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85  84  83  82  81  80  79  78  77  76  75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就是你堅持要我出席會議的理由嗎……」魔王苦笑,「你這傢伙,也太看得起我了。」
「我才想說你一直隱藏到現在是何居心呢──身為『近乎神的種族』的維塔人,你不可能沒有辦法吧?」
精靈王的口氣簡直像是在跟老朋友說話一樣。我從沒聽說魔王認識來頭這麼大的傢伙啊?他什麼時候跟精靈王這麼好啦?而且什麼『近乎神的種族』,這件事我也從來沒聽說耶?
「什麼神種族……沒有這種事情,只是我們比較會觀看事物的走向而已。」魔王淡淡的道:「真要說辦法的話,我能提供的,大概只有一個吧。」

 「你!明明就有辦法為什麼要隱瞞到現在!」法蘭氣到連現場有王在都不管了,他用力的一拍桌子:「你是把大家耍著玩嗎!」
「棋,坐下。」精靈王出聲制止,皇子緊握著拳頭,心不甘情不願地咬著牙坐回位置上,但是眼神依舊兇狠地瞪著魔王。
「你誤會了,法蘭。我之所以到現在都不說,是因為……可以的話我不想把這方法祭出來。」藍色的學者搖搖頭,露出一抹憂傷的神色──「這種法術是得付出代價的。」
「要說代價的話我們已經付得夠多了,不差這一個。」皇子瞇起杏形的眼睛,「任何有效的方法都有一試的價值!」
「那就有人可以開始準備寫遺書了。」魔王笑了起來,但是那笑容卻讓我瞬間覺得尾椎有股寒意竄上,甚至起了雞皮疙瘩。
「……什麼意思……?」法蘭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看著維塔人,連精靈王都挑起了眉毛。魔王緩緩的繼續道:「我的世界,有個特殊的法術流傳著。跟死靈法術有點像,卻又不完全一樣──我們並非召喚回死靈,而是利用死者生前的物品,進行『再造』。造出的東西在能力與個性上都跟原來的一樣,那東西稱為『假靈』。而由於假靈並非實體,所以需要憑依物來容納它,這個憑依物必須盡量跟假靈差不多大。一般的作法,是直接在憑依物裡面製作假靈。待術法結束之後,讓憑依體內的假靈消失,這樣就算是完成整個過程,。」
「這麼說來,也不過就是要準備個『容器』,這哪算得上什麼代價?」法蘭哼了聲,「要跟蜜棋諾一樣大的『容器』還不簡單!叫魔法工藝師趕工做一個得了!」
「──以上都只是理論上的方法。」魔王水晶般的藍眸裡,閃著我沒看過的不祥光彩。「依照目前維塔人試過的結果──一第一、那憑依體一定要是跟假靈相近的『活物』。魔法工藝師的『傀儡』我們也試過,但是這個法術需要精密的布陣,魔法工藝師的傀儡再怎麼精密都無法做到無屬性,所以不能使用。而且蜜琪諾公主的情況特殊,如果不是使用血親做憑依體,可能無法成功──這樣的話,我們就沒有多少選擇。精靈王族除了你們,還有誰能用?或者說,除了蜜塔波以外有誰能用?但是蜜塔波身為正祭司,需要主祭,那就只剩下法蘭你了。年齡差太遠也是不行的,一定要是讓假靈能有認同感、覺得『這就是我』的身體才可以。」
聽到這裡,法蘭搶話道:「這有什麼問題,我──」
「聽我說完。」魔王打斷他,少見的凌厲眼神讓法蘭噤了聲。「第二、擔任憑依體的人,目前沒有任何存活的例子。」
魔王說出這句話之後,整個空氣像是凝滯了一樣,充滿讓人窒息的沈默。法蘭瞪大眼睛看著魔王,蜜塔波手中抓著桌上的水杯擔心的望著兄長,而精靈王看著維塔人,看不出什麼表情。
「可是、」良久,皇子才從乾澀的喉中擠出話來:「依照你剛剛說的,儀式結束之後,假靈就會從憑依物體內消失……」
「你聽錯了。我說的是『讓假靈從憑依物體內消失』。你知道為什麼目前為止沒有憑依體能活下來嗎?因為假靈雖然是魔法製造的,但卻跟原本的人一樣擁有性格、能力──以及慾望。製作假靈的過程中,因為假靈擁有魔力支援,所以會漸漸吃掉原本的本靈,直至完全取代;而術法結束之後,要破壞製造出來的假靈的唯一方法,就是連憑依體一起破壞。法蘭皇子,你應該知道這代表什麼吧?」魔王看著法蘭,後者原本就白晰的臉龐現在看來更加蒼白。皇子張口又闔上,幾次之後,他輕輕的道:「這表示……除了我會死以外,我們還得再殺掉蜜棋諾一次……不對!等一下,不能就這樣讓假靈使用那個憑依體嗎?就算、就算憑依體的本靈被取代,至少──」
至少妹妹能重新活下去……法蘭最後一句話小聲到我只能聽關鍵字然後進行猜測。蜜塔波臉頰上滑下淚水,精靈王閉上眼睛。
魔王嘆了口氣。
「人造之物,必會崩毀。讓假靈就這樣佔據憑依體的方法我們並不是沒試過,但如果它可行,維塔人也不會對這法術如此忌諱。假靈雖然佔據憑依體,但是本靈以死的憑依體,很快就會腐朽。我們看過很多犧牲了父母兄弟的假靈,對著鏡子中日漸腐爛的軀體痛哭的畫面,也發生過很多假靈在完全腐朽之前自制能力崩壞,殺掉同住的家人的案例。『為何要給我初生的喜悅,以及凌駕其上的巨大痛苦?』……某個假靈在死去之前寫下了這句話,那次的事情讓全維塔禁止這個法術。不得教授、不得提起、不得使用。知道的人都必須要發誓不再告訴其他人進行的方法,就算有人要求也絕對不能使用;而寫有完整過程的紀錄書,被封印在皇家圖書館的最下層。這就是這個禁術的所有真相。如何?法蘭?你要使用嗎?。」
法蘭沒有說話,秀氣的眉宇擰起深深的溝壑。
「……這個法術一定會成功嗎?」
一直都沈默地聽著的精靈王忽然開口了,我看見精靈公主用驚恐的眼神望著自己的王,這名即使面對幻之海球都展現出超乎女性的勇氣的公主,現在竟然微微地在發抖。精靈王打算使用這個法術嗎?
