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68  67  66  65  64  63  62  61  60  59  5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咦?你們到最後居然找到艾勒許的研究室嗎?」
下午星象學的中堂下課。蜜塔波手中還拿著剛剛上課時的講義,但注意力卻完全沒在上頭。我簡短的說明了我們去找研究室以及遇到維塔人的經過,少女對於『我們居然打算要進那傢伙的研究室』似乎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怎麼說呢──」
阿燈靠在椅背上抬頭望著天花板,「雖然第一眼看起來是很溫和沒錯,但說起話來還真給人壓力呢。」
「那外表是假象啦,假象。」我整個人趴在桌上,有氣無力的回應,「那個愛……辣……總之那個維塔人,跟本是個笑面虎。」
「是艾勒許……」
 

 「很難念啦……我決定以後都用魔王來代稱他了。真是掌握我的聖伊大學籍之存在與否的魔王啊,可惡。」我任性的嘟囔著,星象學講義整個被我壓在臉下頭,觸感不太平滑,大概是被我給壓皺了。「說起來他也沒答應讓我們進去啊,得看今天的實驗成果決定吧……」說到這裡,我忽然想到眼前的少女至少曾經跟那個藍色的研究者是同學,於是我很快的將她當成了求助對象。
「哪,蜜塔波,你有沒有什麼情報可以提供啊,我們不管是對他還是對他的研究都一知半解,再這樣下去就死定了。」
「難道你什麼都沒想就講出那一串嗎,什麼『我們要提前過去~』栗栗你瘋了啊?」阿燈伸出一隻手捏著我的臉頰往旁邊拉。
「不然那時候要說什麼嘛!如果擺出驚慌的樣子只會讓他更看不起啦……放手放手,拔你羽毛喔!」
我拍掉他對我臉頰施暴的手,整個人還是趴在桌子上,那姿勢要形容的話也許就像是死掉的鵝。
「絕對力場我也不是很熟耶……我在龍界時沒有接觸到專門研究領域啊。」精靈公主苦笑,「不過可以從一般的大型魔法研究來想啦。自閉的高階魔法師其實不少,單獨做研究的也很多,一般研究不外乎是……分析資料、找出問題、然後做實驗,不停的重複這些過程,一直到找出答案為止。而大型的魔力衝撞的話……第一個要先考慮的,應該是能量外溢的問題吧?」
「這樣說來……」我努力催動昏昏欲睡懶洋洋的思考,「欸,阿燈,我記的那種實驗都得要有相當巨大的魔力平衡設施吧?萬一丟出去的力量暴走,就會出現比車諾比核災還要糟的慘況呢。」
「車……什麼?」
這個名詞對阿燈和蜜塔波來說都相當陌生,他們同時用疑惑的眼神看我。
「唔唔……你們只要想像成是巨大的魔力外溢就好了,以精靈界的狀況來比喻的話大概就是中央魔力輸送塔的儲存槽爆炸。怎麼樣,很慘吧。」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跟這兩人說明何謂核能,既然連基礎都無法說明更別提災害了。不過如果要說危險度的話,其實也跟魔力差不多就是了──變質的魔力外溢造成的災難,龍界跟精靈界都有慘烈的例子。
「這麼說好像就能理解了……」阿燈也不知道是真懂還是假懂,總之鳥人點了點那顆火紅的頭。「說到平衡設施的話,一般來說都是用細密設計的法陣來引導跟抑制流出去的能量,不過如果流量太大,那種法陣用一次就得廢掉重畫了。」
「而且要調整成四種屬性都近乎平衡的『乾淨』能量,要考慮到的地方很多,在場內使用的魔法種類也會受到限制。」蜜塔波補充。
「所以一個人的話,光是準備平衡用的法陣就很麻煩了嘛……」
『我準備在那時開始對絕對力場投射魔法衝擊』──我記的那時候那個魔王是這樣說的。
