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82  81  80  79  78  77  76  75  74  73  7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七章
「唔……。」
反射性的想張開眼睛卻發現眼皮動不了,思考停頓了幾秒之後,才想起來被醫生裹上了繃帶這件事,也才想起昨天那場緊張而且忽然的戰鬥。疲累感雖然已經消失了,但摔到的屁股跟腰依舊痛的要命。我從床上爬起來坐好,小心翼翼的不壓到摔到的地方,然後緩緩的動手拆起繃帶。
「栗栗你醒啦!」
是阿燈的聲音。我試著張開眼睛,卻在眼皮開了一個小縫的同時給白天的陽光照得刺痛,瞬間又慘叫著摀住雙眼滾回被子裡。

 「怎、怎麼了,還是看不到嗎!」
阿燈緊張的跑到我身邊,我用被子擦掉淚水,蒙著頭讓眼睛先適應比較昏暗的光線,「看的到啦,只是剛剛太亮了一瞬間眼睛好痛……」
「嚇死我了,還以為你沒好呢。」
「沒事啦沒事……」
我一邊擦掉淚水一邊從棉被裡頭出來,眼睛總算是能適應光線了。一開始還很模糊,但是我多眨了幾下眼睛,視界就慢慢清晰起來。雖然覺得精靈界的醫生沒理由治不好這種小傷,但是確定真的看的見之後,我還是鬆了口氣。
「去刷牙,我有買早餐,等下吃一吃,我們再去找魔王吧。」
鳥人把我趕去盥洗,我拖著步子打著呵欠走進浴室拿出牙膏牙刷。今天就得去找魔王嗎……雖然也很想知道事件的後續發展,但是莫名的覺得有點累。
「幾點要去?」
走出浴室,我接過阿燈給的三明治跟牛奶,一邊嚼一邊問。
「我看看……」阿燈瞄瞄鐘,「十一點吧。」
「喔……」
我叼著三明治打開電腦,打算去跟『那傢伙』說聲謝謝,說東西已經到了。熟悉的開機程序迅速的結束,但是就在我想要打開聯絡『他』的程式時,卻發現沒辦法聯繫。
「……嗯?」
搞什麼?我疑惑的打開電波監測器,原本應該要有著規律波動的網路電波居然呈現水平的靜止狀態……這表示網路完全不能用,但是不可能啊,人界目前的網路發展已經是超廣範圍無線,在龍界或是精靈界這種大界,使用起來是完全沒有問題的。我不高興的將程式重新整理,但是那條網路電波始終沒有動起來。
「怎麼了?」
大概是看我的表情不太對,阿燈嘴裡塞著三明治含糊的問。
「壞掉了……測不到電波。」
我嘟囔著把程式管裡打開來看,卻發現電波接收器的運作顯示為正常。這什麼情況……正常卻收不到電波?
「所以我才說網路什麼的很不可靠,」阿燈得意的抬起頭,「如果是翼人的話,不管多遠,用思考都能溝通啦!」
「囉唆……」
我白了他一眼,這種時候還說風涼話的人最討厭了。不能上網讓我非常焦躁,我反覆的查看各個環節,但卻發現都運作正常,唯一的不正常就是測不到電波──這不就表示『運作不正常嗎』!顯示是在虎爛我啊!──我在心裡這樣怒吼著。
「……咦。」
在旁邊的阿燈忽然哼了聲。我回頭瞄了他一眼,發現鳥人露出了少見的慌張表情,「咦咦,怎麼會……」
「你在自言自語什麼……」
「我聽不到巢裡的聲音耶!」
「你還真的試啊!一大早就想吵死人嗎……!」
「噯唷,重點不是那個……」他皺著眉用力甩頭,又閉起眼睛,大概是在嘗試聯繫,「──不行~~~完全聽不到!就像對面是黑洞一樣,什麼都傳達不到也聽不見!」
我睜大眼睛,忽然覺得,這事情並不只是我電腦壞掉這麼單純……
 
我跟阿燈出了宿舍,想去外面打聽看看發生什麼事。走廊上很少這麼熱鬧,很多人都在門口露出擔心的表情跟同伴交談著,無論是精靈或是外族。而他們都用上了同樣一個關鍵字──
斷流。
我們經過學生宿舍的大廳。大廳裡的水晶映象版──類似人界的電視的玩意──前面擠滿了惶惶不安的學生,我們湊過去看,眼前的每個人都比我高,我鑽了半天,才終於擠到一個可以看清楚畫面的角落。
巨大的水晶映象版上面似乎是緊急插撥的新聞。現在畫面分成好幾格,分別表示各地區的狀況。精靈機場一片混亂,擠滿剛到的跟要出界的旅客,所有界航班機全都停滯,標示版上寫的一整排的大大的『延遲』;精靈界郵政局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抱怨的魔法短籤一直冒出來,而負責在及時傳言系統前面幫顧客服務的工作人員,看來也是一臉疲憊。大街上的情況還好,纜車依舊運行著,但是很明顯的,街道上的人變多了,而且每個人都很慌張。
