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66  65  64  63  62  61  60  59  58  57  5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二章
「真不好意思。」
名字大概能叫成艾勒許的維塔族青年笑得一臉歉意,眼前堆著橫七豎八的竹籤、吃完的果凍袋、還有雜七雜八的,食物的包裝殘渣。
「嚇死我了。」我嘆口氣,心裡直想著:這麼大個人都幾百歲了居然還會忘記吃飯到倒在來應徵助理的學生面前,你的確是該不好意思。
 

「還好隔壁研究室的人剛好出來,不然我跟栗栗要怎麼辦啊~」無論在誰面前都一樣聒噪的阿燈,就算是在剛剛認識的人面前,也完全沒有要收斂的意思,嘰嘰喳喳個沒完,「才開學沒幾天就餓昏在研究室前面真的超嚇人的耶。」
維塔青年在我面前倒下之後,我發出了相當丟臉的慘叫,而馬上跑過來的阿燈想當然爾也是吵到絕對會被趕出去的地步。最後是隔壁研究室的人實在受不了打算跑出來罵人,卻發現我跟翼人正看著倒下的青年發愁(而且他還倒在我身上,我整個人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一群人花了力氣把維塔人弄醒之後他第一句話竟然是『好餓』──最後他們幫我跟阿燈把青年扛到食堂來,確定沒事之後才回去。雖然一般的印象而言,精靈算是比較冷漠的種族,不過經過這件事之後,我暗自決定要重新看待精靈。精靈界也是有好精靈的,不管他們是否只是想要移除噪音來源,至少都幫了我跟阿燈一個大忙。
「剛開學的研究室獎金發放什麼的有點忙碌,再加上龍界跟精靈界的時間計算也不一樣,一回神就三天沒吃飯了……」
不吃你也不會餓嗎?啊不,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可能就不會從研究室出來了,聽說之所以走出來並不是因為察覺人站在門口,而是終於想要出去找東西吃的樣子……但是這反應也太遲鈍了,最好是餓到第三天才想起來要吃啦?要我的話餓一個上午就已經開始暴躁了。
「話說回來……」青年放下手中的飲料杯,望著我跟阿燈,換上了比較認真的表情,「聽說你們正在找實習的研究室對吧。」
聽到這話我才終於回想起我跟阿燈的目的,我忙不迭地點頭:「對對對,我們正在找能收留……不是,能讓我們進去實習的研究室。我在門口時看到似乎還有缺額的樣子?」
「是這樣沒錯啦,但是……」
他露出了帶點歉意的微笑,道:「其實我並不打算徵求實習生耶。」
「咦!」
   我跟阿燈同時瞪大了眼睛,心中一瞬間跑過絕望驚嚇跟不知所措的情緒。好不容易找到有空缺的研究室卻沒打算要徵實習生!這消息真是太晴天霹靂了。
「我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做研究的,而且之前來問的學生……怎麼說,都不符我的要求……」不知道是因為發現我的精靈語很破還是原本就這樣,艾勒許講話的速度比一般人稍慢。泛著些許藍色的修長指尖在杯子上輕敲,藍色的學者繼續道:「我並不需要相同目標的研究生,跟同樣目標卻只懂得皮毛的傢伙一起待在同一個研究室,我只會感到煩躁。而且我是想到什麼點子就會馬上去做的人,三更半夜也一樣,沒有幾個人能忍受睡著時忽然被我用精神感知轟醒。之前在龍界做研究的經驗讓我瞭解到,我一個人會比較方便。所以……雖然對你們很不好意思,但就是這樣,我的研究室不招收實習生。」
氣氛一下子忽然變得很尷尬,我跟阿燈互望著對方的臉,用中文的嘴形交流著:「夭壽,怎麼辦?」和「要說服他嗎?可是我沒有理由欸。」的訊息。做這麼大的研究卻沒打算要招實習生,這傢伙要不是真的很有能,不然就是神經病;而依照蜜塔波的說法,大概是偏向前者吧,但是會把自己餓昏在門口的人,也很有可能是後者。
「呃──我是想說,你總是有些跟研究主題無關的雜務要做吧?」為了不讓這個有可能讓我遠離退學威脅的關鍵人物跑掉,我開始試著說服他。
「分攤給別人幫忙不是很好嗎?例如送件去教學事物塔,或是很簡單的只是叫人買個午餐什麼的……對了!如果有人做照應的話,至少不會再發生今天這種意外嘛!」說到這我打了個響指,由衷的佩服自己的反應能力。對啊!會把自己餓昏一次的人,我就不相信不會發生第二次,沒有人照應不是很危險嗎,用這點來說服他好了。
