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65  64  63  62  61  60  59  58  57  56  55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在一起被唸過之後,我跟阿燈才非常後知後覺的緊張起來。如果沒有選到研究室,就等於拿不到實習學分;而偏偏實習學分佔總成績的一半,依照聖伊大的規定,如果在學期結束時沒有拿到七成的學分,就直接發給你退學令。照這樣算起來,要是真的沒選到研究室,我們就死定了,現在就可以收拾行李回家。我因為是公費,所以搞不好還得把那些錢給繳回去。
要是發生這種事我一定會被我媽殺掉──光是想像就覺得背後一陣涼。
「還好我今天有想到要問你們,要是真的拖過申請期限看你們怎麼辦……真是的,你們怎麼會一樣脫線啊?我還以為只有栗栗比較散漫一點呢,沒想到阿燈你也……」
 
 

   蜜塔波領著我們走向研究室聚集的太陽與龍膽塔群,路上不忘說教。我偶爾應個一聲,心裡七上八下,回頭看阿燈也是一臉嚴肅,甚至沒了平常的聒噪。
也是啦,在剛入學就被退學的可能性下,誰還聒噪得起來。
「那蜜塔波你已經選好了嗎?」我測試性的提問,「可以的話我們一……」
『起』這個字都還沒說出口,蜜塔波就打斷了我。
「我在第一天就已經去跟想待的研究室報到了。而且我們早就滿額了,言大人的研究室只申請三個人員的配額,一個是我特殊生二年級的表皇兄,另一個就是我。」
「喔……」
嘖,這條路行不通。我咬著大拇指的指甲,這個壞習慣被朋友跟親人糾正過好幾次,但我就是改不過來。
實在是很不安。但我擔心的事情並不僅只是自己可能因為很愚蠢的理由而學分數不足被退學而已。另一件事更令人擔憂。
『可能沒有研究室想收我』──這件事。理由不是大部分的研究室可能已經額滿(雖然這的確需要擔憂),而是聽到我的專長之後,還有多少研究室願意讓我入門。
對傳統魔法使用者來說,我的專長簡直是邪道。當初聖伊大看過我的報告以及實地演練之後,五個教授討論了好久,最後以兩票贊成兩票反對一票棄權的情況,勉強地讓我入學。那種坐在椅子上看著年長精靈們吵架、而且其中幾個還朝我露出鄙夷眼神的場景,可以的話,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
蜜塔波帶我們走進太陽與龍膽塔群的共同大門,在經過門口時,我瞄到上面裝飾的、代表四個元素的水晶,然後不自覺地握緊了手腕上的裝飾。
那個能夠讓人確認時間的小東西其實並不只是錶而已。它是微型電腦──內含投影螢幕、必備的OS、以及運算速度飛快的程式。在那程式裡面,寫入我所需要用到的簡易魔法陣、算式、以及音調完全正確的咒語。
我是透過電腦進行施咒的『魔法師』。速度極快、絕對正確、沒有任何瑕疵、幾近完美──生物無法做出的完美。
我生為人類,祖宗八代沒有跟任何精靈或龍混血過,天生擅長機械與運算,在自然係魔法能力上絕對無法跟龍或是精靈、這些從小跟自然打交道的種族相比。魔力方面並不差,但是在力量的傳導上、咒文的詠唱上、以及對魔法的自體反應能力上、都萬分不足。這就像你叫獵犬去跟海豚比賽游泳一樣,狗並不是不會游泳,但絕對贏不了生於海中的魚。
唯一能夠彌補這個缺陷的就是『精準度』。
所有的自然係魔法都需要詠唱咒文,有些甚至要配合舞蹈與香氣來引出那些瑣碎符文裡頭潛藏的力量。些微的音調差異就會影響魔法的強度,同樣的火焰召喚術,有些人只能點燃紙堆、有些人卻能爆破一棟大樓;當然魔法強度與自身能力有絕對的關係,魔力夠強的人,即使詠唱得荒腔走板,但只要沒有太離譜的錯誤,都能順利引出魔法效果。
但是如果完美無缺──所有的失誤都被抹消,每一個符文都符合它需要的音調高度、擁有剛好的介質、與下一個符文的連鎖反應速度正好……呢?不需要因為失誤而損耗能量,汲取最少的魔力,達到最大的效果──那是魔法的本質,是生物從來沒見過的,恐怖的、絕對的、魔法的本質。
即使是在自然魔法上非常強大的龍都不敢說出口的詞。
──『完美的魔法』……