畫面切回主播台,精靈主播用不帶感情的聲音說著目前為止的狀況:精靈界目前整個呈現封閉狀態,絕對力場的波動停止並形成厚薄一致的殼,目前對界外的所有聯絡都無法進行。學界對此情況稱之為『斷流』。一千多個聯絡界外的『班機』停止運作,所有界外電波中斷,各公司已經在安撫無法回到母界的旅客,並安排臨時的住宿處。而進出管制局也已經在協調相關人員努力解決事件,精靈議會表示,有任何新消息的話,都會隨時更新在各地區塔斯塔主幹上設置的公開映象版上面……
「斷……流?」
剛剛走廊上的學生也有提到這兩個字。我無意識的重複著,是沒聽過這個精靈語,完全陌生的詞彙。但是從組合上可以猜到大致上的意思。
「是絕對力場的問題……。」阿燈喃喃的自言自語,然後轉身拉住我:「我們去找魔王吧,去問問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嗯。」我點點頭,兩人迅速地出了宿舍區,往大學區域前進。
 
還沒走到研究室門口,我們就聽見吵雜聲從裡面傳出來。太陽與龍膽研究塔一向相當要求安靜,這種反常的吵雜讓我跟阿燈交換了個不安的眼神,放慢腳步靠近研究室門口。
「所以這種情況不就是因為你的誤判而導致的嗎!」
沒聽過的精靈的聲音,但聽起來似乎有點年紀了。我跟阿燈站在門前不知道該不該進去,那氣氛好像很緊繃。我們最後決定在外頭等,至少等裡面的狀況比較緩和再打算。
「我會盡快找出解決的方法。」
魔王的聲音……我暗想。聽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的情緒,只是很單純的回答。剛剛看到問題出在絕對力場上的時候,我就在想昨天那場混戰了……果然跟我們在間壁狹縫亂來脫不了關係。
這種時候我該慶幸我只放了一個反解式嗎?要是我真的丟出什麼原子撞擊,那現在是不是早就被逮著準備上法庭了……
「單單目前的損失就已經完全無法估計,而且還不知道這情況會持續多久,這樣下去,不只是精靈界,對整個體系都會造成相當大的衝擊。你打算怎麼解決?這段時間的損失誰要來賠償?」
嗚喔……
我轉頭看著阿燈,他也轉過頭來看我。我有點擔心魔王,不知道他頂不頂得住。
說真的,那時候除了進間壁狹縫以外,一時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一定要那兩個大魔法同時丟到幻之海球身上我才能抓到機會放反解式,要是那兩下直接在精靈界上空爆開來,不知道會死多少人──我看連支撐聖伊大的這棵塔斯塔木都會直接垮掉。要怪就怪皇子掉了那耳環吧,魔王當時也只是在緊急情況下做最不得以的處理啊……
我心裡一邊急一邊不平,此時聽見了另外一個聲音。
「可以請大家安靜嗎?」
是法蘭!他也在裡面啊!我心裡一驚。而且他一這樣說,吵雜聲還真的就停了下來,一下子整個空間變的好安靜。
「……情況會變成這樣,我也有責任。而在當時,艾勒許只是做了他認為可以的處置。絕對力場與幻之海都是很龐大的能量體,單一兩個個體的大魔法造成的傷害對它們來說跟本不痛不癢──這是之前的研究所得知的,也是很多學者主張的,這點大家應該也都清楚吧?」
沒有人回答。這個的確是事實,在這之前,跟本沒有人想過光是兩招最上級龍語係的魔法就能讓絕對力場停擺,會出現這種狀況,應該也完全在魔王意料之外吧。
「請大家不要只看見負面的部份。說真的,這次的事件,也是給學界的震撼彈。這表示絕對力場是有可能因為人為力量而被影響的,而幻之海能量利用的研究也有新的方向。再說……如果當時那兩個上級魔法不是在間壁狹縫施放,而是在大學學區附近呢?」
我似乎聽見很多人到抽口氣的聲音。法蘭居然會跟我同樣意見,這真是難得……而且他在幫魔王說話呢,哇,今天的法蘭一定是吃錯藥了。
「現在,各方努力把損失降到最小才是最有效率的行動。學者盡快找出解決『斷流』的方法,精靈議會與王室穩定情況,提供企業援助,這才是該做的吧。」
法蘭的發言似乎到此為止,接下來是一段窸窣的小聲討論,我聽不清楚。良久,才有個具威嚴的聲音道:「我同意皇子殿下的觀點……但是,政府能作的也有限,無法給你太多時間。最多三天──三天後,議會希望看見絕對力場恢復正常。」
「……」
魔王沈默了,我則是驚訝的張開嘴。
三天!這麼短的時間……
「我知道了。我會盡全力。」
真不敢相信,魔王竟然什麼都沒說,只是沈默了一下就答應下來。他以為這是在泡麵啊?泡個麵是只要三分鐘,可是讓絕對力場恢復運行,難道三天就成嗎?
