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十全啊。真是戲言。真是傑作。你合格了。
<-  1  2  3  4  5  6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安理走到海景大街上,不用多費神就找到了那間叫歐提卡的酒館。

「…神官大人沒提到它在樹上…」騎士抬頭望著那間建在樹上的酒館,張口結舌。不停的有人踩著梯子上去或下來,以致於樹底下跟上頭都有點擁擠。

「超炫的…!」

帕斯蘭看起來則是相當興奮。


PR

「安理…!」

「父、父親?」

騎士才剛踏進門就接收到自己父親衝過來撲在他懷裡的衝擊,差點又把他撞回門外。他望了望室內,看見銀墨已經乾燥的法陣紙四張疊在一起收放在角落,還好已經收起來,不然照剛才帕斯蘭這樣衝過來的胡亂踩踏,八成前功盡棄得再畫一次──他想著。

不過、帕斯蘭是怎麼了?怎麼會忽然…雖然對於帕斯蘭主動衝過來抱住自己這件事情他感到很高興,但同時也覺得很反常。


越往上層,守衛也越來越多。制服的方法本身並不難,最難的是在人很多的情況下,一個一個的使之失去動力這件事。再加上普萊帝納不動手,僅偶爾施放法術支援,全部的守衛都要由安理一個人搞定,騎士打得越來越勉強。

「呼、呼…」

已經不知道是哪一層了。安理沒有細數,但是至少有十幾層了吧。

用劍支撐著身體,汗珠沿著他的鼻尖滴落在半透明的石磚上。

面前還有三個戰士。他們拿著長槍緩緩逼近,而安理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沒有繼續戰鬥下去的精力了。


白色的羽翼拍動著發出震動空氣的聲響。

「唔!!」

安理迅速地往右邊滾開,他原本站的地方在他離開的瞬間轟地崩碎。騎士喘著氣,手中握著新取得的大劍,勉強再次站穩。

他眼前站著──不,該說是浮著──三個手持長槍的戰士。身上披著白金色的盔甲、背後有著白色的羽翼,手持純銀長槍的戰士。他們沒有表情地將槍尖再次指向騎士,鼓動雙翼朝安理飛衝過來──

「!」安理揮劍檔下攻擊,抓緊動作交換的瞬間壓低身子、迅速地欺進長槍槍尖傷害不到的範圍,然後伸手在離他最近的天使額頭上用力的擦過──

像是忽然間斷了絲線的玩偶似的,天使手中的長槍匡郎落地,整個人往前倒下,關節扭曲成奇妙的形狀,癱在地上像是壞掉的玩具一般,再也不動了。

帕斯蘭整個人嚇得往後大退了一步。

「師父…!」

他想起來了,這個場景、正是當年普雷托跟他說那件事的場景。

時間魔法的禁忌…

「這夢是我創造的。好久不見,帕斯。」普雷托靠在窗邊,外面的風吹進來,秀麗的黑髮微微飄動,「多久了?應該有十一年了吧。」

帕斯蘭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

──你還是用了時間魔法──這話的衝擊實在過大,無論在各種層面上來說。

「你早就知道了嗎…師父…」魔導師緩緩地道。

普雷托嘆了口氣,「我不是說過了嗎。絕對不行,絕對不能碰的啊。」

PREV  HOME  NEXT
カレンダー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點
最新コメント
[12/03 木卯]
[10/18 Rainbow]
[08/26 鴨子]
[07/27 辰]
[07/14 NONAME]
プロフィール
HN:
重花
HP: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不務正業
趣味:
很多
自己紹介:
努力跟死線搏鬥。
一回神就發現一直被截稿日追著跑。
ブログ内検索
P R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