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80  79  78  77  76  75  74  73  72  71  7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可惡,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消滅他……已經賠掉一間兩層樓的辦公室了!」
我挫敗的吼著,洩恨似地緊抓住手中的今天才剛買就跟著我出生入死的加百列……
啊!加百列!忽然意識到手上拿的東西是電腦,而且跟我平常在家裡用的沒兩樣的我,就著被魔王攬在腰際的姿勢,迅速地開啟加百列的投影螢幕。
「栗栗?」維塔人疑惑的看著我。
「這種時候、當然是先分析再說!」
我動作很快的打開跟當初我幫魔王分析絕對力場反應時的程式。程式抓到目標後開始進行分析,不到三秒就跑出分析結果──而那個結果讓我瞪大了眼睛。
「魔王!那玩意裡面有東西!」我抬頭對維塔人道,「就是裡面的東西在進行魔法反應,聚集幻之海海水!」
「聚集……?」

 魔王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而另一邊的龍馬上反駁:「這不可能!幻之海會侵蝕並中和所有的能量,怎麼可能因為魔法反應而聚集!」
「幻之海跟絕對力場一樣,還有非常多的事情未明,不要太早下定論。」魔王憂心忡忡的看著那黑色的團塊。剛剛那一擊雖然沒把他打死,但多少應該也造成了一些衝擊。它的速度很明顯的變慢了,恢復原狀就花了好幾分鐘。它重新飄了起來,我看見騎在龍背上的皇子怔了怔,然後低頭靠向言:「言大人……!現在……」
少年的聲音有點慌張。但說真的,面對這打不死還衝著自己來的玩意,沒有嚇到發軟就不錯了,法蘭畢竟還是皇子,這方面的冷靜跟氣勢到是讓我很佩服。
「嘖……再下去會造成更大的損失……」
龍張開嘴,但發出的是人聲,而且還是精靈語……要不是現在情況緊急,我可能會笑出來。
「言!我們把他引過來,然後換個地方!」魔王對著龍大叫。我緊張的看著那玩意,它似乎已經重整好陣勢,準備再次衝過來了。
「換去哪!你又想打什麼主意!」
「這種時候還懷疑我你累不累啊!」魔王似乎有點無力,「等他衝過來,我們馬上進行多人轉移,到間壁狹縫去!」
「多人……你要帶上誰?」龍環視全場,「有辦法幹掉它的,這裡大概只有我跟你吧!」
「栗栗。」魔王忽然輕聲喊我的名字。
「啊?啥?」我緊張的看著分析,想找出能把那東西擊潰的點──一定會有辦法的,而且我覺得我好像就快要想到了……
「雖然有點危險,但是你願意一起去嗎?能夠進行分析的軍師只有你了。」
魔王一臉歉意的看著我。忽然聽見這種話害我楞了一下,心裡跑過千百個說不要的裡由,但最後還是……
「我……沒問題,我會加油……不死在那的。」我盡量裝出輕鬆的口氣,但天知道我拿著加百列的手已經在發抖了。不全然是害怕,不能否認的,有一些興奮的情緒混在裡面。
魔法好炫麗、好酷──好強大。
這是我當初憧憬它的理由,雖然從沒想過我竟然有機會親身經歷魔法戰鬥這種事情──而且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不會讓你出事的。阿燈,你跟蜜塔波和法蘭一起處理後續,可以嗎?」
「沒問題。」阿燈拍著翅膀往下降落,飛過我身邊時輕拍了下我的肩膀:「小心啦!」
我沒有回話的心情,只是點點頭。
「栗栗、確定間壁狹縫的目的座標,要在幻之海上方!」
「知道了!」
我打開魔王的監測程式,「我用探測器來定位,在第三十二號區域,座標1542,3680!」
「可以吧,言。」
藍色的學者轉頭看向金龍,金龍哼了聲,抬頭跟法蘭輕聲說了什麼。皇子點點頭,稍微挪動了下身子。
一些沒有受傷的騎兵圍住那個聚攏起來的幻之海球,但是知道了它的成分之後,大家都不敢太過於接近;它似乎也知道士兵們的顧忌,黑色的球體彈跳起來,往四周衝撞了兩下,在士兵們退後的空檔,朝著在天上的我們飛衝而來──
