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69  68  67  66  65  64  63  62  61  60  5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那麼,我要開始工作了,你們也開始工作吧──如果找的到事情做的話。」
維塔青年把我們扔在後頭,就這樣自顧自地走到水晶前面,長指在上面補上了幾個符文。那顆水晶一下子分解成極小塊瞬間往旁邊散逸開來,藍色的魔王往後稍微退了一步,就在他眼前,散逸的水晶碎塊各自找到了適合的位置,重新組合組成一面不斷流轉著奇妙的光彩、似乎正在波動的牆。
「唔哇──…………。」
 

 我跟阿燈看著眼前的景象,不自覺的發出讚嘆聲。維塔人完全沒有理會我們,他觀察著那面牆,然後往後退出三步左右的距離,我跟阿燈也跟著往旁邊移動免得干擾到他。
那個牆應該就是模擬出來的『絕對力場』吧……我看著那玩意想著。雖然這時候應該要因為這種幾乎沒有人見過的情景而目瞪口呆的,但可能是因為自己也有工作要做,我心裡莫名的冷靜。
那面牆有著無法形容的顏色,不是我所知道的伊登色相環能夠表現出來的色彩,甚至無法形容它到底接近什麼我所知的顏色名稱。那東西只是不停的流轉、波動、不斷變薄又不斷變厚,像是有生命的物體一樣不斷變換著。
「三分鐘後我將開始對模擬的絕對力場進行攻擊。這個告知是我唯一能給你們的幫助。」
魔王輕聲發出宣告,就在同時,防止魔力暴走的法陣的接合處,也一個一個的亮了起來。
 
我轉頭看著阿燈,就在同時他也轉過頭來看我。
「你沒問題吧,那個法陣出乎我意料的大呢。而且在這種地方的話,幾乎是無聲啊,你怎麼使用聲音操控?」
說不擔心是騙人的,阿燈的能力唯一的缺點就是──如果聲響不夠,那砌結界的『材料』也會跟著不夠,這點跟一般的音魔法正好相反。當然,自己製造出來的『聲響』也是可以用的,但是一來有點蠢,二來阿燈得專心控制聲音,不可能多出心思去『製造』。
「就交給你了?」鳥人指指我的電腦。
「你瘋了啊,現在正在做超大實驗耶,你要我放什麼……電子舞曲嗎?」我皺起眉頭露出『你白癡嗎』的表情,阿燈則是自以為俏皮的瞇起一隻眼睛道:「我是要你放我之前給你的那個啦。」
之前給我的……?
我搖搖頭表示不懂,阿燈又補了一句:「你幫我存起來的那個。翼人之歌第三十九輯。」
「呃……我幫你存起來的……?」
總之找找看。我叫出阿燈專用的資料夾,很快的搜到那個所謂的翼人之歌第三十九輯,看著檔案大小,我忽然想起來了。
「啊,是那個跟本聽不到的東西嘛!」
「別這樣說,我聽的見就可以了。」阿燈搧了搧翅膀,紅色的羽毛上有金色的光之線竄過。翼人抬頭看著頭上的白色空間,自言自語道:「這裡大概也只有我聽得見吧。」
明瞭他意思的我迅速地把那一輯的檔案全部打開,按下播放鍵。原本應該隨著檔案啟動而流洩出樂音來的,但整個空間卻依舊是安靜得詭異。
不過我知道,即使對我來說什麼都沒發生、什麼都聽不到,但是對阿燈來說,則已經開始了。他露出興奮的表情,金色的符文從赤紅的羽翼根部往每根羽毛的尖端延伸出去,細微的震動以魔王自己寫的法陣之圓心為圓心、寂靜地往外散開──雖然我聽不見聲音,也幾乎感覺不到什麼變化,但是我知道自己已經在包圍裡面了。
這就是阿燈的音領域。
在他的領域裡面,即使是極細微的聲響,也在翼人的掌握中。他會將之安排在最適當的位置,說出口的話忽然消失,或是身邊忽然有奇妙的聲響出現,這都是當然的。一般來說他製作音領域時會非常吵,但因為現在我的電腦放出來的音樂是聽不見的,所以反常的寂靜無聲。
我所放出來的,是人類幾乎聽不見的聲波,翼人能唱出的最高頻率的翼人之歌。這種歌除了翼人跟少數龍族以外幾乎沒有其他種族能聽的見,比動物能聽到的頻率還要高。據說能聽到的人都震懾於那壯麗跟優美……阿燈是這樣說的,他在聽的時候看起來也的確是非常感動,但是對於我這個普通的人類來說,就只是個檔案很大但是卻什麼都聽不見的聲音檔罷了。沒想到那個聲音檔居然也能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
