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83  82  81  80  79  78  77  76  75  74  73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天柱傾斜!?」
我跟阿燈同時異口同聲地發出驚訝的大喊。坐在我們對面的魔王點點頭,嘴裡還嚼著布丁蛋糕,手上拿著紅茶杯──這個肩負『斷流修復』責任的男人,現在完全就是一派悠閒過週末的模樣。 

 「其實真的說起來,傾斜的不是天柱,是絕對力場。因為它被魔法震得晃了一下,所以跟原本天柱的連結就產生了斷層;而得不到天柱提供的能量的絕對力場,以為天柱受損了,就啟動了某種目前還不明瞭的機制,引起斷流。所以,基本上只要讓天柱跟絕對力場重新補正連結,斷流就會解除,而絕對力場也會慢慢被導正回原本的位置。」
「原來是這樣──」阿燈點點頭,露出了然的表情,「還真的不是你能管的事耶。」
「……那個,我可以發問嗎。」
我默默的舉起手,魔王跟鳥人都將視線轉到我身上,魔王歪頭疑惑的說:「請?」
「天柱是什麼東西?」
一下子鳥人跟魔王都愣住了,定在我身上的目光,好像是在看什麼珍奇異獸一樣。我被那視線盯得稍微往後縮了一下,不解的眨著眼睛,「怎、怎麼這種反應……」
「啊,不,只是對被這問題嚇了一跳……」魔王最先回神,他托著下巴思考:「嗯……不過這也不能怪你,人界沒有天柱的概念……」
「哇哈哈,栗栗你的沒常識在本次發言創了新紀錄囉。」
魔王很溫柔,但阿燈可不是這樣,他很不客氣的直接開始嘲笑我。我感覺耳朵一陣燙,拿起沙發上的抱枕就往他頭上招呼過去:「笨鳥!我什麼時候沒常識啦!」
「唉唷這種事情不是初級教育就會教嗎!」
「哪有我從來沒聽過!」
「好了好了,別打了。」
魔王苦笑著安撫又打打鬧鬧起來的我跟鳥人,「別這樣,阿燈,人界沒有這種概念,人界的『天柱』不是實體物,也跟一般信仰無關,所以知道『天柱』存在的人很少,栗栗會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看吧,是正-常-的-。」
我對阿燈吐吐舌頭,阿燈則是揉著被打的頭,疑惑的說:「真的假的,我還以為每界的『天柱』都是信仰中心呢……嘖嘖,不愧是科技本位的人界,連『天柱』都好科技的隱形了。」
真聽不出這是褒還是貶……我默默的開始考慮一早就放冒著熱氣的雞肉餡餅在阿燈桌上,告訴他這是今天的早餐,不吃完別想出門的可能性。
「總之,我簡單的解釋一下。」魔王清了清喉嚨。「『天柱』就是界的中心軸,貫穿整個界,頂端連接絕對力場的起點,然後穩住界的基盤,是非常重要的存在。絕對力場跟『天柱』有關連是已經知道的事情,『天柱』提供絕對力場必要的能量,在不夠時緊急調節,太多時收回,以維持整個波動的穩定。」
「而且,」趁魔王說到一個段落時,阿燈開口插話:「每個界的『天柱』都不太一樣,稱呼也不同,基本上可以通稱為『軸』。精靈界的『天柱』是一顆巨大的樹,我們翼人界的『天弦』是七根金色的巨弦,依照各界不同而有不同的長相,但功能都差不多。而且因為它的重要性,天柱通常會成為信仰的中心……傳說,勒魯就是在風吹動七弦時,由美麗的樂音凝結成的無上的存在。」
「喔、喔。呃。總之……總之就是個很重要的東西,我知道了。」
聽起來很複雜,雖然對這東西還是沒什麼概念,但我決定先點頭再說。真的要懂的話,可能還是有空時自己去查查資料比較實際……
「你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懂了』耶。」
阿燈不愧是阿燈,馬上就看出我的破綻。為了不要讓自己陷入又被翼人戳著玩的境地,我連忙轉移話題:「沒問題的反正我又不主修那個。啊~對了,天柱傾斜,跟蜜塔波什麼關係啊?」
「噢,對啊,魔王,跟蜜塔波什麼……啊!」
想到什麼似的,鳥人打了個響指,「公主殿下該不會是『那個』吧!『那個』的話,的確都在王族間出現的……」
「是的。」魔王點點頭,「蜜塔波是這一代的『天柱祭司』──肩負與天柱溝通的責任,並擁有借用天柱力量的權能。其實,昨天晚上你跟栗栗回去之後,蜜塔波就因為接到天柱異常的報告而趕過去了;我回到研究室,請法蘭幫我把電腦裡的資料叫出來時,也發現了斷流的狀況。這兩個狀況同時發生應該是有關連的,我跟蜜塔波拼了一個晚上調查出來的結果就是剛剛所說的那樣。啊,因為這個消息還沒有打算要曝光,所以別說出去啊。『天柱』有異變什麼的,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揣測,所以我們連精靈議會方面都沒有透露呢。」
魔王將食指舉在唇前作了個噤聲的手勢,我跟阿燈則同時比出拇指回應。安啦,這種消息事關重大,我們不會出去隨便說的──就是這意思。
「咦,等一下,法蘭居然會開那玩意!?」
我指著目前呈現關機狀態的電腦,不可置信的拉高了音調。法蘭竟然會開電腦!我還頓了一下才意識到剛剛聽到那段話時,心中的違和感是哪來的,魔法師竟然會開電腦!