這就是我當初提出去的東西,當我進入面試聽時,我能感覺到我前面的五位精靈都等著用各種理論把我轟得體無完膚再驅趕出去,以之當作我褻瀆魔法的薄懲;但是當我用應當只能點燃線香的第一級火係咒文讓二十公升的水在十秒內沸騰、再馬上驅動區域降溫魔法(通常用來充當冷氣)讓它結凍的時候,那些使用了至少三百年魔法的精靈教授們,全都張大了嘴巴,說不出任何挑剔的話來。
我使用實技的過程不超過三十秒鐘,因為以我自己研發出的流程來說,那是非常簡單的事情。我敲敲觸控螢幕,讓程式啟動運算──挑出我指定的檔案、從我身上汲取魔力、然後使用它啟動咒文。
這樣就結束了。
最重要的咒文正確無誤,不需要注意高低音、絕不會因為緊張而失敗、即使我緊張到手心冒汗,講話也有點快、心跳更是超過正常的節拍。
因為唱的人不是我。因為我輸入的資訊正確,所以電腦絕對正確。
百分之百的能量讓所有教授都傻了。但是這樣的『魔法師』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即使最後勉強讓我通過了,但我知道這些人並不認同這個技術。讓我過只是因為這真的是個新的技巧,而其中兩名精靈,也許不太願意只因為自己精神上的重創而將這種技能埋沒──大概吧,我這樣猜。
但是他們的眼神依舊帶著敵意,比一開始我進門時還要強烈。
對他們來說,這是偷跑、是取巧、是抹殺他們三百年的努力、是嘲笑所有曾經因為不斷的練習與熟練的技巧而立下大功的魔法師們──這幾乎讓他們一直以來的價值觀崩毀。
我只敲了敲螢幕。僅是這樣而已。
 
「栗栗?」
阿燈推了推我的肩膀,輕聲叫我的名字。我猛地回過神,發現我們已經站在迴廊裡,眼前是筆直的走道,兩旁是一間間的研究室。
「怎麼了,呼吸有點急促喔。」翼人看著我,紅玉般的眼睛透著疑惑跟一點擔心。
「有、有嗎?」
我試著像平常那樣回應他,異常的壓迫感讓我注意到手腕已經因為我大力握著錶形電腦而壓出一圈紅痕。我放開自己的手,覺得指尖有點冰涼。
「也許你沒感覺啦,但是我是翼人啊,空氣的流動什麼的我都很敏感你又不是不知道。」阿燈捏捏我的肩膀,「放輕鬆嘛,反正我們又不是已經被退學了,一定能找到研究室啦。」
我扯出苦笑。阿燈並不知道我在擔心什麼,這樣也好,要問我,我也很難說出口。
「既然都到這來了,我得去研究室打聲招呼。」走在前面的蜜塔波回頭對我們道,「你們稍微逛一下吧,各研究室的題目都會寫在門口的公告上,上面也會有招收的研究人員名額。如果找到有興趣又有空缺的,就進去問問。記得要安靜,在這裡要是太大聲可能會被轟出去噢。」
「我知道了。謝啦,蜜塔波。」
精靈公主朝我們揮揮手,轉個彎走上了樓梯。我跟阿燈則開始一間一間的察看。
太陽與龍膽研究塔群總共有五座塔,一個挨著一個繞成一圈。其中最高的塔有四層樓,其他都是三層樓。每座塔由走廊連接,因為塔彼此都靠得很近的關係,所以走廊並不長;塔中央是一個庭園,常常可以看到學者們在那裡休息或是閱讀。這裡的研究室不少,但是至少有四分之一是空著的──能進太陽與龍膽研究塔群的學者,都是能申請聖伊大的經費來進行研究的,而這樣的人畢竟不會太多。
「都滿額耶……」
我們繞著研究塔群的走廊走了一圈,五個塔的第一層樓都看完了。不管是我們有興趣沒興趣的研究題目,只要有人在的研究室,門口都寫著滿額。我跟阿燈對望一眼,交換了擔憂的神色。
「沒、沒關係啦,我們上樓看看吧。」翼人扯出笑容,走上二樓的樓梯。我默默的跟上,不知道祈求「找得到喜歡我而且有空缺的研究室」這件事會不會太過奢侈。
在二樓轉了一圈,我們一無所獲。這層樓聚集的學者所做的研究偏向城市發展以及環境測試,跟我要做的目標完全不搭。雖然說實習沒有限定一定要找跟自己的研究有關的研究室待,但能找到還是最好的;況且那些研究室也額滿了。精靈界在這兩方面擁有獨特的風格,雖然每界情況不同無法直接套用,但還是有很多人想來這裡汲取知識以及經驗。
「這層跟我們不對盤啊……」站在走廊中央,阿燈小聲嘆氣,「一樓還行,但是沒空缺。只能上三樓了。」
「阿燈。」我抬頭望著翼人,他回頭看我,表情疑惑的道:「怎?幹嘛笑成那樣……」
「如果找不到研究室的話,要不要跟我回去賣雞排啊。」
「不要提到那兩個字!」
我看著眼前的紅色大鳥露出驚恐表情然後像要逃離我一樣三兩步衝上樓梯轉角平台,不禁壞心眼的笑起來。
不安的心情稍微平復了,果然欺負阿燈是最好的減壓方式。
