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79  78  77  76  75  74  73  72  71  70  69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虧你那時候居然敢說出這種話。」
「……我那時候還在生氣也是一個原因啦……」
我看看手腕上的錶,目前是晚上十點。自從討論出方法並布下陷阱之後,我們就這樣待了快要十二個小時,期間只吃了一點蜜塔波送來的餅乾,我現在肚子餓到有點暴躁,只希望這事情趕快結束。
為了不繼續造成宿舍的損壞,我們跟聖伊大借了校區南側,平常用來當魔法考試試場的空曠平台來當成陷阱設置地。在管裡室裡面,我跟阿燈待在一樓前廳的位置,而魔王跟言分別守在皇子待的二樓休息室的裡面跟門口。管裡室並不大,我轉頭就能看盡,是故所有出入口都在我們的守備範圍裡。缺席的蜜塔波人在聖伊大上方的特警隊總指揮處,騎士團特警隊的騎兵們以辦公室為圓心,乘著獅鷲獸在上方圍成一個半徑五百公尺的圓陣,整個防守可以說是密不透風。
「不過,我沒想到法蘭會說出那種話耶……」阿燈小聲道。
「我也是……真是嚇了一跳。」我贊同的點頭。

 當時,在我說出「拿法蘭皇子當餌」這句話之後,差點就給暴怒的龍和公主吃掉──要不是我馬上把我所判斷的情況講出來,可能真的會被言用尾巴捲起來扔出去。
但即使聽過了理由跟分析,言和蜜塔波對這個計畫仍舊相當猶豫。我們面對的並不是普通的有害生物,而是就算祭出最強的攻擊魔法可能也對它無效的幻之海不明物體,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對它一無所知,只是依照目前的情況來判斷他的行動。危險性跟不確定性實在太高了,兩人覺得不妥,打算想另外的方法來捕捉它。
但令人意外的是,身為當事人的法蘭卻在這時說:「我願意當誘餌。」
我們全都看向皇子,而精靈少年則是抬頭看著他的研究室主導者,堅定地道:「昨天晚上是被偷襲,而且只有我一個人……但如果是這個陷阱的話,言大人一定會在外面準備迎戰吧。那樣就沒問題了。沒有什麼好危險的。」
這種莫名的信任到底是哪來的啊……我就這樣看著他們對望了好久,言看著法蘭好一會,然後又看了看蜜塔波;精靈公主則是擔心的望著哥哥。三人無言地用眼神交流了好一會後,龍跟公主終於點頭,全體達成共識,開始計畫陷阱的設置。
「但是那東西真的會來嗎……雖然說他的目標是法蘭皇子,可是那也只是猜的吧。」
阿燈站在我前面面對大門,紅色雙翼張開,上面閃著金色的光點。那表示鳥人擅長的音領域正在運作,但這次比較不一樣,他是設置之後放著,現在只是負責維持領域的完整。
「我才想問你是不是真的測得到……你這樣一直呱啦呱啦的講話,我看就算有條龍進來你也不會發現。」
我嘆了口氣,滾動著放在桌上的加百列。剛剛我才打開來把裡面所有可能用到的魔法全部重新設置一次,把各種能造成恐怖傷害的類型全部都找出來放在表層,包括無機質與有機質混合的『壓縮重力』,和我沒拿到許可執照,用出來很可能被抓去吃牢飯的『原子撞擊』。兩樣都是半科技型魔法中相當具有殺傷力的恐怖法術,雖然不是使用專業的儀器來操作這兩樣魔法,而是用自然的『咒文』與『魔力』來模擬,但還是很恐怖。我之前在考試時曾經用過一次壓縮重力,雖然拿到了相當高的分數,卻也當場就嚇得我把這個法術給封印在層層檔案的下方,跟原子撞擊放在一起。