阿燈瞇起紅色的眼睛站在原地,整個人呈現恍惚的狀態,而翅膀上漫布的金色魔法符文則是不規則的閃爍、變換、移動。身後那若有四無的『壁』好像開始旋轉了,我的耳朵捕捉到一些什麼,但是一晃即逝,甚至無法確定那是不是錯覺。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很順利,我想著。
「……蠻有兩下子的。」
魔王忽然開口。
「你聽的到?」我轉頭看他。
「聽不到,但是看得到。」他道,「完美的無機質──」
後面的話我沒聽清楚,大概是被阿燈拿去用了,我猜。魔王似乎也對自己的聲音忽然消失感到奇怪,但是他看看阿燈,點點頭露出了然的表情,然後瞄了我一眼,就將注意力重新放回他的絕對力場上頭。
我聳聳肩,看了下魔王說的時間。三分鐘,離開始剩下一分鐘不到。
將阿燈的『材料』移到角落去免得自己不小心關掉它,我叫出已經準備好的程式,十幾個發著冷光的投影視窗瞬間在我旁邊圍成一圈。我在其中幾個上調整了數項設定,然後按下執行──冷光屏幕們立即頭尾相連、並往外排列延展成帶狀,將我、阿燈、魔王的絕對力場模擬圈住。發出極細微的嗶聲後,冷光色帶上打開了許多數值不斷變化的視窗。
我所要做的就是將所有的情況紀錄下來,並且迅速的做出基礎分析──這無關我懂不懂絕對力場,我只是忠實的紀錄資料,把實驗中所有的狀況用立體錄影紀錄下來、同時在實驗結束時把實驗中發生的情況作第一步的分類以及解構。
比人還要快與精準,就是電腦的特色。單純只是記錄資料的話,也絕對客觀、不會出錯。
滿意的看著色帶,我手指底下的透明屏幕上也有著一樣的東西。戳了幾個指令將它放到最大,我準備完成、一切就緒。
就讓你看看數位化能夠做到什麼程度吧──雖然我是很想在心裡頭得意的大笑啦,但是很明顯的,比起對阿燈的音領域的讚美,魔王對我的技術沒有特別的反應……不,不如說跟本就沒有反應。
但是我沒時間感到失望了。維塔人的身邊忽然卷起強烈的氣流,並且往旁邊轟地爆散開來──這只是形容,但是我真的有種被轟炸的感覺,而且著實被嚇了一跳。我搖搖頭強迫自己鎮靜,冷光色帶上的數值與曲線都開始往上飆,我仔細看了一下,確定那是魔力,那只是魔力發動所引起的空氣震動而已。
但那什麼非人的數值啊,我幾乎以為自己要看錯了。還好這個程式能計算的值更高,不然可能真的會當機,就跟某部很久以前的漫畫的什麼妖氣計一樣。我眼神盯著螢幕,資料開始輸入進來,各視窗的亮點閃個不停。
「──────」
極快的咒文從維塔人口中流洩而出,我在忙碌的視窗中抬頭瞄了一眼,看見他掌心出現了燦亮的藍色光球。我不用看資料都知道那是火焰系統的魔法,傳過來的高熱讓我連忙抱起電腦往後面又多退了幾步。維塔人把光球朝著絕對力場甩過去,因為在音領域裡面的關係,爆炸聲轟地響起但是卻又馬上消失──我一邊監控著電腦記錄的情況,一邊有點擔心的望著翼人。好在阿燈就是阿燈,即使平常看起來很不中用,但在這種時候他可是很厲害的。紅色的大鳥完全沒有動靜,翅膀上的金色光芒閃了幾下,大概是在引導瞬間爆出的散逸能量──我猜。
我還沒來得及喘口氣,第二串極快的咒文就傳進我耳中,隨即又是幾聲爆炸。我看著分析出來的、魔王使用的魔法等級,他簡直把絕對力場往死裡打,這種密度的能量隨便丟幾顆下去,台灣大概就沈掉了,比原子彈還有用。
但最可怕的是,模擬出來的絕對力場完全沒有任何動靜。沒有被破壞的跡象,數值非常平穩。我叫出更細的資訊,發現它將最主要的攻擊能量全導入自己的波動裡面成為循環的一部份,而散逸能量就讓它散出去,但是……
我毫不猶豫的點出另外的監控視窗。散逸的能量雖然馬上就由阿燈的立體法陣與魔王自己設置的平衡法陣給導引淨化掉,但是絕對力場應該也不會什麼都不做才是──
數字證明了我的推測。
在吸收與引導魔王給的毀滅性力量的同時,它也正在平衡這個空間裡面的魔力……
這就是保護『界』的絕對力場,即使是這麼強大的力量,在撐起一『界』的事物前面,也不過就是這樣而已──想到這裡,我手臂上就不禁竄起雞皮疙瘩。
魔王的攻擊沒有停。他不斷的使用極高段的攻擊魔法往目標招呼過去,有時候跟本好幾個咒文連在一起,完全聽不懂斷句在哪。他是對這些咒文多熟啊……我想著。這跟我之前示範的降溫魔法的速度幾乎一樣了,差別在那是電子,而這是人聲。
就在這時候電腦忽然發出我很少聽見的嗶聲。那聲音嚇得我馬上把監控視窗縮小,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打開系統管理察看情況──
天啊,硬碟要滿了!
