜塔波名字前面的四個字就是蜜塔波‧緹……什麼的,非皇族的人稱她蜜塔波,而『緹』是給同樣身為皇族的精靈叫的家族內名。
「原來就是你啊……蜜塔波常常提起的,進入了『那傢伙』的研究室的人類……」
龍用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著我。可惡,這下連言都知道我是哪號人物了……『那傢伙』指的就是魔王吧。真糟,居然用這種稱呼,看來魔王說自己被討厭這件事是真的了。
「我不滿你很久了,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對緹打什麼壞主意……」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對她怎麼了嗎……」
「那不然你跟他那麼好做什麼!緹可是很單純的,而且還貴為公主,誰知道你是不是……」
「這都是你自己想太多吧!」
「這是防患未然!尤其是要防你這種人!」
我無力的翻了翻白眼。跟這個人說話好累……他完全不聽我說話。我一邊應付他一邊找機會想溜,一秒都不想耽擱。言站在我們中間,他看看皇子又看看我,似乎覺得很麻煩似的嘆了口氣,然後道:「好了,法蘭,我們回去了。」
「言大人?」
龍暗暗打了手勢叫我快走,然後轉身往反方向離開。見自己的研究室負責人要走,皇子雖然看起來很想留下來繼續跟我吵架,但是卻又對於言的離開感到慌張,法蘭叫了幾聲喚不回他的言大人,最終忿忿的瞪了我一眼,然後轉身朝著金龍的背影跑去。
「……」
我在原地看著他們走遠,心裡只覺得莫名其妙。
皇子神經病!而我今天是招誰惹誰了啊!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