沒想到居然會有把他們挖出來的機會啊……我忽然覺得有點感嘆。原以為我的魔力不可能會有拿來傷人的一天……可以的話,我真希望那東西不是有機物。
「只不過是這種程度的監控領域而已,完全沒問題啦~不要小看翼人對聲音的敏感度呀,就算我現在一邊聽音樂一邊監控也……」
原本說得很高興的阿燈忽然噤聲,然後像看見獵物的貓一樣迅速地把頭轉後方--我嚇了一跳,也跟著往後方望,卻什麼都看不見,只有牆壁跟放置資料的櫃子。
「阿燈?」
我疑惑又害怕的扯扯鳥人的上衣,他拍了拍翅膀,上面的金色花紋倏地閃爍變換──
「後面。」阿燈沒有看我,只是朝著自己認定的那的方向望去,「有東西進來。正在接近……!我設置的音軌道被推開了!」
「等一下,可是上面的騎兵什麼情報都沒有傳來……」
說到這我忽然想到樓梯中段有窗戶,連忙抓起加百列三兩步衝上樓梯趴在窗上掂起腳尖往下看──
「阿燈,什麼都沒有啊!」
我轉頭對鳥人焦急的大叫。我眼前只看見跟之前一樣空曠的廣場,設置好的淡白色發光水晶下也安靜得詭異──
「栗栗?出什麼事了?」
樓上的魔王聽到我們的吵鬧聲而出聲詢問,但就在我想要回答的時候──
「有!」鳥人的聲音很緊張,他尖聲叫道:「栗栗,退後!」
「咦……嗚!」
我忽然被一陣強大的力道往後打了出去,耳中同時聽見奇妙的高度吵雜聲,眼前則是一整片像霧一樣的濃黑──
幻之海海水?!
連驚慌都來不及,我被撞飛還滾下樓梯,幸好樓梯並不高,但滾到底的時候我還是痛得連爬都爬不起來,而且頭昏腦脹。而我眼前的濃烈黑霧也不知道被什麼擋住往旁邊散去,趴噠趴噠的落在椅子跟桌子上,製造出大小不一的黑色坑洞。
「別待在那,快過來!」
阿燈明明在我背後,聲音卻從前方傳出──我瞬間明白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幫我擋住攻擊的,正是他的音領域,我連忙強迫自己忘記什麼頭暈跟摔倒的疼痛,連滾帶爬地往翼人的方向衝過去。
「我、我明明、在前一秒還什麼都沒看見!」
終於衝到阿燈身邊時,不知道是因為痛還是害怕,淚水滿溢出來模糊了我的視線,但隨即升起的憤怒讓我用力的擦去它,「但是它忽然就……」
阿燈沒有回應我,只是搧動翅膀,一片嘈雜聲在我們面前響起──這是校園中風吹過的聲音、昆蟲鳴叫的聲音、以及鳥類振翅的聲音,還有各種──只要是阿燈聽的見的,全都成為保護我們的音之壁。
那東西在看不見的音之壁後面看著我們。它很大,幾乎佔掉整個辦公室,黑暗中我實在看不太清楚它的形體,但說真的也看不出什麼具體的樣子;要說的話,僅僅是一團好像很緊密的黑色球狀物,看起來並非我剛剛以為的霧狀,而是有點像光那樣,黑色有濃有淡的在形體周圍波動變化。
那物體又停了好一會,然後轉身往樓上去。
他的目的果然是皇子!而就在這個時候,守在二樓門口的魔王也衝到樓梯間──
「魔王!」
我忽然間安下心來了。他藍白色的身影,在黑暗中好像會發光那樣,清晰得眩目。
「閃開!我給你們三秒!」
魔王才剛講完,就開始用我之前見過的極快速度詠唱咒文,阿燈一把撈起我滾到牆邊的桌子下、而那黑色物體彷彿完全不把他眼前的魔王放在眼裡似的,朝維塔人的面門直衝而去──
「──!」
我聽不懂但是能勉強辨認出是龍語,然後在我探出頭想看到底現在是什麼情況時,一顆亮藍色的火球就從樓梯的位置朝門口轟地飛了過去!
