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71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62  6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就算看到人也不需要用那種方法逃掉吧──害我心靈受創了。不過我第一次看到龍耶,真的好美啊,還是金色的,龍不是大多都黑色或是綠色的嗎……魔王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我一個人講得很高興,坐在對面的魔王卻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他頓了下然後開口問:「金色的龍嗎?」
「是啊。」
「花紋是紅色的?」
「是啊。」
「啊……」
維塔人像是瞭解了什麼似的嘆了口氣,而我則又開始回想那金色的身影。
「哪,魔王,你覺得我如果下次有機會再看到牠的話,餵他吃蛋糕他會不會過來?」
「噗!」
魔王很不給面子的把一口奶茶噴出來,而且還嗆到了。
 
 

 「哇你也太浪費了吧!」我連忙抓起放在旁邊的紙巾擦掉桌上的奶茶,而魔王也一邊順氣一邊默默的擦去唇邊沾著的甜膩液體,悠悠地嘆了口氣:「人類真是可怕……
「什麼嘛,講成這樣……龍不吃蛋糕嗎?」
「不,到也不是……」魔王苦笑,「我只是無法想像那傢伙用龍形吃蛋糕的樣子。」
「說的好像你認識一樣。」
我邊說邊看了下手腕上的電腦顯示的時間,阿燈怎麼這麼慢?再不來我真的要把他的份吃掉了。
「嗯……說起來……」魔王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是認識沒錯。」
聽見這話的我先是停了一下,然後瞬間腦子就像沸騰了一樣,興奮的情緒一下子衝上來。我整個人越過桌子往魔王迅速逼近,控制不住的高聲道:「真的假的!你認識一頭龍!啊不過好像也很正常,你也去龍界留學過……不不不,那個下次可不可以介紹給我認識?我好想摸摸他!」
「這、栗栗你冷靜一點。」
魔王慌張的看著露出非常閃亮的眼神的我,微微往後退,「他不會讓你摸的……不、他跟本不可能在你面前化成龍形啊……不對,在那之前,我不可能把他介紹給你認識啦……」
「為什麼,魔王好小氣!」
「不、那個,我跟他的關係其實……怎麼說呢、」青年苦笑著,「他非常討厭我啊……」
哇,糟糕。我呆了呆,看著魔王欲言又止的表情,乖乖的迅速的重新退回位子上坐好。
「是、是喔。」我塞了一口蛋糕到嘴裡,心裡想著再見了漂亮的金龍。不知道他是公的還母的,總覺得應該是個高挑的金髮美女吧。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恩怨啦,」不知道是不是覺得我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魔王連忙解釋,「只是他單方面的討厭我而已。」
「咦,聽起來好像很複雜。」
「既然知道就不要問了。」
安撫似的對我笑了笑,藍色的學者轉頭望著陽光明媚的窗外,若有所思的沈默了下來。我看看電腦顯示的時間,都幾點了,阿燈應該也已經考完他的試了,怎麼到現在都還沒來……望著剩下一半的桶子蛋糕,我一邊伸手又切了一塊,一邊想要是鳥人再不來,我真的要把他的份吃掉了。
「栗───栗────!!我真的會給你害死──!」
「啊?」
才剛剛想完就聽見乒乒碰碰的聲音和帶著尖銳嘯聲的精靈語,是阿燈。我跟魔王同時回頭往門口看,鳥人一臉氣急敗壞的走進來,拉開椅子在我旁邊坐下,然後對我質問似的大聲道:「你到底對蜜塔波做了什麼啊!」
「哈……?」
這種沒頭沒腦的指控是哪裡來的啊?我忽然有切開這隻鳥的腦袋看看裡面到底是哪裡短路的衝動,「你在說什麼……」
「蜜塔波他哥以為我是你,在我考完試交卷後逮住我把我訓了一頓耶……啊,蛋糕。」
「喂喂喂,在說清楚之前不准碰我買的蛋糕。」
開玩笑,要是莫名其妙被罵了還請人吃東西我就是凱子。我一邊在阿燈要碰到蛋糕桶的前一秒將桶子拉開一邊瞪著鳥人:「你到是說說看我有什麼機會對蜜塔波作什麼,公主殿下明明上週就出差去矮人界參加什麼研討會還是什麼鬼開幕儀式了,說今天才要回來,而在這之前我有看到蜜塔波的時間你也都在,我是有讓她少一根頭髮嗎?」