我翻了翻白眼,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說有想過容量夠不夠的問題,但是我以為綽綽有餘的……這個實驗的規模實在超出我的想像,執行觀察雖然還頂得住,但是資料的保存就……
可是我現在也不可能生出硬碟來加容量啊!
完蛋了,怎麼辦?
看著表示硬碟容量不足的標示不斷閃爍,我咬咬牙將我放娛樂用檔案的那個磁區全部清空,已經閃得很快的標示立即從緊急的紅色轉成灰色,暫時解除了容量不夠的警報。
可是事情還沒完。轟炸與咒文詠唱聲不斷在我耳邊響起,即使我已經清出了空間來,資料輸入的速度還是非常快,轉眼間,剛剛緊急調出來的空間就少掉一半。
大危機,不管是對我還是對電腦都是大危機。我額際的冷汗沿著臉頰滑下,心臟跳得飛快到向要壞掉一樣。
但是,即使我的電腦容量已經快要滿出來,耳邊魔王的高速詠唱依舊沒有停。
這個實驗到底要持續多久?這麼密集的輸出大量魔力他不會累嗎?可以的話我現在一定尖叫著這些問題然後滾來滾去以表示我的緊張,但是在這種場合,我也只能夠用發涼的指尖用力捏著屏幕周圍的金屬框,然後再加上有點急促的呼吸來舒緩情緒。
容量到達百分之九十五。
我也來不及看資料到底分析的如何了,只是不停的開啟資料夾來看到底還有什麼可以刪的。很遺憾的,我的電腦一向整理得很井然有序,我剛剛忍痛刪掉的那一大塊娛樂空間已經是唯一可以清出來的地方了,剩下的全都是作業檔案以及其他的重要程式。
百分比來到九十八。
可以的話來個牆讓我撞吧──我轉頭看阿燈,雖然臉上看不出什麼問題,但是翅膀上的金色光芒閃爍的非常快。現在應該也很辛苦吧,我想著。
我的視線回到屏幕上。
九十九。
不行,只能放棄接下來的資料了嗎──我絕望的想著,心裡的不安到達最高點。如果硬碟容量已經到達極限但是資料還是繼續輸入,很有可能造成系統錯亂以及壞軌,那樣的話所有的東西都不能用了。
我深呼吸了幾次,然後打開緊急終止的程式。沒辦法了,前面的資料也很重要,重點是我的電腦可不能壞,才剛入學就弄壞一台的話我之後要怎麼上課跟做研究,我所有的心血都在裡頭呢──
「……今天就到此為止。」
就在我要按下去的時候,魔王的聲音忽然在我耳邊響了起來。
這種時候或許應該要改叫他天使才對……我的指尖顫抖著,因為攻擊停止,所以資料的流量也瞬間變小。輸入最後一次攻擊的最後一筆數值後,硬碟的容量剛好接近百分之百──一個三四十TB的的電腦居然剩下幾MB而已,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狀況。
「嚇死了……」
這句話是用中文小聲說的,我喘了一大口氣,整個人像是力氣被抽乾一樣垮在地上,眼角餘光還看得見電腦那「硬碟容量已滿」的標示不斷閃爍著紅光。
「怎麼,在後面看也會累嗎?」
明明就剛剛消耗完大量的魔力,維塔青年卻還是臉不紅氣不喘,看起來就跟個沒事人一樣神清氣爽,還有力氣揶揄攤坐在地上的我……我雖然不滿,但倒也對那句話沒有反駁的餘地,只能摸摸鼻子自顧自的把整個程式先結束掉再說。
「真的是很恐怖的實驗耶。」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音領域操控裡面回過神來的阿燈也大大的吐了口氣,「而且這個平衡陣真的好大啊……」
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他在進行聲音控制時,都是那種樣子),但是要維持這麼繁複的立體法陣,果然還是很累人的一件事吧。
「辛苦了,你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把這個陣法立體化成音領域,我真的很驚訝。」魔王的聲音依舊溫厚,我偷偷的開程式觀察了一下他的生理狀況,所有數值都正常到像剛起床吃完早飯一樣,可惡,真是個魔力無底洞。
「那個沒什麼啦,到是爆出來的魔力真的很誇張耶,你的魔力好像用不完一樣,還好法陣也寫得很縝密就是了,不然的話,就算是在『艾洛吉爾』裡面做實驗,應該也會波及到外面的空間吧~雖然對內容不是很清楚,但是總覺得是相當恐怖的研究啊。」
