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62  61  60  59  58  57  56  55  50  49  4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一章
大約是在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那時候,某個夏天,世界一瞬間變了。只要有完成義務教育的都知道,在歷史課本裡都有寫,大考也都會考。
時間大約是四百年前。
發生影響的那個瞬間,就像普通的夏日一樣慵懶。
地點在北太平洋,大約正午時分,海上面──不是天上也不是海上,就是海上面,在天與海中間那一大段遼闊的空間,忽然開了個洞,然後爬出了……一條龍。

  就這麼理所當然的出現了的洞,和理所當然出現了的龍。牠搧著翅膀緩慢的下降,引起的氣流掀翻了附近的船隻;並且晃著長脖子上的巨大腦袋,似乎在尋找什麼。在鄰近地點的號稱世界最強的國家,以及在他的上方,總是被貼上「老了之後想要去養老」這種標籤的國家,嚇得馬上派出了軍艦以及戰鬥機,但是飛過去的不管是飛彈還是子彈,都在快要靠近龍的本體時像是撞上牆一樣的爆炸,怪獸本身卻一點事都沒有。龍緩緩下降到水上,四處看了看……

又轉頭鑽回洞裡去了。而那個洞也跟著龍一起消失。

事情發生不到一小時,但這一小時讓世界上所有國家都嚇著了。目擊的人太多,而且連軍艦都出動,這不可能是幻覺也不可能是陰謀論,就這麼一條龍,活生生的,它走了之後,海面上留下的大量飛彈殘渣,證明這不是夢──至少剛剛真的轟過什麼東西。(還有人信誓旦旦的說他撿到了巨大的鱗片)

同樣的事情在三天後又發生了,這次是在某個以好喝紅茶跟難吃食物聞名於世的國家的首都。忽然開在馬路中間出的洞引起了交通大亂,好幾輛車子追撞,在人們緊張的注視下走出來的不再是龍,而是跟人類差不多,卻擁有天生的尖耳朵以及長長的、帶著玫瑰色澤的金髮的……

精靈。

如果那時候托爾金還在世八成會開心的昏過去。當年上到這一段的時候歷史老師笑了笑,然後切換出模擬當時場景的立體投影畫面。

那時,驚恐的情緒、世界末日以及外星人來襲的謠言、預言或者管他什麼言到處流竄到誇張的程度,每個國家都繃緊神經,甚至有國家實施宵禁,軍隊更是前所未有的高度戒備。在這樣難熬的情況持續一個月之後,他們又出現了。

這次是兩方一起出現。龍派出了一組四人的使節團,精靈則派出一組六人的使節團,操著不流利的人類的語言,這次直接把洞開在那個號稱最強大的國家的總統辦公室裡。

然後,大家終於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當然並不是世界末日、路西法復活、外星人入侵。

就像很久以前,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那樣,我們被其他『世界』發現了──例如、比人生活的『界』不知道老多少倍的,龍生存的世界;只存在在奇幻小說中的,精靈的世界;以及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世界。不是在宇宙,並非其他『星球』,而是另一個『空間』──或者說是『次元』。彼此平行、獨立運作,而精靈與龍所做的,只是把兩個平行空間,牽出一條線拉起來,使彼此有了交集。

最先拉出這條線的是龍。被公認最強大的龍摸索出了打開『界』與『界』之間通道的方法,而最早發展出界際通航的,就是龍與精靈。隨後當然有越來越多世界也發現其他世界的存在,進而開始產生交流;而人類雖然晚了一些,但也在兩大強勢種族的幫助下,很快的發展出能夠通往其他世界的道路。

四百年的時間在歷史上僅只一瞬,但是在這中間發生了非常多的事件,有好的也有壞的。在緩慢的磨合與各種衝突、和談、交涉之後,現在已經變成是就算是在我老家,也有可能在路上看見龍旅人站在鹽酥雞攤位前面買東西吃的狀況了──當然是人形化的龍。界際旅遊法裡頭明文規定,旅行者得變化成你要去的界能接受的模樣。

所以,來精靈界留學,當然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尤其是想成為魔法師的人,精靈界是相當熱門的留學地點。

 