絕對力場是個多麼龐大的能量場啊,能對它產生衝擊的力量應該也要很大才對,就算那傢伙再怎麼行,魔力外溢也絕對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然後依照魔王聽見電腦二字時的反應,他對這玩意大概也是一竅不通──不意外,很多魔法師對科技是很不屑一顧的,當我講到我用電腦施法時他沒有用鼻孔哼氣就很不錯了……所以我能做的是-
「哪,阿燈。」
「怎樣?」
「你的音領域,能直接砌成無屬性的立體法陣嗎?」
聽到我的問題,鳥人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老實說我沒有做過但可以試試看。理論上應該行,因為確定我能做成結界,立體法陣只是改一下配置而已……你要幹嘛?」
「等下跟你說。」
老師走進教室,敲了敲掛在前面的輕石版表示上課了,原本還嘈雜的學生們立刻歸位,我們三人也迅速的各自轉向前方。
「如果我想的沒錯的話,這應該是我們最大的機會了……」
在心裡開始盤算著該做的準備,我低聲自言自語著。
 
我跟阿燈在五點時準時到了魔王的研究室門口。阿燈跟往常一樣身上除了裝文具以及講義的提包以外什麼也沒帶,而我肩上則多了一個以我的身高來說算是挺大的黑色袋子。
「大鳥,你可以吧?」在敲門前我問道。
「應該沒問題吧。不做是不會知道的。」阿燈把背後的翅膀伸展到最開又收起來,這個動作讓我知道他大概也挺緊張的,「沒問題,跟聲音有關的話,勒魯會保佑我的。」
「我都不知道勒魯還管的到精靈界耶……」
「囉唆,中文不是有句話叫心誠則靈嗎。」
我一直在想,阿燈中文太好,一定是我精靈語進步有限的原因。我壓下緊張的心情,伸手輕輕敲門。
「進來。」
裡面傳來維塔人溫和的嗓音,我輕輕推開門,跟阿燈一前一後的走進去。
研究室相當大,擺設很簡單,看的出來都是原來就有的基本家具。沿著牆設置的、頂在天花板上的巨大書櫃七成塞滿各式書籍,剩下的三成則是堆滿捲軸;而被我偷喊成魔王的維塔青年,藍色的學者,就坐在大桌子前面翻看著長捲的資料。
不管再怎麼進步,魔法都脫離不了紙,這是讓我無法理解的地方。明明就能夠發明更能夠永久保存的東西才對吧?但是他們卻只是在書籍上施放一層又一層的保護魔法防止蟲蛀或是水氣甚至是火焰。明明就連能自動書寫的魔法道具筆都發明了,為什麼不想點辦法改良紙張,魔法師真是奇怪。
「你們還挺準時的,再等我個幾分鐘吧,先在那邊坐一下。」
他隨手指了指擺在門口的沙發,我跟阿燈應了聲,乖乖的往那裡走去。魔王繼續看著他很長的卷軸,而我則是一邊把肩膀上的黑色袋子小心地放下、一邊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這傢伙除了不使用科技產品以外,還真不像個魔法師……我想著。一般來說,魔法師身上總是會有些讓魔力增幅的飾品或者道具,所以即使是男人也有可能帶著耳環或是頸飾,手環或是腰帶什麼的就更不用說了,還有些人連衣服都是特別定做的。但是魔王他連魔杖都沒準備,要說跟中午時有什麼不同,大概就只是把那頭捲得很有生命力的漸層藍色長髮給束成馬尾,然後再掛上眼鏡而已。去除外表上奇異的顏色的話,他看起來就像個悠閒翻書的普通青年,在他身上一點感覺不到等下要做大規模魔法實驗的緊張感。
「栗栗,你要現在就開嗎?不等到實驗場再拿出來喔?」
看著我拉開黑色袋子的拉鍊,阿燈疑惑的問。
「沒關係,我確認一下在這裡能不能正常運作。在活動前確認儀器的狀況是基本啊。」
我一邊說一邊小心地將裡面的東西給拖出來。那是一塊扁平的透明版子,嵌在銀色的金屬邊框裡頭,看起來很像一片普通的壓克力或者是玻璃版。我輕輕點了一下表面,如水一般的波紋往旁邊擴散開,然後在波紋到達的地方,出現了電腦的工作平面。