「我其實不太在意不吃飯這件事啦……一忙起來就會忘掉了。」
雖然嘴裡這樣說,但我卻覺得面前的維塔青年露出了饒富興味的表情,他淺淺的勾起笑容,似乎在等著我說下去。
「那樣的話在完成研究前就會把身體搞壞了啦,你哪天倒了的話誰發表結果啊?雖然我是不太清楚維塔人的生理結構啦……但是只要是生物怎麼能不吃飯呢,好歹也要吃點零食啊,零食真是太方便的東西了,你要是有放一點存糧在研究室裡面好歹能撐一下……不對我在說什麼啊。總之,讓我們兩個進去的話對你沒有什麼損失嘛。最棒的是,我跟阿燈啊,對絕對力場什麼的,可是一竅不通呢──好痛。」
「這種話是能在絕對力場的研究者面前挺起胸膛說的嗎!」
阿燈聽不下去的用翅膀打了我的頭,我眼前飛散下幾片豔紅的羽毛。
「可是剛剛艾……艾……熱許……自己說他不喜歡只懂皮毛的研究生在旁邊晃來晃去啊……」我委屈的揉著被打的地方,不愧是翼人用來飛行的主要肢體,肌肉強健得不像話,被打到一下還真痛。
「但那也並不表示想要對研究目標完全不懂的研究生吧!」翼人伸出手拉住我的臉頰然後往兩邊拉開,就在我咿咿唔唔的掙扎時,耳中卻傳來輕亮的笑聲。
「……噗、哈哈哈……那樣到也是不壞啦。」
我跟翼人同時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看著維塔人,一個被捏臉頰、另一個被揪著流海的場景大概很好笑,維塔人笑到停不下來,連肩膀都在顫抖。「先不談是否要加入……我可以問你們的專長嗎?能以外國留學生的身份考進聖伊大,一定有獨特的才能吧。如何?你是……叫羅栗對吧?很輕快又可愛的發音呢。」
「不、不要說可愛啦,一點也不可愛。」一想到曾經因為這個名字的諧音所引發的騷動,我就覺得困擾至極。雖然眼前的青年應該不瞭解那同音的字是什麼意思,但是一個男生被說可愛怎麼樣都讓人覺得不太舒服──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跟阿燈迅速的重新坐好,我看著艾……若居……(精靈語發音真的好難念)的臉,準備開口時,卻又想到了那些教授的眼神。
--厭惡以及鄙視和嫉妒。還有害怕。
看見我欲言又止的樣子,維塔人疑惑的微微歪頭。我握緊拳頭,試圖說服自己──只要不想被退學,我去找任何一間研究室,都會被問這個問題。所以就乾脆點拋棄什麼跟本算不上陰影的陰影,一口氣說出來吧──
「我的專長是用電腦代替生物操控魔力……。」
雖然是很想要得意的大喊啦,但實際說出來時,還是沒什麼力道,我講到最後甚至聲音還變小。雖然說醜媳婦總要見公婆,但是真的把這個被精靈教授們視為異端的專長在魔法應該也很優秀、應該也經過長時間練習的人面前說出口,還是很讓人害怕。
「電腦……具體來說是?」
講到電腦時維塔人停頓了一下,看來科技這種東西,對這名單獨留學的天才來說,並不是熟悉的領域。
「把原本應該由人所詠唱的咒文,由電腦運算之後詠唱出來。誤差最小,用最少的資源發揮最大的力量,大概就是這種概念。」
「……聽起來……很有趣。」
矮若……西(好像離正確的發音越來越遠了)話語中的停頓讓我很不安。他在選擇用詞,實際上的想法是什麼呢?
「那你對電腦方面應該很熟吧?」他繼續提問。會繼續問問題至少代表他的確還有有興趣的地方,我心裡偷偷鬆口氣,然後點點頭道:「自己從零件組出一台是基本啦,程式什麼的也在我的專長之內。」
「也就是說電腦方面的事情完全可以委託給你囉。」
「呃……是可以這麼說啦。」
但是科技的寬廣可不下於魔法,我會的部份大概也只跟程式有關,講到開發就不行了,頂多能瞭解大概的運作原理而已──雖然心中是這麼想的,但是在這種時候,還是裝成萬事通好了。
「我瞭解了。嗯──雖然這麼說有點失禮,但是我對你的裡論實際上能做出多少成果感到懷疑。有辦法實際演練嗎?」
維塔人連說這種話的時候都是慢慢的、溫和有禮的,雖然內容的確是有點失禮沒錯。我聳聳肩,打開手腕上的迷你電腦的投影鍵盤以及螢幕,隨手叫出了自己設計的模擬程式,開出已經預錄好的降溫魔法,然後伸出手握住藍色青年手中的杯子──
「GO。」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