「它……只有一半的成功機率。」魔王聳聳肩,「附帶一題,不管假靈是否置入成功,本靈都會死。」
這真是沒有意義的法術──我暗忖。為了已死之人殺了活著的人(還可能是血親),最好笑的是最後那個假靈還是會死。完全沒有建設性,被封印也是可以預測的。但是現在看起來,它似乎是唯一可用的法術了……
氣氛又開始凝重起來,每個人都不說話,只是靜靜的陷入沈思。方法是找到了,但意外的代價高昂;我不覺得精靈王室能夠再承受一次失去子嗣的打擊,但是也不可能讓斷流就這樣持續下去。
「……總之今天就先到這裡為止。」精靈王的聲音劃開沈默的空氣,「明天早上再開會一次,那次就要做最終的決定──包括要不要使用這個方法,和誰要成為憑依體。有新的訊息要提的話,也得準備萬全。艾勒許,你開始準備這個法術。」
魔王看著精靈王好一陣子,才慢慢的回道:「我知道了。」
王起身走出會議室,門關上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蜜塔波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法蘭走到他身邊,公主轉身一把抱住自己的哥哥將臉埋在他胸前,然後我就聽見了小聲的啜泣。
「哪,緹。我一直覺得我欠絲一次活下來的機會。」法蘭低聲道,「如果我沒有帶他上占星塔,沒有告訴她那裡能夠看見精靈界最美的星空,她就不會半夜爬上去。如果她沒有就這樣死去,也不會再發生這麼多事情。」
「不要、找犧牲的藉口。」
蜜塔波嗚咽著回話。
「這樣想的話,就能夠給予我勇氣。喂,艾勒許。」
法蘭抬頭看著魔王,後者沒有回話,只是回望精靈少年。
「最後如果還是沒有其他辦法,就拿我當解決斷流的祭品吧。」
說完之後,法蘭輕輕推開蜜塔波,摸摸她的頭,然後轉身大步離開會議室。
蜜塔波站在原地低著頭,抬手擦了擦眼淚,然後轉頭望著我。我被公主憂鬱悲傷的表情給嚇到了,那神情看起來讓人無比心疼。
「栗栗,你知道嗎……堅持要你出席的,就是我。我在回來之前,曾經繞到神殿,請求大祭司為我向主神諾塔斯拖請求解決問題的契機。主神給的回應是:答案將出現在精靈之外。很直覺的我就想到你跟艾勒許,而剛剛艾勒許的確找到了路,我相信你一定……也能找出方法來的。請你……救救這個世界,和哥哥……」
公主朝我深深鞠躬,然後沒等我回話,就三兩步地衝出會議室大門,速度快到我還來不及想該做出怎麼樣得回應。
會議室這下只剩下我跟魔王,我回頭望著維塔人,他正好也將視線轉到我身上。
「……雖然蜜塔波這樣說,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啊……我只是個才剛入學不久的人類啊。魔王,真的沒辦法嗎?」
「你問我的話,除了執行那個法術,我還真是沒有其他辦法了。」維塔人閉上眼睛。「但是……我不覺得……只為了這種事情,就要犧牲一個皇子。」
「可是不解決的話,會繼續損失慘重下去啊……真是兩難,而且你都沒辦法了我怎麼會有辦法呀……」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魔王瞇起眼睛。
這句話回得曖昧,我摸不清他的意思。但是就在我想要進一步問清楚時,維塔人伸手摸摸的我頭,然後沒等我回應就邁開步子,將我留在會議室裡獨自離去。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