「蜜塔波!到底下去待命!」龍吼道,公主拉起獅鷲獸的疆繩衝到龍巨大的身形下方,而就在同時,法蘭皇子竟然從龍背上跳了下去!他準確地落到蜜塔波的獅鷲獸身上並緊緊抓住,一個翻身就上了獅鷲獸的背──就在那怪物發現自己中計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就是現在!」
魔王大吼,然後以龍跟魔王為圓心、景色瞬間替換──
在我眼前展開的,是無垠的深藍。整個被什麼東西裹住一般的、失去遠近感的一整片濃濃的紺色。這空間裡唯一有的東西,就是在不遠處魔王設置的那個魔法機械,它正一閃一閃地發出紅光,正常的運作中。
這裡就是……界內膜與絕對力場之間的無物質處──間壁狹縫……
那東西一時間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在哪,忽然失去目標(法蘭)的情況似乎讓他一時無法反應。他浮在空中停頓著,外層的黑色光一樣的物質不停的波動變化。
「他不動……」魔王看著那東西,一邊微微喘氣一邊說著。間壁狹縫與其說是什麼都沒有不如說是整個被塞滿,這裡面充滿傳遞廢能量到絕對力場的介質,空氣比界內要稀薄。
言飛到我們旁邊,歪頭示意魔王把我放上去。維塔人猶豫了下,然後鬆手讓我跳到龍背上。「他現在忽然離法蘭很遠,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辦吧。但是等一下他就能辨別出方位的──在那之前你最好能找出幹掉他的方法,人類!」
「囉唆死了,不然你來找!」
明明就是第一次騎到龍背上,我應該要很興奮很開心的,但現在卻一點都沒有那種心情。
快點、快點,應該可以找到擊敗他的方法的……我看著跑完了大型魔法分析,正在計算小型魔法的傷害的程式結果,手心都是汗。還好加百列的握柄是真皮,不至於因為手汗滑掉,不然經過這麼多次的劇烈運動,它早就被我失手甩出去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黑色的球體開始往我們腳下泛著淡藍色光芒的界內膜移動──而且速度飛快。
「可惡,他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只想去找法蘭!」
魔王用更快的速度衝到他前面,然後急速的詠唱起大型的複合魔法──言對我吼道:「抓緊了!」然後奮力鼓起翅膀往旁邊躲開,我尖叫著扯住他脖子上的鬃毛,差點就給甩下去──而就在我們躲開的瞬間,魔王扔出的,包裹著火焰的巨大雷彈也把那顆球遠遠的衝撞到後面去,然後撞在一睹無形的牆上,發出非常大的砰的一聲。在同時,撞上的地方,也泛出了水波一般的漣漪──
那是絕對力場!我第一次看見那只在教科書上面以及魔王的實驗場看過模擬模樣的,保護界的能量場,沒有想到竟然是這種樣子。跟在實驗室看到的不同,它完全是透明的,要不是那顆球狠狠撞在上面造成一大片波動,我還真沒注意到。
「別顧著看!這樣是沒辦法幹掉他的!」
「我知道,我正在……」
程式跑完了,我隨手點下排序,然後發現一件讓我傻眼的事情。
最有效的第一位,竟然是……這麼小的魔法?
不可能,難道出錯了嗎……我咬著指甲,腦中一片混亂。最有效的那魔法甚至稱不上是攻擊魔法,那只是最基本的反向運作,而且只能作用在小的魔法陣上面。對於任何力量都能中和的幻之海能量……
……不對。
我忽然想到剛剛的分析結果。
那裡面有東西,是那個『核心』在聚集海水;如果能夠將魔法式反向運作……
「它又過來了!」
龍大吼著,身上的紅色紋路亮了起來,我連詠唱都沒聽到,就看見眼前出現一顆藍黑色的能量球──
「一般魔法不行的話,那這個應該多少能起點作用吧!」
這是重力場系列的魔法!我嚇了一跳。但是它好大!比我現在能運算出來的還要……這個也許可以!重力場會把碰到的東西全部吸進去壓扁,如果有辦法壓縮到破壞那個核的話──
那顆球還在絕對力場附近,剛剛承受過魔王的攻擊,它的動作明顯變慢了──沒有給他朝內膜衝過去的機會,龍的重力球狠狠地將它撞上絕對力場的牆壁、然後將他整個吃掉──幻之海球被包在裡頭緊緊地壓縮、越來越小──但就在我以為成功了的時候,它卻又轟地炸開。幻之海的中和力終究是壓過形成重力場的魔力,可惡啊,如果能夠再小一點的話,也許能把裡面的核壓碎……
看來還是只能用我剛剛想到的試試看了!
