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63  62  61  60  59  58  57  56  55  50  4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啊啊啊啊!不可以!阿燈你沒有執照不可以飛!這犯法而且你還雙載!」
如果可以的話我早就慌張的舞動手腳亂動起來了,但是略過耳邊的風聲提醒了我現在至少在八百公尺的高空上,我只能死死的抓住阿燈的衣服跟手臂,免得摔下去連屍體都找不到。
「囉唆啦,這樣最快了!偷偷飛一下不會怎樣啦!」
 


 的確是很快。略過了繞路的旋轉梯,阿燈衝過高聳的圍牆後馬上急速降落,抱著我直接滾進校園裡頭。
「嗚啊啊啊!」
著陸的地方正好是樹叢。我發出很丟臉的慘叫,在確定自己真的摔在地上時,才連滾帶爬地從樹叢裡頭爬出來。雖然飛起來的時間並不長,但是經過剛剛那對我來說完全是九死一生的經歷後,我忽然覺得地面真是美好──即使嚴格說起來,我腳下踩的也並不是實實在在的土地。
「笨、笨蛋阿燈……!下、下次、寧願遲到……都不要再抓我飛起來了!」
我一邊喘一邊抖,腿比剛剛還要軟,跟本不能動。看看錶──的確是非常省時,離上課剩下五分鐘,而我們已經在大學校園裡,省去了從樓梯出口走到門口的那段路,但我總覺得好像是用命換來的。
「你以前在老家不是被我帶著飛得很高興。」
來到精靈界之後因為還沒有去考飛行許可執照所以只能用兩條腿走路的阿燈,對於這個難得能飛的機會,似乎覺得挺不錯的,心情好到連噴嚏都不打了。
「那裡能夠讓你飛起來的高度頂多五十公尺,這裡可是八百公尺!光我們宿舍就已經離地面八百公尺了!摔下去還得了……」
好不容易能使力的我站起身,然後四處張望了下,然後瞬間覺得不妙。
糟糕……這裡是學校的哪?我看著眼前交錯的走道與綠色植物,一時間為這陌生的景象傻住了。學校大的要命,如果是從大門進來我還能記住往目標教室的方向,但是現在阿燈是隨便挑了一個地方滾進來,我連自己在學校的東南西北哪個方位都搞不清楚。
「好啦,現在我們該往那邊走?」
就在我苦惱『這裡到底是哪』的同時,眼前有隻鳥露出很人畜無害的表情歪頭看著我,然後彷彿我應該要找路一樣的問我「該往哪走。」
一邊思考著哪時他要是跟我一起回國,就要把他騙去肯得雞(對翼人而言就是吃他們同類的地方)關上一整天聽他發抖尖叫,我一邊沒好氣的回答:「我怎麼會知道……」
「咦,栗栗你不是認識路嗎?」
「你以為從大門走到教室,跟從大得要命的學校的某個不知名角落走到教室,是同樣一條路線嗎?」
我們對望沈默了三秒,然後同時嘆了口氣。
一點意義都沒有。
無論是他犯法偷飛還是我被嚇的軟掉的腿都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一來一往又耗掉寶貴的兩分鐘,而我們現在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個角落……遲到定了!
「總之先去找找看路標……有沒有什麼顯眼的東西,例如就在附近的研究塔之類的。」我從包包裡拿出輕薄的微型顯示器,在眼前投射出我存在裡頭的大學平面圖。特別存了學校全圖還隨身帶著的我真是真知灼見。
「明顯的研究塔嗎?好就讓我飛到上面……」阿燈聽來躍躍欲試。
「你別想,給我乖乖用腳走,我可不希望室友開學還不到一週就被逮到違法飛行。」我冷冷的打斷又興奮起來的翼人,自顧自的往前走,左右張望著尋找目標物。
「啊啊栗栗不要自己走掉啦!」
身後傳來阿燈的叫喚以及跟上來的腳步聲,我沒多搭理他,一邊任自己的腳走著,一邊抬頭望著左右的景物。這裡的植物長得很高而且濃密,路又窄小,依照手上的平面圖,應該是在學校後方,不是主要建築群。如果沿著路一直往前走,應該會走得出去……
才這樣想著,我就砰地撞上了一睹牆……不對,是撞到了個人。
「哇……!」
無意識撞上的衝擊讓我手一鬆,手中投射著平面圖的顯示器也從我手中掉了出去──
慘了!這東西不能摔啊!