「這個我就當成讚美了。」
在我用僅剩的一點點空間努力地跑資料統計時,這兩人在一旁就這樣閒話家常了起來。雖然我沒有空抬頭看,但是聽起來到是還挺熱絡的。如果這維塔人的態度不是假的的話,阿燈進研究室應該是沒有問題了;至於我嘛──
「栗栗,你那邊順利嗎?」
我聽見阿燈這樣問我,鳥人朝我走過來,紅色的羽毛落下的陰影也染著緋紅。他在我身後蹲下,湊過來看我的螢幕。
「再一下子,快跑完了。」
我沒有抬頭,但是知道魔王在看我。他在等我的成果,他想知道我能做到什麼地步吧?我想著。按下最後一個按鈕,數千筆資料綜合成的結果分析在我面前迅速的列成各種圖表跟說明。
「在我說明我做的事情之前,可以先問你一個問題嗎?」暫時結束手邊工作的我一抬頭視線就跟魔王對上,藍色的青年點點頭,「你想問什麼?」
「你原本打算怎麼記錄這次的實驗?」
「模擬水晶有紀錄變化的功能,回收之後可以分析。」
「那要花上幾天的時間吧?」
「熬夜的話明天就……」
「你又打算不吃飯嗎?」
魔王被我一句話堵回去,他沒有繼續說,而是用看見有趣東西的眼神看我。我拉出錶型電腦(剛剛一緊張差點就忘了還有它的存在)上的連接線接上正在操作的那台,然後把最終的結果存進去,叫出投影螢幕。淺藍色的字樣構成的畫面在魔王面前打開,看見內容時,維塔青年的臉上很少見的,出現了驚訝的表情。
「絕對力場的力量波動有一定的規律這是常識了,而你的攻擊每一下──都是挑在變薄的的那一點打下去的。」我看著數據道,「從這邊的數值分佈可以看出結果與魔法屬性無關。絕對力場本身就是無屬性魔法,而且不跟其他魔力混合,是『界』獨有的魔法──嘛,這個在魔力概論第一階段就會上到,我好歹也是有乖乖在聽課的。總之,依照這個已知事實來看的話,可以發現他是把整個攻擊上來的魔力都吃掉──然後導引出去。啊,不過因為這個絕對力場只是模擬物,所以力量就是直接導到平衡法陣去了。我猜的沒錯的話,你是把那個平衡法陣當成臨時的幻之海在用的吧?」
一口氣說完這些我嘴都要乾了,但是魔王的表情真的非常有趣,我第一次在他眼中看見了驚嘆──哇,真出乎我意料──的那種感覺,這讓我非常得意。
跟阿燈比起來,我的能力的確是無法一眼就讓人覺得很厲害,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的優勢在哪裡。老實說,我現在所做的這些,在瞭解電腦的運作以及最新型的統計軟體──或是說,在會電腦的人類眼中,跟本就是連雕蟲小技都算不上的技術。只不過是錄下來然後用原本就有的統計軟體跑分析而已。
但是魔王可不懂這些。科技離他很遠,卻離我很近。
「然後呢,在實驗開始兩分零八秒的那一個攻擊,其實是所有攻擊裡面最具效果的,那個攻擊證明了就算絕對力場對於力量的吸收非常霸道、但也有期限度,所以在這邊可以看到……」
「可以了。」
魔王打斷我,我立刻停了下來,直直地望著他的臉。藍色的青年看著我好一會,然後露出溫和的微笑:「接下來的,我們就回到研究室裡坐著說吧。就像你說的零食的確是好東西,在離開餐廳之前,我買了一些帶回去──研究室裡,也有以月光陰乾而成的玫瑰能泡茶呢。」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跟阿燈擊掌歡呼,然後兩個人抱在一起轉圈圈,差點就踩到還放在地上的電腦;而魔王則是揮揮手,再次打開空間轉移──…………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風
超好看的啊!!!!!!害我忍不住一口氣看完><(明明等下要考微積分會考)

大人加油~~~~繼續寫阿:)
2011.06.22(Wed)15:06
無題 by 重花
謝謝:D!
這篇會貼完的XD!
2011.06.23(Thu)20:45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