「我哪知啊,蜜塔波他哥一看到我就用很冷的聲音跟我說『喂你是羅栗吧聽說你最近跟我妹走得很近我警告你要是敢對她怎麼樣我就把你從聖伊大扔出去』──這種老套到不行的威脅來耶,話說回來,他從頭到尾都沒說自己是誰,也沒提到蜜塔波的名字,我還是被罵完之後呆了半天,想到好像有在他身上看到聖徽,才又想起蜜塔波好像有提過他皇兄……」
阿燈抓抓頭,看起來一臉困擾。魔王看著我露出「現在是發生什麼事?」的表情,我則是用非常困窘的皺眉來表示「我哪知道」。
什麼跟什麼,蜜塔波才出國一個禮拜就冒出這種莫名其妙的流言,要是她大小姐哪天去遊學一個月,回來是不是變成我跟她連孩子都有了……糟,這種話要是被她聽到,我一定會被那雙纖纖玉手給扭斷脖子。
「蜜塔波的哥哥……」
我一邊盡自己所能的把蛋糕桶拎到阿燈拿不到的地方(後者一直試圖攔截),一邊回想到底有沒有這號人物。蜜塔波似乎提過一兩次,但是因為我們一直都也沒見過那位皇族的哥哥,所以印象不太深……蜜塔波似乎也不是很想說的樣子,反倒是她的頂頭上司──某個叫做言的龍族──被她提起過的次數還比較多。
「搶到了!」
就在我忙著思考這裡面的關連性時,阿燈長手一撈就把蛋糕桶給撈進自己懷裡。
「啊!可惡!」
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我還沒有無聊到想要把它搶回來。現在勾起我興趣的是那個皇兄,雖然今天認錯人,但如果他發現自己搞錯了的話,搞不好明天就會找上門來了。
「魔王你知道這個人嗎?蜜塔波的哥哥。」想到魔王跟蜜塔波也算是熟,我轉頭朝他尋求情報。
「我想大概是法蘭吧……」維塔人低頭想了一下,「皇族第四幹第三分支的法蘭‧祺‧哈弩克‧帕沙克沙耶。跟蜜塔波兩個人是目前皇室年紀最小的成員,都不超過兩百歲。記得沒錯的話,法蘭皇子在三十年前剛開完第三成長期的慶祝會……你們怎麼用那種眼神看我?」
「不,意外的你還挺熟悉的嘛……」
我跟阿燈聽到魔王說出那一串名字,再加上後面聽不懂的、似乎是皇族相關的名詞時都傻了,只能楞楞的看著他。明明說的就是精靈文,但聽起來硬生生就是比我們平常說的話還要更像外星語言。
「你說第四幹第……啥分支?」
「那是精靈界皇族地位的表示法,越靠近第一主幹就表示跟精靈王血統越近,地位越高。蜜塔波屬於第三幹,事實上地位來說比法蘭還要高……但是你們也知道其實精靈界近百年來都是議會政治,精靈王已經快要退居成精神象徵,很少干涉政務了,所以位階也沒有分的這麼嚴格。」
雖然魔王認真的說明了,但是我覺得自己似乎聽懂了又似乎沒聽懂,只是反射性的點頭。總而言之就是蜜塔波的皇兄就對了,好像不是親哥,是表皇兄之類的吧。
「所以栗栗你真的沒有對蜜塔波作什麼?」
阿燈一邊直接從桶子裡把蛋糕體撕下來吃邊問我。因為所剩不多就算全給他也沒關係所以我沒有阻止,不然平常的話我可能早就拿本書從他頭上敲下去了,「真的沒有你要我說幾次……不知道那個法蘭皇子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跑來警告人這種事情。」我大大嘆了口氣,第六感告訴我,那個叫法蘭的貴族可能會很麻煩。
「法蘭啊……」魔王瞇起眼睛,似乎是終於從記憶裡把這人給挖出來了。「他就是那樣啦,很寵蜜塔波,寵過頭了。在龍界時就是這樣。他當時跟蜜塔波一起來進行皇室交換生的短期留學,哪個人想要稍微親近蜜塔波就會被他趕走,所以我也被趕過。只有一個人例外呢……」
「例外?」
聽起來似乎有八卦的味道。我跟阿燈同時用疑惑又期待的眼神看著魔王,但他似乎沒有注意,只是望著天花板的一隅,在幾百年份的記憶中把相關的資訊整理出來。
「例外……就是言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提到這名字時,青年藍寶石般的眸子中忽然閃過一絲凌厲──但僅只一瞬,連零點一秒都不到,馬上又回覆原來的散漫跟溫和。「言‧哈斯提,在龍界的稱號是『晨曦之槍』。他是蜜塔波跟法蘭現在的研究室負責人──」
魔王將眼神轉到我身上,笑了笑。
「而且,我在想,他應該就是你今天看到的那條金龍。」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