「不行、就算是非自然力與自然力混合的魔法也……沒有其它的方法了嗎!」魔王看著那東西重整陣勢,表情十分焦躁。
「可以的!」
我喊道。魔王跟龍同時回頭看我,我緊抓著金色的鬃毛,用力吼道:「你們一起朝他攻擊!被大魔法打中的時候,幻之海的能量會集中在『把濃縮的魔力中和』這個程序上面,這時候會露出一點點縫隙──然後,我同時對它施放反解式,如果擊中核心的話,就能解開核心的魔法式,它也不會再聚集幻之海海水了!」
「反解式!你在開玩笑嗎,那種東西怎麼可能……」
「閉嘴啦!給我試!」
我已經受夠了底下這頭龍的討價還價,我用力的朝言的腹側……不,那邊可能還沒到肚子……總之就是我腳搆的到的地方用力踹下去。
「不然你還有更好的方法嗎!說啊!」
龍哼了聲,魔王抬頭看著我們露出無奈的笑容,但隨即又轉頭瞪著那顆黑球,道:「就照你說的做吧──」
維塔人高速的詠唱再次傳入我耳中,而言也幾乎在同時準備施放大魔法,龍背上的紅紋發出炫目的光芒。我至今為只看過最大的,火炎構成的魔法陣就以那目標為圓心展開,而且還有兩個──看來言跟維塔人同時選擇了同樣系統的法術。底下的炎陣迅速地圍繞運行出複雜的陣法,上方的青色電光也圍繞出幾乎同樣複雜的魔法式--就在兩個陣法完成的同時,我手中的反解式也已經準備及時定位啟動──
巨大的熾白亮光跟青白電光同時夾擊那顆幻之海球,加百列立即把冷光屏幕轉換成半實體,以讓我在強光中還能分辨畫面以及下指令。我硬撐著快要被強烈光芒閃瞎的眼睛,淚水直流的看著不斷飛奔的數值分析──
出現了!缺口!
「執行二級魔法反解式!」
我大喊,程式立即做出運算以及詠唱,一圈符文越過兩個巨大的魔法夾擊,包裹住裡面的核心,開始執行反運算──
兩個大魔法的光芒開始迅速減退,我知道那是因為被幻之海中和的緣故。沒關係,只要幻之海能量持續處理那兩個魔法,反解式就能繼續運作……
眼前的屏幕上,三方魔力計算數值開始迅速的變小。我緊張的看著,而龍跟魔王也盯著幻之海球的方向。(能在這種強光中睜大眼睛,他們果然不是人類)
三組數字飛快的在跑,這關係到我的推理是否成立,就算眼前已經開始出現看不清楚的亮點,我也無法將視線移開。
萬位數、千位數、百位數……魔法的效果跟中和的效果、和反解式的速率──
同時到達零!
炫目的光芒消失了,而我也因為程式運算完畢而終於能閉起眼睛。剛才的強光讓我的眼睛痛到不行,死撐著不閉眼的結果,就是現在眼前一片黑,什麼都看不到。由於暫時失明又在半空,我總覺得整個方向感都亂了;才感覺到自己好像有點重心不穩,身體就已經朝左邊傾斜──
「喂,別掉下來啊!」
瞬間,我感覺到身體底下趴著的物體產生了變化。不再是堅硬的龍鱗,而是寬闊溫暖的……
「嗯……?」雖然很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但目前還是什麼都看不見。
「沒必要再維持龍形了,這樣比較能好好抓住你。拜託,不要魔法放完就倒了好嗎?不過就是個反解式。」
是普通音量的言……我伸手四處摸摸拍拍,發現他又恢復成雙足型態,而我正給他背在背上。
「我又不是因為力量消耗才……」我空出一隻手壓住刺痛的雙目,「……啊,那東西怎麼了?」
「……真的消失了,幻之海海水不再圍繞成球狀,落到底下去了。然後從那玩意的中間好像掉下了個什麼,艾勒許那傢伙去攔截了。居然沒有被魔法毀掉,不知道該說是幸還是不幸。」
「所以說嘛那真的是魔法聚集起來的……」我嘟囔著。
「……嗯。」
言只是悶悶的哼了聲。他大概覺得自己目前所知的一切都被挑戰了吧。不過這次沒有用「不可能」這三個字來嗆我,大概是好的開始。這傢伙很自傲,這種程度的回應大概是目前他能做到的最大的讓步了。
「栗栗?怎麼了?」
魔王的聲音從左邊傳來。我眨眨眼睛,依稀可以看到他模糊的身影。
「瞎了。」我開玩笑道。
「咦!不會吧,讓我看看……」
我還沒說出「騙你的啦」這幾個字,就感覺到魔王捏住我的下巴,好像真的想要仔細看的樣子,我連忙掙扎著道:「沒有啦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剛剛被光閃的睜不開,應該休息一下就會好啦,只是現在還看不到東西。對、對了,那個掉下來的是什麼?」
這個問題魔王沒有回答我,而我面前的言則是又發出了小聲的咕噥:「這不可能……」
怎麼又是這句啊。
「到底是什麼啦?」我拍打背著我的龍,他只是將某個東西塞到我手裡。那東西很小,摸起來很圓潤,不過在某些地方不知道是破了還是摔壞了,有著粗糙的裂痕。某一端好像有什麼金屬的小東西附上在面,再往上摸,可以摸到有開口的細小環狀物。
「……啊……」
我心裡忽然打了個激靈。雖然沒實際看過那個物品,但是唯一有可能的也就是……
「法蘭的耳墜……」
言喃喃道。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