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78  77  76  75  74  73  72  71  70  69  6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聖伊大的學生宿舍分成兩區,一是山茶宿舍,也就是我跟栗栗和一般學生住的宿舍,大部分是一人與雙人房,也有少數的三人房:而另一個是我們都不能申請也不能進入、建給來唸書的皇族或是有錢人的雛菊宿舍。當然也會有一些人去住外面,但是能住進雛菊宿舍的話,就代表你家在精靈界的社會上相當有地位,所以每年還是有一堆考上聖伊大的有錢精靈搶破頭要住進去。
法蘭皇子身為皇族有優先權,所以當然是住在雛菊宿舍。魔王領著我們到了門口,守衛原本想攔下我們,但看到魔王手背上的特許章後隨即慌忙的放行。
「哇……」我一邊往裡面走一邊回頭看那個又走回自己岡位的精靈守衛,然後抓起魔王的手仔細看了下那個魔法章,「這個超威的,蜜塔波給你的?」
「是啊,以相關者的身份要來的。往這邊。」
 

 我們迅速經過裝飾華麗的長廊,踏上往二樓的旋轉梯。雖然我很想仔細看看這美輪美奐又歷史久遠的宿舍到底是個什麼樣子,但是現在這種非常時期,實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
魔王帶我們拐進了二樓右手邊的走廊。走廊上靜悄悄的,以這種假日來說有點反常,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下了什麼命令的關係。走道盡頭的房間前面站著兩個精靈侍衛,看見魔王走過去,他們立刻舉起長戟交叉擋住門口。
「我是艾勒許,持有蜜塔波公主的許可章。請讓我們進房。」魔王像剛才一樣出示了手背上的章,侍衛們對望了一眼,然後又轉向我們道:「後面那兩位呢?」
「……他們是我的助手。」
「沒有許可的人不能入房。」侍衛搖頭,「這是命令。」
魔王皺起眉頭,我跟阿燈交換了緊張的眼神。就在魔王打算再次開口抗議的時候,少女的聲音從門內傳出:「誰來了嗎?」
是蜜塔波!我們三人都鬆了口氣,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魔王這麼緊張。
「殿下,學者艾勒許到了,但是還有兩個沒有許可證的……」
「兩個……?人類跟翼人嗎?」
「不,是矮人跟翼人……」侍衛探頭看了下魔王身後的我。
「是人類!」我生氣的糾正。這太失禮了!
「……讓他們進來吧。」蜜塔波沒有對侍衛搞錯我的種族這件事情做出任何反應,她猶豫了一下,然後下了命令。
檔在門口的侍衛這才往旁邊退開並且幫我們開門。一臉凝重的蜜塔波就在大門後頭,而在我們全部進入玄關之後,她立刻將門鎖上,並且將門上設置的小型法陣圖轉了幾個刻度。
「好了……這樣裡面的談話就不會傳到外頭去了。」公主吁了口氣,「艾勒許,為什麼帶他們來?我應該說過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可能會造成混亂……」
「那東西是栗栗發現的,阿燈也一直都有在監控,他們的話,應該有參與討論的資格。」
魔王的口氣裡有著不容反駁的魄力,精靈公主沈默地看著我們,半晌後她放棄似的道:「我知道了。那麼,栗栗跟阿燈,你們知道情況了嗎?」
「不,我們只聽說法蘭皇子遇襲……到底是什麼事情?啊,一直忘記講!」我忽然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連忙轉頭對魔王道:「早上我們開監控程式時,發現那個東西不見了!那個不明物體!」
「……八九不離十呢。」
「嗯……」
聽見這句話,魔王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的態度,只是跟蜜塔波交換了個擔憂的眼神。我跟阿燈完全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魔王不會用電腦,他應該不會發現那東西不見,但是他卻露出一副早就知道的樣子……
「等一下,襲擊法蘭皇子的該不會是……!」
這兩件事連起來就只有這個可能性了,魔王用讚許的眼神看著我:「目前是這樣推斷的沒錯。好了,快進來吧,到現場再說。」
四人踏著雜亂的腳步經過大廳,走在前面的蜜塔波轉進左邊小廊,輕輕敲了敲面前緊閉的深藍色房門。我趁著這時候多看了幾眼傳說皇族住的的雛菊宿舍──不實際看到實在不會相信,雛菊宿舍裡面,光是一間就像個小豪宅,有客廳、主臥房兼書房,還有皇子的兩名貼身侍衛睡的房間。聽說如果是嫡系的皇族來唸書的話,還有專門給太子使用的房間……聖伊大實在是很有錢。
來開門的是言。金龍看到魔王時很明顯的皺了下眉頭,但是沒有多說什麼就讓我們進來了。我一邊走進去一邊看魔王的表情,比起言明顯的敵意,維塔人看起來到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走進房間,映入眼簾的是打破的玻璃、滿地奇怪的黑色痕跡,還有坐在一邊沙發上,手臂上纏著繃帶的法蘭。他看起來雖然相當疲憊,但看到我時還是很有精神的──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發出了這樣的怒吼──但是很快的就又縮回椅子上小小的喘著氣。看起來消耗了很多體力也很累的樣子,但是手臂上的傷口似乎並不大……難道這傢伙有這麼弱不禁風?可是我聽說他有拿到魔法弓術第三段的高段等級,應該不至於體能差吧?