在我心想『完蛋了再見了我的親愛的我才買三個月啊』的時候,一隻大手輕巧的在我的親愛的(顯示器)跟輕石版地面進行劇烈接觸之前,將那個長型的機器給撈了起來。
是被我撞上的人。
一切的經過發生在一秒內,還有點反應不過來我楞楞地抬頭望著眼前比我高出一個頭的傢伙。對方笑了笑。
「沒事吧?」
非常標準的精靈語,但是他應該不是精靈──我暗想。雖然他也有尖耳朵,但那跟精靈的形狀不太一樣。而且他也沒有約定俗成的金髮與綠眸。眼前的青年那捲度奇妙的長髮是交錯漸層的藍色與銀色,而眼睛則藍得透明。我從沒看過那麼像寶石的眼睛,一時盯著出了神。
「栗栗你真是笨手笨腳耶,沒事吧?」
一直到身後的阿燈出聲,我才從出神的狀態醒過來,「沒、沒事……」
居然盯著別人的臉看到呆實在太失禮了!我在心裡暗罵自己。
「這是你的吧?」
青年笑著將顯示器遞給我,我低聲道謝然後接過。將這小東西關掉重開之後,學校平面圖的投影又出現在眼前。
太好了,還好他接住,不然一定摔壞了。
「那麼我就先走了。」
青年朝我點了點頭,然後就往我後方──也就是我們剛剛走過來的地方走去。
「啊、抱、抱歉,想請問一下……」
瞬間意識到「這是我們遇見的第一個學校裡的人!」的我,連忙轉頭叫住他,「請問你知道那個……呃。」
用精靈語提問還行,但是繞口的研究塔名稱就卡住了。一時間忘記怎麼念的我連忙想將隨身用的筆記本翻出來,但是『急著找東西時一定找不到』已經是約定俗成的莫非定律,那玩意明明應該就在背包裡,我卻怎麼摸也摸不到。
「星與月桂之塔。」看我找的滿頭大汗,阿燈接話道,「我們迷路了,正在找去研究塔的路。」
既然阿燈都已經回答了,我也就時停下了翻找包包的動作。不愧是天生具有語言天分的翼人,一口精靈語說的真順。
「星與月桂之塔?」青年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你們走到這來時沒經過嗎?它很大,應該不會錯過。」
糟了!我心裡暗叫不好。我們是翻牆進來的怎麼可能會經過!後面又沒有門……
「因、因為我們是新生,又是異界人,所一……所以還不是很清楚學校的塔長什麼樣子……」我隨口扯了半個謊,緊張之下差點咬到舌頭。總覺得如果未來哪一天教授要我用這種繞口的精靈語念施法咒文,我一定會因為咬到舌頭而死。
青年沒有立即回應。他只是看著我的臉,那雙藍得透明的眼睛在我身上來回掃視,看得我有點想躲到阿燈後頭。
我身上有什麼東西嗎?為什麼要一直看我……我後面的翼人明明就比較好看,還有一對紅翅膀……
「────。」
青年斂下眸講了些什麼,似乎是自言自語。那一串音節我完全聽不懂,甚至懷疑我的聲帶發不發得出那些音;那不是常聽見的異界語言,發音全連在一起,聲音圓滑得像是水珠落在荷葉上頭,然後以滾入池裡的錚鏦作為結尾。
彷彿一講出口就立即溶在空氣中的,華美的音色……
「我知道了,我帶你們去吧。跟我來。」
啊,恢復成精靈語了……
我呆楞的看著青年重新走回前方,直到阿燈從我背後推了一把,我才趕忙跟上去。
「阿燈,你聽的懂他剛剛說什麼嗎?」
我抬頭用中文問翼人,希望從他口中得到一些資訊。那種完全沒聽過的語言應該是這個人的母語,他到底是那一界的?實在是太令人好奇了。
「不知道,我沒聽過這種話……」阿燈回我,但是眼神卻定著在前方青年的背影上,「可以的話,真想學啊……」
「搞不好很冷僻你學了也沒用……不對,他的界一定很冷僻!我從沒看過有人的頭髮是那個樣子,仔細看可是漸層色!就好像藍色的海跟白沙灘……而且你看到了嗎,他的眼睛跟本就是寶石!」不知為何,我心底的某處因為跟阿燈說的這些話而沸騰了起來,「透明的藍色,簡直可以望到底,好像能映出光線來一樣!」
「好了好了,你冷靜一點。」翼人苦笑著摸摸我的頭,「有機會再問吧……」
大概是真的太大聲了,走在前面的青年轉頭瞄我們一眼,表情似乎是在疑惑我們為何爭吵。確定我們沒有衝突之後,他又跟剛才一樣,將視線鎖在我身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奇妙表情,然後繼續轉頭看著前方。
我不明瞭那表情的意義,而心底的激動並沒有因為阿燈叫我冷靜一點而平息;但是對這不知從何而來也不之從何抒解的情緒,我也只能不斷握緊又放鬆手中的顯示器,以稍微轉移注意力。
青年的長髮在眼前飄動,從耀眼的白金漸層成尾端豔麗的藍色,然後以很有趣的立體捲度搖晃。像是波浪一樣。
這個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我在心中反覆想著這個暫時還拿不到解答的問題,仰頭跟著前方指引者的腳步前行。
 
 
───『海與星空喲,今日所見,正是我族難逃之禍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