才剛踏上研究塔群三樓的平面,我就因為某種奇妙的氣息而停下腳步。
「好啦讓我看看這邊有什麼來著……死靈魔法系統的開發?嗚哇什麼啊……嗯?栗栗?你杵在那幹嘛?」
「……沒事……我去那邊看看喔?」
我指著左方走道的方向道,鳥人朝我揮揮手,然後開始往下一間研究室的門口移動。
我跨步走向走道,但是完全沒有停下來看看經過的研究室到底在幹些什麼,甚至連用眼睛稍微掃一下的念頭都沒有。
有什麼東西在前方等我──
我這樣想著。
出生以來從未有這樣的感覺,我甚至覺得往前走是一種本能,而它不受大腦控制。經過不知道多少道門,我在其中一間研究室門口停了下來。研究室門旁邊跟其他研究室一樣掛著公告,外表看起來平凡無奇,但是那莫名的感覺告訴我:就是這裡,停下來吧。
即使不明所以,但既然已經停在一間研究室前面,也就看一下他在幹什麼好了。我掂起腳尖,閱讀起公告上面的精靈文。
「哈斯麻塔……什麼?有點熟……龍語翻來的?呃……」
第一個字我就遇到了難題,我隨手打開手腕上的超迷你電腦叫出精靈語字典,緩慢的將那研究重點翻譯出來。
──絕對力場的操控研究。
「絕對力場……!」
我不敢相信的望著那公告,然後重新確認了一次。沒錯,那個單字是絕對力場,的確是絕對力場的操控研究。
這主意簡直瘋狂──在冒出這想法時,我忽然很想知道這研究室到底是哪個學者在主導。絕對力場的操控?那個包在界外頭像蛋殻一樣的玩意?那個保護『界』不落入擁有『絕對平衡』之力的『幻之海』裡頭、但卻又能把各『界』產生的危險能量傳輸進去的保護網?雖然說『絕對力場』非常龐大,不可能單憑一人之力就對它造成影響,但我還是覺得這個研究主題實在是超乎想像的大膽。
「研究人員是……」
我將視線往下移到研究人員的配額上面,給實習生的配額是兩名,而目前人數──零。
哇,從第一層逛上來,我第一次看見實習人數零的研究室。要不要敲門呢?不過我預計要做的研究跟這個好像也搭不太上,但是這可是目前唯一一個掛零的實驗室呢,順利的話搞不好能一口氣收留我跟阿燈……
明明像是被召喚來的一樣,到了門前我卻開始猶豫了。又探頭看了一下公告,想至少在敲門前搞懂人家怎麼稱呼。主導研究的學者名字是由精靈文拼出來的,依照發音大概能唸成艾勒許‧海爾。但中間還混雜很多附加的氣音跟轉音,實在很難正確的念出來。
糟糕,很多人很介意自己名字被念錯或念不標準,實在應該叫阿燈過來由他講……精靈語的一堆尊敬型用法我也不是很懂,萬一被我搞砸了……
在我掙扎是否要敲門的時候,裡面傳來了衣物摩擦的奚窣聲,然後是腳步聲。
朝門口走來……要出門?怎麼辦我該怎麼說?你好我叫羅栗因為沒選到研究室就會被退學所以請讓我加入?等等這什麼百分之百會被回絕的爛理由啊──
門鎖轉開的聲音。
來不及啦!硬上吧!
「您好,我──咦?」
看到人的時候我呆住了,而原本想好的一切理由都自腦中消失。
「啊……」
對方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是今天早上我撞到的那人,孤獨的學者,僅此唯一的、出來留學的維塔人。他寶石般的眼睛瞪得很大,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在那透明的藍色裡看見一絲驚慌的神色。
──不,正確來說,也許該說是害怕。
「……─────。」
青年張開嘴,然後什麼聲音流洩而出。
是那個聽不懂的維塔語──在別人面前從不說自己世界的語言的維塔人,第二次在我面前發出了那我一輩子都發不出來的美麗發音。雖然聽不懂,但是我真的覺得這種語言的發音很美(雖然以我的人類腦袋真的無法理解那結構該如何拆解),跟之前聽到的一樣,有如玻璃敲擊一般、好像可以用『琉璃』啦、『珠玉』之類的玉字邊的詞來形容的聲音。清脆的、透明的、卻又帶著奇妙的廣闊感。
在我還因為腦中各種莫名其妙的思考而盯著他傻看時,維塔青年比我先回過神來。他朝我傾身跨出步伐。
是要向我走來吧。
我很自然的這樣想,而就在我想要開口跟他說些什麼的時候──
藍色的、高大的身子,就在我面前倒了下去。
 
 
──『黑暗朝我襲來。海與星空喲,請為我指點航路。』──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