「我是相關人員啊,我是魔……他的研究室的研究生。」
差點要把『魔王』這暱稱叫出口,臨時想改卻又想到我叫不出魔王原本的名字,只好硬是擠出代名詞。
「我就稍微介紹一下初次見面的人好了,雖然大家似乎都見過了……這位是研究幻之海的研究室負責人,龍族的言‧哈斯提;這位我們家的研究生,翼人族的華燈‧硃砂。」
魔王沒有理會我跟皇子的吵架,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龍跟翼人。阿燈朝龍簡單的打了聲招呼,言只是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搞什麼啊,連這種平民都扯進來……」法蘭不滿的嘟囔著,言對我們很明顯的並不信任,他沈默了半晌,才開口:「總之……你們都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吧?至少看到這些也該知道了吧。」他指著一片狼籍的床、窗戶以及地板。
我跟阿燈楞楞的點頭。我一直對地上的污跡趕到很好奇,於是開口問道:「我說,地上那些黑點是什麼?看起來不太像火焰魔法燒焦的痕跡……」
「你可以自己判斷。」言沒有多解釋,只是招手示意我們靠過去一點。我跟阿燈兩人走到污跡邊上,靠近之後我才發現,那黑色的污跡腐蝕了地板,最中間的部份呈線黑色的泥狀,已經看不出原本華貴的地毯花紋,甚至連底下是什麼材質都認不出來。我跟阿燈交換了疑惑又有點害怕的眼神,然後我望向言:「這……不是魔法造成的吧?這種不自然的溶蝕……該不會是……」
龍點點頭,我摀著嘴,又回頭看著地上的痕跡。
「天啊……」
幻之海!那東西帶著幻之海水進來了!雖然它在監視圖上看起來的確就像是幻之海的一部份,我也一直都覺得他應該跟幻之海有點關係,但是真正看到這些痕跡時,我才確實的感覺到恐怖跟反胃。
把一切都溶蝕掉的絕對的中和力場中出來的東西,而且還帶著那能量在精靈界四處遊走中……
「嗚啊……」阿燈看著地上的痕跡,露出噁心的表情,「等一下,那皇子殿下也……」
想到這,我跟翼人同時轉過頭去看皇子。法蘭心不甘情不願的道:「是啊,我也沾到了。傳說中能中和一切的幻之海海水……。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真的……」
皇子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咬著嘴唇,臉色發白。我擔心的看著他手上的傷口,不知道該不該好奇繃帶底下是什麼模樣。
「很,很痛吧……」
「痛還是其次。」法蘭閉上眼睛,冷汗從額際滑下,「一瞬間身體裡面好像被什麼吃掉一塊的感覺……那是魔力被中和掉的效果,非常……非常恐怖。因為我馬上就甩掉滴在手上的東西,所以才沒有整個被吃光,但是我因為被吸收掉一部份的魔力……」他斷斷續續的喘著氣,「所以現在有點虛弱。」
是相當虛弱吧……我在心裡吐槽但是沒說出口。
「所以……昨天晚上,那東西……就是不見的那玩意,跑到這裡來攻擊法蘭皇子?」阿燈搓著下巴,「可是為什麼?還有最重要的就是……那到底是什麼?」
「我不知道。」法蘭痛苦的閉上眼睛,「在黑夜中,我只看到一整團黑色的東西,很大……攻擊我的,好像只是它的一部份。啊……他的形狀好像不是很固定……應該……呼……是軟的……大概……。被我打出窗外之後還好幾次想進來,但是侍衛大概是聽到了聲音所以馬上就過來了,燈一點亮它就逃走了……」
我、阿燈跟魔王三人默默不語,蜜塔波雙手交握放在胸前看著兄長,似乎相當擔心法蘭的情況,言也面色凝重。
「完全搞不懂……」
我看著魔王,維塔人對我搖搖頭,表示他也全無頭緒。藍色的學者轉頭望向金龍:「言,『那個玩意』雖然是我們發現的,但卻是幻之海出生的產物。這個應該是你們的專長吧?有什麼線索嗎?」
言用很複雜的眼神看了魔王一眼,停頓了好一會才道:「……沒有。幻之海裡面應該沒有任何生物……沒有任何東西能住在那種地方的!雖然它對非力量體的中和程度有限,但是會吃掉生物體內的魔力,所以在身體融化之前,靈魂就會先死了……從裡面跑出東西來,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像是在辯駁什麼似的,金龍不自覺得提高了音調:「而且先發現的是你們,誰知道送過來的資料真實性有多高!」
「言、言大人……!」蜜塔波驚慌的看著自家的老大,皇子沒有作聲,但把目光轉向龍跟魔王,而聽到這句話的魔王,則是愣住了。
「喂喂、言你等一下,」
魔王愣住了但是我可火大了,我一步跨到魔王前面,抬頭瞪著高我好幾個頭的金龍,「這是在說我的資料是作假的嗎!這也太過份了吧!就算你跟魔王有嫌隙好了,資料都是我做的,他對電腦一竅不通跟本連開機都不會,我們只是把看見的狀況拿出來討論而已,卻反而要被你們質疑,這什麼道理啊!」
「你是艾勒許的人,誰知道你們那鬼程式怎麼運作!」
這真是越說越過份了,我還辯駁些什麼,但卻被魔王拉到後頭。「好了好了,讓我來處理。」他苦笑著安撫我,但我還是很生氣。搞什麼,不可能得事情就牽拖到資料室的真實性上面!我也很希望它是假的啊!但事實都擺在那好幾天了,如果資料是假的,難道是我夢遊打出來的嗎!