就在這時,大概是因為討論告一段落了,研究室的門被推開,數十個精靈走了出來。有些人挺眼熟,是我偶爾會在精靈界的新聞或者報紙上頭看見的、精靈議會的官員,剩下的我猜要不是保鏢就是隨從之類的。這一票人浩浩蕩蕩的經過走廊離開,就在我們確定他們走遠,打算從柱子後頭出來時,門內又走出了一個人。
是法蘭皇子。魔王送他出來,兩人就這樣停在門口。
「謝謝你開口。」魔王苦笑道,「精靈議會的議員真的很麻煩呢……」
「哼。」法蘭哼了聲然後撇過頭,「別、別搞錯了,我只是覺得這種時候光是責怪你也沒有用。這樣,我昨天欠你的就還了。我最討厭欠人人情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似乎看到那優雅修長的尖耳上,染著些許薄紅。維塔人沒有說話,只是繼續露出有點困擾的笑容,似乎不知道這種時候該拿法蘭怎麼辦。
這皇子真是彆扭,要道謝也不直說,還拐彎抹角的……我暗想。
「而且現在關鍵根本不在你身上,重點是緹……」法蘭斂下眸小聲道。這句自言自語一般的話聽在我耳中是無比疑惑──緹?是在說蜜塔波吧,干她什麼事?
「話說回來,你剛剛對議長提的那三天期限,倒是答應得很快……你現在最好祈禱天柱那邊一切順利,不然三天一過,還是一樣繼續斷流的話,連我都幫不了你。」
「我知道。」
聽到這句話,維塔人只是點點頭,笑容甚至恢復往常的淡漠──那表情完全看不出任何一絲緊張。法蘭皺起眉頭看著他,然後哼了聲別過頭去,「真不知道你的自信哪來的。我要走了,言大人那裡,為了耳墜的事情忙得亂七八糟呢。」
皇子說完就頭也不回的朝著樓梯走去,鞋跟撞擊地板的聲音迴盪在安靜的塔內,蕩出重疊的迴聲。
「……好啦,出來吧,沒人了。」
魔王忽然自言自語的說。我跟阿燈楞了下,才意識到魔王是在講我們,連忙從柱子後頭尷尬的現身。
「從剛剛就在外面了對吧?」
青年對我們露出溫和的笑容,我跟阿燈則是不好意思的嘿嘿了幾聲。
「剛剛的狀況,我們進去也不是,不進去也不是啊,只好待在外頭。啊,不是故意要偷聽的啦……」鳥人連忙解釋。
魔王搖搖頭,「我不在意,反正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機密,而且我相信你們不至於會把這種事情到處說。」
「所、所以真的是因為大魔法引起斷流嗎?」我慌張的問,「真的是這樣你不就慘了?目前有沒有什麼解決方法?還有,跟蜜塔波有什麼關係啊?」
「冷靜點,栗栗。」
魔王像是安撫小動物一樣的摸摸我的頭,「先進去再說吧。你想知道的話,我可以慢慢解釋給你聽。」
「慢慢?」阿燈露出緊張的表情,「老大,三天後就得恢復耶,你這樣悠哉可以嗎?」
「嗯──」魔王搔搔臉頰,露出有點困擾的表情,「這也沒辦法,我現在真的只能等啊。」
「因為解決的關鍵,跟絕對力場一點關係也沒有哪。跟本沒有我可以著手的地方。」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by 奇
看來這就是所謂的"大事件吧" (默
而魔王阿 我還以為您真的是神經大條還怎樣的 怎這種時候還能保持冷靜阿 囧"
嘛.. 最後還是期待更新Ow< ((被拖
2011.07.05(Tue)10:42
無題 by 重花
對啊,是本篇跟本作最大的事件XD
魔王就悠哉悠哉的…
最近都是用自動更新,應該很穩定的每天都有上文XD
2011.07.07(Thu)00:3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