「笨蛋,不要看,會瞎掉!」
阿燈一把把我扯下來然後把我整個抱在懷裡,用翅膀擋住所有光源。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不到一秒立即轟向我耳邊,還夾雜夾雜各種玻璃破碎聲以及很多東西嘩啦落地的聲音。即使我整個人都被阿燈擋住,卻依舊能感受到外面的強光以及高熱,閉上的眼皮看見的視界一片鮮紅。這時候我才瞭解魔王到底用了什麼──他居然在這種狹小的地方用壓縮熾炎,而且還是龍語版的最高等級咒文,難道是想把我跟鳥人一起烤成雞肉煨栗子?!
「阿燈跟我來,栗栗去通知言!!」
魔王的命令才剛到耳邊,我就立即聽見他衝出門的腳步聲。我跟阿燈連忙從躲著的地方爬出來,眼前一片狼籍,地上滿是碎玻璃,而大門已經直接被轟出一個洞,周圍的黑色痕跡實在無法辨認到底是燒焦還是幻之海海水的傑作。火球經過的軌道什麼都沒剩下,應該瞬間就化成灰了吧──但即使剛剛出現了一發高熱的炎彈,卻沒有任何東西燒起來;魔法造成的火焰,只要力量停止運行就會消失,這大概是那法術唯一的優點。
魔法轟擊的聲音持續從外面傳來。
「你還行嗎?」阿燈擔心的看著我。我點點頭,「還死不了,你快點出去支援魔王吧,我去找言……」
「搞出這麼大的聲響,你們以為誰還能在上面乖乖等啊!」
金龍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來,我才想回頭就被已經走下來的他拎起來放到後面。
「人類少在這礙事。走了,翼人!」
「喔……喔!」阿燈被言的氣魄震懾到有點傻了,眼看龍已經走出門口,他連忙跟上去。我站在原地不知道應該要跟著出去還是上樓看看皇子的情況,在原地待了半天,心底浮起一股無力感。
我得找到能做的事情才行……
咬咬牙,我決定先衝上樓看看皇子的情況再說。外頭的轟炸聲更甚,整個建築物都搖晃起來。這裡大概不能久待──我暗忖,得跟蜜塔波聯絡看能不能趁魔王他們拖住那怪物時把法蘭換個地方……
我一邊迅速的想著對策一邊三兩步跑上並不長的樓梯,而在踏上最後一階時,差點就跟法蘭撞成一團。
「唔哇!」
「嗚啊──你幹什麼忽然衝上來啊!」
法蘭一把拉住差點又被撞得往下滾的我,氣急敗壞的道:「你在這幹什麼!還不去支援言大人!」
「我……等一下你才在這幹什麼勒!有傷還身為目標物,你要是亂跑會很麻煩的啊!」我照樣吼回去。
(誰知道你會出來啊!病人兼誘餌不是該乖乖待在房間裡嗎!)
「我怎麼有辦法一直待在那邊等!」
法蘭明明一隻手上還纏著繃帶,卻直想往樓下跑,「言大人在外面啊!」
「我說你……啊!快閃!」
經過剛剛的一連串攻擊與逃跑,我的反射神經靈敏度整個提升;一看見皇子後頭有疑似黑霧的東西冒出來,我馬上一把扯住少年沒受傷的那隻手往自己的方向拉,然後舉起加百列──
「啟動魔法詠唱系統!真空壁!」
系統立即在我面前開出程式、然後進行已經設定好的高速詠唱──幾乎與術法作用開始同時、黑色的塊狀能量也用力的撞過來,砰的一聲撞上眼前的真空壁、被瞬間抽離的空氣彈得能量四濺──我半秒都沒耽擱,立刻扯著皇子沒命地三階做兩階往樓下逃。
「法蘭!」
言的聲音轟隆隆地傳來,大聲到我嚇了一跳。
「言大人,我沒事!」
法蘭抬頭大吼。
真空壁只能擋住一次,那玩意只停頓了一下後就從樓梯上飛也似的下來,外面明明有龍跟魔王在,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躲過這兩人的雙重夾擊跑來偷襲皇子……要是我沒上去事情不就大條了……一邊慶幸自己跟法蘭運氣真的很好,我回頭又打出一記真空壁擋住它,然後衝出建築物。
「栗栗!」
阿燈看見我跟皇子跑出來,立即大聲喊我的名字。我朝他奔去,回頭就看見金色的龍拍著雙翼在天空上張開大嘴,朝黑色物體所在的辦公室轟地吐出一發熾亮的龍炎──首當其衝的二樓立即崩塌,把那幻之海球壓在裡頭。二樓的重量再加上幻之海自身的腐蝕作用,上面崩塌後不到三秒,一樓也整個垮了下來。