「我說栗栗你也太誇張,明明就能夠在交流協會的考試中拿下高分,卻連怎麼開洗澡水都不會……哈啾!這玫瑰香精到底是什麼做的為什麼能延續一整個晚上啊!」

因為我身上過於濃重的玫瑰香味而不停打噴嚏的室友,一邊說一邊吸了吸鼻子,然後又從手上的隨身包面紙中抽出一張來擤鼻涕。能一邊擤鼻涕一邊急速奔跑實在也是一種才能。

「囉唆啦,我就是常常搞錯那種小地方啊!哪有人玫瑰浴跟清水的主符一樣,只有附加符換掉的啦!」

我跟阿燈正沿著通往大學的向上樓梯,沒命的跑著。位在我們頭頂上,巨大的塔斯塔木平坦的最頂端,正是精靈界開放給留學生的最好的大學──聖伊莉娜皇家大學的校區,而大學附設的宿舍則位於稍稍下方一些的平面。底下還有很多聚落,例如學生們愛去的商店區、書店區等,整個聖伊大的生活圈就以中央的塔斯塔木主幹為中心,呈現螺旋狀垂直發展,這最適於居住的樹木,以它巨大的身軀與堅固的手臂,強健地撐起精靈們的生活。

不只是聖伊大,所有精靈居住的地方都是這樣。城市由幾個很大的塔斯塔木聚集而成,而一棵樹與另一棵樹之間的距離,則由纜車來連結。精靈們依樹而居,幾乎不曾到樹根處去,最常去的是城市維護團隊,他們負責監控塔斯塔木的健康狀況,以保持城市的永久安全。

「討厭啦都是阿燈害我昨天晚上沒睡好,今天早上才會沒聽到鬧鐘響!要遲到了啦!」明明知道在這種沒用的地方消耗力氣是不智的行為,但是為了一疏胸中的怨懟,我還是大喊出聲。

「如果不是哪個笨蛋亂轉出水孔設定搞得自己一身玫瑰味,我怎麼會過敏打一晚上的噴嚏!」跑在前面的翼人也馬上用帶著些鼻音的聲音不干示弱地回嘴。寬廣的巨大階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好奇的看著我們,有些人還笑了出來。

才跑了幾個階梯,都窩在家裡看書或是跟電腦作伴的我馬上就上氣不接下氣的喘了起來。抬手看看錶,雖然還有十分鐘,可是從這裡到大學所在的平面、再到達大門、光是這段路就能把我現在僅有的這點時間給消耗掉;更別提學校大得要命、而且各個研究樹塔簡直像迷宮,對才開學一週、每次找教室都要找很久的我們來說,在鐘響前衝進教室簡直是天方夜譚。

一想到『會遲到』,還有『等下那堂是導師的課』這兩件事,我就頭皮發麻。那個平常看起來表情很和善,但是講到規則時則瞬間變得非常恐怖的女精靈,可是在第一堂課就劈頭說了『如果你敢遲到又沒有正當藉口,就等著被我從星與月桂之塔的看台上扔下去玩800公尺的高空彈跳』這種威脅來啊……!我一點都不想要只因為遲到就體驗生死一瞬間!

都是這家伙──我瞪了旁邊的翼人一眼,後者還在技巧高超的邊奔跑邊打噴嚏。

都是笨蛋阿燈昨天晚上沒完的打噴嚏擤鼻涕,害我整晚睡不好今天早上才會錯過鬧鐘──!

「哈、哈……」我大口喘著。肺隱隱作痛、心臟的聲音在耳朵裡面砰咚砰咚很大聲的響。雖然知道不維持這個速度上樓梯不行,但是少有的劇烈運動已經消耗光我原本不多的體力…………

可惡,沒吃早飯肚子好餓,再加上缺氧……我甩了甩開始有點暈眩的腦袋,停下腳步,不停喘氣。

「栗栗!不要停啊,快到了!」

看見我落後,跑在前面的阿燈焦急地回頭喊著。我只是費力地抬頭看了看他,擺擺手露出一副『不行,會死』的樣子。

腳都在發抖了,真的沒辦法再跑了……

「啊──栗栗你真的該運動了!下次一定要逼你這段路每天來回跑十次!」

因為著急,翼人原本就尖的聲音聽起來更像鳥叫了,「好吧……現在只有這樣啦!」

十次跟本不可能啦!只有這樣是哪樣?是你要先走嗎?好你個阿燈我記住了……正當我暈頭轉向的任憑腦中冒出各種奇怪的想法時,忽然腳下一騰空──我嚇了一跳,這才發現自己被翼人給攔腰抱了起來。

「阿燈燈燈!?」

翼人將我用單手掛在腰側,紅色的雙翼拍打空氣發出批啪聲。這種不穩定的姿勢,以及映入眼簾的、腳下看不見底的層層綠意、遙遠的商店街及住宅區的平面,都嚇得我一時忘了補充肺裡的空氣。

不會吧,這種姿態是要……

「等、等一下!阿燈──」

「抓好啦!」

還沒等我尖叫著說不要,阿燈就往上一跳,背上的翅膀用力鼓起風,朝天上衝去。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