這是我平常使用的,自行組裝以及改造過的電腦。運算能力是我手腕上的那隻錶的幾百倍,當然容量以及所儲存的資料量也是。可以說我手上有的籌碼全都在裡面了,如果是用它已經儲存好隨時能夠使用的咒文的話──單只攻擊咒文的話,我應該可以把聖伊大轟掉半個沒問題--應該。會使用不確定語氣,是因為一來我從沒膽真正使用過那些咒文,二來那也是被禁用的。除非有學術上的需求。也因為這個原因,我永遠沒辦法知道那些恐怖的、具有超強威力的攻擊咒,在沒有瑕疵的詠唱下能夠發揮多大的破壞力。
開了幾個程式確定能夠正常運作之後,我從袋子裡面拿出軟刷,輕輕的刷去屏幕上沾著的細小灰塵。其實這次把它扛出門,我真是千百個不願,儀器這種東西越精密越怕壞,所以這玩意我平常都是好好的放在家裡的桌上,還用軟墊蓋起來、寶貝似的收著。我一直以為他唯一出門的機會就是我從人界搬到聖伊大宿舍的那一次,沒想到還會在這種時候把他給帶出來。
沒辦法,我太需要這個研究室名額了,要是只因為『沒仔細看學生手冊以及新生訓練時放空』這種理由被退學,我真不知道回去會被我媽怎麼料理。
「是說你何必把它塞在保護袋裡面帶出來,這個不是可以捲?你之前示範給我看過的那樣。」鳥人好奇的湊過來看我的電腦,雖然他每天都看我在宿舍用它,但是對翼人來說這東西畢竟還是很陌生,就像人類覺得魔法很神奇一樣,阿燈也覺得電腦很神奇,那是他完全弄不懂的東西。
「我不捨得捲它。」我的手滑過金屬邊框。連當年去應付精靈界的老頭時我都沒請出這台來,現在把它帶到這裡,總有種下一秒就會當機的不安──知道的人就知道,電腦的脾氣真是不可捉摸的,即使發展到現在,當機這種事,有時會毫無原因的就發生,好像電腦在賭氣一樣。
「好了,我們走吧。你們準備好了吧?」
魔王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我抬頭看見那高大的身子已經站了起來,那些卷軸散在桌上,他似乎沒有要帶走的意思。我跟阿燈連忙也站起來,我背著空袋子,一隻手拎著我的寶貝,朝青年點點頭:「沒問題。」
「很好,那我就執行空間轉移了。」
青年笑了笑,然後轉身背對我們,朝前方踏出一步──改變忽然從他的腳下成圓形往旁邊蔓延開來,白色像是生長出來一樣擴散。
這個魔法雖然不常見但我還是看過的,所以並沒有特別驚慌。這是以施術者為中心,帶領隨從者一起進行的空間轉移,原本在我們腳下的、能看見盤根錯節樹根的透明地磚,變成了白色的、無接縫的地板,眼前的景象也成為廣大無盡頭的白色空間。
無機質感。
「這是……」我朝周圍望了望,心臟跳得飛快。
「哇賽。」阿燈也為這景象咋舌,「雖然聽說過,但是我第一次看到。」
「雖然我覺得你們應該都知道了,但我還是說明一下。」
魔王往前走,我們前方出現一個吊在半空中的巨大水晶圓球,而在魔王踏進某個地方時,細緻的黑色線條迅速地往四面八方伸展開來。我跟阿燈看見那線條時都不由得一驚──
那是防止魔力溢出的法陣!居然這麼大!以水晶為中心,它至少延伸了半徑兩公尺才停下來。阿燈看著那細密繁複的法陣,皺起了眉頭。
「這裡是為了這個實驗而特別做出來的空間,也就是你們都聽過的『艾洛吉爾』──人造空間。超大型魔法衝撞都得在這種地方進行,免得出了意外還波及他人。」
果然是那個東西!我心裡莫名的激動。
這個是魔法師們建造的大型魔法實驗場,原本是龍開發出來的,以龍語的發音來說,音調近似於『艾洛吉爾』。特徵是四種屬性能量以波動方式維持平衡(以構成絕對乾淨、近乎無屬性的能量場)以及完美隔絕實驗與外界。很像是『另開一個空間』,但是它的實體又似乎是在原本的空間裡頭;這個理論我一直搞不懂,反正對我來說大概是還不需要學到的東西,而且這種國家規模的實驗場,一個人也做不出來,我暫時也碰不到那麼大規模的魔法實驗──至少在看到這個空間之前,我是這樣想的。沒想到這玩意這麼快就在我面前出現了,人生真是無法捉摸。而且我沒有聽說聖伊大有提供這樣的技術,這搞不好……是他自己做的。
太恐怖了,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