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84  83  82  81  80  79  78  77  76  75  7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八章
蜜琪諾‧絲‧立庫爾‧亞文克沙耶──這個沒機會成年的少女,出生就帶著副天柱祭司的權能。其實在皇室生出雙胞胎公主時,主祭司們就知道這件事了──不需要測試,也不需要占卜,只要是雙胞胎,就一定是天柱祭司。
這是不可動搖的傳統,服侍天柱的人,一直都是兩位;而生育率如此低落的精靈,幾乎不可能生出雙胞胎。

但是有一位竟然死了──還沒成年,沒有正式跟前代天柱祭司交接就死了。中央神殿的大司祭原本以為這是神要保留前代副天柱祭司的徵兆,但是在蜜塔波成年並且接過代表天柱祭司的笏時,理應沒有交接的、前代的副天柱祭司,竟也在同時失去了權能。他再也聽不見天柱的聲音,也無法將祈禱傳達給那顆神木了。
雙祭司慣例打破,本代天柱祭司只有一人──這是從未發生過的情況,蜜塔波用祈禱的方是詢問過天柱,但天柱只給了她『雙祭司傳統並無改變』的回答。但少了一個祭司是事實,而且並沒有另一個人可以補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無法理解、沒有答案、但並不急迫──雖然是很奇怪的狀況,但是精靈界目前相當和平,發生因戰爭而起的『天柱異變』的可能性相當低,天柱祭司早已經成為閒差。更何況這結果無法逆轉無法解決,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這麼在意「天柱祭司僅剩一人」這件事了。
──當然,如果沒發生斷流事件的話,是可以繼續不在意下去的。
 
「說真的,去哪再生個妹妹出來啊,而且還要有副天柱祭司的權能欸……」
阿燈一邊吃著全日商店買來的便當一邊說。
「而且就算死了一個,天柱還是要求要有雙人祭司耶,這跟本無解啊,死定了……」
我一邊說一邊用筷子壓住有點燙手的鋁箔蓋,正在悶泡麵。說真的,我現在覺得這東西真是好珍貴,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泡麵要珍惜著吃吧──斷流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就跟本不可能從人界再寄來啊。
「不知道那些研究死靈法術的有沒有辦法?三樓右手邊那裡,不是有一票研究那方面的題目的研究室?」
「不知道,但是我聽說死靈法術的限制也很多……靈魂啊,死去之後再回來的話,通常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也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就算真的把蜜琪諾公主的靈魂抓回來,誰知到她還能不能乖乖的祈禱……權能還存不存在都有問題。」
「那怎麼辦,我還想回家呀。」
阿燈嘆了口氣。我看著無法連線的電腦螢幕,心情也是悶到極點。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回不去,界航這麼理所當然的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也成為所有人生活的一部份,在今天之前,我都不覺得這情況會發生任何改變。也正因為如此,改變一發生,大家就措手不及。
我們無語的吃著自己的飯,阿燈把吃完的便當盒收拾起來,準備隔天拎去外頭扔。鳥人低聲自言自語著:「斷流……真的有辦法解決嗎……」
斷流真的有辦法解決嗎?還在吃麵的我也想著這個問題。解決這件事情唯一的方法,是蜜塔波執行正祭司權能,將天柱跟絕對力場間的斷層重新連結;但是缺了死去的妹妹的副祭司權能,這個方法就行不通。魔王剛剛有說蜜塔波回來之後準備直接去找精靈王商談對策,但是精靈王就有辦法再蹦一個副祭司出來嗎?還是精靈王自己要去跟天柱溝通?那樣的話他兼天柱祭司不就得了……
就在我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吸麵條的時候,忽然傳來了敲門聲。我跟鳥人互相望了對方一眼,交換疑惑的表情──這種時間,誰啊?都晚上十點了……我們可沒有這種會在十點跑來台槓的朋友啊。
清脆的扣門聲又響了兩次,跟前一次才距離不到幾秒,門口的人似乎很急。我這才放下筷子,滿腦問號的走去開門。
「誰……咦?蜜塔波?」
我將門打開一小縫,站在門前的竟然是精靈公主。先不說蜜塔波為什麼會在這種時間來找我,這裡明明就是女士禁入的男子宿舍,這公主這樣大喇喇的出現在我們門前真的可以嗎……
「羅栗。」
「呃、是?」
少女的表情少見的嚴肅,而且她居然喊了我全名。我反射性地挺了挺胸站好,這才發現少女背後竟然還有兩名精靈侍衛。
哇勒?難道我做了什麼事要被抓去關還是抓去審判嗎?眼前料想不到的狀況讓我愣住了,我呆呆的望著公主,而她下一句話更讓我完全不著頭緒──
「你受邀參與引流會議,請立刻跟我到會議室來。」
 