「言、言大人……」
法蘭還在喘,但是視線死盯著在空中的言不放。金龍迅速的飛到我們附近然後化為人形降落,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龍化成人的過程……瞬間的事而已,我才一眨眼,他就從那麼大的形體成為了雙足形貌──而且那個很長的頭髮,就像我猜的一樣是尾巴沒錯。
「應該可以稍微撐一下。你沒事吧?」
言擔心的朝法蘭跑過來,後者用力的點點頭,「言大人的真身果然……非常非常的美麗!啊,不過就這樣化成原形沒關係嗎……很多人在……」
「這種時候還管的了什麼。」
言回頭看著已經倒塌並因為龍焰而燒起來的建築,旁邊有不少已經降落或正在降落的騎兵圍了過來,獅鷲獸們不安的晃著頭,爪子刨抓著地板。
「棋皇兄!」
不知何時也讓獅鷲獸降落的蜜塔波朝哥哥跑過去,擔心的抓著他的手察看傷口:「你沒事吧!那東西真的任何魔法都沒有用,只能造成衝擊……直接攻擊也不行,武器會腐蝕,剛剛實在是幫不上忙……」
「沒事,好在……」皇子轉過頭時眼神正好跟我對上,他掙扎了許久才小聲說:「羅栗剛好過來……」
「啊,栗栗……等一下為什麼你也這麼慘!」
蜜塔波這時才注意到我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我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哈哈,被那玩意從從樓梯上推下來了,我太嬌生慣養所以隨便撞一下就一堆傷痕……」
「這等下一定要去醫護室……」
「不是放鬆的時候!那東西還沒消失!」
蜜塔波還沒說完就被魔王打斷。維塔人神色緊繃的看著正在燃燒的辦公室,騎兵們手持弓箭與長槍圍在旁邊,魔法師也緊張的將法杖舉到胸前。整個建築開始化成黑色,連龍焰都逐漸轉黑、消滅……
「糟……大家快躲開!」
魔王才剛喊完,黑色的能量就炸了開來,他一把撈住我的腰往天上衝,我嚇了一跳,但更擔心其他人。才剛想叫阿燈的名字,就看見鳥人拍著翅膀飛到魔王身邊,而蜜塔波在自己的師鷲獸上、皇子在龍背上。
太好了,大家都……不對!
「那些騎兵呢!」
我緊張的想往下看,但是現在只靠著魔王的臂力(而且還是一隻手)撐著我,在這種高度摔下去不死也殘,我實在不太敢亂動。
「看起來似乎只是短暫的爆發,它大概想從裡面出來吧。」我們稍微降低了高度,底下的騎兵隊員有些人沾上了噴發出來的幻之海水正痛苦的打滾,有些人則是衝向受傷的同半身邊。師鷲獸們全部擠成一團,害怕的看著那個在黑色的瓦礫堆裡重新聚攏起來的黑色能量體。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尹
很開心的發現第六章更新了,秒速點進來看完,結果發現斷在很精采的地方ODQ(顯示為遭到小小衝擊)
真的很喜歡這部作品><//// 期待更新ODQ////
2011.07.03(Sun)04:53
無題 by 重花
這段蠻長的,一口氣貼可能要上一萬字左右XDa
今天十點多會上下半段唷:D(已經預約發表了
2011.07.03(Sun)10:26
無題 by 奇
恩.. 從點近來看之後 就看了三遍 ((遠目
每個人果真都好有趣阿XD (咦?
期待下篇XDD
2011.07.03(Sun)20:09
無題 by 重花
三遍...!感謝捧場(羞)
能讓你覺得角色很可愛真是太好了,這篇的角色其實沒有做得很好orz;;;…(還被親友說過整篇只覺得阿燈比較有看頭一點)
2011.07.04(Mon)01:04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