「基礎知識沒問題的樣子。不過他對你那程式也是有點摸不著頭緒,弄了一陣子才全打開來。」魔王笑了笑,「不過再怎麼樣都比我強多了,我完全搞不懂啊。」
「你搞的懂的話還要我幹嘛呀。不過法蘭竟然……」
我將視線轉向電腦,心中莫名的五味雜陳。
「總之呢,現在就是等蜜塔波的回報了。就我所知,她正在進行祈禱,應該很快會有消息。」
魔王啜了口茶,悠閒得就像是責任不在他身上一樣。不過這也難怪,就算緊張也不會改變自己無法施力的事實,倒不如冷靜下來等……
嗯,等?
「哪,魔王,」我傾身向前,用期待的口氣道:「我們為什麼不去看看蜜塔波現在進行的怎麼樣了?」
「咦?」
維塔人楞了楞,「有這個必要嗎?」
「有啦!不然你這樣放她一個人在那裡,超不負責任的耶。」
「可是我又……」
「走嘛去看一下──」
「你跟本是想要看看天柱吧,栗栗……」阿燈用鄙夷的眼神看我,「居然拿『要去關心蜜塔波的工作情況』作藉口,真是太壞了你。」
「哪有,看天柱只是順便啊!」我辯解道。
「少來啦!」
「那不然阿燈你不要去嘛,我跟魔王去就好。」我不打算再搭理翼人,轉頭繼續說服魔王:「走啦,用空間轉換魔法的話,不管多遠都能馬上到吧?」
「不,這個,」魔王露出困擾的苦笑,「先不論遠不遠,天柱除了相關人士以外,是不能靠近的喔……畢竟是一界的支柱,附近也設下了層層重兵保護,昨天是因為蜜塔波進去,我才能跟著進去的……」
「咦,不是說是信仰中心嗎……」
「唔,是有參觀時間啦,但只有每年的冬天會開放而已,而且也不能靠得很近,只能在規劃出來的範圍看……」
「……噢……」
大概是我的失望表現得太明顯了,魔王連忙安撫我道:「沒關係啦,等事情結束後,再問問看蜜塔波能不能偷渡你進去看……」
「魔王你不要這麼寵他啦,反正我看他三天就會忘掉天柱的事了。」
鳥人涼涼的說著,我不高興的伸手捏住他的臉頰往外拉以表示我的不爽,但阿燈馬上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們就這樣互相捏著對方的臉發出「咿~~」的怪聲。
「真佩服你們這樣也能玩得很高興……嗯?」
魔王忽然頓了頓,然後自言自語道:「蜜塔波?」
「唔?」
我跟阿燈就著互相拉住臉頰左右開弓的姿勢轉頭往魔王看去。似乎是精神溝通,蜜塔波搞定了嗎?
「嗯,嗯。咦……什麼?」
魔王露出了少見的驚愕表情,而看到這種情況,我心中緩緩的浮起不安感。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先回來吧,雖然希望渺茫,可是應該會有辦法的……」
魔王說完這句之後嘆了口氣,閉上眼睛,輕輕揉著太陽穴的位置。就算是面對那麼危險的幻之海球,他都沒有露出這種看起來很絕望的表情,我跟阿燈直覺蜜塔波傳來的並不是什麼好消息。但是到底什麼情況?
我們互相戳了半天,都想叫對方開口問,結果還是我敗下陣來。我想了下到底該怎麼措辭,但我對精靈語原本就並不是很熟練,什麼委婉的轉彎的問法都不知道,最後只能小聲的用試探的語氣問:「蜜塔波那邊……?」
「失敗了。」魔王搖頭。
雖然是可以猜到的回答,但真的聽見時,我還是覺得心沈了一下。竟然失敗了!法蘭真是烏鴉嘴……!但是如果連蜜塔波都失敗,現在還有誰能解決斷流?我一直都覺得這只是暫時的,很快就會恢復正常,所以說真的不是這麼緊張;但聽見『失敗』的現在,我卻真正害怕起來,手指也一下子變的冰涼。
仔細想想就會覺得很恐怖。斷流造成的影響之廣,危害之大,真的無法評估。不要說異界人回不去自己的界了,光是最基本的糧食可能都會有問題。以樹木為主要住居的精靈界,雖然自己也能開墾田地,但是最近越來越依賴界航進口基本作物,或是已經處理好的主食食材;麵包跟米飯在這裡也不是稀奇的東西了,甚至連很多精靈界的傳統食物,現在都是用外界進口的食材做成的。我之前看過一份資料,精靈界所消耗的食糧,有一半以上仰賴進口──萬一斷流的時間稍微長一點,食糧短缺的情況絕對會出現。
聽起來挺嚴重的,最糟的是這只是眾多問題的其中一個,至於其他還有什麼,我完全不敢想下去。
「等一下,可是祭司擁有權能吧?」阿燈連忙發問,「照理來說,只是修復與絕對力場的連接而已,這樣都做不到嗎?不可能吧!」
「權能不足。」魔王斂下眸,緩緩的道:「精靈界的天柱祭司,似乎一直都是兩個人。但是現在只有蜜塔波一個人擔任正天柱祭司。」
「咦?那另一個呢?」
「死了。」維塔人瞇起眼睛。
「呃!?」
「啊!?」
我跟阿燈同時發出驚愕的驚呼。
死了?
「精靈界的副天柱祭司,也就是蜜塔波的雙胞胎妹妹、法蘭的皇妹──」藍色的魔王頓了頓,很困擾似的閉上眼睛揉著眉心。
「蜜琪諾‧絲‧立庫爾‧亞文克沙耶,早就死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