「唷,栗栗。」
魔王抬起手笑容滿面的跟我打招呼。
「……」我看著他,不知道該露出脫力還是驚訝的表情。公主親自帶著侍衛一臉嚴肅的跑到女子禁入的宿舍搞得我緊張得要命,結果一開口說要我參加個會議,我七上八下的進了門,結果──
還視全場,扣掉魔王跟我還有三個人,其中兩個就是公主跟皇子──什麼嘛,害我緊張半天,結果全都是認識的……
不過另一個……我看著坐在主位的那名男子,總覺得他的臉似曾相識,但到底是在哪見過……
「看到精靈王也不行禮,你真是好家教啊。」法蘭看了我一眼,沒好氣的哼了聲。我楞了楞,這才意識到──那傢伙是精靈王啊!雖然已經幾乎不參與政治,但依舊是精靈界的最高統帥!我在電視上看過他!
「呃,對、對不起,您好,我是人類的羅栗……」
人界的階級分的沒有這麼嚴密,我一直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跟這位精靈界地位最高的人打招呼。我就算看到總統也是握手啊,是說現在還流行跪下這套嗎?(要我跪的話還真是有點心理障礙就是了。)
「你好,我是第二十三世的精靈王。」。雖然法蘭看起來很不高興,但是王似乎沒有特別不滿。他朝我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輕點了點頭。
「啊,抱歉,是我疏忽了,忘記你沒見過王……」蜜塔波連忙跟我和精靈王道歉,她平常應該是不會犯這種錯誤的,看來斷流無法修復的事情真的讓她很煩心。
我在魔王跟法蘭中間就坐,皇子瞄了我一眼,沒有特別的反應。大概是因為王在現場所以不能太過失禮吧,不然總覺得應該會丟些什麼冷嘲熱諷來的。
「那麼,人員都到齊了……」精靈王道:「在場的各位應該都知道情況吧?這次的斷流是因為天柱跟絕對力場中間產生斷層而導致的,但是沙克斯公主的權能不足以進行天柱的修復。除了補上已經過世的蜜其諾公主的權能以外,沒有其他的方法,這是已經被判明的事情。」
在場的人都點點頭。我心說這還用你講嗎,不然我跟阿燈剛剛在房間裡這麼絕望的吃晚餐幹嘛。
「補充一下。我聽到這件事之後,下午也去問過了死靈研究室的意見……」法蘭訥訥地道,表情有點疲憊,「但是,目前為止,沒有人能保證能真的喚出絲……而且就算真的喚出來,也無法保證能正確的行使權能。」
精靈王點點頭,「所以死靈召喚的方式是行不通了……而且再怎麼說,這種方法也太不尊死者了。
「是啊……」魔王輕輕嘆了口氣。身為親人的法蘭跟蜜塔波沒有說話,但我想他們應該有鬆了口氣的感覺吧。我偷瞄坐在隔壁的著法蘭的側臉,那精雕細琢的美貌上染著一層憂鬱。
自己這麼寵愛的皇妹,即使死了也不得安寧──先是因為她的遺物而出現了發生原因不明的幻之海球,再來又是因為缺少她的權能所以無法修復天柱;精靈壽命很長,經過一百多年,他可能原本已經漸漸忘記失去妹妹的痛楚,但現在的狀況,簡直就是被強迫要想起來一樣……這樣一想,還真是挺可憐的。
「可是這樣的話……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吧?」蜜塔波小聲的說,「死靈召喚無用,但又非蜜琪諾不行,除非發生蜜琪諾死而復生的奇蹟,不然斷流……」公主頓了頓,似乎不知道該不該說下面的話,但是她還是深吸了口氣繼續道:「……可能會持續下去。」
在場的人都沈默了。這實在是讓人感到很害怕的可能性。就跟阿燈說的一樣──我還想回家啊!無論如何斷流都得解決才行啊……不會真的沒辦法吧?
這時,我忽然想到上午從研究室回到宿舍時看見的,大廳的水晶板上顯示的最新情況。因為斷流而被困在精靈界的旅客,即使已經被安排了住處,卻還是相當不安;他們不斷抗議著要精靈議會給個交代,至少說明斷流原因,而精靈議會礙於事情的複雜性,也只能說「目前正在處理中,請大家稍安勿躁」。
這種不透明的資訊當然讓很多人火大,所以現在甚至還有一些矮人就這樣坐在精靈機場靜默的進行抗議,矮人脾氣一來,軟的硬的都請不走,只能由他們去。這樣下去,說真的難保不會發生什麼更糟糕的狀況──甚至是暴動。三天應該已經是極限,如果三天後還是不能解決斷流的話……
「艾勒許,我覺得你應該會有辦法的。」
精靈王忽然冒出這句話來。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魔王望去,維塔人楞了楞,然後搔搔頭,露出有點困擾的表情。
我在不被發現的範圍裡盯著精靈王看。從剛剛開始我就注意到了,參與會議的五人裡面,看起來最不擔心的就是他;明明就是自己家發生的事情,這王卻如此無所謂,就好像……因為知道會解決所以沒關係一樣……!再加上他剛剛丟出的那句話……
等下,難道魔王這傢伙陰我們?有辦法怎麼不早講?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