「不要把氣出在栗栗身上,言。」魔王將我護在身後,直直地看著盛怒的金龍:「就像栗栗說的,我們只是把資料提供出來而已……而且,就算你覺得資料有問題好了……這裡發生的事,應該能多少當作資料的佐證吧?」魔王將目光轉向那些黑色的痕跡。
「那些是幻之海物質留下來的,你自己也是這樣說的啊……」
言看了一眼那些痕跡,默不作聲。
他無法反駁。
年輕的龍恨恨的握緊拳頭,身後大概是尾巴的長髮又捲至腰際。
「───!」
斜眼瞪著魔王,言低吼著發出了我很少聽到的聲音。我知道那是龍語,但是完全聽不懂,不過蜜塔波跟皇子很顯然的聽懂了,他們驚訝的看著龍,而魔王只是微微皺起眉頭。
「這頭龍可真是氣壞了……這種話都說出來。」阿燈輕輕捏了下我的肩膀,低頭在我耳邊輕聲用中文說。
「啥?他說什麼?」
「他在說魔王是不值得相信的騙子。啊,當然原文更糟啦,那是龍界的俗語,我只是把意思翻出來。」
「他到底有什麼毛病啊……」
我原本還挺喜歡這條龍的,現在卻對他打上了大大的問號。我們在空中庭園第一次見面時,他明明就是個很穩重的人啊……搞什麼,皇子身邊的人難道都有雙重人格?這樣說來蜜塔波該不會也……
「這句話我就當作沒有聽到了。」魔王苦笑著,「而且,現在應該不是爭論這種事情的時候吧……」
「對、對啊,要討論過失跟原因還是等一下在說……」眼看再不出聲阻止的話可能會出現更糟的場面,蜜塔波慌張的跑到兩人中間對著言道:「言大人,現在應該要想一下怎麼處理那個東西吧……可以的話捉起來,不行的話至少要消滅它……照這樣放著下去的話會造成更大的損失的……」
的確是這樣沒錯,現在最需要解決的是找到並殺掉……或是抓住那東西,而不是在這裡爭吵這種沒意義的事情。言就算再氣憤也明白這個事實,他哼了聲,瞪了魔王一眼,勉強地把怒氣壓下去。
「他身上有幻之海水,不管躲到哪應該都很顯眼吧?叫侍衛們去找黑色的污跡?」我提議道。蜜塔波搖搖頭說:「其實早上有找過了,但是不只是聖伊大,精靈界全土都沒有黑色污跡的報告,非常詭異……我是覺得他應該不會跑得很遠,但是除了被打出去落地時的那一灘腐蝕以外,沒有其他的痕跡……」
狀況的複雜度讓我暫時忘掉被質疑的怒氣,認真的想起對策來。
居然完全沒有蹤跡……難道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會隱形的玩意?這下很棘手,看不見也找不到,對方有什麼行動跟本就無法預測,可是又沒有理由坐在這乾等……
咦,但是這種情況也表示,那東西沒有攻擊其他人或物的意圖嘛……
想到這裡我回頭看了法蘭一眼,皇子閉上眼睛,縮在椅子上休息,臉色看起來還是很不好。
「那個,我在想……」
雖然覺得說出來可能會被圍剿,但是這是我目前想到最好的方法了。我鼓起勇氣道:「我們要不要做個陷阱來抓那東西……?」
「做陷阱?你拿什麼當餌?」皇子抬眼看我,沒好氣的哼了聲。
你對我不爽,我也沒有喜歡你到哪裡去……我心裡這樣想著,
「當然是拿你當餌啦。」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